「我是誰?」黃宇眼睛一眯,道,「我是來殺你的人。」

「殺我?」拜月教主狂笑道,「你不過是生死境而已,居然想要殺我,你太弱了,區區生死境也想要殺我,不自量力。」

「你很強大么?也不過是造化境而已,不過是比我高出兩個層次而已,要殺你,輕而易舉。」黃宇說著,拿出了自己的長刀,風隱弒神刀,長刀一揮,刀芒從天而降,整個天地都被照亮。

拜月教主心中大駭,那一刀,太恐怖了,那強大的力量,讓拜月教主感覺到了死亡。

「啊……」

拜月教主怒吼一聲,一掌打出,想要阻擋這恐怖的力量。

可惜,根本無法擋住那恐怖的刀芒,刀芒一閃,劈開了拜月教主的身軀。

他的身軀,被這恐怖的一刀,斬成了兩半。

「不,不,怎麼可能,我不會死的,水魔獸,水魔獸給我出來,出來。」拜月教主怒吼,渾身再次釋放出了力量。

試圖將水魔獸召喚出來,但是,根本沒有可能做得到,他的生機已經被黃宇的毀滅一式給斬碎,在毀滅一式,絕對不可能抵擋得住,無論他是誰。

「叮,恭喜玩家斬殺拜月教主,完成任務,修為提升,獲得規則之晶。」

黃宇一抓,將規則之晶抓在手中,心中驚喜不已,而且,自己的實力也提升了,從生死境提升到了破碎境。

「我的修為,果然達到了破碎境,要斬殺那下凡之人,也可以做得到了。」黃宇一躍而起,施展斂息之法,趕緊離開,毀滅一式只有一次,還有冷卻時間。

……

那下凡之人,正是伏羲的兒子,羲仲。

「混蛋,怎麼回事,拜月居然死了?」羲仲出現在了女媧廟面前,大怒無比,但卻不敢對女媧廟動手。

他可是清楚,一旦激怒了女媧,會直接殺死自己的,自己的實力雖然不錯,女媧雖然受傷,但是絕對不會是女媧的對手,激怒女媧,他會斬殺自己的。

那拜月,恐怕就是被女媧的人所殺。

「是什麼人殺了你們教主?」

「不知道,沒有看清楚,只是一道刀芒,彷彿從天際出現,就將教主劈成了兩半,教主死的好慘,神使大人,請您一定要為我們教主報仇啊。」拜月教主的死忠,一個個哭喪著臉,對羲仲道。

「放心,敢對我的人動手,一定不會放過他的,至於你們的教主,並不會白死,等時機一到,復活你們教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你們要好好做事,日後,讓你們成仙得道。」羲仲說完,騰空而起。


此時黃宇在遠處,暗暗鬆了口氣,那傢伙的實力,果然已經達到了靈境,而且是靈境巔峰,只差一步就可以達到仙武境,如果不是法則的壓制的話,恐怕他已經突破靈境,達到仙武境了。

靈境已經是下界能夠承受的極限,這是法則所限制,當然,這法則限制的人,有兩個是例外的,一個就是伏羲,一個就是女媧,當然,現在又多出了一人,那就是黃宇,黃宇現在可是主宰之印的主人,掌控了這一個空間位面的本源,雖然還沒有真正的煉化,真正的掌控,但是這些法則限制對黃宇是沒有效果的。

……

黃宇回到了眾女身邊。

「怎麼樣,東西到手了么?」

黃宇點頭道:「嗯,不錯,已經到手了,我的實力已經突破了,達到了破碎境,拜月教主已經被我斬殺,不過,還有一人,那是個麻煩,他是伏羲的兒子,羲仲,過幾日,等我的修為穩固,我就去斬殺了羲仲。」

主宰之印雖然看似融合成功,但沒有伏羲的精血,黃宇並不能真正融合,不能真正掌控,一旦有了伏羲精血就不一樣了,女媧精血,自己已經有了,缺少的就是伏羲精血,希望羲仲的身上有伏羲精血爆出來。

「太好了,那真是太好了。」最高興的是靈兒,她也知道了原來這個世界,是那麼一回事,只是大千世界之中的一個而已,而自己夫君宇哥哥,卻是一個強大的神人,無所不能,掌控萬千世界。

「等宇哥哥成為這一方空間的主宰之後,就可以讓南詔國,讓天下太平,大家不再殺戮,都過上美好的生活。」靈兒歡呼雀躍,「如果能夠讓娘親也復活,那就最好了。」

… 要復活靈兒的母親,巫后林青兒倒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這一點,只要女媧的實力恢復就可以做得到,只不過,眼下女媧的傷勢太重,實力遠遠沒有恢復,除非等自己擊殺掉伏羲,那樣一來就可以了。

「放心吧,靈兒,我一定會幫你復活你的母親的。」黃宇拍了拍靈兒的肩頭。

「嗯,我相信宇哥哥。」靈兒歡喜的點點頭。

一行人,在阿奴的帶領下,找到了一處休息的地方。

拜月被自己擊殺,只需要對付羲仲了,這羲仲作為伏羲的兒子,手裡應該有不少的好東西,如果換做一般人,要對付他,恐怕還不是那麼容易,但是,自己不一樣,自己的毀滅一式,可以直接斬殺,無視防禦,即便是再強大的寶物,在自己面前,也是無用的。

「不對勁。」休息了許久,黃宇突然感覺到主宰之印顫動了一下,一股信息傳遞了過來。

有人觸動法則,下界了。

天界又有人下來,似乎人數還不少。

黃宇眉頭皺起,肯定是伏羲又派人下來了,難道那貨感應到了主宰之印的情況?如果是這樣,那可就麻煩了,千萬不要和羲仲會和,一旦和羲仲會和,自己要擊殺羲仲,那就困難得多。

黃宇可不願意冒險,下凡之人,實力都非常強大,弱的恐怕也是破碎境,造化境,如果是破碎境的話,還好說,造化境,就有些麻煩了,更麻煩的是靈境級別的。

「呀呀個圈圈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敢來,那就統統殺死。」黃宇眼中閃過一道寒光,擊殺了羲仲如果能夠獲得伏羲精血的話,那自己就可以真正激活主宰之印,到時候,在這一界,應該是沒有對手了,即便是在天界,只要修為不超過靈境,自己就可以斬殺,不說斬殺,自保絕對是沒有問題的。

「怎麼啦,夫君?」一旁的明月醒了過來,看著身邊的黃宇握緊了拳頭,不由問道。

「沒事,睡吧,明天還有一場大戰呢。」黃宇道。

「嗯。」

……

第二天,黃宇起了個早。

交代了一番之後,便去打探消息,至於晚上發生的事情,黃宇沒有告訴眾女,免得她們擔心。

很快,黃宇再次來到了南詔國。

此時南詔國的巫王,也就是靈兒的父親,整個人都散發出一股異樣的氣息,黃宇眼睛一眯,這傢伙,不對勁,似乎被奪舍了。

「眾位愛卿,如今我南詔國又遇到了強大的敵人,遇到了妖魔作祟,連拜月教主都為了我南詔國,被殺死了,可見敵人的強大,幸好,我南詔國運氣不錯,得到了能人相助,他們能夠幫我們南詔國斬除妖孽,他們就是伏羲大神派下凡間來的神使。」巫王抬手一指,便出現了幾個人,其中帶頭的是羲仲,他渾身籠罩在一層雲霧之中,讓人看不真切,另外跟在羲仲身邊的幾個人,也是一樣。

黃宇心生警惕,眼下可不是動手的好時機,這羲仲身邊的幾個人,最強的兩人也是靈境,最弱的是破碎境,即便是自己眼下可以斬殺羲仲,但要逃脫,就很困難了。

所以,眼下不可妄動,要等羲仲那傢伙落單了,就是機會,需要等待時機。

黃宇看得出來,這羲仲,眼神時不時都飄向那幾個有點姿色的侍女,這傢伙一定是個好色之徒,所以,找機會殺他,應該不是難事,這傢伙,必定會去找女人的,那樣一來,就會落單了。

「殿下我感覺有什麼人在一旁窺覷。」羲仲身後有一人,站了出來,在羲仲耳邊小聲道。

「窺覷我們,誰有那麼大膽子?難道是女媧的人?」羲仲臉色微變,想起了拜月教主的死,拜月教主的實力也是非常可以的,如果與水魔獸合體的話,比起自己都弱不到哪裡去,那人,既然連拜月教主都可以殺死,其實力絕對不弱,而且,就從拜月教主屍身上留下來的刀氣,讓羲仲都有點心悸的味道,那人在刀道之上的領悟,即便是自己父親,作為天帝的父親,都有所不如啊,這人,絕對是天才,超級天才,是女媧造就出來的超級天才。

不過,女媧一直重傷隱匿修養,整個天下都在天界的監視之下,女媧怎麼可能不聲不響就早就了如此強大的天才?

這女媧真是了不起,不得不承認,她還是有點手段,只不過很可惜,女媧就算是手段再厲害,也比起自己父親差遠了,如今只要自己父親修為突破,超脫大羅境,要殺女媧,輕而易舉。

而且,那時候女媧一死,自己父親也超脫大羅,需要去往更加廣闊的世界,這一方位面的主宰,便是自己了,自己將會是新一任的天帝,主宰世界。

「殿下,萬萬不可大意啊,這個人,十分神秘,即便是我也沒有辦法感應得到具體在什麼地方,能夠逃脫我感應的人,普天之下,不超過五個。」那人道。

「無妨,他若敢動手,就讓他有來無回。」羲仲很是自信的說道,不過,心中卻是頗為謹慎。

黃宇卻是暗暗叫苦,沒想到自己只不過是泄露出了一絲氣息,就被人發現了,那羲仲身邊的傢伙,還真是不容小覷,這幾人,有一個鬥雞眼似的傢伙,四處查探,眼神彷彿就是一個激光掃描機一樣,這貨,該不會是有什麼千里眼吧,另外還有一個耳朵特別大的,難道是傳說中的順風耳?

有這幾個傢伙在,可是十分麻煩,自己看來需要先回去,不然被這些傢伙找到靈兒她們的話,那就麻煩了。

走,先離開這裡,把靈兒她們徹底安頓好了之後,自己再來收拾這幾個傢伙。

那千里眼和順風耳,姑且這麼叫他們,這兩人一個是靈境,一個是造化境,要殺他們兩個,還是可以做得到的,兩人在一起,自己毀滅一式擊殺擁有靈境修為的千里眼,然後擊殺只有造化境的順風耳。

當然,也要這兩人落單才行,殺了這兩人,他們要查探就困難了,所以,這兩人說起來威脅最大。

很快,黃宇回到了眾女身邊。

「這裡不能呆了,我們要快些離開這裡,將你們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我才放心出來做事。」黃宇對眾女道。

「夫君,怎麼啦?難道又發生了什麼意外么?」見黃宇這般,明月等女也是十分擔憂,不明所以,語氣有些焦急的問道。

「有幾個強敵出現了,我們必須要快些離開這裡,不然就麻煩了。」黃宇道,「這次又有幾個下凡的傢伙,其中有兩個一個是千里眼,一個是順風耳,我倒是沒有問題,就擔心他們會找到你們,一旦找到你們就麻煩了,我一個人應付不過來,所以,先把你們安頓好,不能讓那幾個傢伙有可乘之機。」

「夫君,我們也不是好惹的,我現在的實力已經達到了陰陽境了,就算他們來了,我們也不怕。」洛仙揮了揮手中的短劍,說道。

黃宇一聽,苦笑不已,哪裡那麼簡單,陰陽境雖然不錯,但在他們眼中根本算不得什麼,別說幾個陰陽境,就算是一百個,在造化境強者面前,都不夠看。

「還是太弱了,那幾個傢伙最弱的都是破碎境,最強的已經達到了靈境,你們根本不是對手,即便是有我留給你們的符篆,也不夠。」如果要是有隱身符的話,黃宇倒是不至於這麼擔心了,但關鍵的是,自己雖然可以製作符篆,卻在這裡沒有辦法做出隱身符。

「那我們還是離開這裡吧,不能給夫君添麻煩。」第二夢想了想,說道。

「嗯,夢姐姐說得對,我們要離開這裡,不能給夫君添麻煩,我們要努力修鍊才是,修為太弱了,一點忙都幫不上夫君。」靈兒點頭道。

「黃大哥,我們現在就要離開么?可是,可是我母親怎麼辦?」阿奴這時候說道。

阿奴的母親可是南蠻王,自然不可能就這麼離開,如今拜月教主被殺,在南詔國掌控的,變成了羲仲,這些傢伙比起拜月教主更加殘忍,拜月教主雖然是個壞人,但對於南詔國好歹也是有些感情的,即便當初為了自己的權力不惜一切召喚水魔獸。

換了是羲仲,他們可就不一樣了,他們並不是南詔國的人,不是苗人,整個南詔國,整個苗疆,在他們眼中,根本不值一提,如果不是有些價值的話,全部殺掉,都是可以的,南詔國的百姓,就和螻蟻一樣,根本不值得在乎。

「放心吧,沒事的,他們現在的主要目標,是我們,是靈兒,還有女媧娘娘和我,對於你母親,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危險,所以,你不必要擔心。」黃宇拍了拍她的腦袋說道。

「你可不要騙我,不然,不然我就下毒毒死你。」阿奴那黑亮的眼睛,看著黃宇,眼裡還帶著一些淚花。

「我怎麼會騙你呢,萬一你給我下毒,讓我上吐下瀉,那豈不是慘了?」黃宇道。

阿奴這丫頭,也是聽可愛的,不知怎麼的,讓黃宇想起了黃蓉,黃宇撓了撓頭,這丫頭,和黃蓉有什麼關係,估摸著是楊磊原來的記憶被觸動了吧。

… 「有情況,順風耳,你聽到什麼沒有?」

「趙靈兒,女媧後裔,他們要走?」順風耳對身邊的千里眼道,「千里眼,你快看看,是不是趙靈兒她們?」

「不錯,就是她們,如今她們要走,我們追上去。」千里眼驚喜不已,沒有想到居然發現了女媧後裔,這是一個大功勞啊。

「我們現在追上去?是不是要通知一下殿下比較好?」

「去通知殿下,那就太遲了,她們狡猾無比,到時候,我們根本追不到她們了。」千里眼說道,「我們現在就追上去,區區一個生死境還有幾個全部都是陰陽境的女人,我們兄弟兩人難道還對付不了么?」

「可是……可是,如果這麼容易對付的話,那趙靈兒早就被抓住了。」順風耳道。

「你真是愚蠢。」千里眼聞言有些恨鐵不成鋼,說道,「我們是什麼修為,他們是什麼修為,那拜月教主是被女媧娘娘殺死的,下界其他人,怎麼可能有那樣的修為?那蠢貨,蠢的要死,居然敢去女媧廟撒野,那不是冒犯女媧娘娘的威嚴么,女媧娘娘雖然受傷了,但也絕對不是我們可以對付的,只有伏羲大帝,才有資格成為她的對手,其他人,去了只是送死,即便是殿下也是一樣。」

「你說得對。」聽千里眼這麼一說,順風耳也覺得他的話有道理。

「如果我們抓到了趙靈兒的話,那是大功一件,難道你還想將這功勞交給別人么?」千里眼道,「你我如果能夠完成這件任務,那肯定會得到陛下的賞識,到時候陛下賜給我們幾枚金丹,修為就會突飛猛進,突破仙武境,甚至是玄仙境都是有可能的,那時候,誰還敢對我兄弟二人不敬?即便是幾位殿下,也會對我們禮遇有加,而不會和現在一樣,召之即來揮之即去,單單隻是為了利用我們而已。」

「我早就受夠了這種生活了,雖然在天庭之上,我們是個仙人,但其實就是看大門的,誰也看不起我們兄弟兩,等我們修為提升上去,得到大帝的賞識,那時候他們還不得統統過來巴結我們?」

千里眼和順風耳做著美夢,笑容滿臉。


這兩人的速度是極快的,畢竟是下凡的高手,雖然受到了法則的一些限制,但也不是一般修鍊者的速度可以比擬的。

黃宇自己的速度當然很快,只不過加上幾女,速度就慢了下來,而且黃宇還沒有發現,自己等人已經暴露了,千里眼和順風耳正在追來。

半個時辰之後。

黃宇倒是沒有問題,看到幾女挺累,也有些不忍,遠處有一處小湖,風景挺不錯,正好可以休息一番。

「好了,大家都累了,我們到那裡休息一下再走吧。」黃宇自己只有一個人,不可能全部都背著走,一揮手道。

「太好了,累死了,終於可以休息一下了。」於楚楚和阿奴兩人最先歡呼,快步朝著湖邊趕去。

「這裡的靈氣挺充足,咦,居然有靈石?」黃宇發現湖中有閃光的東西,精神力一探,居然是靈石,讓黃宇驚訝到了極點,這裡居然有靈石,而且,這些靈石很精純,散逸出來的靈氣很少,但是積少成多,這裡的靈石數量不少。

不過,讓黃宇好奇的是,這裡的靈石這麼多,就沒有什麼其他的妖怪,修鍊者發現么?

不太現實,這裡,似乎有些古怪。

「主人,這下面有一條靈石礦脈呢,主人的運氣真是不錯,隨隨便便就找到了一條靈石礦脈,這些靈石之中,蘊含了特殊的規則之力,就和主人獲得的規則之晶一樣,只不過,比起規則之晶要少許多,但是一千枚靈石之中蘊含的規則之力就可以媲美一枚規則之晶了,在這下面的礦脈里,最起碼也有數萬靈石,還有幾塊靈石品質極高,甚至蘊含了特殊的法則之力。」這時候露露的聲音在黃宇耳邊響起。

「你說的是真的?」黃宇大喜,之前自己的修為提升的這麼快,如今就要達到破碎境後期了,這都是因為規則之晶的緣故,規則之晶被自己煉化,修為提升很快,剛剛突破到了破碎境,就利用規則之晶提升了上來,如果有足夠的規則之力的話,煉化之後,自己就可以再次突破,達到造化境,成就造化境,即便是不施展毀滅一式,也應該可以與靈境強者一戰了。

「當然是真的。」露露道,「主人這次真是發達了,不過,我要提醒主人,這裡很可能生存者一個強大的傢伙,這裡是那個傢伙的地盤,所以,這裡才會如此安靜,沒有什麼其他的強大的妖獸之類在這裡,這都是因為那個強大的傢伙的緣故,眼下,應該是那個傢伙出去覓食去了,等那傢伙回來,主人就有一場大戰。」

「有多強大?比水魔獸如何?」黃宇聞言接著說道,如果是水魔獸的話,還不用擔心,那水魔獸,也不過是相當於造化境而已,靈境都沒有達到,要擊殺,只需要施展出毀滅一式就足夠了,當然,即便是達到了靈境級別,用毀滅一式,還是可以擊殺的。

「必定比起水魔獸要強,而且強出不少,至於到底是什麼層次,我也不清楚,但主人要小心。」露露說道。

不知道,露露都不知道。

黃宇有些擔心了。

「那,露露,你知道那畜生到底什麼時候回來么?」黃宇想了想,接著問道,如果那畜生回來得早的話,豈不是會很麻煩,自己是不擔心,但黃宇明月等女不一樣,她們可沒有自己的實力,如果對上靈境級別的妖獸,肯定會受傷的,自己可是護不住那麼多。

「主人現在還不必擔心,眼下還沒有那妖獸的氣息,至少在方圓百里之內沒有,不過,另外有人來了,主人的對手。」露露說道。

「有人來了,還是敵人,難道是羲仲他們?」黃宇聞言心中一緊,自己被羲仲他們發現了么,這可不是好事。

「是千里眼和順風耳。」露露道,「羲仲沒有跟來。」

「只有他們兩人?」黃宇聞言一喜,如果真只是這兩人的話,那就好了,這兩人一個是靈境,一個是造化境,利用毀滅一式擊殺一人,再利用黃金劍氣和風刀七殺應該可以擊殺另外一個。

「是的,主人。」

「那就好,這兩個傢伙既然敢追上來,那就讓他們有來無回,死無葬身之地。」黃宇眼中閃過一道寒光,手中長刀已經出鞘。

幾女看黃宇突然拔出了武器,頓時也警惕了起來,一個個也都拿出了自己的武器。


「夫君,又發生什麼事情了么?」

「有敵人來了,是千里眼和順風耳,沒有想到他們居然追上來了,不過,這樣也好,他們來了兩人,這兩個傢伙擅長追蹤,正好可以殺掉他們,那樣一來就解決了一個大麻煩,沒有了這兩人,你們就安全得多,他們很難再找到我們的蹤跡。」黃宇看著眾女說道,「你們現在先在這裡等著我,我去處理了這兩個傢伙就回來。」

「你要小心。」第二夢道,「我們等著你回來,如果……如果一個時辰之後,你還沒有回來,我們就去找你。」

「嗯,夫君,你快些回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