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茅山派的弟子,如果你殺了我,茅山派是不會放過你的。」男子突然威脅道。

「你是茅山弟子?」聞言,剛想要問問題的鬼濟夏,臉上露出了錯愕的表情「我倒是也認識一個茅山的人,不知道和你有沒有關係。」

「有有,只要是茅山派的弟子我全都認識。」男子快速的說道,看著鬼濟夏這樣子還以為他忌憚茅山派的存在那。本來他也只是想著試試而已,沒想到居然還真的成功了。

心中露出一絲喜色,不過臉上卻是不動聲色,男子剛準備繼續說話,但還沒來得及鬆一口氣那,鬼濟夏卻是突然打斷了他。

「哦,是這樣那,那好吧。」鬼濟夏開口道,但說著下一秒,臉上的表情卻是突然陰沉了下來「還是哪個問題,如果你的回答我不滿意,那後果只有一個,死。」

眼中閃爍這寒芒,完全不像是看玩笑的樣子,看著這一幕,男子傻眼了,明明對方前一刻還好好的可是現在卻。

「我是茅山的弟子,你殺了我茅山不會放過你的,不要以為沒人知道,我已經在你身上留下特殊的記號了,你是逃不了的,識相的還是趕快放我離去。

感受著鬼濟夏的冰冷的目光,男子只感覺自己的背脊發涼,不過最終卻還是鼓足了勇氣,朝著鬼濟夏再一次威脅道。

如果害怕有用的話,這個世界每天就不會是這麼多人了。但對此鬼濟夏卻依舊不為所動。

「先不說你是不是茅山弟子,就算你是,又如何。」鬼濟夏霸氣回復「還是剛剛哪個問題,說,你前晚為什麼要找上哪個女的,告訴我原因,否則死!」

死字出口,一股龐大的威壓就從鬼濟夏身上散發而出,那讓人心悸的氣息,以及鬼濟夏冰冷的眼神,讓的那男子身體都忍不住的顫抖了起來。

「我。。我之所以會找上她,是因為。。。」顫顫巍巍,在鬼濟夏的壓迫下,男子居然緩緩的開口道。

聲音顯得有些顫抖,但下一秒,一絲陰霾卻是從他的眼中閃過,之前的懼怕頓時就當然無存,抬手一揮,幾枚旗幟一樣的東西就被他丟了出去。

「去死吧,十方陰鬼陣!」

旗幟插入地上,卻宛如和地面融為一體一般,男子臉上露出了瘋狂的神情,下一秒,周圍方圓千米的陰氣居然都朝著這裡匯聚而來。

「嗚嗚嗚~」鬼哭聲頓時響起,無數黑影居然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朝著陣中的鬼濟夏而去了,此時的空地簡直化為了人間地獄。

邊上的男子看著這一幕,笑的越發瘋狂了,簡直快要到癲狂的程度,他其實之前就知道鬼濟夏回來,早已經布置好了這個陣法,之前的一切只是為了吸引他的注意,讓他沒有防備而已。

「想殺我范田的人,我一向都不會放過。」口中示意的說道,原來他的名字叫范田,看著陣中的鬼濟夏,好想吃定他了一般。

要知道這十方陰鬼陣可以匯聚方圓的陰氣和鬼物,在其內催動可以生生將人煉化成血水,魂魄也不得超生,會被施陣者所掌控。

他的確是茅山弟子,但卻因為修鍊這一門禁術邪陣,達到快速提升實力的關係,所以才被趕出茅山派的。

本來要被廢除修為,可惜的是卻被他從中逃跑了,所以他現在其實是被茅山通緝的人。而且被通緝期間已經殺了幾個茅山弟子了,實力也越發強大。

他之所以會選擇這裡修鍊,當然是因為這裡陰氣濃郁更加適合他修鍊啦,邊上就是古代的一個亂葬崗,其內無數陰魂供他修鍊。

「我為什麼會選擇她動手,當然是因為她漂亮啦,等你死在這裡我就馬上去佔有她,我看他身上元陰之氣還在,應該還是個雛把,放心我會好好疼愛她的。」

看著陣中依舊錶情冷靜的鬼濟夏,范田完全不以為意,只認為他是赴歐頑抗罷了,口中繼續譏諷的說道。

雙手不斷變化了起來,陣中的陰氣好似停他的指揮一般朝著鬼濟夏瘋狂的匯聚而去,要知道他這個陣法現在可是連地階高手都可以困殺的,雖然困難,但他可不認為鬼濟夏一階凡俗可能擁有地階實力。

可是誰曾想,就在他話音落下的瞬間,他卻是意外的發現,陣中的鬼濟夏卻是突然笑了起來,口中還道「好,很好?」

「你以為就憑你這區區練氣期境界的修士,布置的困殺陣法就可以煉化得了我了嗎,位面也太異想天開了把。」

「練氣期?」 超神采集 臉上露出困惑的表情,不過瞬間范田就恢復如初,再一次開口譏諷道「什麼練氣期,我完全不知道,我是玄階中期的高手。」

「你不會練古武的境界也不知道把,我告訴你,我這十方陰鬼陣可是連地階初期都可以困殺的,你還是乖乖等死把,反抗是沒有用的。」

「哦,是嗎?」鬼濟夏不屑一顧,什麼古武等級,他還真的不知道,這還是他來地球以後第一次遇上,難道這就是地球的修真者?。。。

不想在廢話了,看著黑壓壓一片不斷朝著他壓迫來的黑霧,他的身上居然慢慢散發出一絲光芒,而下一秒,當黑霧遇上這白光的時候,居然自動消散了。

加下一動,鬼濟夏就出現在了陣法中的一個角落,下一秒,他的手上居然也快速的結起了手印,看著這一幕,陣外的范田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動容。

而不多時,當一枚黑色的旗幟在鬼濟夏的結印下慢慢浮現的時候,范田臉上的動容已經變成驚恐了,他實在是沒先到鬼濟夏居然可以找到他陣旗所在的位子。

但對此,鬼驚喜卻不屑一顧,他的實力的確被自己封禁了,可是如果想用陣法困住他一個陣法宗師,那簡直是在開玩笑,這都是他玩剩下的好嗎。

不再有絲毫的猶豫,一團黑屋從范田體內衝出,附著在了他的身上,他的速度就突然加快,想也不想就朝著一個方向衝去。

對方可以破開陣法,那就說明對方有可以輕鬆擊殺他的實力,絕對是地階以上高手,此時他只希望陣法可以多拖住鬼濟夏一下。

但下一秒發生的一目,卻是讓的范田眼珠子差點沒突出來,一道乳白色的能量從鬼濟夏的手中突然發出,瞬間擊打在陣旗之上。

本來牢牢插在地上,牢不可分的陣旗居然瞬間就因此鬆動了起來,剎那,鬼濟夏抬手居然就輕鬆的將他給拔了出來,其中一枚陣旗脫離,其他的也就沒用了,什麼十方陰鬼陣瞬間被破。

「真元外放,先天?!」

口中瞬間發出驚呼,居然連一息都沒有阻擋,范田此時已經完全不顧任何事情了,只想要快點離開這裡,否則小命不保啊。

但可惜,都還沒來得及逃出空地的範圍,一道白光就從身後追了上來,擋在他面前了,除了鬼濟夏以外還能有誰。臉上帶著冷笑,讓的范田宛如墜入冰窟。

一動也不敢動,看著面前的鬼濟夏,范田的額頭不斷的冒出冷汗,他現在後悔,後悔剛剛陣法困住鬼濟夏的時候他為什麼不馬上跑那,也許那樣的話他還有可能。。不對也可能會被直接擊斃。

不再有絲毫的廢話,既然想知道的都已經知道,敢打李瑤曦的注意,那他就不會放過此人,抬手鬼濟夏就毫不猶豫的朝著他打出一掌了。

其上帶著乳白色的光暈,絲絲死亡的氣息在范田心頭縈繞,抬手想要阻擋,但可惜的是他的防禦宛如不存在一般,輕鬆就被破除了。

手中在眼前不斷的放大,其上恐怖的力量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范田此時是真的害怕了,可惜卻於事無補。。。

「等一下鬼兄,請手下留情。」

下一秒,就將是橫屍荒野,但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個聲音卻是突然響起,制止了這一切。。。 天錫娛樂為此召開緊急會議,陳筱城可是他們的頭牌,路過出了什麼問題,那麼公司將會收到史無前例的打擊,不僅是人氣還有經濟上的損失。

陳筱城和蘇溪都被叫回去了,就連李瑤曦也是一樣,雖然很無奈,最終李瑤曦還是跟著走了。

剛下飛機江都市就有收到風聲在機場等候的人了,粉絲和記者都有,如果不是有機場安保的存在,恐怕已經照成混亂。

十幾分鐘后,天錫娛樂公司大廈,會議大廳中。。。

「你難道不知道合同上有協議,員工禁止和明顯搞曖昧嗎,你看看你捅出來的這些事情。」

位於上座一個嚴厲的聲音響起,此人就是天錫娛樂的老總曾柯,此時的對方看起來已經失去了方陣,而他這段話說的人,除了李瑤曦意外還有誰那。

聽著對方嚴厲的話語,李瑤曦坐在會議室最邊上的地方,低著頭卻沉默不語,雙手緊握咬緊牙關。

「這一切並不是瑤曦的錯,這完全就是緋聞,拿著田八卦,不要讓我逮到你,不然一定要你好看。」另一邊,陳筱城見此,頓時就幫李瑤曦開口道。

看著李瑤曦坐在一邊沉默不語,可是他卻可以明顯的看出對方心裡的難過程度絕對不低,平時看起來大大咧咧的她,可是在一些事情上卻還是很脆弱的。

「你也別幫著他說話,這件事情你也有責任,我不說過嗎,你現在是明星了,出行一定要謹慎謹慎在謹慎,可你就是不聽。」

「現在好了,鬧出這樣的事情,現在無數粉絲要一個答案,你要我們公司這麼回答。」

一句話說的陳筱城無言以對了,他這才剛說完曾柯就毫不留情的給他懟回來了,這平時看起來對他很和氣的老總,這回是真的生氣了。

不過對此,陳筱城卻完全不在乎,他這麼說也算是燕京四大家族的公子哥,出來當明星那時興趣,會在乎這點東西。

「好了,你就別說筱城了,現在的當務之急還是呀解決問題才可以,召開新聞發布會把,反正明星有不是不能談戀愛,把公司的損害減到最低才是良策。」

邊上又一個聲音響起,替陳筱城解圍道,居然是始終多時的趙炳權,此時發生這樣的事情,他這麼可能繼續玩失蹤那。

當初只是一個玩笑而已,想要整整陳筱城,可是誰曾想現在居然鬧成這樣,這真是。。。 食道升仙 在場只有他知道陳筱城的真實身份,也知道他對此其實是完全不在乎的。

而隨著他一句話,在場所有人都沒話說了,包括曾柯在內。說實話趙炳權在公司的地位是無人可比的,可以說公司能有今天全是靠他的才能。

「希望如此把,不過趙哥你這回玩的有些大了。」曾柯沉默的低聲道,會議室就陷入了安靜之中。

而隨之,天錫娛樂要召開新聞發布會的消息瞬間就傳開了,因為考慮到人數的關係,地址就在天錫娛樂大廈的前面,場地都已經布置好了。

而與此同時,江都市市區某公寓之中,一男子看著面前電腦上已經快破億的帖子,又看看手機上傳來天錫娛樂召開記者發布會的消息。

「看來是時候去耍耍了啊,之前敢讓保鏢動我,那就要為此付出代價。」臉上露出了一個邪笑,下一秒男子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光線照射在他的臉上,露出一張長得還算可以,只是眼中流入出猥瑣的連,此人,不就是這件事情的罪魁禍首,田八卦嗎。。。。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很快的天錫娛樂公司門口發布會的現場就已經擠滿了人了,而且陸續還有人在趕來。

前排全都是記者,不過其中還摻雜這許多的粉絲。眼看著時間差不多了,趙炳權拿著話筒緩緩的走上了台來,曾柯並沒有出面,而是躲在了一邊,這樣的場面他可應付不來。

「咳咳~,讓大家久等了,想來大家來應該都是為了筱城的事情把,我是他的經紀人,在這裡我想說的是,這一切都只是誤會而已。」

「當然我想我說的大家肯定也不這麼會相信,那就讓筱城親自來和你們解釋好了,我想對於這件事情,他本人其實也是很急切的,那麼就這樣把。」

簡單的帶動了一下節奏,趙炳權就直接進入主題了,臉上沒有絲毫的慌亂,說著就朝著邊上退去,而下一秒一道帥氣的身影就從邊上走了出來。

臉上帶著笑容,見慣了大場面的陳筱城對此毫不緊張,不過在他的身邊卻是拉著一個人,低著頭不敢直視台下眾人,不正是李瑤曦嗎。

無數的呼聲隨著陳筱城的出現在台下響起,而很快的,就有人認出李瑤曦來了,無數的粉絲瘋狂,要不是有安保的存在,恐怕都衝上台去了。

「這個不就是照片中的女人嗎,長得也不這麼好看,筱城老公這麼會喜歡上她。。。」

「對啊,對啊,聽說是他主動勾引我們小哥哥的,是小哥哥的造型師,一看就是狐狸精類型的,把我們的小哥哥還回來。。。」

無數的議論聲,讓的李瑤曦心中越發慌亂了,其實本來他是不需要上來的,可是陳筱城卻硬要他跟著一起上來。

邊上的陳筱城見此,終於開口了,他在不說話,恐怕真的要引起恐慌了。

「大家,靜一靜,靜一靜,我有話要說,我知道各位現在都很激動,能否讓我這個當事人說幾句話那。」

一句話,本來還很躁動的人群頓時就安靜下來了,而前排的那些記者見此眼中都射出了精光,一個個恨不得靠的越近越好,因為他們知道接下來重頭戲就要開始了。

「很好,謝謝大家的配合。說實話,當我今天早上看見那篇帖子的時候我也很震驚,沒想到有人會這樣在意我的生活。」一秒進入狀態,陳筱城帶著情感的說道。

「不過在這裡我要告訴那個人,你可以污衊我,可惜事實的真相終究會水落石出的。」說著陳筱城就從懷中拿出了一張紙,好似早已經想好了說辭。

「這是燕京第一人民醫院當時給我的造型師,也就是緋聞另外一位主人公,李瑤曦小姐的檢驗報告,他當時不是安眠藥昏迷,而是迷藥。」

「沒錯,如同報道上說的一樣,不過這葯卻不是我下的,而是不久前以性侵多名女性被抓捕的旭維,旭導演下的。」

「當時我在燕京拍攝綜藝節目,導演正是旭維,拍攝是他一眼看上了的造型師,結果就,可能是因為漂亮把,不過的確很漂亮。」

說著陳筱城居然還有心情開玩笑,不過就算如此依舊沒有人打斷他「好在當時我發現的及時制止了這一切,並將我的造型師送往醫院,對方這才沒事去的。」

「而旭維旭導也是在那天的晚上被警方抓捕,爆料出他的醜聞被抓捕入獄的,想來細節這裡我就不需要重複了嗎。」

賣了個關子,陳筱城其實也不知道旭維到底是如何被抓捕歸案的,不過此時需要,他只好借用一下把事情託大了,不過他並沒有說是自己抓捕的,應該不會有什麼影響。

果然聽著他的話,台下的眾粉絲包括記者們臉上都露出了震驚的表情,沒想到此事居然還和之前,轟動一時,同樣上了熱搜的導演潛規則風波有關。

此時回想起那張關於昏迷照片的日期,有知情人士就發現,時間居然真的完全溫和,而且只是前後相差了不到一兩個小時而已。

「哦,是這樣嗎,可是這只是你的一面之詞而已,我並沒有看見什麼證據啊,我們這麼知道你是否是在騙我們那,試著你就是個潛規則助理的明星。」

一個聲音突然從台下響起,瞬間就打斷了現場沉默的氣氛,下一秒一道身影就從人群中脫穎而出,一臉戲謔的看著陳筱城。

「對啊,這也許是個意外,我們並沒有看見證據啊。」

「對啊,旭導當時好想也沒有承認此事之類的。。。」

話語的力量就在這裡,只要一有人提出意義,那麼就絕對會有人跟風,當先的就是最前排的記者,接著就連後面的粉絲也是如此了。

這些記者可巴不得場面混亂一點,這樣他們才有跟多東西可以寫,要是這樣就結束的話,世界上每天哪裡還有這麼多新聞報道出來那。

「呵呵,想來這位就是田八卦,田記者了把,那我倒想問問你,或者說是,按你說的,你們?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代表大家?」

「請問你們又有什麼證據說我做了那樣的事情那,我愛你們,所以才出來澄清的,本來我只需要發布書面澄清不救好了嗎?」

一句話,直接反駁了田八卦的話,一眼陳筱城就認出了對方,早就知道他會來湊熱鬧了,陳筱城之前就做好了完全的準備。

他這句話可狠了,不但反駁了田八卦的話,跟上把對方之前話語中隱藏的坑反彈了回去,果然下一秒,台下就再一次響起了無數的呼聲。

「小哥哥我們也愛你,他和我們沒關係。。。筱城老公,我們相信你。。。。」

「你~」臉上的笑容終於是垮了下來,他實在是沒先到陳筱城居然會說出這樣大膽的話語,而且意想不到的,居然還得到了粉絲的呼應。

剛想說什麼,陳筱城卻是直接搶先,再一次開口道「謝謝,我也愛你們。不過既然我們的八卦先生一定要問出這樣的問題,其實我也不是沒有證據哦?」

「你有證據,那你說好了,我倒是想要聽聽。」田八卦瞬間道,峰迴路轉,他沒先到陳筱城此時居然又主動進入他這個坑了。

台下的,趙炳權和曾柯臉上都露出了緊張的表情,他們也實在是沒先到,都已經度過危機了,陳筱城居然還。。。

「你要證據是吧,證據其實很簡單。。。只要去醫院檢驗一下我身邊這位李瑤曦小姐姐是否還是完璧,一切不就真相大白了嗎?」

「你說我潛規則她,她如果還是完璧,我那什麼潛規則?要不我們現在就去醫院?」一語出,全場驚,所有人都沒想到陳筱城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偏偏他說話的時候,臉上還帶著笑容,好似開玩笑一般,毫無掩藏一臉鄙夷的直視著台下的田八卦

「。。。。。。」台下眾人無語。

「。。。。。。」田八卦無語。。。。。。 「你~。。」

怒視這陳筱城,看著他臉上那自信的笑容,田八卦就知道去醫院也是一樣,結果很明顯已經一目了然了。

現在還有這樣的女生,都已經二十幾歲了,還長得這麼漂亮就沒哪個人渣對她下手嗎,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母胎單身?。。。。

星際獨寵:無情童養妻 群眾的視線再一次朝著他匯聚而來,此時已經沒有人再去質疑陳筱城了,看著這一幕,陳筱城臉上的笑容更甚,好似一切都在他的計劃當中。

這麼說他也是大家族子弟,要是沒點本事這麼行,尤其是在面對媒體的時候,他能在娛樂圈一直保持零緋聞可不是蓋得。

「好,既然如此,那你和這位小姐的關係又如何解釋那。」

感受著眾人的目光,田八卦顯得啞口無言,下一秒他就慌亂的再一次質疑道,不過才說完他就意識到了自己話語的問題,臉色更加難看了。

「什麼解釋,你想要什麼解釋那?」陳筱城毫不猶豫的反問道,不給他絲毫迴轉的迴轉的餘地。

「當然是給熱愛你的萬千粉絲一個解釋啦。。」田八卦牽強道,企圖把之前的錯誤彌補,可惜陳筱城有這麼會上當那。

「我當然也熱愛我的粉絲門,既然要一個解釋,那好我給你一個解釋,我陳筱城也是人,難道我喜歡上另外一個人有錯嗎。」

「大家說,愛一個人有錯嗎?喜歡我的就大聲的回答我。」

「沒有~。。」頓時台下響起了一陣呼聲,回答出奇的一直,一句話就再一次堵死了田八卦的後路,他實在沒想到事情居然會發展自此。

居然想用粉絲來攻擊我,那我就讓你看看我粉絲有多愛我把。。。陳筱城見此心中忍不住暗笑道。

雖然其中有很多粉絲臉上如出了失望的表情,可是他們卻依舊默默的支持這陳筱城,這才是真真的真愛粉啊。

「謝謝,謝謝!謝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真的是被感動到了。」陳筱城再一次開口,做出一副被感動的樣子。

而邊上的田八卦見此,就知道他已經輸的一敗塗地了,他真不知道他今天來這裡到底是幹嘛的,自取其辱嗎,以後他這名聲可就。。。

毫不猶豫的,趁著眾人注意力再一次轉移到陳筱城身上的時候,田八卦轉身就準備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了。

見此,陳筱城完全沒有阻攔的意思,反正現在對方留不留下都無所謂了,而且他心中還有其他的想法,本來就不希望對方留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