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堂堂劉長老的千金,難道還會騙你不成?」紅衣服少女道。

她是劉長老的老來女劉姬,二八年華,從小就被劉長老當做是心肝寶貝一般來-寵-愛著,想當年,凌祁雪突發奇想要找一個童養媳,劉長老還曾經把她抱進宮去呢。

不過最後凌祁雪誰也沒有看上,大家滿懷希望而去,失望而歸便是了。

十二歲之前,昀曄幾乎沒有出宮,很少在外面走動,劉姬不認識他很正常,還以為是哪裡來的平頭百姓,便兇狠狠的盯著方不易頭上的碧玉簪,那眼中毫不掩飾的貪婪之色,好像隨時都有可能撲過來搶簪子似的。

昀曄下意識的把方不易拉如懷中,阻隔劉姬的視線,是他太久沒有出來了嗎?怎麼不知道魔族城堡中還有這麼一號人物,居然敢瞪著他小王子的媳婦。

方不易經歷過被神族長老綁架,父母雙亡,什麼場面沒有見過,淡然的低下頭,俯視劉姬的目光。

是的,她身材高挑,比劉姬高出一個個頭,若非低著頭,都無法跟劉姬對視。

店老闆想提醒劉姬,卻被昀曄一個眼神示意制止了。

作為魔族的小王子,他還是很關心魔族的大事,若有人趕在城堡為非作歹,他絕不介意幫助魔王清理清理城堡。

劉姬則憤懣的瞪方不易,兇狠道,「識相的最好把這支簪子讓出來,否則……」

昀曄怒了,「否則怎樣?」

這裡還是魔族城堡,還是凌家的天下

他倒要看看,是誰敢在魔族城堡這麼囂張!

「否則我就讓父親把你們趕出城堡!」劉姬狠色道。

那一副我就是這裡的老大的樣子,看的昀曄反感,「你父親是誰!」

「說出來怕嚇死你!」劉姬好大的口氣。

昀曄和方不易心有靈犀的同時做出我很怕怕的樣子,「別說啊!」

「哼!我爹就是城中的長老,劉長老,怕了吧!」劉姬卻絲毫沒有看到昀曄和方不易眼中的諷刺,還是一副自以為是驕傲的樣子。

殊不知,昀曄已經猜到了她的身份。

劉長老,不就是跟奚長老一家很好的那個劉長老嗎。

他們沒有主動找上劉長老的麻煩,他的女兒卻主動找上門來了。 754

「是呀,我們好怕怕啊!」昀曄抖抖肩膀,冷笑道,「不過我媳婦看上的東西,我是不會轉讓給其他人的。」

「你竟敢不把簪子讓給我,我要回去告訴我的爹爹!」劉姬狂傲的吼道。

若是稍微有點眼色的人,都會好奇老闆為何不勸說昀曄,反而選擇沉默。

但劉姬被劉長老-寵-壞了,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是謙讓,更不會注意老闆的表情。

老闆那一副你真傻X的表情,也就只有劉姬一個人看不出來。

「那你還不快去,還在這裡等什麼!」昀曄氣死人不償命的吼了回去。

劉姬從一開始的震怒到現在,變得有些不可思議了。

她開始打量起昀曄來,以往只要她搬出劉長老的名頭,幾乎都是無往不利,但昀曄居然不怕劉長老,這令她不解。對昀曄也多看了幾眼。

不看不知道,一看,劉姬嚇了一大跳,這小子生的玉樹臨風,風-流倜儻,那細緻的五官,完美得一點瑕疵都沒有!

再看看方不易,長相併不出眾,只是比平常人多出幾分靜雅之氣來。

這樣的女子,怎麼配的上這麼完美的男子。

這樣的男子,就應該是她劉姬的丈夫,而不是這個相貌普通的女子的!

劉姬的心中生氣一股濃濃的嫉妒,下定決心要把這個男子搶回家。

「你跟我一起回去!」劉姬道。

什麼!

昀曄以為自己聽錯了,結果看到店老闆和不易眼中同時流露出來的不可置信,他明了,他沒有聽錯,眼前這個粗魯的女人確實是在說,要他跟他回去。

「你跟我一起回去!」劉姬見昀曄沒有回答,還以為他沒有注意聽,或許不敢相信,便重複了一遍。

她的話再次讓昀曄確定了自己沒有出現幻聽。

這個女人瘋了!

「你?也配?」昀曄冷漠的說道,同時把方不易圈緊一些,她看出這個女人的修為不錯,起碼在不易之上,他不想給這個女人一絲傷害不易的機會。

「本小-姐看上你是你的榮幸,是你家修了幾輩子的福氣,你憑什麼說我不配!」劉姬驕傲的抬起下巴,那一雙貪婪的眼眸迸射出兇惡的火花。

「是嗎?本王子怎麼不知道,你一個小小的劉家,居然比我凌家還要流弊哄哄!」昀曄覺得他還是把身份亮出來,把這個噁心的女人嚇走吧,再聽她自大下去,他會忍不住想吐。

然,他低估了劉姬的厚臉皮。

「你說什麼?你是王子!」劉姬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變化,突然就笑哈哈的往昀曄這邊走兩步,諂媚的說道,「我就說嘛,這麼氣質不凡的男子怎麼會是普通人,原來是王子啊!王子你好,我是劉姬,是劉長老的女兒,你也可以叫我姬妹妹,記得小時候,雪兒公主想找一個童養媳,我還被父親抱進宮去競選呢!」

說得好像是在選妃似的,昀曄心中更加愛厭惡這個紅-唇黑臉的女人了。

「滾!」既然亮出了身份,他不介意直接把這個女人罵走。

劉姬不但沒滾開,反而大膽的繼續往昀曄身邊走過來,「小王子,你別這樣嘛,怎麼說我也你這個女人有姿色,你看她要身材沒身材,要……」

昀曄一掌扇出,直接把劉姬扇出首飾店的大門。

怎麼會有這麼噁心的女人!

他算是了解當年爹爹說被一些蒼蠅一般的女人纏著的感覺了,簡直比吃了蒼蠅還噁心!

好好的買簪子的心情被劉姬破壞了,昀曄摟著方不易走出首飾店,準備直接去藥材市場,隨便走一走就回去!

方不易心裡一直有個疙瘩,覺得她和昀曄之間的差別太大,畢竟人族和魔族的壽命擺在那裡,加上她一直不確定昀曄是為了小時候的承諾娶她,還是因為愛她才想跟她在一起的。

之前在皇宮裡,她跟昀曄在一起從來沒有人說過什麼,即使有人看不順眼,也不敢說什麼,她也能盡量欺騙自己,昀曄的心裡其實是有她的。

劉姬的出現,讓她還是第一次感覺到,原來,她和昀曄之間的差距不是一點點的大。

方不易斂下眼中的情緒,跟著昀曄一起出了首飾店。


「媳婦,你不必為剛才那個女人的話感到難過,在曄曄的眼中,只有媳婦一個人。」

昀曄繼承了東方翎天的敏-感,幾乎在方不易眼中不安情緒一閃而過的同時,他安慰的話便說出口了。

不易訝然,「你……」

其實她想問你愛我嗎?

但話到嘴邊,她還是沒有問出口。

昀曄怎麼想的她猜不透,但她知道自己的心,從小就被昀曄強行划入他的名下,再到他強橫的叫她媳婦,她心中那種甜蜜蜜的感覺是騙不了人的,她喜歡昀曄。

因為喜歡,所以迷惑,所以患得患失,不敢猜,不敢去觸碰真相。

她怕昀曄真的是為了小時候的承諾,才跟她在一起的。


「我們回去吧!」昀曄雖然能一眼看透方不易的情緒,卻猜不透她在想什麼,看著她猶豫的樣子,便知,今天即使繼續去逛街,也不會很愉快,便拉著方不易的手往皇宮方向走去。

方不易在心中嘆了一口氣,誰說昀曄是個整天只知道笑嘻嘻的男子,其實他很強勢的,就像是現在,他果斷的拉著她的手,根本就沒有問過她的意思。

不過,她也沒有了繼續逛街的心情,乖順的跟在昀曄的背後,回去了。


到底是自家妹子,回到皇宮后昀旭還沒回來,昀曄便沒有回到混沌世界,而是在花園裡等了半天,昀旭才被楚辰牽著手走回來了。

看到昀曄和方不易,小昀旭蹦蹦跳跳的跑過來。

「哥哥姐姐,你們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小昀旭手中還拿著楚辰給她買的零食,跑過來就往方不易身邊一送,「姐姐,你要吃嗎,這個可好吃啦!」

昀曄捂臉。

大概是凌祁雪的遺傳,三歲的昀旭就是一個小吃貨,而且看她的樣子,將來也會跟凌祁雪一樣,只吃不做…… 755

「旭旭真可愛,這個還是留著旭旭自己吃吧!」方不易抱起昀旭,在她紅嘟嘟的臉蛋上吧唧一口。

看著這個可愛的孩子,她忍不住也想到以後的自己,也會有這樣一個可愛的孩子嗎?

魔族的出生率太低了,她的眼中劃過一抹黯淡。

只是很快就被開心掩飾過去了。

昀旭很開心的把一串冰糖葫蘆放到方不易的嘴邊,「姐姐你吃,聽賣冰糖葫蘆的那位阿姨說,這東西酸酸甜甜的,很像是愛情的味道呢!」

一個三歲的小屁孩,振振有詞的跟她談愛情的味道!

方不易有些不淡定了,不過,娘親在世時,也曾說過愛情的味道,就像是生活,酸甜苦算五味俱全。

難道這就是她和昀曄之間的愛情?

昀曄看一眼昀旭,看一眼不易,決定找一個機會問問不易,為何最近老是走神。

許是昀旭在外面玩累了,跟不易說了一會兒話,就吵著要回去。

她指的自然是混沌世界,小昀旭精著呢,別看楚辰對她那麼好,但混沌世界這個秘密,凌祁雪只教過她一次,她卻從來都沒有跟楚辰說起過。

回到混沌世界自然要經過凌祁雪,凌祁雪也跟著大家一起回到混沌世界里,把昀旭扔到溫泉中洗了澡,讓她自己睡覺,就忙活自己的去了。

昀暉依舊在書架前忙碌,為的是找到一個把東方翎天救醒的方法。

回到混沌世界,昀曄自然而然的去做飯,伺候這一家子只會吃不會做的女人。

不易的手藝不錯,便給昀曄打下手,但昀曄哪裡捨得讓不易動手,每一次都是自己做,讓不易在一邊看著的。

今天,昀曄卻沒有阻止不易,而是讓她跟著他一起到菜地那邊去摘菜。

「曄曄!」

走到菜地那邊,方不易一邊挑選嫩的菜,一邊問道。

她的心裡忐忑得厲害。

問吧,她害怕昀曄會說是為了履行小時候的承諾跟她在一起。

不問,這件事就像是一根刺一般,哽在她的心頭,微疼,不會致命,卻讓人寢食難安。

「不易,你有事就說吧。」昀曄希望不是自己猜的那樣。

他猜不透,也不敢猜。

他怕不易是因為不愛他才會不安,畢竟從頭到尾,只有他一個人在唱獨角戲。

從小就要求方不易做自己的童養媳,再大一點,就要她做自己的媳婦。

總之,一切切都是他一個人在主動,不易根本就沒有表示過什麼。

他怕答案讓自己無法接受,最終還是沒有問出口。

兩個相愛的人,因為患得患失,從而失去了一次交心的機會

「我……」

「好了,你不用說了!」昀曄還是不敢面對不易的答案,他害怕答案是否定的,不易不愛他,不易只是因為沒有地方可去了,才會留在他的身邊。

之後回去做飯,昀曄還是讓方不易在一邊看著,不需要她動手。

他想像父親那樣,把自己的妻子-寵-上天,這樣,妻子才不會看上那些無法給她極致-寵-溺的男人。

之後的幾天,他和方不易的相處模式依舊跟以前一樣,該修鍊的修鍊,該散步的一起散步,唯獨不見的是,以前昀曄總是鬧不易,現在,就連昀曄都難得的安靜下來了。

凌祁雪太忙,又要照顧小女兒,又要勤加修鍊,防止神族突襲,還有修補損毀的神屋、照顧東方翎天,沒有時間注意到昀曄和不易之間出現了問題。

……

這天,小昀旭在家呆膩了,又嚷嚷著要出去逛街,買好吃的好玩的。

昀曄算是半個妹控,只能帶著昀旭和方不易出門。

誰知才出了皇宮門口,就遇到一個奇怪的女人。

此女人身穿大紅衣袍,化著很誇張的濃妝,一見到昀曄出來,便像是許久沒有吃到肉的野狼,雙眼一亮,如同餓狼撲食般就向昀曄這邊撲過來。


「小王子,您終於出來了,奴家等得你好苦啊,你跟你家侍衛好好說說,以後我來了,就不要攔著我了,以後一定要放我進去找您!」

那發嗲的聲音,聽的昀曄渾身的雞皮疙瘩抖落一地。

「你神經病吧!」

昀曄對那些沒有把這個女人放進去的侍衛投過去一個讚賞的目光:做得好,這個月給你們增加獎勵,多發一些丹藥。

昀曄沒有認出這個女人是誰,但方不易從她誇張的言行舉止上,認出了她就是那天在首飾店裡看到的那個女人。

淡淡的瞥一眼劉姬,雖然她不明白昀曄的想法,心頭有一根刺不確定昀曄是否愛她,但不代表她會把這個男人讓出來。

「她就是那天在首飾店裡欠揍的女人!」方不易聲音淡淡的,好像很不在乎的樣子。

可不是嗎,那天昀曄把她給揍出去了,自然是欠揍才揍人。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