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著看!對她我沒什麼好說的,我為什麼要和她道歉呢!更何況我媽媽答應我,我的事她不管,這件事我不會退步的,大哥!你又不是今天才認識她的,她是怎樣的人你不知道嗎?所以我已經把她給拉入黑名單了。」易烊千璽一口氣說完了他想告訴王俊凱的話。

王俊凱目瞪口呆的看著易烊千璽,「千璽,你今天話也太多了吧!你告訴我你不是我認識的易烊千璽,我的高冷boy呢?」易烊千璽給了王俊凱一個白眼就在他旁邊坐了下來。「該去會場了,一會生日會就開始了,去看看他們準備的怎麼樣了。」說完王俊凱剛坐下的易烊千璽離開了。

(會場)「王源,謝謝你能來幫忙!」韓希宇雖然和王俊凱、易烊千璽結了仇,但是王源為人一直很好,所以韓希宇並沒有偏見。「沒關係的,這是我應該做的嗎。千璽和大哥說他們也快到了,我們去門口接一下他們吧!這裡有薇姐看著呢!」王源說著拉著韓希宇就向門口的方向走去,「源,你真的有喜歡的女孩了。她是誰我認識嗎?」韓希宇開啟了八卦模式。

「哎呀!那只是大哥開的玩笑,我只是幫忙圓場而已,怎麼可能會有喜歡的女孩呢!不過以後會有的。」王源萌萌的樣子很可愛,韓希宇噗嗤笑了出聲,「怎麼了?有什麼好笑的?」王源一臉疑惑的看著韓希宇。韓希宇擺擺手說到:「沒什麼,只是突然覺得你又帥了。」「真的。我也覺得我帥了。」王源自戀的擺了一個pos,「王源你好自戀啊!」尋聲望去原來是夢璃她們提前過來了。

「你們怎麼這麼早就來了?」王源問到,慕晨對王源做了一個鬼臉后說:「我們過來幫忙不行嗎?還要經過你的同意嗎?」「哼!有什麼了不起的?略略略。」王源也做了一個鬼臉。「你們是來吵架的還是來幫忙的?」夢璃打斷了這兩人幼稚的爭吵,「嗨,早啊。」易烊千璽先走了過來。王俊凱跟在後面。「嗨,你們也來了。」夢璃問道,這時有一個美女走了過來。

「嗨,美女!」慕可露出一個壞壞的笑容。打扮妖艷的女人有些愣住了,夢璃咳嗽了兩聲。女人後知后覺的笑了笑。「你們好,我是白溟的妹妹白雨,這次的生日會我是主持人,多多關照哦!」白雨的眼睛顏色比劉夢璃她們的要淡很多,所以看起來像外國人,可是她確實是中國人。「白雨你好,我是劉夢璃。很高興認識你,你看起來很像我認識的一個人。不過他是一個男生。」

「什麼?你說我和一個男生很像?」白雨有些吃驚,白雨很漂亮,修長的腿,白皙的皮膚,淡色褐色的眼睛,確實是是個美人。「對,你們的眼睛很像,但是他的眼睛帶著一些憂鬱。」劉夢璃說的那個人是孤兒院認識的一個男生,不過劉夢璃還不知道他已經離世了,因為癌症離開了他愛的地方和愛的人。

「各位打擾一下,已經快開始了,主持人你該上去,你們該去化妝了。」說著指了指四位帥哥,白雨首先離開了,隨後劉夢璃她們也離開了,(芊茗:那個男生是在夢璃失憶后才去世的,所以夢璃對他的記憶只有那雙好看的眼睛,我在來介紹一下韓希宇,今晚的主角。韓希宇,男,19歲,白羊座,三年前因為一次訓練受傷去了美國,那次受傷是為了王俊凱,所以他們之間有仇恨。

千璽和韓希宇是因為一年前,那時韓希宇剛剛回國,千璽和韓希宇在北京認識,然後因為一件禮物就成了仇人,禮物還被摔壞了。芊茗在這裡說一句,一件禮物而已,最後還摔壞了,多不值啊!那時候夏默語還不認識王俊凱,那件禮物本來是給她準備的,不過千璽能想明白的。我該撤了!)

「大家好,我是白雨,今晚的主持人。謝謝大家來參加時代俊峰公司的新成員韓希宇的生日會,雖然韓希宇才再次復出,但是人氣已經很高了,接下來有請TFBOYS在我們帶來開場秀。」白雨說完燈光就轉向了三隻。

王源:「今天給大家帶來新歌《記憶中的你》,謝謝大家這麼久以來對我們的支持,謝謝!」

王俊凱:你是否還記得那年夏天

我們一起在櫻花樹下許的願

你的笑容如櫻花般燦爛

千璽:也許你已經忘記了

但那是我最深的記憶

王源:謝謝你陪我走過那年

那棵櫻花樹下我

會記得我們的願望

合:我記憶深處的你

是否已經改變了模樣

那年夏天我會記得

櫻花樹下笑容不會變

你會不會再回來

又是一個冬

明年夏天我等你

我記憶中的你

千璽:還好嗎?

時間不停轉動

歲月留下划痕

依舊抹不去那~份~愛~

王俊凱:謝謝你的愛

對我的關懷

雖然我明白但是不能依賴

王源:你是否還記得那年夏天

我們一起在櫻花樹下許的願

你的笑容如櫻花般燦爛

合:也許你已經忘記了

但那是我最深的記憶

謝謝你陪我走過那年

那棵櫻花樹下我

會記得我們的願望

我記憶深處的你

是否已經改變了模樣

千璽:那年夏天我會記得

櫻花樹下笑容不會變

合:你會不會再回來

又是一個冬

明年夏天我等你

我記憶中的你

還好嗎?

唱完三人都是九十度鞠躬,「謝謝三位的新歌,我問一下粉絲們,好聽嗎?」白雨將話筒伸向了觀眾的方向,粉絲們:「好聽~」白雨笑了笑說:「那接下來看看今晚主角的表現咯!」「喔~」「韓希宇,我愛你~」「生日快樂,希宇永遠愛你。」「易烊千璽~我們愛你,肥鶴愛你~」

「哇偶!他們的女粉絲好激動啊!我都快被震聾了。」慕晨不喜歡喧鬧的地方,這讓她有些頭疼,劉夢璃閉上眼睛輕輕的按揉著太陽穴。「唉,某個花痴要流口水了。」慕晨看著旁邊快撲上去慕可搖了搖頭。 風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了,大家的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他們發現,白獨行和韓正之間,有無形的火花在交織著。

歐陽花花在很多人屏住呼吸的時候,終於反應過來了,道:「宋茜,他們兩個人勢必會有一場龍爭虎鬥。」

冷麪總裁只歡不愛 「是啊。」宋茜道。

「你希望誰贏?」歐陽花花道。

「我希望他們兩個同歸於盡!」宋茜惡狠狠的道。

「好狠!」歐陽花花道。

「哼!那麼,你希望誰贏?」宋茜道。

「韓正。」歐陽花花道:「必須韓正贏。」

「為什麼?」宋茜不解,對於大多數人而言,韓正比白獨行更可惡!

「他抵了我,還推了我的波,我們之間有羈絆!」歐陽花花道:「等我變強了,我也要壓他,切他!」

宋茜頓時張大嘴巴,愣了半晌,才道:「切什麼?」

「什麼最壞,就切什麼!」歐陽花花這時候,超凶!

「這和他贏了有什麼關係?」宋茜道。

「他越強,切起來就越爽!」歐陽花花道。

「敬你是條漢子!」宋茜半晌無語,最終只能說出這樣一番話。

兩人說話之間,場面的氣氛變得越發的凝固了,連猴子、許歡和溫柔三人都退後很遠。

「猴子,我們為什麼要退?」溫柔明明心中怕怕的,卻還是故意問道。

「讓出一點地盤,給韓正發揮的空間。」猴子神色不變道。

這時候,猴子都忍不住為自己點贊,慫也能說得如此大義凌然,唉,我真的是跟著韓正學壞了。

「嗯,那我們再退後一點,讓韓正好好發揮。」許歡嘴角扯了扯,點頭,說道。

方圓兩丈,只有韓正和白獨行兩人。

這時候,狂風驟起,所有人的小心肝都碰的一聲跳起來了!

因為——

白獨行拔劍了!

同一時刻,韓正拔刀了!

兩個深不可測的高手,對決了!

第一,將在他們兩人之間誕生!

白獨行的劍高高舉起,他捏著劍指,撫摸劍身,看樣子要出絕招!

韓正閉上了眼睛,提刀而立,霸道絕倫。

唳!

高空之中,雄鷹長鳴!

白獨行長劍猛刺!

韓正橫刀斜斬!

眾人的心也跟著跳動!

忽然……

長劍頓住。

長刀靜止。

刀劍相距足足一米。

刀鋒和劍刃之間,似乎有氣機交織。

眾人咽了一口唾沫,然後,一個個滿臉疑惑:為什麼不碰撞呢?

「白獨行,好劍法!」韓正滿臉嚴肅的說道。

「韓正,好刀法!」白獨行鄭重其事的點頭。

「白獨行,你的劍法,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尋!」

「韓正,你的刀法如長河落日,蒼茫決絕!」

……

一刻鐘之後。

「白獨行,我能感覺到你的意志,融入了劍法之中。」

「韓正,我也能體會到你的刀之中,藏著你的靈魂!」

……

兩刻鐘的時候。

眾人集體懵逼!

尼瑪,這是在幹什麼?!兩個絕頂高手,不真刀真劍的干,在這裡瞎比比什麼?!

之前醞釀了那麼久的情緒,我們的小心臟都快要受不了了,幾乎要尖叫了,結果,我們褲子都脫了,就給我們看這個?!

麻麻批的,什麼羚羊掛角,什麼長河落日,什麼意志什麼靈魂,老子統統都沒看見!

就看到兩個人在——裝、逼!

裝逼也就夠了,偏偏還你一句我一句!

這樣也就算了,為什麼每說一句話,都要提及對方的名字?生怕我們不認識嗎?你們就是化成灰,我們也認識啊!

「韓正,你的刀法,意境高遠,刀鋒所及,令人絕望!」白獨行沉聲,凝目,如臨大敵的說著。

韓正也是一本正經,鄭重其事道:「沒錯!我的刀,名為絕望!但是,我發現,你的劍也很恐怖!劍氣縱橫之間,彷彿天地之間只剩下一個人,很孤獨!」

八零小後娘:發家致富忙 「這你也看出來了?!厲害!我用劍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有人能說出我劍法的來歷!」白獨行滿臉震撼的樣子,道:「我的劍,名為孤獨之劍!」

「你是真正的對手!白獨行!」韓正道。

「只有你才配讓我認真對待,韓正,你很強!」白獨行道。

「今日一戰,酣暢淋漓,下次我們醉酒當歌,刀劍再會!」韓正忽然收刀,很是豪爽的說道。

「不見不散!」白獨行藏起劍鋒,朝著韓正點頭。

「你我一見如故,何不一起登山?那樣,我們兩個小隊,都能得到一萬塊元石!」韓正大義凌然的說道:「這樣子,院長就要多拿出一萬塊元石,想想就激動。」

「我也是這麼認為的。」

「請!」

「請!」

兩人齊步登山。

留下一地人目瞪口呆。

我是誰?

我在那?

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