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呸!要是你能接下這樣一道天雷,我齊字都倒著寫!」

那孫師弟紅著臉解釋道「也不能光說我,在場的也沒有幾個人自信能接下這樣的天雷!」

在場的所有人中,只有屠龍心裡明白林煥羽用身體被這種雷電轟擊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啪!————」

第四十九道天雷落下,手臂粗的雷龍從天空中張牙舞爪的撲了下來!

林煥羽知道,這是最後一道天雷了!

「哈哈!來吧!」

說著如意劍出現在林煥羽的手中,運轉體內的雷真氣!一揚手中的如意劍,頓時體內的雷真氣毫無保留的傾瀉而出,化作一條銀白晶亮的小白龍直指天空中撲下的雷龍!

雖然看起來小白龍稍顯羸弱,但是卻格外的伶俐,兩龍相擊,啪啪爆響,電光四散!電光消失,兩條雷龍也同時消散在了空中!

這時劫雲中一股黃綠色的濃郁生命之氣從天空中像幕布一般醍醐灌頂的直衝入林煥羽的天靈蓋,一股無法言喻的生機之氣迅速的充滿周身上下,全身的每一個毛孔和每一個細胞都滋養,身上被雷電傷到的細小傷口立刻完成修復,消耗的真氣法力瞬間補滿。頭腦清澈通明,舒服的林煥羽幾乎要呻吟出聲來!

陰雲密布的空中也眨眼之間雲開霧散,碧空如洗,陽光直透過窗戶灑進了皇宮大殿。 一個時辰以後,皇宮大殿被草草的清掃了一遍;林煥羽也抽空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眾人又重新回到大殿坐好,吸收靈氣丹繼續進行!

林煥羽也重新坐到了自己的蒲團上運行起功法,一邊吸收和轉化靈氣一邊穩固境界。此時他的丹田裡空間已經擴充到了一丈有餘,現在的五行真氣不再是以前那種稀薄的霧氣,而是濃郁得如極致屬性真氣一樣帶著色彩,紅、綠、藍、灰和黃五色,大小如人頭。

三種極致屬性也都擴充到了人頭大小,雷真氣中的雷靈也長大了一倍,並且初具了龍形;金真氣中的如意劍化作兩把長刀正在裡面遊走追逐!外觀變化最大的要數長生果樹了,不但長高了一截而且又抽出了新的枝條,不停的在那裡搖曳擺動,林煥羽當初自己分得的果子並沒摘下來,現在掛在枝頭的一枚枚果子變得更加的晶瑩溫潤如玉。

——親水閣——

「噹噹——當——當——當」

兩短三長,五聲敲門聲。來人是箴將軍、張魁和接九公主過來的那個妃子。

「怎麼樣?」

「都安排好了!」妃子模樣的女子答覆道。

「九妹,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青妃!我的心腹。箴將軍和張魁你是熟悉的!」二皇子給九妹介紹了一下。

然後幾人密謀好具體細節「首先,由九公主先回大殿,配合那邊的丫鬟菊兒把曼迷檀香點著,放在距離萬人敵比較近一點的地方;然後二皇子混入大殿盡量把章將軍支開!如果不能把章將軍支開的話,一旦發生戰鬥由箴將軍首先拖住章將軍。」

「箴將軍和張魁在酉時前控制國事殿和內務府以及城門和後宮避免有心人趁勢作亂;酉時三刻箴將軍和張魁帶領一千精兵在後殿埋伏待命;行動以二皇子拔劍為號,箴將軍從後殿左側進入、張魁從後殿右側進入;五百人馬控制大殿各周邊,五百人馬控制大殿內其餘人等。」

「為確保萬無一失,每個人都帶了黃色粉末的柏針散和解藥。解藥是掛在脖子上的,一旦有以外發生把柏針散散步空中,就能立刻把曼迷檀香的毒性激發出來,可以瞬間把整個大殿的人都放倒,不論法力高低!…」

一切準備就緒。

……

下午申時,九公主偷偷回到了皇宮大殿,丫鬟菊兒順利的把曼迷檀香點好,放在萬人敵右側的台階旁。

酉時三刻,二皇子帶著箴將軍和張魁以及一千精兵,先往後殿角落裡丟了數個限神果來阻斷他人精神力的探查后躡手躡腳的摸進了後殿。士兵個個刀出鞘,腳裹白布靜悄悄的埋伏在後殿的過道兩側。

此時端坐在大殿龍椅上的萬人敵好像來了困意,歪在龍椅上如同睡著了一般。台下的林煥羽突然覺得情況有異,因為雷真氣現在已經封閉了自己所有的經脈入口。以前也發生過這種情況,基本都是附近有毒。所以他立即加強了自己的精神戒備。

二皇子向箴將軍和張魁點了點頭,然後三人一同向大殿走去!

就當三人經過一間平時幾乎不用的隔間的時候。

嘩——

一聲窗戶紙破碎的聲音,側面一扇窗戶伸了出來一隻帶著無數的幻影的大手,眨眼之間彈出三個小光球。在三人還沒有看清之前就被直接給打暈了過去,甚至剛剛晉級聚核期的箴將軍都沒有發出任何反抗就被放倒了!

一個身披黑色斗篷的人開門從隔間裡面走了出來,看了看栽倒在地上的三人後小聲說道。

「也該結束了!」繼而轉身緩步向大殿走去。身後的兩個人,麻利的把暈倒的三人拖進了剛剛走出的隔間裡面。

——皇宮大殿——

眼看就要到酉時三刻了,按照計劃這個時候二皇子萬銀河應該已經到大殿裡面來了!可是仍然不見任何蹤影。

九公主藍霞已經開始坐不住了!但是又不能再跑過去親水閣,那樣肯定是來不及了!雖然極力的裝出仍在運功吸收靈氣丹的樣子,實則早已心亂如麻。

而此時的林煥羽雖然看起來和其他人一樣在運功,其實他正仔仔細細的用精神力掃視著在場的每一個人。他是想看看到底是誰在背後搞鬼放毒,他到底想幹什麼?

他注意最值得懷疑的就是金全郎,在他盤坐的蒲團邊的膝蓋下放了兩個青瓷小瓶子,其中一個瓶蓋已經打開,正敞著口;而另外一個瓶蓋則虛放在上面。按理說吸收靈氣丹根本不用配合其他的什麼靈藥來輔助,除非是修鍊什麼特殊的功法的時候才可能需要一些別的東西來輔助。所以林煥羽的主要精神力都用在了觀察金全郎的身上。

「咚!——咚!」「咚!——咚!」「咚!——咚!」嘡——嘡——嘡

更夫打響了酉時三刻的梆子!

九公主心臟猛的一跳!時辰到了……

她抬起頭正好看到一個黑色的身影如同幽靈一樣出現在了後殿的入口,是一個身披黑色斗篷的人,寬大的帽子遮住了大半個腦袋,只露出一個尖尖的下巴。

「什麼人?」章將軍大聲吼道。

那人並不理會,徑直走進大殿,走向正在酣睡的萬人敵…

章將軍毫不遲疑,右腳猛的一跺地面,一股龐大的真氣波動立刻攀升到了頂峰;左腳一蹬,向前衝去,同時揮起右拳一股伶俐的金屬性氣息瞬間布滿右臂。

章將軍右拳打出,三個真氣形成的巨大烏黑拳頭一個跟著一個,直直的搗向披著黑色斗篷的人。

那人仍沒有停下的意思,伸出右手一抓,三個丈余的烏黑拳頭簌簌碎裂,化為虛無。順勢手指往前一點,一光球樣的東西在眾人都沒有看清的情況下嘭的一下把章將軍擊飛。

章將軍立時吐了兩大口血后暈死了過去……

金全郎也好像受到了梆子的驚擾一般身體一抖,那個藏在他膝蓋下虛掩著瓶蓋的小瓶子就被他碰到了!一種黃色的粉末灑了出來,一遇到空氣,那黃色粉末迅速化作虛無。

一股辛辣的味道立刻瀰漫整個大殿,台下被剛剛這一幕震驚得目瞪口呆的青少年還沒回過神來,突然一陣頭暈目眩。紛紛在沒有做出反應就暈到在了蒲團之上。

林煥羽一看,剛剛這人如此厲害,十個自己也打不過人家啊!好漢不吃眼前虧,也有樣學樣。咣當一下身子一歪順勢倒下,還自我發明的蹬了兩下腿…

獨家頭條:遲少又被影后撩了 林煥羽十分謹慎的用意念真身觀察著這個披著黑色披風人的舉動。

雖然剛剛打鬥的聲音不小,可是萬人敵好像並沒有要醒來的意思。那人徑直走到萬人敵身旁兩丈的地方才停了下來,從袖口裡取出一個黃色的玉盒來,然後對著萬人敵身上打出了兩個法訣。

只見萬人敵一陣抽搐后就開始打起了呼嚕,然後穿著高領皇袍的萬人敵的脖子後面一陣的蠕動,一隻類似蜈蚣的怪異生物從衣領後面爬到了他的臉上。

那個生物長有十二條腿,每根腿的末端都是尖銳的尖刺和倒刺,前面兩隻寸長的尖銳鉤子從扁平的小腦袋上伸了出來;整體呈扁平灰白色,並沒有眼睛和尾巴。看起來十分的噁心和恐怖!

黑披風打開盒子,用真氣將盒子送到怪蟲旁邊,小心翼翼的對著那怪蟲嘴裡發出奇怪的滋滋聲。隨著怪蟲進入其中,他趕緊把盒蓋蓋好,並用一個稍大一點的精鐵盒子裝好才十分謹慎的拿到手中。

雖然那個怪蟲不大,可是從他的謹慎程度來看,那絕對是個危險的生物!

「我說,老龍,你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嗎?」林煥羽問傲聖道。

「這個東西!我也沒見過,不過這個和我聽說的一個東西很像!」

「什麼東西?」

「攝魂蠱蟲!」

「攝魂蠱蟲?」

「據說,攝魂蠱蟲是用蜈蚣煉製出來的一種蠱蟲!可以用來控制一個人的心智!一旦被這個東西控制了,立刻就會變成行屍走肉!」

「我本來以為這個東西只是個傳說,沒想到還真的存在!」 欠你一世長安 傲聖感慨道。 「玉魂大人!」金全郎走上前去,向黑披風深深一躬。

「嗯,很好!你做的不錯!一會吧這些人還有後面的那個二皇子一起都帶走,送回分團。我還有其他事,此事不得有失,懂嗎?」被稱作玉魂大人的黑披風吩咐道。

「嗨!玉魂大人,我一定不負您所託!」金全郎又是深深的一躬。

黑披風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被風吹起的披風下露出了黑衣上的一隻金色蠍子圖案!

「蠍無常?」

林煥羽心裡咯噔一下,難怪此人如此的厲害,連章將軍都不是其一合之敵!

金全郎直起身子,心情十分的好!沖著後殿吹了個口哨,立刻就有幾個蒙面黑衣人走了進來。

「去,多叫幾個人,把這些人都給我帶走!」金全郎命令道。

「哈依!」兩人也如同剛剛金全郎一樣一躬到底。

接下來,從後殿過來一些人七手八腳的就開始把眾人從大殿的側門往外搬,關進早就準備好的帶木頭籠子的獸車上。每十人一籠,而金全郎則坐在大殿龍椅下的台階上監督這些人幹活,樣子好不自在!也不知道哼的是哪國的小調。

「悠哈,悠哈,嘻是哇是——呔呢……」

興緻所致,順手還回頭把萬人敵手上的一個玉扳指擼了下來,套到自己的拇指上;左右端詳一下,瞥了瞥嘴,也不知道是滿意還是不滿意!

一看到他的這個樣子,林煥羽就像捉弄一下他。現在林煥羽的攝神訣已經算是入門了,自己還沒有試驗過。

泥丸宮中的意念真身盤膝而坐,迅速的打出了幾道法訣。林煥羽用精神力控制著萬人敵的手臂輕輕舉起后啪的一下拍在金全郎的腦袋上,然後又迅速的收了回去!

「嗯?誰?混蛋!」

可是他回頭一看,卻沒有任何人!

「馬鹿!——」金全郎隨口又罵了一句!然後又轉過去端詳那個玉扳指!

啪!——

又是一巴掌!

金全郎噌的一下站了起來,因為他的精神力清楚的感覺到了是萬人敵扇了他的腦袋!「馬鹿!」

嚓的一下拔出了腰裡的短刀「你很好!」說著就要劈砍萬人敵!但是他剛剛把刀舉起向後用力的一瞬間竟然頭一暈『咣當』一下四仰八叉的摔到了台階下面!

「馬鹿,竟然如此邪門!」說完就想繞著過去,不理萬人敵了。

林煥羽那裡肯饒過他!意念真身繼續打出法訣!

剛剛抬腿想走的金全郎竟然抬起的腳停在了空中,然後如同被定住了一樣,除了腦袋全身一動都不能動!

其實對於修鍊了攝神訣的林煥羽來說這非常的簡單,只要用精神力封住金全郎的泥丸宮,讓他的意念無法通過經絡傳遞給四肢就可以了!

金全郎趕緊告饒「皇上您饒命啊!小的只是一時貪財!現在就還給您!」。隨後終於能動了,但是他也沒敢耍賴,趕緊退下扳指放到了萬人敵腳下的台階上。

正要轉身離開,結果又被定住了!

「小的已經把扳指還給你了?」

萬人敵舉起左手,指了指金全郎的衣服。 霸妻成癮:深吻總裁老公 無奈之下金全郎只有扒掉自己黑色緊身衣。可是依然被定住不能走,最後只剩下一塊白色的兜襠布。

這回他是堅決不脫了,最後就光著身子擺出一個要前行走路的姿勢定在那裡,僵持著!這時有一些搬運暈倒之人的黑衣人注意到金全郎在那裡不停的脫衣服,然後光光的擺各種造型,就偷偷的問傍邊的人。

「喂!金大人在幹嘛呢?」

那人也一時摸不到頭腦!「不知道!」

周圍的人也都停了下來,有的偷笑,有的偷偷的議論!甚至有一個膽大的竟然偷偷的摸到金全郎的身後摸了摸他的屁股!

此時的金全郎臉是一會青一會紫!

如果脫掉這塊兜襠布那就全露出來了!如果不脫吧!又走不了,只能在這繼續展覽!

慢慢的,他周圍的人已經越圍越多了!大殿幹活的人都圍了過去。

「這應該是金大人修鍊的什麼高深功法吧?」

「亂說!肯定是昨天去妓院沒爽夠!」

「還去妓院?你們看看他那東西小的都找不到,還去妓院!」

「哈哈——哈哈——哈哈!」

金全郎氣得七孔冒煙!大吼一聲

「我脫!我全脫!」

這一吼把周圍的人嚇得一哆嗦!只見他迅速的扒下最後一塊兜襠布!繞后光著屁股抓起地上的長刀,對著那些取笑他的人就是一頓狂砍!

「馬鹿!我讓你們取笑我!殺死!殺死!通通殺死!」

那些人等級又低,又沒有防備,被發了瘋金全郎很快都大卸八塊!殺了這些人他終於出了口惡氣!

正想彎腰把衣服撿起來走人,可是又怕被定住,乾脆衣服也不要了,光著身子提著刀直接跑出了大殿!

「哈哈!哈哈!憋死我了!」一個清脆的聲音上氣不接下氣的笑個沒完!

「你沒暈過去?」林煥羽問。

「你還不是沒暈?是不是你搗的鬼?」九公主急忙走到林煥羽身旁問道。

林煥羽點了點頭!「哼!這些人不知道到底想幹什麼?他們竟然都控制了你父皇!」

「父皇!啊!我父皇怎麼樣了?」說著就要衝到大殿前面去看萬人敵。

總裁的致命遊戲 「回來!」林煥羽一把把九公主藍霞拉了回來。

「噓!有人來了!」林煥羽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隨後兩人一歪又裝作是暈倒的樣子。

幾個車夫一樣打扮的人走了進來,嘴裡還不停的罵罵咧咧的「不知道今天,金全郎那狗雜種哪根筋不對!」

「虛——」另外一個人拉了拉發牢騷的人,然後又用手指了指那滿地被砍死的黑衣人!

「幹活!——幹活——,今天晚上要在路上過夜,一會你去買些鹽和調料回來,晚上做飯好用!到時候晚飯沒有鹽,金大人又要發飆了!」

「好!」

「所有人都動手,抓緊,把剩下的這些人弄上車;十人一個籠子,記得用黑布罩住!」

當林煥羽被人扛著往外走得時候,他注意到了被金全郎放回到地上的那個玉扳指還在地上。趁人不備,他順手攝入了自己的手中……

傍晚十幾輛罩著黑布的獸車,十分低調的從東城門出了武郡城,一路也不停歇,到後半夜的時候進入到了一片山林以後才停下來燒火做飯。

車中的林煥羽弄醒了九公主藍霞!一臉睡意的藍霞想起自己還在別人的囚車上,才精神了過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