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事,你少問!也少好奇!」宋秉文忽然停下腳步,回頭看向宋晴洛,目光陰鷙的駭人。

宋晴洛嚇得心驚,也不知道自己那句話觸犯了宋秉文的忌諱。

「我就是隨口一問,至於你用這樣的眼神盯著我嗎?我可是你的親妹妹!」

宋晴洛也很生氣,這些天,她已受了不少氣了,難道在自己親哥哥的面前,也要忍氣吞聲?

大步走在宋秉文前面,「我要去醫院看望席爸爸,臨走之前,看看他。」

「專機已經準備好了。」

「又不差這一時半會。」宋晴洛瞥了宋秉文一眼,忽然笑得嬌美如花,「哥,等我回去,我要給爸爸一個驚喜,保不準爸爸一高興,病就好了。」

「你又耍什麼心思?」

「什麼叫耍心思,這麼難聽!我這叫運籌帷幄。」宋晴洛唇角一揚,眼底都是暢快的笑意。

宋晴洛到了醫院。

剛剛走下電梯,就看到慕容蘭站在席初雲面前,距離有點遠,她聽不清楚他們在說什麼。

宋晴洛還是驚了一身冷汗,很害怕慕容明已將事情告訴了慕容蘭。

「這倆姐弟,總是陰魂不散,慕容家都敗落了,居然又蹦出來礙眼。」宋晴洛憤憤地嘟囔一句。

「你少說兩句!」宋秉文低聲喝了句。


「不就是你的前未婚妻嘛,這麼護著她!」

宋晴洛不理宋秉文,加快腳步走過去,她可不能給慕容蘭再靠近席初雲的機會。

走得近了,才隱約聽見慕容蘭和席初雲的說話內容。



「你說了會給我們姐弟一個說法,已經好幾天了,你的說法呢?到底是誰下的毒,調查清楚了嗎?」

慕容蘭望著席初雲,一雙晶亮的眸子里,隱約浮現一抹淚光。

席初雲不說話。

「還沒調查清楚?還是說,你想袒護下毒的人?還是說,那毒本就是你下的!」慕容蘭怨懟的口氣,充滿對席初雲的恨意。

席初雲還是沒有說話,目光落像走來的宋晴洛身上。

「你說什麼呢!初雲哥哥怎麼會給慕容明下毒!」宋晴洛尖著聲音喝道。

慕容蘭回頭瞪向宋晴洛,「你說不是他下的毒,便是你下的了!」

宋晴洛臉色一白,「你別亂說話!我怎麼會給慕容明下毒!我們又沒仇!」

慕容蘭回頭,繼續看著席初雲,目光逼視,「說好的,給我的說法呢?」

「我會給你一個滿意的說法。」席初雲終於開口。

「什麼時候?」慕容蘭追問。

「答應會給你一個說法,便會給你。」席初雲努力耐著性子,緩慢開口。

現在還不是時候,而且……

席初雲抬眸掃了宋秉文一眼,轉身而去。

慕容蘭本想追上去,問個究竟,這個衝動,最後又忍住。

自己現在毫無身份,在他的面前,一直都那麼微小,他不想給自己說法,追究下去,也只是毫無效用。

那麼,她自己會調查清楚。

「慕容蘭,初雲哥哥對你可夠冷漠的,你還厚著臉皮硬貼,跟幾年前一個德行!」宋晴洛言語諷刺。

「你也跟幾年前一樣,圍著你的初雲哥哥轉,最後還不是沒有資格嫁入席家!」慕容蘭冷喝一聲,大步離去,看都沒看宋秉文一眼。

宋晴洛氣得跺腳,就要追上去,被宋秉文一把拽住。

「你就安分點吧!」宋秉文呵斥道。

「她欺負我!」

「少說兩句,別總自討沒趣了!」

「你們都不幫著我!我討厭你們每一個!」宋晴洛一跺腳,轉身跑開,沖入席老的病房。

「席爸爸……」

宋晴洛一副委屈巴巴的樣子撲上去,「席爸爸,小晴不要回去,小晴要陪在席爸爸的身邊。」

席老笑著抬手,慈祥地望著宋晴洛。

「小晴,回去看看你爸爸,待你爸爸的情況穩定,再回來。」

「真的可以再回來?席爸爸不會因為找到親生女兒,就不要小晴了吧。」

「怎麼會,你在席爸爸的眼裡,也和親生女兒無差。」

宋晴洛笑起來,勾住席老的脖子,低聲說,「席爸爸,小晴真的很愛席爸爸,不希望席爸爸受到一點委屈,也不希望席爸爸被人矇騙了。即便席爸爸的親生女兒,她欺騙席爸爸,小晴心裡也好難過。為席爸爸,和初雲哥哥感到不值。」

「你這話,什麼意思?」席老依舊笑著,眼底漸漸有寒光浮現。

「小晴沒什麼意思啊,席爸爸這麼聰明,很多事都在心裡明白著呢!即使你自己不說出來。」宋晴洛才沒那麼傻,現在就將事情暴露出來。

她要等待一個好的時機,讓顧若熙一擊即潰。


「你這孩子,還學會賣關子了。」

「哪有,席爸爸在小晴心目中,就是英雄般的大人物,在席爸爸面前,小晴哪敢賣關子。」

席老笑起來,看向站在病床前的宋秉文。

「秉文啊,你父親的情況,怎麼樣了?」

「病情雖有加重,但現在已穩定下來。」宋秉文恭敬回答。

「我現在也病了,不然早去看你父親了。我們這把老骨頭,當年叱吒風雲,何等風光,現在好了,都倒在病床上了。」

「席伯父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宋秉文道。

「席爸爸,小晴真心捨不得您啊。小晴不想走,好想再陪陪席爸爸。」宋晴洛親昵地靠在席老的肩膀上,撒嬌消耗時間。

「你這孩子,就嘴巴甜。」

「小晴說的是實話,哪裡是嘴甜嘛。」

「秉文啊,既然你父親的情況已經穩定了,小晴又不想回去,就留下來吧。」席老握著宋晴洛的手,對宋秉文說。

「這個……」

「真的,真的可以留下來嗎?」宋晴洛高興地跳起來,更緊地抱住席老的脖子。

「這得問問你哥同不同意。」

「哥!就讓我留下來照顧席爸爸吧!爸爸的情況已經穩定了,還有大姐二姐在身邊,也不用我回去了。席爸爸的身邊,可是沒有一個真心照顧他的人啊,好可憐的,會覺得自己身邊很凄清的。」 第013章操那?節操碎一地了好嗎?麻煩快撿起來啊。。。。。。。

「。。。。。。」紫熏從來不知道原來炎琪是個悶**,內心這麼「豐富」?誒媽,實在是找不出詞來形容了啦。。。。。。炎琪同學,這麼毀三觀真的好嗎?

「怎麼了?我演的不好?」炎琪風情萬種的坐在石凳上,嫵媚的問。完全無視石化的眾人。「呵呵,還想看自己的笑話,真是好笑。」

「親愛的,你。。。。。。好棒」紫熏最先回神,兩行淚流在心間。沒想到啊,還有什麼是他不會的啊。。。。。。「第四代小燕子當之無愧。」說完還使勁的點點頭生怕別人懷疑。

「那五阿哥今晚要不要寵幸我啊。」炎琪玩上癮了,抱住紫熏將頭埋入她的頸間,貪婪的呼吸著紫熏身上的香氣。

「餓。。。。。。可以考慮」紫熏被搞得渾身戰慄,不經大腦的回到。

「哦,你說的哦。」炎琪達到目的,興奮的說。

「靠,你框我啊?」紫熏反應過來。

「沒有啊」炎琪表現出一副無辜的樣子,但是紫熏明顯的不相信啊!至於依依和海則是早就被毀了三觀,養眼睛去了。 第864章864:你們太殘忍

顧若熙沒想到,田丁丁會主動來找自己。

自從上次,要打掉田丁丁腹中的孩子,她們再沒見過面。

顧若熙也討厭再看到田丁丁虛偽的嘴臉。

今天沒想到,田丁丁會主動找上來。

田丁丁囁嚅站在面前,半晌無言。

顧若熙也大致猜到,她想要說什麼,便率先開口。

「你覺得,我們還能容得下你嗎?」顧若熙站起來,打開窗帘,外面下著雨,天氣陰沉沉。

秋雨沁骨,絲絲涼意,她緊了緊身上的外套。

「曼蒂姐,我知道,我錯了……我這一次,是認真要對若陽哥哥好,他對我太好了,我的心也不是石頭做的,我被若陽哥哥真的打動了。」

「所以呢?」顧若熙眯著眼睛,看著田丁丁,一眼就將田丁丁的心思看透了。

「你打算打掉孩子,重新開始對不對?」顧若熙冷笑。

「這不是曼蒂姐想要的?」

「我讓你打掉孩子,讓你永遠離開我哥哥!還想留在我哥哥身邊?田丁丁,你太高看你自己了!」

「若陽哥哥不會放手的!你和我一樣,都捨不得若陽哥哥受傷!」田丁丁一副抓住顧若熙軟肋的樣子。

「但我現在也明白了一個道理,長痛不如短痛。田丁丁,你的孩子,打掉也好,留下也好,你都要從我哥哥身邊滾蛋!我現在不強硬將你攆走,就是等著你有自知之明,給你留點顏面,別再做讓人噁心的事!」

田丁丁觸及到顧若熙眼中的銳利,有些怯怕地退後一步。

她深吸一口氣,還是鼓足了勇氣道,「曼蒂姐,我不會離開若陽哥哥的!」

「呵!田丁丁,發現慕容明不能依靠了,就又回頭抓住我哥,你覺得你那點小心思,能瞞住誰?你也別逼我採取手段。我給你的機會,也只有這一次。」

「曼蒂姐……我這一次是真心悔過,就給我一次機會吧,我一定會對若陽哥哥好的!我再不讓他受傷,再不欺負他……我一輩子都對他好……」

田丁丁哭了起來。

「我會打掉這個孩子,真真正正和若陽哥哥從新開始……我再不會搖擺不定,我要抓住對我百依百順的若陽哥哥!」

顧若熙當然明白,田丁丁不是真的悔過,而是兩相比較,還是顧若陽更佔優勢,才會回頭。

越是這樣心思狡詐的女人,越不能留在哥哥身邊。

「像你這樣的人,只怕將來有更好條件的人,出現在身邊,你也會義無反顧,拋棄哥哥,投入別的男人的懷抱!田丁丁,我再說一遍,即便你現在真心悔過,我也不會讓你留下來。」

顧若熙的目光,落在田丁丁的肚子上。

「至於這個孩子,留下也好打掉也罷,你自己決定!但還想問你一句,為了你自己的將來,自己的孩子的命,就這麼不值一提?田丁丁,你還真夠狠心的。」

顧若熙都不得不佩服這個女人,心機居然這麼深。

田丁丁深深低下頭,她怎麼會不傷心難過,但爸爸說的對,這個孩子沒了,將來還能懷,不能因為這個孩子,就毀掉了好不容易抓住的機會。

「曼蒂姐,打掉孩子后,我會和若陽哥哥真心實意地重新開始。」

「田丁丁!你必須離開哥哥!再耍手段,我會讓你後悔不早些離開。」

「曼蒂姐!」

「走吧!自己走!還算你有點尊嚴。」

顧若熙再不想聽田丁丁多說一句話,率先出門,打算去看看李夢涵。

「曼蒂姐!」

田丁丁哭著追出來,被兩個保鏢攔了下來。

田丁丁淚眼朦朧,一步步走回自己的病房。她昨天考慮了一夜,下了這麼大的決心,沒想到最後又是碰了一鼻子的灰。

顧若陽見田丁丁哭了,緊張地問她。

「丁丁,你怎麼哭了?誰欺負你了?」

「若陽哥哥……」田丁丁撲到顧若陽的懷裡。

這個時候,門外有人來喚顧若陽,「若陽少爺,少奶奶找您。」

田丁丁臉色白了,一把拽住要出門的顧若陽,「若陽哥哥,不要走,不要走!」

她有一種預感,顧若熙是要現在就將顧若陽和她分開了。

「丁丁,若熙妹妹一定找我有事,我去去就回來。」

「若陽哥哥!」

「我很快回來,等我。」顧若陽在門口,對田丁丁揮揮手,笑得像個孩子。

田丁丁看到隨後進來的醫護人員,心下一空。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