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就要死了,你都不讓我們哭……」其中那個叫禾苗的年紀最小的小姑娘委屈極了。

「就是……」其他人紛紛應和。

山河枕 「誰說你們要死了?」雲千幽無奈問道。

「朱鑫雄剛才不是說嗎?他說我們中毒了!」

「我怎麼感覺肚子有點疼?」

「是啊!我也疼了!不會是毒發了吧?!」

「真的!」

幾人驚駭地瞪大眼睛,彷彿真的毒發了一樣。

雲千幽無奈扶額,「你們沒中毒!」

當然,她們沒中毒,可身上也有不一樣的東西。

「怎麼可能!」

「我現在覺得肚子好痛!」

「我也是!」

「我頭痛!」

「我好像也是頭痛!」

幾人哭得慘兮兮的,卻讓雲千幽無奈皺眉。

「你們真的沒中毒!我是醫者!」

幾人還在哭,雲千幽受不了了,直接伸手停了她們的聲音。

「你們真的沒中毒!我是醫者,我能看出你們問題。」

幾人無法說話,只能乖乖地聽著雲千幽說。

這次,她們也終於聽清楚雲千幽說的話了。

「你是醫者?!」

她們瞪大眼睛,用眼神表達這個疑問。

雲千幽點頭,「你們放心,你們並沒有中毒,朱鑫雄是嚇你們的。」

她們確實是沒有中毒,不過,她們的身上有一些奇怪的香味。

這些香味應該是朱鑫雄下在她們身上的,若是她們逃了,就可以通過這些香味找回來。

不過,這些味道不影響她們的健康。

也是,她們是要被用來修鍊的,若是影響了健康,也會影響他們的進程的。

當然,這種事情,就不用告訴她們了。

若不然,她怕她們真的會崩潰!

雲千幽肯定的話讓幾人慢慢平靜下來了,眼神也恢復了正常。

如果沒有中毒,不會死的話,她們為什麼還要那麼痛苦呢?

她們對雲千幽的信心還是很充足的。

她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說的話自然有力度。

看著她們終於恢復了平靜,雲千幽才解開她們的穴道。

看到雲千幽在自己的身上碰了一下,自己就能重新動了,也能說話了,她們再次震驚了!

這是什麼本事啊?這也太厲害了吧!

雲千幽露的這一手,讓她們對雲千幽敬佩得五體投地。

這麼漂亮的小姐,也有著無比強悍的本事啊!

她們還沒見過有哪個千金小姐那麼厲害呢!

「我們真的沒有中毒嗎?」她們還是不放心,又問了一遍。

「當然沒有。」雲千幽肯定點頭,「朱鑫雄是想嚇死你們!」

朱鑫雄本來就是這種性格,所以她們也不疑有他。

然後她們紛紛唾棄朱鑫雄,這種變態,死了都想拉她們一起墊背!

太可恨了!

但在她們回頭看清楚朱鑫雄的模樣時,忍不住驚叫一聲。

無他,朱鑫雄的模樣太過恐怖了。

身上滿是血痕,血肉翻卷,血液將他整個人都覆蓋了,看起來很是可怕。

「怕什麼!」飛鳳皺眉,「這種人就該死!死得越慘越好!」

她的話也讓其他人慢慢平靜下來。

是啊,這種變態,死了最好!

「好了,咱們先離開這裡吧。」

李溯開聲說道。

他這一開腔,終於引起了姑娘們的注意。

在看到他俊美無匹的面容,還有那挺拔的身軀時,女孩們頓時眼睛一亮。

好俊的少年!

但是,她們只是花痴了一小會,在對上李溯冰冷的眼神時,紛紛被刺了一下,趕緊低頭,不敢與他對視。

看到她們都低頭了,李溯才滿意了。

他可不想其他女孩子用這種痴迷的眼神看著自己。

為了讓她們不再對自己有半點不應該的想法,他還用精神力刺了一下她們的腦海,在她們的心中留下了不一樣的印象。

起碼之後很長一段時間,她們的潛意識裡都會敬畏他,但就是不會愛慕他。

「對,咱們先走吧。」 總裁嬌妻太撩人 雲千幽點頭,「若不然,其他人可就要反應過來了。」

為了潛入這裡,不讓其他人反應,雲千幽還讓小花捲去給他們下迷藥呢。 不過,除了一些無辜的僕從之外,肯定也有不少為虎作倀的混蛋。

雲千幽又問幾人,知不知道和朱鑫雄一樣混賬變態的惡人。

她們立刻點頭,七嘴八舌地指出了這座宅子裡頭的惡人。

問清楚情況之後,雲千幽這才點頭,「行了,你們先出去吧。我把這裡整理乾淨再走。」

幾個姑娘有點猶豫,「那我們接下來……:」

她們很是羞愧,雲千幽救了她們,這已經是天大的恩情了。

可問題是,她們會被抓到這裡來,都是因為各種原因,但一個共同的原因是——她們都無家可歸。

對於無家可歸的她們來說,離開了這裡,她們竟不知道何去何從。

「如果不嫌棄的話,先跟我回去吧。」她還要解了她們身上的味道呢。

既然都救人了,那就救人救到底。

幾人立刻驚喜地瞪大眼睛,「當然不嫌棄!謝謝小姐!謝謝謝謝!」

看著她們激動的表情,雲千幽微微一笑,「你們先出去吧。」

「好好好!我們現在就出去!」

幾人慌忙點頭,趕緊走了出去。

等她們出去之後,雲千幽才掏出幾個瓶子,將其中兩個交給李溯,「你知道該怎麼做的。」

李溯挑眉,無聲笑了。

他確實知道該怎麼做。而且他發現,他和雲千幽的默契越來越強了。

這讓他心裡很是歡喜雀躍。

至於更深層的原因,他還來不及深思,就被雲千幽推了一把,「快點啊!外頭還有好幾個美女等著呢!」

李溯頓時拉下了臉,雲千幽竟然把那幾個女的看得那麼重!

哼!氣死他了!

儘管心裡不滿,但他還是乖乖開始動作。

雲千幽在朱鑫雄的屍體上倒了一些藥水。很快,他的屍體就化成了一灘液體。

而雲千幽在動作的時候,李溯在一旁撒著藥粉,這些藥粉是可以將他們的氣息給抹去的。

倆人通力合作,很快就將這裡給變成了之前的乾淨模樣。

當然,若是有人認真查的話,也是會發現問題的,因為這裡實在是太乾淨了,乾淨得過分了,就連朱鑫雄的痕迹都沒有留下。

但這又如何?誰的痕迹都沒有,他們就算想找證據都找不到!

怎麼說朱鑫雄也是方士工會的成員,而且和一些方士的關係還是不錯的,若是那些人想為他討回公道的話,也是要找證據的。

怎麼說雲千幽也是方士,那些人若是沒有證據的話,是不能對她下手的——除非來陰的。

可要玩陰的那些人,無論如何都是來陰的,防也防不了,雲千幽也沒心思防那麼多,她要防的只不過是明面上的譴責而已。

搞定這裡之後,倆人便出了外頭。

剛打開門,便對上幾個女孩那緊張的眼神。她們就在房門口死死守著。

看她們的模樣,好像怕他們就這麼消失了。

若倆人真的撇下她們不管的話,結果可就難說了。

「你先帶他們回去,我去處理其他人。」雲千幽說道。

「不用,我去。」李溯拒絕。

對他來說,他寧願選擇面對其他的雜碎,也不願意對著這些千嬌百媚的姑娘——雖然她們現在的模樣很難看。

一直以來,他對姑娘就沒有多少憐惜之情,更是不假顏色。不把她們弄哭就算不錯了,更別說對她們如何溫和了。

因此,讓他帶著這些姑娘,他還真不願意,太煩了!

對於他的要求,雲千幽當然沒意見,反正總要有人負責這幾個姑娘。

既然如此,雙方兵分兩路,雲千幽帶著這幾個姑娘離開,李溯則在這裡處理其他人。

為了能夠更好地處理這些人,雲千幽又給他留了不少東西,足夠將事情完成得漂漂亮亮了!

大搖大擺地出了朱家大門后,幾個姑娘興奮地抱在一起,差點又要哭出來了,不過那是喜極而泣。

她們還以為到死都出不了這個門呢!

接著,她們看到眼前突然出現了一輛馬車。

馬車憑空出現,無聲落地,她們被狠狠地嚇了一跳,差點尖叫出聲,以為雲千幽是什麼神仙鬼怪呢。

還好她們很快反應過來,這應該是從儲物戒裡頭拿出來的吧?

她們雖然實力不怎麼樣,見識也不多,但儲物戒還是聽過的。

能夠擁有儲物戒的,可都是有錢人啊!尤其是儲物戒裡頭能夠裝下一輛那麼大的馬車,空間得多大啊!那麼大容量的儲物戒,得多貴啊!

所以說,這小姐真的是有錢人!

小心地上了車之後,幾人才鬆了一口氣。

她們這是真正逃離了魔窟了吧?

上了車之後,雲千幽才開口,「現在有兩個選擇,一個是我帶你們回家。一個是讓你們自己另尋出路。」

「跟你回去!」幾人齊聲說道。

「如果要跟我回去的話,那就不能那麼隨便了。」雲千幽解釋,「你們是從朱鑫雄的家裡出來的,而且,他也是你們殺的。若是他背後的金家想要找人算賬的話,可能會找上門來。」

「那怎麼辦?會不會連累你?」飛鳳擔心道。

飛鳳下意識的關心讓雲千幽滿意笑了,「這倒不用擔心,他們傷不了我,但你們就不一定了。」

「那怎麼辦?」幾人又是愁雲慘霧。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