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倆談戀愛那會兒,其實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杜鵑從來都沒有跟我要過房子,要過車之類的東西。」

「嗯怎麼說呢,甄爽你可能也感覺到了,我這個人平時比較悶,不喜歡把所有的事情都說出來。」

「差不多就是這樣吧,反正現在說什麼都沒有意義了。」

甄爽一直在聽。

一直沒捨得打斷他的話,甚至都好想拿個本子,一字一句的給好好記下來。

「陳總,您還是沒說為什麼,不跟杜鵑說愛她!」

「因為愛這個字,根本都配不上杜鵑!」陳浩突然的,大聲喊了出來。

頃刻間。

甄爽躺在病床上,眼睜睜的看著陳浩,她在努力抑制自己的眼淚。

因為陳浩以前,只跟她說起過,他喜歡自己,還說喜歡這倆字比較單純,就跟她這個人一樣。

之前。

她從來都不明白是什麼意思,現在知道了,也已經什麼都晚了。

「那陳總,我能再問你最後一個問題嗎?」

「天不早了,我明天再過來看你。」

「陳總你等等!」杜鵑見他轉身要走,慌忙折身坐起來大喊,「你既然那麼喜歡杜鵑,為什麼當初說不要她就不要她了!」

這句話,是她一直都想知道,也一直都不知道的。

甚至陳浩現在,連孩子都有兩個了,她還一直放不下這件事情,始終都搞不清楚陳浩當初為什麼和要自己分手。

這時。

陳浩站在病房門口,動也不動的留給甄爽一個後背,像是在做著一個艱難的決定。

直到他抬起左腳,朝走廊走過來,「我,錯過她了。」 「噗……」花甲境界的傳承者在心魔的面前現在完全都不夠瞧,同時擁有不死之身,星雲之體,精鋼之骨,心魔將身體運用的堪稱完美,此時的趙信完全就是一個殺器,身體的任何一處都能成為殺人的籌碼。

「這才是我想要的感覺,這才是真正的少昊傳承,真正的戰鬥一族,你知道嗎?」心魔看似驕傲的跟趙信說著,而趙信則一點回應也沒有,確實心魔說的是實話,光是他能夠自己的骨頭破體而出,成為一個殺人工具這件事自己就沒有做到,更別說其他的了,心魔的確完美的擁有了這具身體,甚至趙信現在都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不配擁有這具身體。

見趙信不回答自己,心魔也並沒有去強求,反倒是樂呵呵的說道:「這回我再費力幫你一個小忙,先跟你說不用謝我」。說完,心魔睜開眼,看著修鍊靠近的莫妄娜,刺眼的烈日好像對他的眼睛沒有任何的影響。

莫妄娜在距離趙信十餘米的時候停下,兩個人就這樣相互對視,周圍的一切彷彿都靜止了。

「好久不見……」莫妄娜輕啟朱唇,雙眼華光流轉,聲音也溫柔了許多。

「是嗎?可我好像不太記得有你這個人了」心魔並沒有給莫妄娜面子,直接一句話便阻斷了對方。

不過莫妄娜可沒有因此而生氣動怒,反倒是嫣然一笑「我知道你還記恨著我,不過那時都是有苦衷的,看到你還活著,我就已經很開心了」。

心魔歪嘴玩味的一笑「是嗎?這個我但還是相信你的,畢竟我要是死了的話,估計你連今天的任務都完不成了,那樣的話你就失去價值了吧?」。

心魔的話說的不可謂不狠毒,但是這也怪不得他,畢竟心魔說到底還是趙信,趙信經歷的事情它全都心有所觸,而它說的話也都是趙信內心深處想說出來的。

這一刻,莫妄娜的眼底閃過一絲黯然,看著趙信那張陌生又冰冷的臉,她清楚自己和趙信永遠都回不到原來了。不過她也並沒有想過要回到過去,只是兩個人從昔日的伴侶變成如今的仇敵,讓她心底感覺特別的失落。

「隨你怎麼想,不過我只是想要告訴你,不要再抵抗了,你反抗的越強,你的朋友死去的就越多,最後的結局卻不會有任何改變,人有時候就得認命」。

心魔看著莫妄娜,輕聲回道:「認命,難道就跟你一樣成為別人的狗腿子嗎?對不起我做不到……」。

「你……」莫妄娜被心魔的話氣的渾身發顫,不過最後還是忍了下來,搖了搖頭「你還是你,這麼多年了也沒有變……」。

心魔倒是分毫不讓,回聲嗆道」你不也是一樣嗎?這麼多年了都在想著得到我的血脈」。

這一下可真的算是說到莫妄娜的心裡去了,頓時反駁道:「你說我什麼都行,但就是不能質疑我的付出,那段時間我真的是全心全意的想和你在一起」。莫妄娜此時的雙眼顯得特別的真誠,甚至眼中已經泛起了淚光。

「是嗎?那好不幸啊,既然如此,我們居然還站在了對立面上,真的是可惜啊……」說著心魔還假裝抽涕了一下。

「無藥可救……」莫妄娜終於還是敗在了心魔的嘴遁之下,無奈的搖了搖頭,既然說不通的話,那她只能放任趙信了,畢竟她的任務就是這樣而已。

「那是你吧?我並沒有覺得自己缺那種東西」心魔攤開雙手,莫妄娜轉身就走,但是這時心魔化為了一道黑色閃電,出現在了莫妄娜的身前,速度之快讓莫妄娜沒有任何的反應。

「你……」莫妄娜詫異的看了眼趙信,神色頓了一下,之後坦然的張開了雙臂,兩個人就這樣抱在了一起。而另一邊的趙信則淡淡的看著這一切,他知道心魔不可能就這樣結束的,但是他想不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祝你好運!」莫妄娜臉色很不好看,輕輕地望著遠方的銀靈子,心有所感的在趙信耳邊輕聲細語。

這時心魔咧嘴一笑,將頭靠在莫妄娜的耳邊,緩聲低語「我在你之前已經見過莫妄塵了」。聽到心魔的話后,莫妄娜緊忙掙扎,但是卻被心魔緊緊的摟住,一時間動彈不得。

「不要著急嘛,聽我說完」心魔繼續悠然說道:「昌意和玄囂兩個族氏的秘密我已經知道了」。

「怎麼……」莫妄娜頓時睜大了眼睛,但是話才說到一半,就停了下來,雙眼不一會兒就變得灰然,瞳孔收縮無限的縮小。

「安心去吧」說完,心魔張開了嘴,一下子便咬在了莫妄娜光滑的頸部,只見莫妄娜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急劇乾癟。和趙信能清清楚楚的看到莫妄娜的死亡不同,銀靈子在遠處只看到兩個人抱在一起,隨後莫妄娜一動不動地任憑趙信將其吸食。

「莫妄娜……」看到這些之後銀靈子大吼了一聲,那些手下才後知後覺的朝趙信衝去,手中的兵器泛著凜冽的寒光。

「玄囂血脈和昌意血脈本就是相輔相成的,而你根本就沒有懂得這些,難道你真的天真的認為這個女人是想融合你的血脈嗎?」莫妄娜就這樣在心魔的懷抱中軟倒,終結了自己的一生,而心魔做完這一切之後沒有一丁點的愧疚感,反倒是和趙信講起了道理。

「你的廢話真多……」要說趙信對莫妄娜沒有感情那是不可能的,如今莫妄娜死在了心魔的手中,趙信的內心也是感慨萬千,但是真的莫妄娜倒下的那一刻趙信反倒是有些解脫的感覺。無論是莫妄娜還是曾出現在自己生命中的任何一個女子,自己都曾付之真心,但是卻沒有落得過任何一個好的下場,也許死了是一個最好的結局,而現在心魔幫助自己結束了這一切,其實也很好。

「不要怪我廢話多,我是另一個你,我想的也就是你想的,只不過你做不出來,而我做出來了而已,所以不要想著感謝我,我還是有自己的私心的,有了如此精純的昌意血脈,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就能晉陞到下一個境界,至於蚩尤的神話也由我來完結吧」。

聽著心魔的內心旁白,趙信的內心忽然有了一絲觸動,他不會笑心魔的想法太過於狂妄,至少心魔敢去想,蚩尤在自己的心中確實就是一個特彆強大的存在。自己一直都在聽到他的傳說,可以說自己這一生就是圍繞在蚩尤這個傳奇而轉圈的,而如今心魔居然將目標定的那麼高遠,趙信忽然有種望塵莫及的感覺。 陳浩從醫院回到家,天已經很晚了。

他悄悄的來到卧室門口,輕輕推開一條門縫兒,見屋裡沒有亮光就悄悄退了出來。

來到一樓客廳,抽了根煙看了會兒電視,側身躺在了沙發上。

「你睡了嗎?」

「沒有,睡不著,在想你!」

「呵呵傻瓜,又拿話哄我是不是,我也睡不著在想你!」陳小魚側躺在床邊,抱著手機悄悄跟男朋友聊微信。

她現在,正和男朋友處在熱戀階段,終於體會到了什麼叫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親愛的,我也在想你,要不我去你家找你?」

「天都這麼晚了,你過來想幹嘛呀!」陳小魚嗖的下,又一次把微信發了出去。

她兩手抱著手機,抿嘴羞笑著等男朋友回信息時,耳邊突然出來一個聲音。

「小魚妹妹,要不我到客廳睡去?」

「睡客廳幹嘛啊……啊!菲菲姐你、你怎麼還沒睡啊!」陳小魚蹭的坐起來,慌忙就往枕頭底下藏手機。

她這一藏不要緊,蘇菲菲拿手捂上嘴巴,就咯咯咯的咯笑起來。

「小魚妹妹你,呵呵你男朋友不是說要來找你嘛,我在這兒肯定礙事啊,所以只能委屈一下去客廳睡沙發嘍。」

「哎呀菲菲姐你、你怎麼這麼壞,竟然偷偷看人家發微信!」陳小魚害羞了,臉頰紅紅的。

她又不傻,既然蘇菲菲都說出了她和男朋友的聊天內容。

那就算不怎麼想,也能想象的出來,自己剛才發微信的時候,蘇菲菲一直都在偷偷的看著。

於是。

她滿眼害羞著,拿手裹著被子翻過身子,就著窗外月光枕在枕頭上,跟蘇菲菲對視著眼睛……

「菲菲姐,那你能替我保守秘密嗎,千萬不能讓我哥知道!」

「沒事沒事,反正你哥也沒幹什麼好事,他肯定沒心情管你的。」

「菲菲姐!」陳小魚嬌嗔著,拿手輕輕打她一下,「我哥對你姐,倆人感情好著呢!」

這時。

蘇菲菲抿嘴一笑,在枕頭上挪動小腦袋,探頭貼到她耳邊,「我剛才聽見,你哥偷偷開老姐的房門!」

「這有什麼啊!夫妻睡一個房間很正常啊,要不然孩子怎麼來的!」陳小魚趔趄著腦袋,看蘇菲菲道。

「可你哥,都光是偷偷開門,都沒有進去!」

她這話一出口。

頃刻間,陳小魚整個人都懵了,心想到現在才回家已經很過分了,怎麼連房間都不敢進……

「哎呀菲菲姐!你都差點把我繞進去!」陳小魚一下子,給自己哥哥找到了借口。

「屋裡有倆孩子,孩子睡覺那麼輕,我哥肯定是怕吵醒了孩子,才沒敢進屋睡覺的!」

「嗯對,小魚妹妹你說的有點道理,但忽略了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蘇菲菲說的一本正經,還忽閃著兩個大眼睛。

好一會兒。

陳小魚都沒反應過來,「菲菲姐,我有點沒太聽懂!」

「嗯我這樣跟你說吧,就你那男朋友半夜三更的,為什麼想要來找你?」

「菲菲姐你……你不許胡思亂想!」陳小魚一下子,就緋紅了臉頰。

「看吧你都害羞了,肯定知道男朋友半夜過來,想對你做什麼吧,其實你哥也差不多一樣的。」

「不一樣吧,我哥跟你姐倆人都結婚了呀!」

「可你哥跟我姐,她倆從結婚到現在,在一起的時間都很少……小魚妹妹你應該明白吧?」

蘇菲菲說到這兒,怕她聽不明白。

就蹭的下,從被窩裡伸出個小手,指了指床頭緊靠著的牆頭。

「小魚妹妹你看,咱倆的卧室跟他倆的卧室,就只隔了一個牆頭,房子隔音效果雖然挺好的吧,可……」

「可是呵呵,再好的房間隔音,也擱不住只隔了一個牆頭啊,那邊卧室有點動靜我全能聽的見。」

「嗯怎麼說呢,反正你哥跟我老姐吧,倆人身子肯定都特別好,要換做一般人現在肯定都沒孩子呢!」

蘇菲菲一說,就說了這麼多。

陳小魚仔仔細細的聽著,卻越聽腦袋越糊塗,根本不明白她想說什麼。

「菲菲姐天不早了,我先睡了哈!」

「哎小魚妹妹,你不會真想讓你男朋友過來吧,你哥肯定在沙發上睡著呢,要不想給逮住那就最好乖一點哦!」

「啊?我哥有房間不睡,幹嘛要睡沙發啊?」

「還不是跟你男朋友一樣。」

「一樣什麼?」

「一樣難受唄!你倆是沒結婚不能在一起,我老姐是剖腹產還沒恢復好,你哥怕見到老姐忍不住,所以才不敢回卧室睡呀!」

蘇菲菲聲音很輕,也很甜,還忽閃著兩個大眼睛。

不過。

她這話說完,倆人側著腦袋,你看看我,我又看看你的全都捂著嘴巴笑了。

畢竟她陳小魚,還有她蘇菲菲,倆人全都是沒結婚的小姑娘,現在半夜三更的討論這種話題。

害羞是一回事,果然是應了那句老話兒,女大不中留啊!

特別是這段日子。

蘇菲菲和陳小魚倆人,眼睜睜的見證著哥嫂的孩子出生,心裡還真就羨慕的要命,全都在期待著自己做母親的那天。

只可惜,她倆一個剛剛有男朋友,一個連個戀愛都沒有談過。

離做媽媽,還遠著呢。

但隨著時間的悄悄流逝,離天亮的時間,卻是越來越近了,倆人也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不過給蘇菲菲害的,陳小魚也一直都沒有機會,理會自己男朋友發來的微信。

早晨。

獨寵嬌妻:總裁溺愛成癮 「老公,老公?」一個熟悉的聲音,在陳浩耳邊響起。

陳浩迷迷糊糊睜開眼,見沙發跟前蹲著一雙溫柔的眼眸,蘇墨雪還穿著淺粉色睡衣,顯然是剛起床的樣子。

「小雪?你怎麼過來了,咱孩子呢!」

「呵呵笨蛋!我總不能有了孩子,就不管自己老公了吧,老公你怎麼又睡沙發了。」

「哦昨天回來有點晚,怕吵醒孩子,還怕跟你睡控制不住。」

陳浩說的是實話,也印證了昨天晚上蘇菲菲的猜測。

這時。

蘇墨雪突然緋紅著臉頰,拿手摸摸自己小腹,再抬頭朝陳浩看過來滿眼都是內疚。

「老公對不起,都怪我不好,要是順產就不用恢復這麼長時間了。」

「剖腹產也有好處,反正對我有好處是吧!」

好一會兒。

蘇墨雪蹲在沙發跟前,腦子裡快速閃過一個畫面,瞬間羞的滿臉緋紅。

「呵呵笨蛋!都是兩個孩子的父親了,還沒正經趕緊起床了,回頭讓爸爸看見你睡沙發還以為咱倆怎麼了呢!」

「嗯?咱爸要過來?」陳浩蹭的站起來,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陳浩想起的這件事情,還真就不能跟蘇墨雪說。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