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星月學院的學生,怎麼能拿到這裡的鑰匙,要知道帝言院長可不是好惹的人,就連我父親都要讓著他。」封牙蹙了蹙眉,很是頭疼。

「任務如果簡單,那還算是考核嗎?」小白有些不滿了。

「想要我小白收你為徒,怎麼可能那麼簡單,你要是不樂意,直接回家就是了。」

小白說完,扭頭便走。

似乎對封牙很不滿意。

在小白的眼裡,封牙應該也完不成這次任務,帝言可不是吃素的。

要是帝言知道封牙偷走了高階藏書樓的鑰匙,那封家也要攤上麻煩了。

小白這麼做,就是要一勞永逸的解決掉封牙。

完全沒有一丁點想法,收封牙為徒。

雖然封家現在是沈傾的同盟,也不例外。

封牙離開之後,所有人便放下了這件事。

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自然不需要記掛。

……

花間,還是如此寧靜,安逸。

「小不點,你看時間都過去一半了,麻麻連一點線索都沒有,到時候真被毀滅了可怎麼辦?」

「小不點,麻麻重生一次也不容易,你就幫幫麻麻」

「小不點,你看你也等了上百年甚至千年了,等待的滋味多麼孤獨,難道你還想再等下去嗎?」

「小不點,麻麻對你不好嗎?」

沈傾真的已經無計可施了,一點提示都沒有,這是要自己的命啊。

「小不點,你真的不幫麻麻?」

沈傾已經完全不抱希望了,這幾日已經找過了好多的書籍,翻閱過很多歷史,沒有一丁點的線索。

星月大陸的劫難,到底在哪裡!

「麻麻,你好啰嗦,小不點剛剛去查了,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嘛。」

小不點沉寂許久的聲音,響了起來,軟軟糯糯的甚是好聽。

「真的嗎?我就知道,小不點肯定不會不管麻麻。」

「資料顯示,那個人來自九重天,也就是更高級的位面星球,而且那個人似乎和麻麻有點關係哦。」

聽到小不點的這句話,沈傾愣住了,自己身邊哪有這般厲害的人物啊。

如果有,自己還不得趕緊抱緊大腿?

「還有其他資料嗎?」沈傾眼巴巴的盼望著。

「資料顯示,這人屬於五星級保密人物,需要更高許可權才能查看更多信息。」

「這麼說,你看不到了?」

「還不是因為麻麻你實在是太菜了,否則小不點早就升級了,查閱這些資料自然不在話下。」

小不點的話里有一絲埋怨。

沈傾有些不好意思,哄了哄小不點便去查消息了。

排除法,沈傾如今認識的人其實很有限。

又是來自高級位面的人,那必定是不同於星月大陸,來歷神秘,並且神秘莫測。

沈傾想來想去,自己的幾個哥哥不符合,單千里不符合,皇城其他人也都是星月大陸的人,不可能是外來人。

那麼只剩下了小白,還有厲星河。

沈傾一想起厲星河,便覺得實在是頭疼,如今這個狀態,是真的不想見厲星河。

那便看看小白吧。

沈傾讓小白坐在自己面前的椅子上,很是鄭重的表情盯著小白。

「沈傾,你有什麼就直接說,這樣子直勾勾的盯著我,實在是不舒服,我可對你沒有男女之情哦。」

在小白的眼裡,沈傾是家人。

沈傾有些哭笑不得,「別鬧了,我有要緊的事情。」

「好吧,」小白正襟危坐。

「小白,你來自哪裡?」

「其他位面,我們在魂靈鎮的時候我不是說過嗎?難道你覺得我騙你了?」小白的眼睛,微光閃閃,看不出情緒。

「你當初說你出現在這裡,是因為受傷了對吧?」

「當然,否則以我的修為,怎麼可能混的這麼慘。」小白實在是對現在的生活有些不滿了。

「那你知道什麼九重天嗎?」沈傾仔細的看著小白的眼神,每一個神情。

「當然……聽過了」小白說的是聽過,並不是從九重天來。

「你那個位面是幾重天?」沈傾再問。

「我也不知道啦。」小白揮了揮手,表示自己很鬱悶,不想回答。

「這對我來說很重要,關乎性命,小白。」沈傾很是鄭重的說著。

「好吧,那我就告訴你,不過你不能笑話我哦,我只知道我不是這個星月大陸的神獸,也不是這個位面的神獸。在我所記得事情,便是直接出現在星空之中,然後一直掉落。所以我根本不知道我來自哪裡啊/」

小白表示自己很委屈。

本寶寶本來就不知道家鄉在哪裡,已經很傷心了,你還這樣對待本寶寶,這麼嚴肅。

小白心裏面是滿滿的怨念啊。 「小白,乖,不難過了,等傾姐姐辦完這裡的事情,就陪你一起去找家鄉,找家人,好不好?」

春閨記事 沈傾很是心酸,沒想到小白跟自己幾乎算得上同是天涯淪落人。

「一言為定。」小白一個勾唇,臉上瞬間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不過你的任務到底是什麼?怎麼會關乎到性命?」

小白還是很關心沈傾的。

「我要找一個來自九重天的人,只要他才能讓我活下去。」

沈傾滿腹愁緒,不知道小白是不是。

「九重天?據說那裡是神靈存在的地方,星月大陸只是一個很低級的位面,這種地方應該不會有九重天的人來。」

小白分析道。

只是看著沈傾的愁緒,小白再次開口。

「不過也不排除意外,說不準恰好有九重天的人在這裡呢?」

小白v不懂得怎麼安慰人,只能這麼說。

「對了,我們可以去找厲星河啊,他肯定知道。」

如今在小白的眼中,厲星河彷彿是一個無所不能的神秘人物,如果要說是有九重天的神靈來這裡,那必定就是如厲星河這般的人。

小白很是興緻沖沖。

只是沈傾有些尷尬,「那好,這個任務給你,你去找出這個來自九重天的人。完成任務有獎哦。」

沈傾笑眯眯的看著小白。

只是這笑容這麼像是一早就想好了,等著小白跳進來一般。

「算了,我一個大男人,不跟小女子計較,我這就去找厲星河/」

小白站起來便出了花間,向著紫閣走去。

「本尊夜觀星象,就知道你要來找我。」

厲星河站在涼亭里,一襲白衣飄飄,如同謫仙一般。

看著小白走來的方向。

「厲大哥,我就知道你最厲害啦。」小白頓時就將馬屁拍了上來。

「這不是沈傾一直求我,讓我來找厲大哥么。」

小白端著一張笑臉,笑的比花兒還要燦爛。

「說吧,什麼事?」厲星河緩緩坐了下來,逆著光的臉此時如同不食人間煙火的仙人。

「厲大哥,你可聽過九重天?」小白試探著問。

「自然是聽過了。」厲星河回答了,卻沒有說多餘的話。

「那厲大哥可知道,咱們這裡有沒有人是從九重天來的?」小白依舊是試探的語氣。

「你可知道九重天是什麼地方?」厲星河反問,一雙如同星辰般的眸子此時熠熠生輝。

整個人的氣場,彷彿頓時空了一般,又好似無處不在,有著一股子孤獨的韻味。

「我知道,是神靈居住的地方。」小白說這句話的時候,滿是洋洋得意。

「是啊,傳說中的神靈。」厲星河嘆息了一聲,隨後看著小白,「那你覺得神靈會來這麼低級的位面嗎?」

顯而易見,這是不可能發生的。

「我就知道不可能,這不是因為沈傾一直愁著這事,所以我才來問問,看看厲大哥知道不知道。」

小白皺了皺眉頭,似乎有些失望。

「沈傾在找九重天來的人?這話是她自己說的?」厲星河有些詫異。

想必這星月大陸,所有人都不知道九重天的存在吧。

小白是神獸後裔,聽說過九重天,不足為奇,沈傾又是如何知道的?

而自己來自於九重天,除了自己,並沒有人知道。

「是啊,沈傾說這關乎到她的性命,如果找不到這人,她就活不了了。」

小白這句話,如同晴天霹靂一般,劈在了厲星河的腦海之中。

「這個忙,我幫她。」厲星河脫口而出。

雖然厲星河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幫她,怎麼幫她。、

只是因為自己似乎就是沈傾所找的,那個來自於九重天的人。

而沈傾是自己感興趣的人。

關於沈傾生死的,便是星月大陸的劫難。

這件事,厲星河是知道的,當時還派人去查,結果表示是擁有造化珠的人。

而造化珠,便是在沈傾的手裡。

準確的說,是身體里。

難道,這個劫難需要自己和沈傾一起來解決?

厲星河很快便想要了關鍵之處。

「既然厲大哥這麼說,那我就放心了,這個好消息,我這就去告訴沈傾,免得她一直憂心忡忡。」

在小白看來,厲星河既然答應了,那這事必然就解決了。

根本不會出現厲星河解決不了的事情。

「我去找她吧。」厲星河緩緩站了起來,修長的身材此時逆著光走去。

「那我就在這裡喝喝茶,晚點再回去。」小白對著厲星河的背影喊道。

小白並不是不懂事的人,此時自然知道自己應該迴避。

似乎也是在給厲星河和沈傾創造機會。

在小白眼中,厲星河比慕流年,更能配得上沈傾。

他似乎沒想過,沈傾能不能配得上厲星河。

如果厲星河是神靈的後裔。

可是小白壓根就沒有這麼想,也沒有覺得沈傾配不上誰。

只是,沈傾交給自己的這個任務,自己似乎完成的很不錯。

小白已經開始想,找沈傾拿什麼獎勵了。

棒棒糖?小蔥拌豆腐?小龍蝦?雞尾酒?

似乎都想要,怎麼辦?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