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什麼,就算是出事了不還有我們這麼多人陪你。」

話音一落,小白便勾著葉子晨的肩膀踏進空間裂縫當中。

其餘人也緊隨其後跟在後面,直到眾人全部進入裂縫,那次元裂縫才逐漸消失於天狗族外圍。

中大陸。

身為五方大陸的中央,中大陸自然承載著經濟貿易中心的身份,這裡也同樣稱得上是最為魚龍混雜的地域。

一座巍峨的城鎮外圍,空間裂縫陡然間出現,裂縫中葉子晨和小白等人並肩走了出來。

還別說,別看那裂縫看著挺危險的,彷彿就要崩塌一般,內部倒是要比外面看著安全的多。

「這就是中大陸?」

小白滿是好奇的看著周圍,別看他在來的時候說的彷彿挺懂的樣子。可他也是頭一次離開天狗一族,看到外面的世界。

「是的。」

旁邊的客卿恭敬的回答,小白咧嘴一笑便快步朝著城鎮的方向跑了過去。

這裡的城鎮跟紅楓城不同,入城無需繳納入駐金。街道上方時不時的響著小販的叫賣,各種半獸人形體的人穿梭於街道之中。

「你們自由活動,我跟老大在這邊溜達一會!」

「這……」

客卿有些遲疑,他們來的時候白族長可是明令讓他們保護好少主,寸步不離。

「好啦,讓獄王跟著我,其餘的就別跟著了。要不這麼多人跟在後面更加引人注目!」

小白蹙了蹙眉,獄王也不禁點頭道。

「少主說的對,你們就別跟著了。要是不放心的話可以進行暗中保護,不過有老子在,沒人能傷的了少主!」

獄王都這麼說了,跟在他身旁的客卿遲疑了半晌也只好點頭。

看到身旁礙眼的人都離開,小白這才抿著嘴角一臉好奇的在城鎮里閑逛了起來。

本來葉子晨是想在到了之後,直接去蘇煙那裡的。

不過想到時間來得及,看小白和左茉都很有興趣想在這邊逛逛,他也就沒多說什麼。

大概半個時辰的時間,小白的手裡便多了一堆吃的,左茉的脖頸上也多了一條不知是什麼皮毛製成的圍脖。

「嘿,這娃娃挺可愛的。」

手裡抓著肉串的小白興沖沖的跑了過去,攤位的老闆是位年約豆蔻的女孩,實力大概在靈體級別,在她的頭頂還豎著兩隻雪白的耳朵。

「老闆,這娃娃怎麼賣!」

小白停了下來輕笑,那女孩在看到葉子晨幾人趕緊將頭低下頭恭敬的回答。

「兩枚妖幣,大人!」

其實不是葉子晨他們凶,主要是他們都是人體的形態。能夠化作人體一般都是身份地位極為崇高的妖獸。

不管在那裡都有底層人,尤其是在中大陸這種地域。

想要活下去,一定要活得小心翼翼才是。

至於有可能是仙域一方的商人,她就更不敢招惹了。

往來貿易的仙域商人身邊都跟著許多高手,她這種小本經營的買賣就算是對方想搶,她也不敢反抗。

「這小兔子是你親手做的么?」小白將將攤位上的一隻小兔子娃娃給拿了起來,女孩趕緊回答道,「是的!」

「獄王,給她一百妖幣!」小白笑嘻嘻的將小兔子拿了起來,同時嘀咕道,「拿回去給小穎,她肯定會喜歡。」

「喏。」

獄王從口袋裡取出一枚一百妖幣遞了過去,女孩露出一絲局促道。

「大人,您給我這麼多,我找不開呀!」

「不用找啦,這一百妖幣就是我買娃娃的錢。」小白笑嘻嘻的開口,同時將娃娃收到空間手鐲當中。

女孩有些受寵若驚的看著手中的硬幣,獄王也在一旁淡笑道。

「少主給你就收著。」

「真的太感謝您了。」

女孩不停的道謝,這妖幣對小白來說可能不算什麼,對她這種賣辛苦錢的妖來講卻是一筆巨款了。

「客氣客氣。」小白咧嘴輕笑。

「姐……」

就在這時,一道伴著哭腔的聲音從眾人的背後響起。正緊緊握著那妖幣的女孩抬起頭,當看到來人之後那妖幣「叮」的掉在了地上。

「弟弟,你怎麼弄成這樣。」

正準備離開的葉子晨他們這才看到,一名同樣頭上長著兩隻雪白耳朵的青年。眼眶烏黑,嘴角和身上都沾滿了鮮血。

與此同時,在他的背後也走出一位衣著華麗的青年。

他淡笑著看著緊抱著懷中青年的女孩,挑眉道。

「哼,林雪,你以為跑到這來了我就找不到你了?」華服青年陰翳的笑了笑,撇嘴道,「這小子還嘴硬不說,讓我打了一頓不還是自己跑過來了。不過這都怪你呀,要你你能乖乖聽話,你弟弟也不用挨這頓毒打了。」 第500章黑狐甄英俊

乖乖聽話……

跪在地面抱著弟弟的林雪嘴角泛起無法言語的苦笑,她緊咬著嘴唇抬起頭,眉宇間鋪滿了不甘。

她的本體是雪兔,無盡獸域當中幾乎可以稱之為最為低賤的族群。在沒有化形之前,它們幾乎還面臨著被吃的危險。

在還是兔子形態的時候,為了能活下來她拼了命的去修鍊。

好不容易現在已經能幻化出基本人形,她以為她的命運被她的努力所改變。可卻才發現,暗無天日的人生才剛剛開始。

就由於她的出身低微,就必須要乖乖聽他們大家族子嗣的話。

對方看上了她,她就要心甘情願的到對方的府上做小。

她不甘心。

可就算是她不甘心又能如何,她反抗過,逃走過……可現在不依舊還是讓這個男人找到了,不是么?

她不埋怨她的出身,她只怪命運弄人。

「好,我乖乖聽話就是了。」

幾番反抗沒有結果,也磨平了她最後的執著,低低的垂下頭,有些認命的苦笑著……

「早這樣不就好了,到我甄家做小,未來你的日子可比現在擺個破地攤強多了。」

青年陰柔的笑著,手指朝著林雪的下巴抓了過去。

砰。

就在這時,左茉突然間抬腿將那青年踹開。

「大膽。」

青年身邊的蹙眉厲斥,左茉也在這時抬起頭瞄了他們一眼,一股驚人的寒氣順著這群打手將的腳底板浮起,瞬間他們都怔在原地不敢亂動。

旋即她跑到林雪的前方,蹙眉道。

「你怎麼能就這麼認了,你現在放棄了,以後怎麼辦?」

有的時候女人其實更懂女人,從林雪的神色中,葉子晨他們看到后只是心生憐憫。在這憐憫的驅使下,他們可能會幫這女孩解決這次麻煩。

可左茉不一樣,她看出的要比這些男人更深的多。

「嫁給不喜歡的人,一輩子都不可能幸福。既然你討厭這傢伙,那就不能答應他。就算他有實力有地位能如何,又不是他親自得來的,還不是靠著家族耀武揚威。身世是與生俱來的,可命運是掌控在自己手裡的。女孩子,在該強勢的時候就是要強勢,憑什麼就這麼放棄了!」

「說的真不錯。」青年也在這時走了過來,當他看到左茉的容貌時,那雙眉毛朝著上面一挑輕笑道,「不知這位小姐是哪個家族的,鄙人甄英俊!黑狐一族中級神獸!」

「我管你真英俊還是假英俊,趁著姑奶奶還沒跟你動手,趕緊滾!」

左茉的眸子中布滿了淡漠,她生平最討厭的就是欺負女人的男人。

「這潑辣脾氣,小爺喜歡。」甄英俊陰柔的笑了笑,與此同時他旁邊的男人也在他耳邊說了兩句。

很快,他便朝著那男人點頭,露出淡淡的笑容道。

「人族,我還以為你是誰家的小姐。不過既然是人族的話就好辦可……」

話音一落,他身後的那群打手瞬間將左茉包圍在了裡面。

「這裡可是獸域,不是你們人族能夠撒野的地方。給你選擇,跟小爺回去爽爽,或者你死在這裡,小爺將你玩膩了給野獸吃掉。」

「兄弟,你可真是重口味呀。」葉子晨輕笑著走了過來,右手搭在他的肩膀哼笑道,「看不出人家很煩你嘛,就別在這裡胡攪蠻纏了好吧。」

「你又是誰!」

「我?我也是人族呀!」葉子晨聳肩一笑,真英俊立即露出厭惡的神色,將他的手臂給抖了下去旋即哼笑道,「我道是這裡怎麼出現這麼多高階神獸,看樣子你們是人族的商隊,你跟那女人是一起的?」

「嗯!」葉子晨點頭。

「那還真不好意思,這女人你帶不走了。要是你不想你商隊的人走不出中大陸的話,還是夾著尾巴趕緊跑的好。」

「是嘛!」

啪。

趁著甄英俊放鬆警惕的剎那,葉子晨突然出手扣住他的喉結。跟在他身邊的打手全都懵了,他們趕緊轉移目標將其包圍在內……

「你敢殺我?中大陸可是我狐妖一族的地盤,你要是敢動我一根頭髮,你都別想活著走出中大陸。」

甄英俊出言威脅,不過語氣中卻是有些顫抖。

他不敢肯定眼前這人到底會不會殺他,他曾經從族群的長老口中聽過,來中大陸的商隊中有抱著僥倖心理轉貨的,也同樣有真正的狠人。

「威脅我?我生平最討厭的就是別人威脅我。」

咔嚓。

甄英俊的手臂瞬間讓葉子晨擰成麻花狀,撕心裂肺的慘叫從他的口中傳出,周圍的打手也出言警告道。

「放了甄少。」

「你讓我放就放,我豈不是很沒面子?」葉子晨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可那群打手卻是開口道,「我知道你們是想為那女孩出頭,不過你要是敢動我們甄少,就別怪我們對那女孩的家人下手了。」

「卑鄙!」

葉子晨眯眼怒斥,甄英俊在這時也是咧嘴笑道。

「對,你要是敢將我殺了。我就將林雪的家人,不,將她整個族群的人都弄死給我陪葬!不想她們出事,你就趕緊放了我!」

「那我如何知道我放了你知道就不會對他們動手了?」

「我可以對妖祖東皇太一起誓,如果你現在放了我,我不會在找林雪以及她家人、族人的任何麻煩。」

朝著小白那邊看了一眼,察覺獄王點頭,葉子晨這才將甄英俊鬆開,不過在鬆開之前他還將他的另一條手臂給擰成了麻花。

「滾,要是在讓老子看到你,有你好果子吃。」

「我記住你了,走!」

甄英俊耷拉著兩條手臂帶人匆匆離開,想要道謝的林雪卻突然間看到他的弟弟劇烈的咳嗽了起來,每咳嗽一下口中都會吐出一口鮮血。

看到這一幕,林雪都要哭成了淚人。鬼知道甄英俊那渣子到底下了多黑的手,看這青年的樣子,顯然是活不長的模樣。

林雪早就慌了心神,在這異地他鄉也只有他弟弟一直在陪著她……

她下意識的想要送她弟弟去附近的醫館,可只要她想扶他起來,這青年的口中就會吐出一大口血來。

逐漸的,青年的身體變得越來越小,逐漸幻化成一隻雪白色的兔子。

這是妖獸妖靈力散盡即將隕落的前兆,林雪看到這一幕哭的更厲害了,可就在這時葉子晨卻是走了過來開口道。

「給我看看吧!」

可別忘了,上大學的時候葉子晨可是一位獸醫! 第501章要不你教我煉丹?

抬起手在雪兔的身上摸了兩下,靈獸跟現世的寵物果然是差不多。唯獨多的就是,在它們的體內有妖靈氣在縈動。

也多虧了他是靈獸,要是普通的現世寵物早就死翹翹了。

脈絡紊亂,內臟移位。

看樣子甄英俊真的是下了死手,這雪兔能跑過來可能就是憑著一股執念想告訴他姐趕緊跑。

「我弟弟他……」

「你等會,我得找個高人。」

話音一落,葉子晨叮囑小白用妖靈力穩定雪兔的情況,便掏出手機去找太上老君了!

「老頭,你那有沒有能治癒妖獸傷勢的靈丹妙藥,給我來幾十瓶。」

「你有病吧!」太上老君秒回道,「你是不是真給老頭子我當成你葯庫了,想要什麼丹藥就跑我這來……」

「那你說我咋整,我這不就認識你一個煉丹的。」葉子晨撇了撇嘴道,「要是認識別人,我還不找你呢!要不,你教教我煉丹?」

聽說煉丹師在三界挺牛的,他要是能從太上老君那將煉丹術給坑出來。

那他可就妥了。

「想學煉丹?」

「對對對!」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