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有問題嗎?」

易陽被問的一愣,難道這個世界網路也不允許拍攝這種題材的影片。

「哦,沒什麼問題,只不過現在這種題材相對來說很少了,前幾年發了文件不允許大熒幕上出現這種現代化的靈異類題材,所以除了港島偶爾還拍攝之外,咱們這邊基本上快絕跡了,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拍攝沒有新意,達不到觀眾的要求,我記得網路播放剛流行的時候,就有人拍過,結果自然是失敗了,你確定用這種題材?我先說好,如果劇本不能打動我,我會拒絕這次合作。」

老林話說的很明確,易陽也聽懂了,看來這個世界和以前那個還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另一個世界也是一樣,建國之後不許成精的規定出來之後,所有涉及到這類題材的全部都放到了網路上,不過不一樣的是這樣的題材那時候很受歡迎,很多劇還火的不行,其中就包括易陽拿出來的這一部。

「老林,還是看劇本吧,看完你要是覺得不行,那我轉身就走,行,咱們就簽合同,你看怎麼樣。」

老林點了點頭,打開劇本慢慢的看了起來,越看越入迷,這種本子完全打破了他以前對靈異故事的看法,早期的靈異故事主要都是復仇道士法師這些,經歷過了這種新鮮感后慢慢受眾越來越少,後來又開始在特效上下功夫,但是效果也不怎麼樣,但是他看易陽的這個劇本,完全和以前的是兩種觀念,他敢保證,起碼在年輕人的群體中,這部劇肯定是受歡迎的。

極戰獨尊 「易陽,我真沒看錯你,我有點兒慶幸當初和你合作,我相信以後我們的合作會越來越多。」

「我也很慶幸,那我們就合作愉快。」

兩個人簽署了合同,同時也約定好易陽一個月之內打到指定賬戶九百萬,剩下的六百萬油豆網注資的時候直接多轉六百萬進去,然後共同派工作人員進行管理監督,錢易陽倒是不擔心,但是工作人員……好像他只是一個光桿司令。

「師叔,你再不來餅哥都快瘋了,他聽說您要罷演,還擔心著呢。」

出來迎接的是陶洋,此時燒餅正在裡面對活,易陽沒讓陶洋打斷他,只讓陶洋自己來接他,倒不是易陽非要人來接,只不過,門口的保安是真不讓他進啊,劇場不是德雲的,租的一個一千多人的劇場,保安根本不認識他。所以,他往裡走的時候保安直接把他攔住了。

「我是去裡面參加演出的。」

「拿證件,要不然不讓進。」

「您看我臨時得到通知的。」

「拿證件,要不然不讓進。」

「我真是演員,你仔細看看我,有沒有很熟悉。」

保安還真的看了他一眼,然後……

「拿證件,要不然不讓進。」

易陽:……

沒辦法,只能給陶洋打了個電話,讓陶洋出來接,他不知道自己和保安到底是有什麼樣的緣分,每次都會和保安大叔來一場尷尬的交談。

「師叔,你確定你沒問題吧,咱可別扔舞台上。」

易陽發現了,自從熟悉了之後,很多人越來越不把他當長輩了,這幫孩子啊,一點都不尊老愛幼,如果陶洋知道他的想法,絕對會告訴他:

「如果您能正經點,您就還是師叔。」

求推薦票,有票的給我吧 林楠要被這小飛仙給弄傷了,這種客戶林楠有著莫名的衝動,能不能好好說話了,還能正常交流嗎?

若非為了自己的農家小店,林楠肯定不理會這種不講理的人!

耐著性子,林楠繼續交涉。

「尊敬的客戶,我再度致歉,小店願意給您重新發貨,不收您任何貨款,您看可以嗎?」林楠這一刻感覺自己都快沒有底線了,這人簡直就是不可理喻。

終於,好說歹說,再加上林楠的免費相送,這才算是讓這位小飛仙的客戶暫且息怒,然後勉為其難的接受了林楠的道歉,讓林楠再度發貨她會嘗嘗看,不好吃的話一樣差評,十足的威脅。

而且,對於林楠委婉提出的要暫且刪掉這個差評的要求,這位客戶直接給予拒絕了,然後任憑林楠如何再發消息,對方再無回復。

尼瑪!

聊完天,林楠心中忍不住大罵不已,太氣人了,遇到這種不講理的真的沒有辦法,一點都不通情達理!

不過即便是如此,林楠還是決定要給她補發一份,這個客戶的單子是最早發貨的一個,當時的黃瓜和西紅柿並沒有經過催生符的作用,味道和口感只能算是一般,和此刻的有著極大的區別,為此林楠覺得問題就出在這裡。

一旦客戶再度收到這種黃瓜和西紅柿,說不定就喜歡上,然後刪掉差評,還有繼續做生意的可能。

本著客戶就是上帝的原則,林楠默默的忍了。

當晚,林楠再度給這片小菜園使用了一枚初級催生符,眼下他的靈氣值有著一兩千,也算是手頭寬裕了不少,等到明天一部分發貨,另外一部分也能夠拿到集市上繼續販賣。

同時,一整個晚上,林楠也在思考著擴展小菜園的問題,小院畢竟太小,總共就那麼大的地方,而且每天都在爹娘眼皮子底下,太明目張胆了,林楠身上這個秘密暫時誰都不能知道。

暫時自己的農家小店出售黃瓜和西紅柿是一方面,同時林楠也準備搞一些其它的東西,然後去販賣掙錢,一分錢難倒英雄漢,林楠家此刻真的很缺錢。

雖然眼下一家人都看到了希望,但希望不能當飯吃,林長河每天還要到鄉鎮上的工地上幹活,整個人看起來很憔悴,林楠可不想看到他們為此這般操勞下去。

而且,除去集市上那些幫助過自己的小販們的五千塊錢,他們這一家還欠下了不少的外債,都需要儘快的還給人家。

思前想後,最好的地方就是鳳凰山上,對於其他人而言,這個地方不好種植,太不划算,而且可能還有著一些危險,但對林楠而言,問題不大,只要能在催生符的作用下有效就行。

一整夜,林楠都在思量這個問題,心中有了決定,並且要儘快的去實施。

一大早,林楠早早起床,和自己期待的一樣,依靠這種催生符實在是太牛掰了,昨天摘乾淨的小菜園再度被一片片西紅柿黃瓜給填充著,數量不少。

林楠欣喜不已,不過此刻卻沒有時間去理會這些,徑直跑到村口自己之前苦苦守著的那半畝地中,不多時便快速返回,抱著一大堆的菠蘿莓的秧苗回來,看的讓林母吃驚不已。

然後,在她更為驚愕的目光下,林楠將這片小菜園內的韭菜、辣椒、茄子等拔掉,全部改成了這種菠蘿莓。

「林楠,你這是幹啥呢?這些東西可都是好東西啊。」 新修真大時代 林母大為心疼的看著被林楠破壞的小菜園,這段時間一來林楠雖然主要是在對黃瓜西紅柿進行催熟,但周圍的韭菜、辣椒、茄子等也同樣受到了影響,味道都變得不錯,而今眼看著就這樣被林楠都給丟了,著實是浪費了。

「娘,這可是賺錢的東西,這些東西你看看還有沒有其他地方移植過去好了。」林楠沒有太多的解釋,小心的將這些菠蘿莓種植在黃瓜和西紅柿的秧苗周圍。

他這般做,自然是有自己的目的,是要進行一番測試,要看看這些菠蘿莓在這種初級催生符的作用下,到底能達到一種什麼效果。

真若是出產,又將是一個極高的價格!

忙完這些,林楠讓林母幫忙將小菜園內的黃瓜西紅柿採摘后裝筐,他接著又跑了。

十幾分鐘后,林楠來到村後面的鳳凰山上,這裡雖然屬於雙石村集體所有,但一直在荒廢著,雜草叢生,人跡罕至,因為有著傳說中的猛獸存在,這裡也就成了危險之地,再沒有人進來過。

林楠可不管這些,眼下他對這裡充滿了期盼,對於普通的野獸,他也不怕,而且他並不深入鳳凰山,只能算是在山腳下位置而已,以前這裡有村裡人開發過,林楠只是要看看還能否利用種植。

不多時,林楠按照記憶,終於尋到一處平坦之地,面積不大,不過四五十個平方大小而已,但對於林楠而言也夠了,讓他大喜不已。

這個位置,距離山腳下不過二十米左右的高度,站在這裡甚至還能聽到村裡陡然傳來的大聲說話之聲,應該算是安全地帶。

當即,林楠迅速動手,將這四五十平方給清理了出來,到處都是雜草,最高的甚至都要趕上林楠了,也好在林楠在地里幹活習慣了,否則這麼一大片地方想要清理乾淨,一般人也干不動。

一直耗費了一個多小時,這片地方暫時也算是清理了出來,林楠滿身大汗,更是在身上沾滿了泥土,但卻真的很高興。

這麼大一塊地方,足夠林楠暫時使用了,而且最主要是無人發覺,很是隱秘,林楠暫時先進行一個嘗試,真若是可行,到時候林楠去找找村長,直接將山腳下的一大片都承包下來種植。

回到家,已經十點左右,林母早就準備好了早飯,小菜園內的黃瓜和西紅柿也早已採摘完,鄰家田二嬸的三輪車也借了過來。

「林楠,你這是幹啥去了?怎麼渾身弄的那麼臟?」看到林楠回家,渾身髒兮兮的,林母問道。

「這個暫時保密,我準備擴大這種黃瓜和西紅柿的種植規模,等過段時間告訴您。」林楠笑著回應了一聲,隨即直接沖了一個涼水澡,簡單的吃了個早飯,便直接騎車趕往集市了。 雙流鄉集市,依舊是那麼熱鬧,作為方圓十里內唯一一個大型的集市,每日都有著不少人。

叫喊聲,討價還價聲很是熱鬧。

當林楠來到這裡的時候,可謂是人滿為患,上午十一點半左右,正是集市上人最多的時候,林楠騎著三輪車,跟隨人群小半個小時,才堪堪來到第一次出攤的位置。

不過很可惜,這次林楠沒有那麼幸運,小攤位置被人佔據,好在周圍熟悉的人都還在。

「劉大媽!」林楠笑著和中年大媽劉桂蘭打了個招呼,同時也朝周圍其他人示意了一番。

「啊,林楠你來了!」看到林楠,劉桂蘭顯得很高興,周圍其它林楠熟悉的攤販也都熱情的朝林楠打了個招呼。

「哈哈,你小子我還以為不來賣了呢,這兩天可是有不少人詢問你呢。」不遠處,楊老二依舊還在賣著西瓜和蘋果,生意不錯,笑著對林楠開口。

「就是,俺還是第一次見,也就來過一次而已,不少人真被你這黃瓜和西紅柿給吸引了。」一旁另一個中年男子也對林楠笑著說道。

這兩日林楠沒有來,正如他們所言的那般,許多之前在林楠這裡購買過或者品嘗過黃瓜和西紅柿的客戶都來詢問,還想要購買,但可惜都沒有看到林楠人影。

莫說是那些客戶,就連楊老二等著這些小販也對林楠的西紅柿和黃瓜現在是有些期待,吃過一次,那種味道就如同紮根了一般,讓人無法忘懷。

「沒辦法,現在種植的還太少,產量有點低。」林楠笑著說道。

「行,能來就行,林楠俺先各來十個,上次的帶回家還不夠分,俺那幾個小孫子小孫女吃完了還要,抱著俺大哭個不停。」劉桂蘭笑著說道,上次她買的不多,原以為也就嘗嘗,結果沒想到家人那麼喜歡,尤其是小孩,一直哭鬧著要,好不容易才哄好。

「好,第一個給你弄!」林楠聞言當即笑了出來。

「趕緊的,給我也各來十個再說,三輪車就停我這邊上!」楊老二此刻生意做好,眼看著林楠的三輪車還停在大街上,當即將自己的攤位收了一些,讓林楠停在自己旁邊。

林楠也不客氣,停在大街上肯定不行,道謝一聲之後,直接推了過去,小攤的位置有了。

「好了,開始營業!」擺好之後,林楠笑道。

緊接著,還不曾讓他休息,周圍的路上還沒有開始,楊老二等人已然率先報貨,他們都看的出來,林楠這次帶來的還沒有上次多,下手晚的話,還不知道能否買到。

為此,他們自然是先下手為強,而且一要就是不少,尤其是上次那些猶豫了一下,沒有買到的小販們,更是積極了。

「俺這次可不能錯過了,各來五斤!」

一時間,林楠的小攤熱鬧起來,都是周圍的小販,不到十分鐘,林楠一個路人客戶沒有,這些小販才將林楠帶來的四五十斤黃瓜西紅柿幹掉了一大半,還剩下二十斤左右。

對於這些小販,林楠之前可是記得清楚,這些人將吳俊凱的錢都給了自己,知道自己急用缺錢,這次林楠本來不打算收錢的,不過最後林楠還是沒有扭過這些人,這些人不願意吃白食,都笑著硬是都塞給了林楠。

無奈之下,林楠只好給這些人打個五折,一番推遲之下,周圍這些熟悉的小販才算是同意下來。

剩下的二十斤,林楠才算是能夠對路上的行人賣,有著上次的經驗,林楠要好做的多,直接也不廢話,將黃瓜和西紅柿各自切了一個,擺在那裡免費試吃。

結果不一會,上次的事情再度發生,一度引發了哄搶,哪怕是林楠規定一個客戶最多只能購買兩斤也沒用,不到五分鐘,剩下的二十斤被徹底搶購一空。

「唉,俺老楊是服了,林楠這生意沒誰啊,擺攤十幾年了,這種情況第一次見!」看著林楠這般生意火爆,楊老二滿是羨慕的笑道。

實在是太火爆了,還有客戶掙搶,因為買不到差點找麻煩的,而且賣家自己限購的,至少在雙流鄉這條街道集市上,沒有!

羨慕的,自然也不止他一個人,一旁的其他人也都是如此。

「人比人氣死人,俺這一個上午也才賣幾雙鞋,林楠這速度,俺服了!」

周圍小販,無不羨慕,但卻沒轍,林楠的這些黃瓜和西紅柿連他們都這般願意購買,太過好吃,其他人更是願意購買。

「林楠小子,你看要不這樣,你直接將這些黃瓜西紅柿兌給俺好了,你也不用上街,俺直接去你那裡拉,價格你隨意開就是。」就在一群人羨慕之際,突然間楊老二開口對林楠說道。

此言一出,林楠微微一愣,少卿笑了起來,這個方式自然不錯,否則他總不能每天這樣太麻煩了。

不過,他雖然樂意,但周圍其他人不樂意了,所有人都看的出來林楠這黃瓜和西紅柿有多麼的受歡迎,雖然看似價格不低,但物有所值,甚至哪怕是將價格再提高一倍,也同樣能賣的掉。

這其中的利潤,不言而喻,大家都是小販,這點賬還是算的明白的,一聽楊老二想要兌換林楠的黃瓜西紅柿,其他人自然也都想。

「好你個楊老二,這種好事可別獨吞,林楠你看看要是真想兌換,大媽也要點,價格一樣就行!」劉桂蘭開口說道。

這兩人都是和林楠關係最不錯的,也是最早認識的,其他人也一個個看向林楠,這種能指定掙錢的買賣,自然都願意。

看著二人,林楠輕笑了一聲,給他們自然都可以,一旦自己鳳凰山的嘗試開始后,每天或許有不少的黃瓜和西紅柿出產,都可以拿來賣錢。

不過這個量也有限,林楠也不可能拿出太多來賣錢。

「這個自然沒問題,但這個量真的不大,先給你們二位分著賣也行,後面等多的話,我可以多分給各位幫忙販賣。」林楠開口說道,直接答應了楊老二和劉桂蘭,至於其它人也沒有同意,但也沒有拒絕。

楊老二和劉桂蘭二人一聽,當即大喜過望,哪怕是量少,一天能賣二三十斤也能掙不少,而且這是一本萬利的好事,根本不擔心賣不掉的問題。

「那大媽就謝謝你啦林楠!」劉桂蘭笑著說道。

「哈哈,以後借著你的黃瓜和西紅柿,我這小攤估計也能更火紅一些。」楊老二自然也是非常高興,周圍其它小販聞言也滿是期待的看著林楠。

「林楠小子,你可要記住了,俺老肥記住了,等以後俺也不賣豬肉了,就給你賣西紅柿和黃瓜得了!」林楠對面,那個賣豬肉的大漢老肥一臉憨厚的對林楠笑道。

「沒問題!」林楠也笑了起來。 「大霖不是在嗎?怎麼沒讓他過來助演,還找到我這兒了?」

其實易陽昨天就想問大餅了,後來不怎麼就把這事兒給忘了。

「師叔,正常專場都會請一些小角過來,大霖在相聲舞台上現在人氣不低,所以……」

雖然沒說完,但是易陽懂了為什麼請自己,主要是怕請來的人上了台人氣太旺,搶了主人的主場,也可以說明,易陽在相聲上名氣不怎麼地,人不怕被他砸了場子,這麼一想,易陽覺得自己怎麼還有點兒不開心呢……

「我沒記錯你應該也是個角啊,怎麼把你請來了。」

陶洋特煩師叔這刀總往心窩子上戳,心裡明白就得了,難道非要說明白自己在相聲上名氣也不是特別大,等改天唱戲,一定把師叔請去見識……好像不行,陶洋突然想到了這位的身份,一代京劇大師易先生的獨生子啊,上了台恐怕也會被搶戲……

「師叔,咱們還是抓緊進去吧,一會兒餅哥再急出病來。」

燒餅還真是著急,對詞兒都有點心不在焉,直到看到陶洋領著師叔進來了,這臉上才有了笑容。

「行啊,卷餅,我看外麵粉絲不少,都舉著牌子說你是男神呢。」

易陽也沒見外,直接拉了把椅子坐下了,燒餅直接忽略了師叔對自己的稱呼,愛什麼餅什麼餅吧,師叔要是願意,管他叫饅頭他也沒意見。

「您才是真正的男神,我和您比可差遠了,師叔,您是吃點什麼呢還是喝點什麼,我讓人備著,然後和小崽兒你們對對詞?」

易陽點了點頭,燒餅那頭讓人弄了水果,又準備的茶水,也自己對詞兒去了,不過這回明顯是專心了許多,易陽他們演的還是上次那個節目,學啞語,主要時間太短,如果換成別的節目磨合的時間不夠,易陽本身又不太了解這些東西,如果弄個別的真有可能下不來台,索性還是求穩。

轉眼間就到開場的時間了,燒餅有點緊張,不為別的緊張,主要是突然換角是個忌諱的事情,難保這裡面就有人是奔著不能來的那兩位買的票,到時候一起鬨,大家面子上不好看,要不是因為這個,他也不能讓易陽過來,這樣起碼觀眾不會覺得德雲是在唬人,而且也提前在網上公布了這件事情,可以無條件退票,能做的基本是都做了。

節目是一場接著一場,擔心的事情到底是沒有發生,台下的觀眾很給面子,不過易陽看著好像和小岳的場子氛圍還是不太一樣。

「阿陶,咱們上次在你岳哥那兒演出……」

「師叔,這事兒不是過去了嗎?我這次可真沒多拿錢,不信你問我餅哥。」

……

「不是這個事兒,你師叔是記仇的人嗎?」

陶洋搖了搖頭,然後在心裡瘋狂的點頭。

「那您想問什麼?」

「我是看氣氛好像不是特別熱烈,其他人上場的時候氛圍好像一般啊。」

陶洋一聽是這事兒,瞬間就沒壓力了,只要別和他說演出費,怎麼著都行。

「岳哥的場子找人都是固定的,不管他的徒弟也好,還是助演一般都會找熱鬧一點的,上次我也是第一次去,我的風格和岳哥不太搭,在台上搞氣氛餅哥找的人好像是差著點。」

等燒餅上去,下面掀起了一陣高潮,這是第二個節目,第三個節目就是他們倆的了,倒數第二個是兩位老先生的,易陽剛才也見到了,他們算是一個輩分,但是人藝術水平在那放著呢,肯定不能排在他們前面。

「下面有請陶雲勝,易陽帶來節目學啞語。」

主持人一報幕,不管認識不認識,觀眾都會先給來一段掌聲,至於說的好不好,要不要起鬨那是後面的事情。

「陶洋我知道,易陽是誰啊,感覺好熟悉啊。」

「沒聽說過,但是好像最近有上熱搜。」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