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你怕了?」

秦漢一聲冷笑,瞥了一眼內奧米,而後卻是故意將目光掃向了周圍眾人。幾乎下意識是,周圍廚師望向內奧米的目光中,都多了些什麼。

這一下,內奧米臉上掛不住了,登時一拍桌子,大聲道:「怕了?誰說的,我是怕你們輸了哭鼻子。我身為匹格族特級廚師,在做菜這行里我還從沒怕過誰,便是以前的老賁塔,不也是敗在了我的手中,哼。」

「那好,我們今天就比比。」

……

城主府內宅大廳,此時可謂高朋滿座。每一位都是烏蘭斯特城一呼百應的貴族。

如戰士工會的沃頓·道格拉斯,如三大商會的會長,貝利斯商會的薩克森·貝利斯,本菲商會的埃森納·本菲,比斯邁商會的海倫娜·貝西,以及城中一些老牌貴族。如金絲芒克家族和布恩家族這樣的二流貴族,在此都淪為小角色。

而這些貴族相聚於此,都是為著大廳中的一對少男少女。此時,本城的城主伯納德·蘭斯頓,正一臉微笑的陪伴在這兩人身邊。不時將一些上前搭話的貴族介紹給兩位年輕人。

「諸位,諸位請靜一靜,我現在給大家正式介紹一下,我的表外甥,現今我泰戈虎族北部行省強大的阿隆·泰勒領主的親外孫,奧古斯塔·博克賽爾男爵。他可是被阿隆·泰勒領主譽為我虎族的天才,今年剛剛十七歲,便是一名真正的二星大戰士,其潛力堪稱絕頂。」

奧古斯塔一身標準的銀白騎士裝,面容冷峻,目光凌厲。他只是淡淡的對著眾人行了一個騎士禮,態度十分桀驁,並沒講話。

不過這在周圍貴族眼中,卻是更顯高貴。那冷傲的氣質,凌厲的眼神,簡直帥氣無比。

「哦,十七歲的二星大戰士,太不可思議了。」

「是啊,阿隆·泰勒領主的親外孫,果然是高貴血統。」

「啊,奧古斯塔男爵好帥,我好喜歡。」

下面的貴族紛紛露出諂媚恭維的模樣。更有一些妖艷的貴婦,以及待字閨中的千金小姐,都犯了花痴。

「喂喂,表舅表舅,你還沒有介紹我呢,你是不是把我給忘了?」

忽然,在眾人的阿諛奉承聲中,一個如小百靈似的清脆聲音,突然響起。

眾人紛紛側目,只見一個粉妝玉琢的小女孩,正仰著小臉,叉著腰,鼓著腮幫,氣呼呼的瞪著伯納德。卻不是伯納德的另一個貴賓是誰?

小女孩只有十二三歲模樣,圓圓的臉蛋,雪亮如銀的長發,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極是靈動,只是現在那眼中似乎有些氣惱之意。

「哎呦,我的小公主,看你說的,表舅把誰給忘了,也不能把咱們的貝尼小姐給忘了呀。這不是正要介紹嗎?」

伯納德一把抱起了小女孩,而後對著面前眾人大聲道:「好了諸位,下面我最最隆重的給大家介紹今天到場最美麗、最可愛的小公主,貝尼·博克賽爾。她也是小天才,而且還是令我們阿隆·泰勒領主最最害怕,也最最頭疼的小天才。哈哈哈。」

「嘻嘻,我本來就是小天才,阿隆·泰勒那個老頭子還欠我一座金山呢,哼,等這次我和哥哥去他那裡,一定要讓他還我,不然我就一把火燒光他的鬍子。嘻嘻。」

貝尼用力揮動了一下小粉拳,大眼睛里不時閃動著狡黠。

「哦~~~」

眾人聽著小女孩的話語,卻是沒有一個敢笑出聲的。誰敢?

阿隆·泰勒,老頭子?還用火燒光他的鬍子。誰敢?嫌命長嗎?那可是虎族的族長,帝國的元帥,獸人帝國的第一高手,魔金三星的超級強,就是阿隆·泰勒老爺子放個屁,都能讓獸人帝國顫三顫。

此時眾人望向那小女孩的眼神都變了,有艷羨,有諂媚,但更多是畏懼。

而就在這微微沉默的時候,一名下人忽然在門口探頭探腦,被高高在上的伯納德看到,他對著身邊的西莫斯使了個眼色,西莫斯,快步而去,那下人連忙上前,貼在西莫斯耳邊低語了幾句。

西莫斯點了點頭,打發走了下人,回到伯納德身邊。

「什麼事?」伯納德問道。

「哦,父親。是我們請來的食全食美的廚師想與府內的內奧米主廚比試做菜。特別前來請示。」

「嗯?有這等事?不過,也好,我們正缺助興節目,如此正好。告訴他們,就在餐廳院中架設兩組灶台,得勝一方,賞金百兩。」伯納德眉毛一揚,欣然答應道。

「是,父親。孩兒這就去準備。」西莫斯恭聲退下。

伯納德看著西莫斯出去,這才對眾人朗聲道:「諸位,眼看就要晌午,而我們現在也有些閑極無聊,剛剛我已派人給諸位安排了一個助興節目,不知諸位喜不喜歡。」

「什麼節目?」有人問道。

「哦,是這樣的,今日我府上有貴客臨門,而有人便給我提議,說城內的一家餐館做菜非常的地道,於是我便命人將他們請到府上,準備給各位獻上幾道佳肴。可是不曾想,竟然與我府內的名廚發生了一點小摩擦,非要比試比試。」

伯納德說著,笑了笑,道:「呵呵,真所謂同行是冤家!我剛剛已經讓小兒西莫斯去安排了,而各位呢,一會兒就可以一邊品嘗美食,一邊做做裁判。諸位認為可好?」

「哦,是這樣,甚好甚好!」

聞言,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似有意似無意的望了望薩克森這邊,嘴裡卻又附和著伯納德。

薩克森皺了皺眉, 奸臣 ?最近城內最火的餐館不就他女兒一家嗎,可是這怎麼就與城主府內的廚子發生衝突了?

薩克森下意識的想到了米婭,因為這事還是米婭獻的計策。果然,當他看向米婭時,米婭卻是有些眼神飄忽,手足我錯。

「這個丫頭,果然在算計你爹,真是不曉事。怎麼好端端的與城主府的廚師起什麼衝突,怎麼這麼不理智?萬一城主認為這是我故意安排,到時城主會怎麼看我?故意打他的臉,還是想藉機蹬著他的鼻子上臉?這對我們貝利斯家族有好處嗎?真是糊塗!」

薩克森心裡暗暗生氣,可是當著這麼多人,他也不好將米婭叫到面前質問,只能把怨氣憋在肚子里,表面上還得對周圍的人們微笑以待。

米婭此刻也不好受,她躲在人後,除了苦笑也沒別的法。誰讓這一切都是她一手策劃的。一個是肥羅苦苦的哀求,想要報仇,二一個還真是讓薩克森猜對了,就是向借著這個機會,讓她的食全食美再上一個台階。

只不過,她沒有薩克森想的多、想得深。如今看到父親那想要殺人的眼神,米婭才有些意識到自己可能闖禍了。不過,此刻已是騎虎難下,是真的老虎,是伯納德這個擁有著二星白銀戰士實力的老泰戈,所以只能靜觀其變。

「希望賽亞和肥羅這兩個傢伙不要給我惹什麼大麻煩才好!」 烈日當頭。毒火火的太陽照射在餐廳外的庭院中,除了院中樹下的大片陰涼之地,其他地方都像是冒起了白煙,那遍地的小草一個個卑微的蜷曲著身子,匍匐在地。

樹蔭下,一群府中下人正忙活著架設臨時灶台。那是一方長方形螺旋鋼鐵架構,雕花大理石檯面的十灶廚台,其光潔的表面如同鏡子一般,可以映入人影。

內奧米和他的十名手下聚集在樹蔭下,都是一身嶄新的白色廚師服,一邊對著那些下人指手畫腳,吩咐他們將一塊塊妖獸丹晶小心的安放在精鋼灶台之下,一邊斜瞥著對面不遠處,站在太陽光下的師徒二人,譏笑連連。

「這群狗眼看人低的傢伙,哼。」

秦漢站著烈日下,心中鬱悶,這就是在人家地盤上比賽的後果。不過暴晒還是其次,他此時的目光卻是死死盯著那架精緻的灶台,暗暗惱恨,「竟然使用攜帶型廚具,真是卑鄙!」


他以前聽過這種廚具。這是一些豪門貴族,為了方便野外打獵露營,特別請煉器師煉製的攜帶型廚具。而那些妖獸丹晶,便是取自地下世界火系妖獸的內丹,將其放入廚灶下面的魔紋陣中,開啟魔紋,得到火焰的效果。

使用起來方便、快捷、功效也是極好,只不過就是丹晶有些貴了,差不多一顆普通的一階妖獸丹晶價值一百金幣吧。

「老師,這內奧米實在可惡,他們用得是攜帶型廚具,可給咱們的卻是,卻是這個東西。」

肥羅此刻蹲在地上,一邊擦著頭上淌下的汗漬,一邊滿臉怒容的看著面前的一副鍋灶,連聲咒罵。

面前的灶台,屎黃色泥巴包裹著一塊塊大小不一的青石頭,歪歪扭扭的圈成一個圈,一口缺邊少角的大黑鍋壓在上面。

而在青石圍子正面,貼著地面矮矮的掏了一個圓不圓扁不扁的黑窟窿,權當灶口,尾部卻是一根香蕉一樣的歪脖煙筒斜對著天空。乍一看就像一隻插上了尾巴的癩蛤蟆,其醜陋不堪根本無法與對面那如駿馬一般的攜帶型灶台相比。

「可惡的內奧米,這就是一口貧民使用的露天冷灶鍋呀!竟然陰我們!」

肥羅越想越氣,忍不住從地上一下竄起,捋起胳膊就想衝過去。

「別衝動。」

秦漢一把拉住了肥羅,面沉似水的對著肥羅搖了搖頭,而後目光狠狠的瞪著對面一臉幸災樂禍的內奧米,壓著怒氣道:「沉住氣,我們不能自亂陣腳。其實,土灶也有土灶的好處,作為一名合格的廚師,不論什麼樣的廚具在他們眼中都是上品,沒有高低貴賤,只要還有那些需要填飽肚子的人們存在,那麼我們就可以用這些廚具給他們做出美味的佳肴,因為,我們是廚師。」

「老師——」

肥羅一時楞住了,半晌才幡然醒悟,對秦漢深深一躬,道:「多謝老師教誨,弟子明白了。」

「嗯,本來想讓你親自與內奧米一決高下的,不過現在看來還是我親自來吧,畢竟這土灶你還沒有嘗試過。一會兒你只要在一旁打打下手,燒燒火便可以了。」秦漢吩咐道。

「是,老師,我會虛心學習的。」

肥羅連忙點點頭,可是忽然又道:「只是老師,這幫混蛋好像連把刀都沒給咱們。我出來的也匆忙,只帶了秘制調味料,其他的都沒帶,早知我就把我那套家當都拿來了。」

秦漢瞥了一眼灶台旁半截樹樁似的大菜墩,看著上面除了密密麻麻的刀痕,空空如也的樣子。心中冷笑,這都是內奧米故意安排的,怕是之前看過肥羅的刀功,內奧米有些心虛了。

「沒有刀,我們不是還有手嗎?」

秦漢用力攥了攥拳頭,道:「我們今日一定要讓內奧米輸得心服口服。」

「是,老師,我全聽您的吩咐。」肥羅重重點頭。

「哈哈哈,秦漢老弟,你真的在這啊,看來我老黑熊今天是有口福了。」

就在秦漢與肥羅對話之際,從側面偏門,走進了一群人。

而開口說話的正是沃頓·道格拉斯。他老遠便揚手向秦漢打招呼,完全不忌諱跟他並肩而行的城主伯納德,以及其他賓客。這倒是惹得身後一眾貴族,各個眼神怪異。

秦漢聞聲,轉過頭來,先是淡淡的掃過眾人一眼,最後目光只落在沃頓身上,連忙上前兩步,微笑抱拳道:「是沃頓老哥,好久不見。說吧,今天想吃什麼?我一定滿足你。」

「呃,這個,嘿嘿。老弟,今天不是我做東,我是蹭吃蹭喝的,得聽人家的。來來來,我給你引見一下。」

說著話,沃頓向秦漢一招手,指著身旁那身材魁梧,目光炯炯的中年人,道:「老弟,這就是咱們烏蘭斯特城鼎鼎大名的城主大人,被譽為二星白銀戰士的泰戈虎族猛將,伯納德·蘭斯頓大人,還不過來見個禮。」

秦漢轉過臉,平視著伯納德,微微望著對方眉心處那隱隱散發冰冷煞氣的冰川形印記,不禁心中一凜,「二星白銀戰士,那可是比吉姆爺爺還要高兩個境界的存在。大戰士后,還要突破一個青銅境,才是白銀境,二星白銀戰士,難怪氣息如此強大,老子怕是在他面前走不過一招。不過話說回來,為什麼在沃頓老哥的身上感覺不到氣息,難道他練過隱藏氣息的戰技?」

心思電轉,秦漢微一抱拳,對著伯納德不卑不亢的道:「小子卡洛特家族,秦·賽亞·卡洛特,見過城主大人。」

伯納德微微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布衣少年,只是微微點了一下首,算是給了沃頓面子,而後卻是對著老遠就顛顛跑來的內奧米招了招手。

「來,內奧米,到這邊來。」

說著話,伯納德又轉過頭,對著身後眾貴族道:「諸位,這便是我府上的高級廚師,也是我曾經一位出生入死的兄弟的遺孤,內奧米·勞頓,他做的菜非常合我的意。內奧米,還不見過眾位大人。」

「是。小的內奧米見過眾位大人。祝各位大人百事亨通,萬事如意,心想事成。」內奧米雙膝跪地,謙卑的叩首。

「哈哈哈,城主家的人果然不凡,竟是如此懂得禮數。」

「那是城主大人待人至誠,是我等的楷模。」

「是啊,城主大人有著一顆仁慈的心,不但體恤下屬,還收留戰友的遺孤,真是令人敬佩。」

「城主大人令人敬佩至致。」

一眾貴族紛紛跳起大拇指,臉色儘是諂媚之色。

「哈哈哈,好了好了,諸位不要誇獎了,這隻不過是本城主做人的原則罷了。內奧米,你起來吧,一會兒記得多做幾道美食與各位大人。」伯納德很是受用眾人的馬屁,對著內奧米擺了擺手。

「是,小的一點竭盡所能。小的告退。」內奧米起身,微微瞥了一眼身旁無人問津的秦漢二人,冷冷一笑,之後迴轉自己的位置。

「嗯,你下去吧。」

伯納德對著內奧米擺了擺手,而後對身邊眾貴族道:「諸位,隨我去餐廳吧,稍後就可以觀看比賽了。」說著,轉過身對身邊的奧古斯塔比了一個請的手勢,微笑道:「表外甥,請。」

魔女遇見愛 ,對於秦漢只是隨意一瞥,便拉著妹妹貝尼,隨著伯納德向餐廳走去。

眾人魚貫而入,只有沃頓臉色有些不太好看,不過並未發作,而是對著秦漢微微點首,也隨著眾人進了餐廳。

倒是走在最後的米婭,對著秦漢二人握了握小拳頭,似乎打氣的樣子。

秦漢莞爾一笑,點了點頭。


「老師,這城主好像有些看不起咱們啊。」肥羅忽然湊到跟前,低聲道。

「哼,看不起又怎樣。以後的日子長著呢。」

秦漢冷冷一笑,眼中閃過狠戾之光,道:「好了,肥羅,我們開始吧。」 回到自己的位置,秦漢開始備戰。之前府上的下人已經告知了雙方比賽規則:同樣的食材下,在半個時辰內至少要做出八道大菜。而能夠得到大人賞識的,視為優勝。

宣布比賽開始的話音剛落,內奧米等人已是風一樣的動了起來。洗菜、切菜、剔骨、剁肉,刀光火影,真如上了戰場一般。耳邊「鐺鐺鐺鐺」菜刀切在砧板上的聲音,就像馬蹄敲打在青石街道,節奏輕快,十分有序。

而內奧米更是使出了渾身解數,兩手交替翻轉,身形好似陀螺,竟然一個人控制兩個灶口和三個烤架。腳步轉動間,似有道道殘影顯現。如此嫻熟的烹飪技術,一瞬間,便迎來了餐廳內眾多貴族的掌聲與喝彩。

而反觀對面,秦漢與肥羅二人卻是低頭耷腦,對著土灶旁的一垛麥秸木頭,大發其愁。

「他媽的,這個混蛋,竟然壞到這個地步,竟是連引火之物也不給咱們。氣死我了!」肥羅咔吧咔吧的掰著乾枯的木頭。氣得臉上肥肉直顫。

「是啊,我也沒想到他們竟會不要臉到如此地步。看來,我們只能使用笨辦法了。」

秦漢抬頭看了看對面那熱火朝天的景象,心中暗暗做了決定。

「什麼辦法。」肥羅問道。

「鑽木取火。」

「啊~~~」

灰色的炊煙裊裊而起,在肥羅發狠的搓動木棍下,他們終於得到了火種。只不過此刻的肥羅已是被煙熏的眼淚汪汪,模樣也變成了熊貓。而心裡更是恨透了內奧米。

大廳中的貴族,也注意到了秦漢二人的窘迫,尤其是隨父而來的米婭。

當她看到秦漢二人面前的土灶時,她就險些跳出來大叫不公,不過幸虧薩克森轉到她的身後一把將其按住,而後眼神示意米婭看看周圍。

周圍那些貴族此刻全都是一臉的嘲諷譏笑,尤其是高高在上的伯納德,以及那個名叫貝尼的小女孩,似乎非常的開心,不時還拍手叫好。


一瞬間,米婭明白過來,這些所謂的大人物不過就是拿這場比賽當個玩意兒,誰輸誰贏他們根本不在乎。他們要的就是取樂,就是高興。而秦漢二人此刻的「表演」,無疑是最好的笑料。

「嘻嘻,表舅,那兩個人怎麼這麼好玩?竟然用一個土灶,他們難道就是用這個東西做出美食的嗎?這麼髒的廚灶做出的東西,能吃嗎?」 一吻成癮:BOSS的神秘妻 ,好奇的看著院中的表演。

「呵呵,貝尼,這兩個小子可奇怪著呢,他們不但用這個土灶將一家小餐館搞得風生水起,而且聽說這兩個小子以前還是本城非常出名的人物呢!」伯納德微微一笑,哄著小姑娘。

「出名的人物?怎麼出名?看他們的樣子不像是實力很強的人呀。一個匹格族,一個芒克族,他們不都是弱等民族嗎?」貝尼更是好奇了。

「呵呵,貝尼表妹,這你就有所不知了。」

這時陪著一旁的西莫斯忽然開口道:「那個小胖子名叫羅根·賁塔,他父親原是我府上的廚師,只不過廚藝不精,被趕了出去。而這小胖子一直以此為恥,不願再用他父親的姓氏,於是自己給自己取了一個別名叫肥羅,其實就是肥豬的意思。」

「肥羅,呵呵,真有意思。」貝尼拍了拍手,又道:「那另一個呢?長得有點小帥的那個,他怎麼出名?」

「哦,那一個呀,呵呵,那一個可就更出名了。他簡直是烏蘭斯特城少有人不知的名人。嘿嘿嘿。」西莫斯一陣譏笑。

「快說呀,西莫斯表哥,別賣關子了。」貝尼眨巴著大眼睛,顯得有些迫不及待。

「那個人名叫賽亞·卡洛特,自小便無法開啟血脈,是個地地道道的廢柴,不過,他有一個本事,那就是說大話、吹牛皮。他曾揚言要帶領芒克族成為第八大強族,並且他還會成為史上最強者。」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