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會,龍心之力為什麼排斥我的身體。」

感覺到龍心之力如脫韁的野馬,在身體中亂竄,破壞著自己的身體,排斥著他的心臟,葉晨風眉頭緊緊地擰在了一起。

「混沌,你知道原因嗎?」

融合失敗,葉晨風立即控制混沌神木鎮壓著狂涌的龍心之力,心意詢問混沌神獸。

「我估計是因為老大你體內龍之血脈等級太低,所以導致龍心排斥你,無法與你融合。」混沌神獸沉思了一下說道。

「龍之血脈低!」葉晨風眉頭微微一皺。

「嗯,龍是很高貴的生靈,一般人很難降服它們,想要讓它們認可,要麼擁有讓它們膽顫的力量,要麼是它們的同類。」混沌神獸道。

「哎,沒想到融合龍心這麼麻煩,看來西大陸事情了結,我有必要再去殺戮之城的北海古地一趟了。」

葉晨風輕輕嘆息一聲,無奈放棄煉化龍心,提升實力的念頭,準備等日後去一趟殺戮之城的北海古地,奪取裡面那具來自於天域的白龍之身,進一步提升龍之血脈的品質,再煉化這顆龍心。

「陣紋,封印!」

葉晨風雙手快速的扭動,凝聚出一道道繁衍至極的陣紋,強行封印了龍心,控制乾坤境將其收走了。

「嗷嗷……」

失去了最為強大的龍心,鎮壓力量被削弱到了極致,潮水般的魔氣瘋狂的衝擊鎮魂石棺和金色鎮魂碑,想要將它們粉碎,脫困而出。

「劍靈傀儡,回來!」

支離破碎的鎮魂碑已經無法鎮壓狂躁的魔顱和道靈,葉晨風立即將劍靈傀儡召喚了出來,將帝天劍交給了他,等待魔顱和道靈脫困的瞬間,發動致命攻擊。

「十八萬年了,本聖終於要重見天日了,我要屠滅整個斗魂大陸,用千千萬萬人類的血,來洗刷帝天那老傢伙帶給我的恥辱。」

一直守護在第四神殿下的魔之軀體感覺到魔顱和道靈馬上脫困,激動了起來,帶著千千萬萬鬼物包圍了第四神殿,只等鎮壓之力消失,衝進神殿之中。 「轟轟!」

石破天驚,天地震動。

金色鎮魂碑,鎮魂石棺被狂涌的黑色魔氣震爆了,鎮壓了十八萬年的冷夜魔聖的魔顱、道靈終於脫困了。

「劍靈傀儡,攻擊道靈。」

葉晨風知道,道靈是冷夜魔聖的力量之源,只要摧毀了他的道靈,冷夜魔聖的實力將大打折扣,不足為懼。

「嗡!」

劍靈傀儡體內天晶之力燃燒,他整個身體與帝天劍融合在一起,一劍斬向了剛剛脫困的道靈。

由於劍靈傀儡這一劍威力太大,混亂的空間承受不住這一劍之威,出現了大量的裂痕,和一道真空區域,整個空間彷彿都要轟塌。

「死之道意十重天,死之道圖。」

劍靈傀儡人器合一斬來,道靈中的殘魂立即感應到了,一百道死之道紋飛射而出,凝聚出了一道黑色道圖,硬憾撕裂空間的一劍攻擊,驚起了千重巨浪。

「嗯,死之道圖!」

劍靈傀儡燃燒天晶,斬出的一劍何等的可怕,空間都被撕裂,但卻未能斬破死之道圖,這讓葉晨風見識到天域大能的手段。

而道圖是將道意修鍊到十重天境界凝聚的圖紋,威力十分可怕,六級戰獸皇高手飛升天域,要想突破到道聖境界,也必須將道意修鍊到十重天境界,凝結成道圖,才能最終突破境界。

可以說道圖是道聖高手的資本,道圖越強,道聖高手的底蘊越深,實力越高。

「老大,這冷夜魔聖身上一定有大秘密,不然被鎮壓十多萬年,他道靈不會還有這等力量,凝結出死之道圖。」混沌神獸的聲音在葉晨風腦海中響起。

「嗯,我也猜到這冷夜魔聖身上有大秘密,不然他不會出現在斗魂大陸,更不會被鎮壓十多萬年而不死。」葉晨風點了點頭,繼續命令劍靈傀儡攻擊。

「人類,今天姑且放你一馬,下次見面我一定撕裂了你。」

部分靈魂被噬神腦吞噬,劍靈傀儡的實力又給他極大地威脅,冷夜魔聖立即控制頭顱和道靈融合在一起向神殿外逃去,想要重組魔身之後,再找葉晨風算賬。

「想走,沒這麼容易!」

劍靈傀儡爆喝一聲,用堅不可摧的身軀攔截住了魔顱,無窮的劍芒迸射出帝天劍,縱橫天地,驚世駭俗的劈落下來,將其籠罩在了劍影中。

「死之道圖,抵擋!」

二星道聖境界的劍靈傀儡手持中品道器帝天劍,劈斬的劍影何等的可怕,逼迫魔顱無法突圍離開,只能控制死之道圖全力防禦。

「混沌神獸,金晴龍血獅,速速出來幫忙!」

劍靈傀儡全力攻擊魔顱之際,葉晨風將兩大八級天獸召喚了出來,配合劍靈傀儡全力攻擊。

而葉晨風也召喚出朱雀鼎和赤雷珠,控制兩大至寶轟擊魔顱,不惜一切代價將魔顱毀掉。

「死亡漩渦!」

遭到一波波狂轟濫炸,可怕的死之道圖出現了道道裂痕,不得已,魔顱震散了死之道圖,形成了一團席捲天地的死亡漩渦,絞碎著葉晨風等人的攻擊。

「半月劍斬!」

魔顱藉助死亡漩渦的力量強行突圍時,劍靈傀儡再次與帝天劍融合在一起。

而帝天劍靈也完全激發了帝天劍三千六百八十道攻殺陣紋,最大程度提升著帝天劍的攻擊力。

一道半月劍芒劈斬下來,宛如一輪殘月將天屏劈裂,劍威滔天的斬在了死亡漩渦上,硬生生將其劈開了一道巨大的缺口,密集的爆破力量響了起來。

「天道無情!」

死亡漩渦被劍靈傀儡劈開的瞬間,葉晨風再次燃燒了神魔血脈,變化成了神魔之身,八道天道之紋飛射而出,演化成了狂嘯的天道洪流,重重的轟擊在了魔顱上。

「嗷嗷!」

雖然葉晨風無法發揮天道真正的威力,但天道畢竟是萬道之根本,轟擊在魔顱上時,大大損傷了魔靈,疼的魔顱不斷地咆哮。

「混沌之吼!」

「龍獅之吼!」

混沌神獸,金晴龍血獅也釋放出強大的聲波混合在一起,接連轟擊魔顱,繼續損傷著魔靈。

「卑微的人類,本聖發誓一定將你挫骨揚灰。」

魔靈一再受傷,魔顱發狂了,不惜代價的燃燒起道靈,強行提升著實力,盡全力突圍。

而這時,感覺到魔顱、道靈已經脫困,魔之軀體和黑螳螂驅動數以萬計的鬼物飛到了天空之上,衝擊鎮壓力量急速下降的第四神殿,想要將神殿毀滅。

「不好了主人,外面有大量的鬼物衝擊神殿,我估計魔之軀體應該就在外面。」

通過神殿禁制,帝天劍靈感應到了外面的情況,傳音告知道。

「不要管它們,全力攻擊魔顱。」

葉晨風並沒有因此分心,全力控制朱雀鼎、赤雷珠攻擊魔顱,硬生生將堅硬的魔顱震裂了道道裂痕。

「死之道圖,防禦!」

魔顱崩裂,魔靈只能繼續燃燒道靈,再一次凝聚出威力可怕的死之道圖全力防禦。

死之道圖凝聚,立即宣洩出無盡的死之道意,在魔顱周圍形成了層層死亡屏障,抵擋住了朱雀鼎,赤雷珠以及兩大天獸發動的攻擊。

「天晶燃燒!」

「帝天劍斬!」

葉晨風,兩大天獸的攻勢被死之道圖化解時,劍靈傀儡體內天晶再次燃燒,一道道驚世駭俗的劍芒劈落下來,斬向了死之道圖。

由於劍靈傀儡的攻擊力太恐怖,每一道劍芒都切開了空間,留下一道觸目驚心的劍痕,劈斬在死之道圖上時,可怕的毀滅之力不斷將道圖劈裂,損傷著魔顱。

「死之道圖,給我爆!」

抵禦不住劍靈傀儡的攻擊,魔顱不惜代價的引爆了死之道圖。

頓時,無盡的死亡道意爆發了,宛如決堤的潮水,席捲向了四周,硬生生將大驚失色的葉晨風,兩大天獸震退,將極速逼近的劍靈傀儡吞噬。

就在魔顱抓住死之道圖自爆的時機,全力突圍時,劍靈傀儡無視死之道圖自爆攻擊,手持帝天劍襲來,一劍劈在了魔顱上。

「咔嚓!」

魔顱堅硬的頭蓋骨再次被帝天劍劈開,可怕的帝天劍威穿透進頭顱中,不斷地損傷著道靈,絞碎著魔之靈魂。

「轟!」

就在魔顱遭到重創,劍靈傀儡繼續攻擊之際,第四神殿前殿遭到數以萬計的鬼物以及魔之軀體,黑螳螂攻擊,轟塌了,震得整個神殿地動山搖。

抓住神殿劇烈搖晃的時機,魔顱再次燃燒道靈,強行穿越了劍靈傀儡劈落的劍影,以極快的速度飛射向了閃避到遠處的葉晨風。

「卑微的人類去死吧!」

道靈燃燒的魔顱發動致命一擊,勢必將主導一切的葉晨風轟殺了。

……求紅包! 「誰死還不一定!」

魔顱發動致命一擊襲來,葉晨風深邃的眸子中沒有流露出一絲懼意,他不動如山的站在原地,十三道混沌之力噴薄出他的身體,宛如十三道五色神光,切割著一切,接連轟擊在了魔顱上。

「咔嚓!」

近在咫尺遭到十三道混沌之力攻擊,布滿裂痕的魔顱被硬生生洞穿了,就連堅硬無比的道靈也出現了道道裂痕,疼的魔顱痛苦哀嚎。

「這,這是什麼力量!」

魔顱無法相信,被他視為螻蟻的葉晨風,竟掌握著重創乃至擊殺他的恐怖力量。

魔顱被十三道混沌之力洞穿,劍靈傀儡的攻擊接踵而至,攻殺陣紋被完全激發的帝天劍接連劈斬在魔顱上,加重著它的傷勢。

眼看魔顱就要被劍靈傀儡毀掉,終極大殿突然劇烈的顫抖起來,數以萬計的鬼物在魔之軀體驅使下,撞開了終極大殿的大門,闖了進來。

一時間,整個終極大殿混亂了起來。

而受傷嚴重的魔顱第四次燃燒了道靈,凝結成死之道圖,抵擋住劍靈傀儡發動的致命攻擊,趁亂向轟塌的終極大殿外逃去。

「朱雀鼎,鎮壓!」

魔顱全力逃亡之際,葉晨風控制朱雀鼎從天而降,瞬間滅殺了數百隻鬼物,鎮壓向了魔顱。

眼看魔顱遭到朱雀鼎鎮壓,兩道鋒利的刀芒劃破虛空,接連劈斬在了朱雀鼎上,強大的攻擊力硬生生撼動了朱雀鼎,助魔顱逃脫而出。

「不好!」

朱雀鼎鎮壓失敗,葉晨風發現魔之軀體和黑螳螂出現了,而剛剛撼動朱雀鼎的正是攻擊力可怕的黑螳螂。

「重組魔身!」

一道高昂的長嘯聲響起,魔之軀體和魔顱火星撞地球般撞擊在了一起,無盡的魔氣宣洩出來,波動著整個空間劇烈的顫抖。

「我冷夜魔聖重生了。」

魔顱與魔之軀體融合在一起時,冷夜魔聖重組了魔身,發出了兇殘的咆哮聲,滾滾聲波席捲四野,發泄著憋屈十餘萬的怒火。

不過由於冷夜魔聖的魔心被魔風雲煉化,冷夜魔聖雖然重組了魔身,但卻不完整,依然恢復不到巔峰實力。

「嗤!」

一道空間被撕裂的聲音響起,冷夜魔聖重組魔身,仰天怒吼時,劍靈傀儡人器合一的斬來。

勢不可擋劍芒攪動著風雲、雷霆之力,在冷夜魔聖身體上留下了一道深深地劍痕,將剛剛重組魔身的冷夜魔聖劈飛了出去。

接著,劍靈傀儡又劈出了一劍,可怕的劍芒貫穿空間,又將快速襲來的黑螳螂劈飛了出去,龐大的身軀差點被這一劍撕裂。

「混沌神獸,金晴龍血獅,全力擊殺冷夜魔聖。」

冷夜魔聖被劍靈傀儡劈飛,葉晨風,兩大天獸撕裂了鬼物潮,快速的逼近冷夜魔聖,繼續向他發動攻擊,想要趁魔顱受傷,道靈消耗嚴重的機會,將他毀滅。

「天魔鬼索!」

承受著劍靈傀儡,葉晨風等人兇猛的攻擊,冷夜魔聖身體中飛射出五條兒臂粗的黑色鎖鏈,彷彿一條條兇殘的蛟龍纏繞向了他們。

想要強行將他們縛束住,逃之夭夭。

遭到天魔鬼索攻擊,劍靈傀儡沒有閃躲,手持帝天劍迎了上去,依靠絕對的力量破掉了五條天魔鬼索,將其全部破碎。

「可惡,那人類到底什麼來歷,這等恐怖的分身絕不可能出自這低級的界面,難道這低級界面有天域傳承。」

領教到劍靈傀儡的可怕,冷夜魔聖心顫了,不想在與他繼續糾纏,想要儘快離開這裡,找地方療傷恢復。

但劍靈傀儡卻不給他突圍離開的機會,交織出無盡的劍影全力攻擊。

兩個強大的身影不斷地激戰,從天空到地面,從地面到天空,可怕的衝擊力湮滅了空間,絞碎著大量的死物,讓葉晨風,兩大天獸都無法近身。

「轟!」

劍靈傀儡,冷夜魔聖激烈廝殺了一炷香的時間,第四神殿承受不住一股股毀滅之力衝擊,完全轟塌,從赤雲中墜落。

第四神殿轟塌的瞬間,渾身是血的冷夜魔聖再一次凝聚出死之道圖,藉助道圖的力量,施展了他掌握的最強一招。

「天魔,舞八方!」

冷夜魔聖以雙臂化成魔兵,舞動乾坤,快到極致的劈斬向了劍靈傀儡。

由於冷夜魔聖攻擊速度太快,他的雙臂彷彿都消失了,只剩下一道道肉眼難辨的魔影,舞動乾坤,毀滅萬物。

遭到冷夜魔聖施展的大殺招,劍靈傀儡勇往直前沒有閃避,無盡的劍芒噴薄出帝天劍,與舞動乾坤的魔兵撞擊在一起,相互的絞殺。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