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可能,北漠和項羽哥哥是生死仇敵!」項誅立馬喊了起來。

「天下無不可能之事,事在人為。」羽扇輕搖,大有指點江山的意思在裡面:「如今汗族薄弱,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他們一定會找上黑暗力量;我再料的不錯的話,那些黑暗力量也看不上現在的成吉思汗。

如今的汗族惶惶不可終日,成吉思汗時刻擔心你會找他的麻煩,這時候你只要找上門去,告訴他們幫助他們修復陣圖,兩人之間恩怨一筆勾銷,他們定然會同意出兵的。」諸葛亮笑道。

「修復陣圖,你會么?」露娜有些懷疑的看著姜亢。

姜亢笑了,和諸葛亮對視了一眼,兩人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不會沒關係,我就是不給他修復,他也無可奈何!」

姜亢算是聽出來了,這壞軍師讓自己給汗族開空頭支票,現在的汗族別無選擇,只能點頭答應自己的條件。

他們已經失去了作為姜亢敵人的資格,仇恨對於他們而言成為了一種負擔。

「那就這麼安排吧,露娜先回西域拉人過來,項誅在這裡準備項家和天山的事情,狄仁傑你們三位就留下來保護他,我們四個去汗族!」

安全是重要的,如果自己一個人找上門的話,極有可能被汗族按著一頓暴打,但是帶上這三個傢伙就不一樣了。

「好,那我現在就走。」

露娜點點頭,身子化作一道月光,直接在眾人面前消失了。

「還真是個風風火火的性格。」姜亢搖頭苦笑了一聲。 看著茫茫無際的冰雪平原,姜亢忍不住一陣感嘆。

這才多久的功夫,自己再次來到這個地方,已經能夠身於天空,俯瞰大地了。

四道人影往前急急掠去,不巧看到了一大片的營帳,大約有兩千來人在裡面活動著。

「是北漠的勢力么?」

「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四人落下身子,直接降在了營帳所在之地。

很尷尬,四人並不認得汗族具體的位置在哪,所以必須要問問。

「大王,天上下來了四個人,到了我們這邊!」

最大的營帳裡面,一道人影匆匆的跑了進來,沖著椅子上那穿著一身綠色戰袍的人跪了下去。

「什麼?」

程咬金聽了大吃一驚,連忙拿來了自己的斧子,往外疾步走去:「你們沒得罪他們把?」

「沒有,我們不敢。」那人趴在地上說道。

開什麼玩笑,自己這群小嘍啰,敢得罪那樣的大咖么?

「那便好。」程咬金聞言點了點頭。

營門再次被掀開,一道人影當先而入,看著這張熟悉的臉龐,程咬金愣了一下,而後啊的一聲大叫了起來:「好你個小子,竟然還敢回來,爺爺正好突破了通玄境界,今天拿你祭斧子!」

說罷,整個人一躍而起,手中的斧子就沖著姜亢面門劈了下去。

姜亢一看這個傢伙也愣了一會兒,還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自己來這大陸見到的最垃圾的一個英雄,這麼快又給撞上了,頓時無奈的搖了搖頭。

大手一揮,揮舞著個斧頭的程咬金就直接往後倒飛了出去,轟的一下砸落在了身後的椅子上,頓時摔了個稀爛。

「你……你後天了!?」程咬金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盯著姜亢。

達摩三人正好走了進來,一聽這句話連忙搖頭退了出去。

「竟然是後天,惹不起惹不起。」李緣風念叨了一聲。

「後天能飛么?」姜亢笑眯眯的看著躺在地上的這個胖子。

程咬金打吧了一下嘴巴,抹了抹腦門上的汗,說道:「這個……你是來報仇的嗎?」

「我要是來報仇的,你還有命在嗎?」姜亢笑著搖了搖頭,隨後道:「你常年在這一代活動,可知道汗族的都城在什麼地方?」

程咬金身子一抖,隨後站了起來,在桌子上翻了翻,拿出來一張羊皮地圖遞給了姜亢,道:「汗族的都城叫天賜之城,圖上標了。」

「行,那謝了。」姜亢笑了一聲。

「不敢不敢。」程咬金連忙擺手。

拿著地圖要出門,後面的程咬金咬了咬牙,突然張開口喊了一聲。

「這位將軍留步!」

他第一次看到姜亢他是帶兵的,所以他一直以為他是個將軍。

「啥事?」 總裁大人喪偶了 姜亢回頭,有些疑惑的看著他。

「那個我……」程咬金搓了搓手,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姜亢一看就懂了,點了點頭摸出來十個金幣丟了過去,道:「夠不夠?」

「不不不,我不是管您要錢!」程咬金連忙搖了搖頭,隨後道:「我是說,我能不能追隨你?」

姜亢一聽樂了,掃了他一圈,笑道:「你長得這麼壯實,我帶著你怕是飛不起來,還是算了吧。」

「我可以騎馬啊!」程咬金連忙說道,他一直覺得自己天賦不錯,但是可憐沒有功法啊!

常年待在這大漠裡頭也沒什麼資源,出去就讓人給揍了一頓,全靠天賦自學了三板斧,不然早就沒命了。

「哎,按理來說你不應該這麼菜啊,你怎麼還是這個境界?」姜亢一臉不解的看著這個傢伙。

「我沒有功法,沒有系統的修鍊,都是自己瞎捉摸的。」程咬金看著姜亢說著,兩隻大眼睛淚汪汪的,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看得姜亢都要吐了,一陣頭皮發麻。

他從無際之戒裡面取出來一本功法,隨手丟給了程咬金,說道:「這東西你拿著吧,你要是有實力去打下一座大秦的城來,不過最好還是保住自己的性命比較靠譜。」

說著,他頭也不回的走了。

程咬金如獲重寶的撿起了那本書,眼睛唰的一下就亮了起來。

「一級功法《葵花寶典》,哇哈哈哈!」

程咬金眼淚都要笑了出來……

「哎不對,我好像給錯了?」走出了大門,姜亢一想有點不對勁,但想到程咬金那楚楚可憐的樣子,硬是沒有勇氣回頭,只能埋頭離去。

「東西到手了嗎?」

「恩,他這裡有一副地圖在,上面標了地方。」

「動身吧。」

再過了一日,姜亢等人的眼前出現了一座草原雄城。

威嚴壯闊,城牆高有三十多米的樣子,佇立在無際的大草原上,顯得十分雄闊,大有坐擁天北的氣勢。

「汗族重地,爾等何人,不可擅入!」

幾聲大喝,同時在天賜之城外圍出現了一道結界攔住了四人前進的身體,幾道蒼老的身影擋在了前方。

「在下項羽,特來找成吉思汗有事商議。」姜亢說道。

「項羽!」

那幾個老者臉色突地一變,猛地抽身後退,同時大喝道:「敵襲,動用護城神弩,射殺他們!」

噹噹當!

無數金屬交擊的聲音響起,巨城城垛上開始了金屬組合,不一會兒就出現了上百號的圓形巨弩,森嚴的對著四人。

「好啊項羽,你真是狂妄的不行,竟敢找到本汗門上來!」

青狼白鹿乍現,怒氣騰騰的成吉思汗騎跨而出。 「你還是來了,免得要打上一場。」

姜亢笑了笑,收起了手中的皇禁霸王槍。

看到姜亢這個舉動,成吉思汗眼神猛地一縮,隨後微微一撇腦袋。

天賜之城的護城結界立馬打開,從中飛出來幾道身影,將四人給團團圍住了。

「你以為你這樣就能攔住我們?」諸葛亮搖頭笑道。

成吉思汗臉色一沉,怒道:「即便我汗族實力大損,要留下你們還是有能耐的!」

「如果真有那個能耐就不是這麼看著,而是直接動手了。」諸葛亮搖了搖頭,隨後笑道:「何況項羽身上還有至尊之器,那可是你們夢寐以求的東西啊。」

「你當本汗不敢!?」成吉思汗道。

「堂堂汗族,自然是不可能怕了我們幾個的。」諸葛亮笑著回答,隨後抬頭看了一眼天空,嘆道:「可惜啊,對於有些人而言,別說是汗族了,就是血族也不是對手啊。」

這話一出來,成吉思汗和周圍幾個汗族長老臉色登時一變。

「你們是將項……他搬出來嚇我們嗎!」一個長老差點把大長老的名字給完整的吐了出來,當即嚇得成吉思汗趕緊瞪了他一眼。

如今項玄一人大敗所有黑暗勢力的高手,威名震動天下,這等功績除了昔日的至尊之外,還有何人?

諸葛亮笑了,姜亢笑了,其他兩人也笑了。

大長老用不著出來,現在別人也不敢招惹姜亢,畢竟這麼一尊大神在背後,現在這種敏感時候,誰敢跳出來跟姜亢作對都是找死!

至少,在他們自己看來是這樣的,大長老這個存在讓他們感到了無比的忌憚,他表現出來的實力足以抹殺任何一個封天家族,讓人恐懼。

「如果是來找麻煩的,我們幾個就不用來獻醜了,既然沒有讓大長老直接來和你談,你應該知道我們的態度。」畢竟是要合作的,所以現在姜亢也不丟狠話了。

「你我兩族的關係,除了戰爭之外,我實在想不到還有其他什麼。」成吉思汗搖了搖頭,發出了一聲冷哼。

穿越成地精的跟班 「不,世界上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

諸葛亮輕搖羽扇,往前走出了一步。

姜亢三人一看他這個架勢,都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一步,這個大忽悠又要秀嘴皮子了,自己等人聽著就好了。

「這個道理,大汗自然清楚。」

「我沒功夫聽你說這些廢話,說出你的目的!」成吉思汗冷冷道。

「我孔明從不說廢話。」諸葛亮搖頭,道:「汗族和項羽之間的仇恨根源是因為霸王鼎,這尊至尊寶鼎,貴族之人覬覦寶鼎,並且對項羽出手鎮殺,最後項玄前輩出現,反殺此人,是也不是?」

「哼!我等不在場,族人已死,當然由著他們說了!」有一位長老憤恨的說道。

諸葛亮笑了,看著那位長老笑了起來:「聽這位的意思,你是說項玄前輩誣陷你們了?」

「不不不!我沒有這個意思!」那長老一聽連忙搖頭,冷汗都下來了,一臉憎恨的看著諸葛亮。

成吉思汗也甚是不滿,這傢伙說話實在是太危險了,一邊給你講道理一邊給你擺拳頭,防止你耍無賴不認賬。

「項前輩如此英雄人物,定然不會欺瞞他人,你們說是嗎?」諸葛亮再次問道。

連同成吉思汗在內,一個個都硬著頭皮點頭,心裡有點想哭,這他嗎老子敢說不字嗎?

「那就是了,此事毫無疑問,正所謂天道有眼,能斷人間是非,這位長老挑動是非,見利而忘本,最後拉起了兩家仇恨,以至於牽扯到了如今的汗族,實在讓人惋惜。」 青山相待,白雲相愛 諸葛亮搖頭,口中不停:「但究其根源所在,依舊是利益二字作怪。因為利益,你兩人結仇,如今我想再推出利益,化解你二人之仇恨,如何?」

成吉思汗猛地抬起頭來,雙眼放光的盯著諸葛亮,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難道他要還給我至尊之器?」

「這不可能。」諸葛亮一搖頭,成吉思汗就怒了:「那你是仗著那人的威風來此欺辱我汗族么!」

「我們沒有那麼閑!」

諸葛亮依舊搖頭,盯著成吉思汗發出了一聲嘆息道:「至尊之器之事已經無法挽回,而我們卻能在這無法挽回的局面之上,再補償大汗利益,並且主動化解仇恨,如何?」

「項羽殺我族人,毀我族神兵,此仇不共戴天,如何化解!」一位白髮蒼蒼的長老怒喝了起來,站在成吉思汗的身後,顯然地位不低。

「好吧。」

諸葛亮點頭,道:「如果這樣的話,我也贊成你們維持仇恨。」

所有人都蒙了。

諸葛亮回頭,用羽扇指著姜亢道:「你看,現在項羽就在這裡,我保證他不還手,給你們報仇,你們誰過來殺了他吧。」

「你此話當真!」那位長老冷冷笑道。

「自然當真!」諸葛亮點頭笑著,回頭看向姜亢,眨了眨眼睛道:「項羽,你可以做到么?」

「可以,誰愛殺殺吧,我絕對不動。」姜亢無所謂的笑了笑,一副生死置之度外的樣子。

「聽到了沒?這位長老,你可以動手了。」諸葛亮對那位老者說道。

老者鬍子一吹,就要往前衝出去,讓成吉思汗沉著臉給拽了回去:「殺了項羽,誰去應對他後面那位?沒了至尊之器,我族尚村,若是項玄出手,必定寸草難生!」

花開若惜莫相離 那長老唰的一下臉色就白了,惡狠狠的瞪了諸葛亮一眼,這該死的傢伙,竟然給自己下套。

滿意的笑了笑,諸葛亮哎呦了一聲道:「你看是不是?維持這段仇恨,你們也報不了仇!看如今項玄前輩的功力,就是突破進入至尊境界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你們能報仇成功么?」

這話說的汗族的人都想揍他,偏偏還不敢動手,只能由著這個傢伙在空中一陣胡侃。

「既然報不了仇,那消解這段仇恨,對於你們其實是有好處的,至少項羽和項玄前輩不會找你們麻煩,你們不必顫顫悠悠的擔心滅族的下場,也不用卑躬屈膝去找那些如今看不上你們實力的黑暗存在,不是么?」

成吉思汗臉色一變,張了張嘴。

「大汗,不必說了,天下人不是傻子,早在你發兵西域的時候,人們已經看得一清二楚。」諸葛亮搖頭。

一陣沉默,成吉思汗方才抬頭問道:「那你口中的利益,又是從何而來呢?」

「呵呵,至尊之器不可挽回,但是你手中的陣圖,若是你們能夠和我們聯合起來,項羽可以幫你修復。」諸葛亮說道。

「當真!」一群長老和成吉思汗都激動了起來,那陣圖是至尊留下來的,比起至尊之器也差不了多少。

「我能夠練成皇禁霸王槍,就可以幫助你們修補陣圖。」姜亢這時候站了出來,隨後瞥了一眼身邊的大忽悠,決定自己也吹個牛逼,道:「日後若是我或者大長老進入了至尊境界,可以幫助你們製作一件至尊之器,作為補償,如何?」

「不錯,日後若是項羽或者項玄前輩成為了至尊,汗族和項家關係不同往日,其中好處不必多說。」諸葛亮笑眯眯的,似乎不甘落後,緊接著又補了一句嘴:「兩家若是結盟,如若汗族有難,項羽一定萬死不辭前來搭救,這等好處,如何不取?」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