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坐快坐,寧老師,吃飯了沒有?我們給你下麵條,免費的,再加兩個雞蛋。」超超爸爸招呼超超媽媽趕緊拿出吃的來招待老師。

寧雲夕擺擺手:「我吃過了,剛見了一個朋友,一塊吃了點東西不餓。回頭我家裡煮了飯的。」

聽是這樣,超超爸爸超超媽媽只好作罷。

超超給寧老師抱著書包,問:「老師來檢查我的作業嗎?」

聽孩子這樣一說,寧老師一笑,配合道:「可以給我看看嗎?」

超超爸爸和超超媽媽和兒子一塊興奮,三人立馬把作業全擺到了桌面上讓寧老師做檢查。

寧雲夕翻開孩子的作業本剛掃過一眼,看到有人過來了,眯下眼。

超超一家三口回頭看到了東哥他們,臉色煞變:這群傢伙突然這個節點上來這裡做什麼?

「沒事。」寧雲夕對他們三口人說,「我和他們約好在這裡見面的。」 「寧老師。」超超爸爸超超媽媽不可置信地看著她。

「聽說你們是租了人家的地方做生意。」寧雲夕說。

這下超超爸爸超超媽媽一愣。

從他們的表情寧雲夕可以看出,東哥真沒有在這部分上撒謊。

來的只有東哥和明哥,但是他們身後帶了一群小朋友。年紀大部分在磊磊和小丫頭之間,男孩女孩都有。估計得有十個左右的孩子。

超超他們一家以前應該沒有看到過東哥他們帶這麼多小孩,有些吃驚。

孩子們有丟丟膽怯的樣子,站在東哥和明哥身後張望著自己的小腦袋。

「你好,寧老師。」明哥笑著先走上前和寧雲夕打著招呼。

寧雲夕沖他們點了下頭:「說好了,給他們找到地方上學去。明天我來帶你們一塊過去。」

上學了?這十幾個孩子看著寧雲夕的目光里充斥著驚訝的成分在裡面,好像在說這個女人是誰。

超超媽媽貼著超超爸爸的耳朵嘀咕著,顯然認出了裡面哪個小孩子是誰怎麼了。嘀咕兩句,發現東哥狼一樣犀利的目光望過來時,超超媽媽趕緊閉上嘴。

寧雲夕已經聽到了超超媽媽部分的話,說是誰誰誰什麼吃牢飯的人的孩子。

超超媽媽言外之意只差來一句:寧老師這是傻了瘋了?準備收吃牢飯的人的孩子做學生?

孩子裡頭似乎也聽見了超超媽媽的話,有的孩子直接聳起了眉頭。

「波波。」東哥喊了一聲。

一個比小丫頭年紀稍小一些,但是個頭可以趕超小丫頭的男孩子站了出來。

聽到波波這個名字,寧雲夕想起了磁帶上的署名,笑問:「喜歡孟晨橙小朋友的歌嗎?」

「喜歡。」波波道。

波波這話剛答完,腦袋上被東哥掃了一下:喜歡個鬼!

「你打他腦袋做什麼?」寧老師發出質問。

東哥立馬收住自己的拳頭:「沒有。他把時間都浪費在聽歌上面是不行的,對不對,老師?他這個年紀應該好好讀書。」

「好好讀書和聽歌並不衝突。」

「問題他這個智商,一心沒法二用。」

「你是他的——」

「他是我爸。」波波指著東哥道。

寧雲夕看著這對父子倆,要說像,那不可一世的表情真像。

「叫老師!」東哥對兒子命令道。

明哥同樣對其他孩子們下達命令:「快叫老師,不然你們沒有辦法去上學了。」

可是顯然上學這個事兒,對這群孩子來說,孩子們有些興緻缺缺。見狀,東哥和明哥那拳頭又要對孩子們的腦袋上砸了下去。

孩子們對拳頭並不是都完全畏懼的。波波說:「去了學校,又不讓我們上學怎麼辦?」

「你們好好聽老師的話,會不讓你們上學嗎?你們不要盡做些讓老師生氣的事情。」東哥和明哥說這些話的時候,彷彿變成了兩隻老母雞一樣嘮叨。

超超爸爸和超超媽媽在旁邊看著都看傻了眼。

「你們不是去超超他們上學的那種學校。」寧雲夕和孩子們說,「你們去的是一個,和你們一樣沒有能在這裡學校上學的孩子一塊上課的地方。」 「是監獄嗎?」波波問。

「什麼監獄!」明哥的聲音要尖叫起來了。

一群孩子可以直接叫他們這些混混們都抓狂。

倘若不是自己家的孩子,早丟哪兒去了。

「好好聽老師說。」東哥那副表情寫著:生個兒子是來克自己的!

「她說了不是學校。」波波指出寧雲夕剛才說的話。

「我的意思是說,求學的地方都是學校。」寧雲夕對波波說,「你們想上課嗎?」

波波回頭看看她,突然冒出一句好像不搭邊的話:「你知道孟晨橙嗎?」

「你在想什麼。」東哥的眼球要吃了兒子。

這個小屁孩現在已經在想女人了?

寧雲夕微笑地沖孩子點頭:「知道,她是我們家的孩子。」

聽到那個唱采蘑菇的小姑娘是這個老師家的孩子,一群剛才對上學沒興趣的孩子們一下子都圍住了寧老師問起來:「她真是你們家的孩子嗎?」

「她怎麼唱的?」

「她還會唱什麼?」

「我們能聽她唱嗎?」

東哥和明哥吃驚地看著這群小朋友怎麼突然都化身為某人的歌迷,剛要吼:「喂,你們——」

沒想,超超都一樣對寧老師馬力十足地追問:「寧老師,孟晨橙是不是之前在我們家吃過麵條?我可以要一個她的簽名嗎?」

大人們都沒有想到孩子們這麼愛一個小朋友唱的歌。

歌具有感化人心的魔力,所以寧雲夕才對自己家小丫頭說,要好好珍惜自己這份上天賜予的禮物。

「你們想聽她唱歌是可以的。不過你們想好了,你們準備到時候怎麼在她面前介紹你們自己?」寧老師對孩子們眨個眼。

超超一下聽明白她的意思:「她學習成績很好嗎?」

暗戀成婚:男神寵妻如命 波波的兩眼瞪著超超問的這個問題:「你真多嘴。」

「你想和她交朋友?」超超回頭質問他。

眼看這兩個小男孩好像開始架勢十足準備搶女人了。

超超爸爸超超媽媽拉住兒子:別和人家打架。你爸媽都打不過人家的爸。

超超不怕,說:「他學習那麼爛,人家孟晨橙才看不上他。」

波波一口氣一口氣像牛一樣大喘著,回頭再看寧雲夕問:是這樣的嗎?

「我們家的孩子,喜歡善良的樂於助人的小朋友。」

聽到寧老師這句話,東哥和明哥怎麼覺得這話好像是針對他們居多。

「波波哥樂於助人。」一個扎兩個羊角辮的小女孩站出來道。

「毛毛,別插嘴。你哥說話呢。」波波喝住妹妹。

「怎麼樣?決定去上學了嗎?」寧雲夕問孩子們,要讓孩子們自己決定。

「我們不上可以嗎?」波波冒著爸爸砸下來的拳頭危險頂著嘴巴說。

「你們如果不想上學,勉強你們去上學你們也不聽課,這不是浪費你們的寶貴時間嗎?」寧老師說。

這個老師說話不一樣呀,居然說是浪費他們的寶貴時間,一般不是都說浪費老師的寶貴時間嗎?

「人一輩子的時間就那麼多。肯定是浪費你們的時間了。」寧老師認真地闡釋自己並沒有虛偽地說話。 好像是這樣的。

孩子們一個腦袋對著一個腦袋看。

東哥和明哥在旁是都摸不到寧老師葫蘆里賣的什麼藥方了。一個不按常理出牌的老師,糊弄得他們團團轉,現在連帶他們的孩子一樣被糊弄得團團轉。

「你們覺得你們一輩子的時間要放在哪裡。你們自己好好想想。」寧雲夕對孩子們說。

波波徵求小夥伴們的意見,回頭對寧雲夕說:「玩。」

兒子這個字,讓東哥的臉瞬間暴紅。都多大了,還想著玩!

寧老師淡定如佛:「你們打算去哪裡玩?打算怎麼玩?這個世界上那麼多好玩的事情你們都弄清楚了嗎?」

哎?這個世界上除了他們玩的沙地操場,還有什麼好玩的?

波波他們一群驚訝的小眼睛全落在了寧老師的臉上。

寧老師道:「全世界最深的溝叫做馬里亞納海溝。它的深度超過了全球最高的山峰珠穆朗瑪峰的高度。很多登山家可以征服珠穆朗瑪峰,但是,深過珠穆朗瑪峰高度的海溝,對人類來說一直卻是一個很難解開的神秘之地。六零年一月,科學家首次乘坐」的里雅斯特「號深海潛水器成功下潛至馬里亞納海溝底進行科學考察。那裡的氣壓高達一千一百個。溫度是二度,受到地熱的話,水溫可以達到三百八十度。」

孩子們被寧老師豐富多彩的描述牢牢吸住了眼球,他們每一口呼吸都不禁跟著老師的話抽吸著,小心臟一跳一跳的。

超超爸爸和超超媽媽,東哥明哥一樣都站傻了在那裡聽寧老師說話。怎麼這寧老師講課比說書先生說的故事還博人眼球。

「霸王烏賊,十米長,與抹香鯨廝殺的故事,一直在海上流浪的漁民口裡代代相傳。科學家們一直找不到它的神秘蹤影,不知道是真是假,最終在馬里亞納海溝看到了霸王烏賊。」

孩子們的眼前浮現出了兩個深海巨獸戰鬥的畫面,小眼睛都呆掉了。

「怎麼可以去你說的那個馬什麼海溝?」波波問。

「你想去那裡玩嗎?」寧雲夕反問孩子。

「想!」所有孩子們被寧老師吊起來了胃口,都大聲答著想去看看十米長的烏賊。

「那個地方應該很好玩。」波波興奮地說。

超超繼續鄙視他:「算了吧,你能去?」

「我怎麼不能去了?」

「你剛才沒有聽老師說嗎?只有科學家能去。」

「為什麼只有科學家能去?」波波問。

超超這個問題回答不出來,只好看向寧老師。

寧雲夕的手摸一下超超的腦袋,對波波說:「對,他說的對,只有科學家能去。因為只有科學家知道怎麼應付一千一百個大氣壓的壓力,你不知道怎麼應付,沒有潛到海底肯定被氣壓壓成了肉餅。死了還怎麼玩?」

波波的眼睛驚訝地看著寧老師說的那句死了還怎麼玩,想這老師真是太不一樣了,敢這麼對他們孩子說。

寧老師沒有打算騙孩子們,是死了還怎麼玩。 「我們想——」

包括波波在內,這群孩子喊著不想上學的孩子們,突然從寧老師的話里明白了一個道理。

想玩,也得有知識。

東哥和明哥,與超超爸爸超超媽媽互相對著眼神:這個老師,實在太厲害了!

「我們上學。」波波想清楚了,代表其他小夥伴們決定。

寧老師並沒有因此馬上歡呼起來,而是認真地問孩子們:「知道上學是幹什麼的嗎?」

「上課。」

「上課是幹什麼的?」

「聽老師說話。」

眼看寧老師嚴肅的表情像是在否定他這個答案,波波一怔,感覺自己以前的學都白上了。

「上學,就是要把你們自己的知識一步步往上學。」寧老師告訴孩子們,「學到你們自己可以達到你們的夢想為止。所以,你們去到學校,一聽不是你們想聽的東西,馬上認為老師說的沒用,是不行的。要知道一個小數點的計算,都可能影響到你們將來對海底氣壓的測算,影響你們是否可以達到你們追求的夢想。」

這個寧老師是給一幫不喜歡上學的孩子們打預防針。上學不是說上就上說不上就不上的事情,要經歷很長一段時間的堅持不懈的,或許要用人的一輩子去堅持不懈。

寧老師嚴肅地對波波他們說:「沒有這個勇氣,沒有這個思想準備,不要輕而易舉地說上學就上學。」

儼然,寧老師早看出來了。在這群孩子心裏面,上學不是野獸猛虎會嚇壞他們,反之,這群孩子和普通孩子不一樣,對上學充滿了不屑。

波波掃了掃後面的孩子們,回頭對寧雲夕說:「不就是考試要考一百分嗎?」

「這話你自己說的。」寧雲夕抓住他話里的那份傲氣道。

「有什麼難的?就考一百分給你看。」

東哥忍住拿拳頭砸兒子這個傻腦袋。

超超問寧雲夕:「孟晨橙都是考一百分嗎?」

「她今年要升初中。」寧雲夕道,「想考她哥哥姐姐的學校,首都四中。」

首都四中,超超爸爸超超媽媽東哥明哥都知道,首都圈裡數一的中學。

超超也知道,拿手拍下自己額頭:「好難追。」

波波鼻孔里哼一聲,有什麼難的。

這樣決定了明天帶孩子去學校的時間。寧雲夕起身離開的時候,東哥跟在她後面道:「謝謝你,寧老師。」

「明天記得準時,不要讓孩子養成遲到的壞習慣。」寧雲夕交代。

「知道了,保證準時。」明哥忍不住沖她敬個禮。

在車上看到的苗正清想,這個小混混都對寧老師敬禮了。乖乖,寧老師是越來越厲害了。

孟晨浩一直看著媳婦走回來,早就移不開放在自己媳婦身上的那束目光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