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疼你了嗎?」蘇馳風連忙握住她的手,輕輕的為她揉了揉手指。

「你自己有何感覺?」

向月的小臉上已經露出驚喜之色,沒想到經過二次龍甲淬體的蘇馳風,他的皮膚會如此的硬朗。

「感覺氣血、力氣都大了一倍。我覺得我不用內力護衣保護,也可以承受中成境高階修為的一擊。」蘇馳風欣喜道。

向月伸手捏了捏他的手臂,捏上去還是挺柔軟的,很有彈性,在陽光下,他的肌膚表面似有一層奇異的光澤,令人很想上去咬一口。

不過向月可不敢咬,就怕把自己的一口小白牙給磕碎了。

「如果你想咬,就咬一口,絕不會蹦壞你的牙。」蘇馳風嘴角揚著愉悅的弧度,明亮的眼瞳里流轉著寵溺的笑意。

向月不由小臉微微一紅,難道自己的心思表現的這麼明顯嗎?

「去,誰想咬你了。」向月推開了他的手臂。

「經過二次淬體,我發現龍甲淬體法堅韌的不是肌膚,而是氣血和筋骨,使整個體質增強。當身體遇到外力襲擊,就出現了像外修那樣的銅牆鐵壁般的效果。」

看到向月有點微紅的小臉,蘇馳風捨不得移開視線,微笑著將自己的感覺說出來,「所以龍甲淬體之後,肌膚不會起老繭,依然柔軟光滑,只要我將力量卸去,真不會蹦壞你的牙,不信你咬一口試試。」

向月恍然的點點頭,龍甲淬體法增強的是整個身體的素質,絕對比外修的鍛體法更為強大和有效。

她直接忽略蘇馳風讓她咬一口試試的曖昧,快速搜了一下記憶:「九天之後你再進行第三次龍甲淬體,按三倍的時間計算,第四次應該在二十七天之後,你自己算著,我再給你一瓶藥液。」

蘇馳風接下小玉瓶,問道:「寶寶,龍甲淬體法的效果如此神奇,你不修鍊嗎?」

「你想讓我變成像你一樣一身肌肉,長出鬍子的男人嗎?」

向月看到蘇馳風聽到這句話后怔神的模樣,不由哈哈直笑。

「阿風,你不參加江湖盟副盟主競選了?」白鶴上坐著的益陽放聲問道。

蝴蝶沒有飛得很快,白鶴緊隨其後,在空中飛行,風比較大,說話若不大聲,聽不到。向月和蘇馳風兩人談的話,其他人除非刻意去聽,否則也是聽不到的。

「送寶寶到皇城再說。你和入磯都不參加,似乎我也沒什麼對手了。」蘇馳風意味索然,大聲應道。

尋常人若是無故離開競選大會現場,必然被裁判取消比試資格,但蘇馳風的父親蘇海龍畢竟連任多屆江湖盟盟主,即使失蹤大半年,杳無音信,江湖盟的後門也是給蘇馳風敞開著。

尤其是他打敗了有琴曠野,江湖盟內部人員大多數對他極為看好,均覺得副盟主一職必有他一席之地,只要他最終決賽時出場即可。

「我收到消息,昨日競選大會上出現了一個開天棍的後人,一天之中打敗數十人,成為昨日最大的贏家。你堂兄蘇驍勇也敗在他手底,他還沒碰到有琴曠野,不知誰厲害。」

穿越在吸血鬼身邊 向月聽益陽說到「開天棍」三字,不由笑了。

那開天棍的後人自然是余不爭了,他很聽向月的話,沒有去找姚剡,所以姚剡出事後,並沒有連累到他。

但他想參加江湖盟競選大會,卻因為無名無勢,沒人擔保,無法獲得參加名額,他記著向月的話,去找了黃子金和費雲英,才獲得了參加的資格。

昨日比試,他施展出家傳的武技「開天棍」,那些老一輩的人這才認出他是開天棍的後人,一日成名。

蘇馳風的叔叔蘇海虎雖然因為蘇海龍的失蹤,代理過江湖盟盟主一段時間,但蘇海虎資質有限,終歸難以服眾,這次並沒有參加,倒是蘇驍勇報了名,結果敗給了余不爭。

「開天棍的後人!」

蘇馳風頓時有了興緻,等向月安全到達皇城,自然要趕回天目宗去,會會這個開天棍的後人。

「益陽,你怎麼不參加競選?」

「有這時間還不如修鍊。」

益陽自從得了向月給的仙力本源,一有空閑就會修鍊,感覺仙力逐漸在增長,令他歡喜雀躍無比。

要知道在這個仙力資源極其貧乏的環境,能夠提升仙力修為,對任何一個巫族後裔來說,都是一件極為難得的事。

他只等把向月送到皇城,就閉關修鍊,期待著自己突破到真身境修為。

一行人到達皇城南門已經是下午,與慕容青虹、畢尚等人碰頭,經過守城門的官兵盤查后,步行進了皇城。

「不愧是天子腳下,樓房都比郡城要高。」

向月難得露出鄉下人進城的模樣,望著皇城內諸多鱗次櫛比、古色古香的高樓建築,一臉的欣賞和流連。

魂魄回歸之前的向月,即使從小住在皇城,卻因為只有一半魂魄的關係,整日呆在公主府里,不可能出門,對她來說,等於是第一次來皇城。

「聽說皇城的店鋪很多,什麼好東西都有,我們快去逛逛。」桃紫也是第一次來皇城,顯得很興奮。

「走,去逛逛。」

殺手媽咪:天才寶貝腹黑爹 向月已經拉起桃紫,準備從城門口一路逛進去,她最喜歡買東西了,等逛到天黑,再打聽公主府不遲。

前方突然一陣喧嘩,路人出現了騷動。 只見前路一騎雪白的高頭大馬緩步而來,馬背上騎著的是一個穿著白色綢袍的年青男子,長眉入鬃,俊美非凡,一張猶如羊脂白玉般光潔的臉,在陽光照耀下,沒有絲毫瑕疵的美。他身上所穿的白色綢袍也在陽光下微微閃著潔白的光芒,好像籠罩著一層聖潔的光輝。

馬上的翩翩美男子,驚艷了道上的人,不管是男的、女的、老的,還是少的,好多人尾隨追逐著,因為馬車旁有佩帶著長刀的府兵,道上的人靠近不了他,一些人像著了魔似的朝著他投擲水果。

「哇……現實版的擲果盈車啊!」

向月看到這一幕,邁出的腳不由停滯,當她注意到那雪白大馬上的人,目光也為之一滯,那年青男了不是別人,正是她的小表哥方仲玉。

方仲玉面無表情,好像這樣的場面已經經歷過不少次。

他的兩側各有五個步行的府兵,腰佩長刀,手起刀落,所有擲向方仲玉的水果,就被他們給咔嚓了。

向月小臉又是一滯,這分明是瘋狂「切水果遊戲」嘛。

「小月,上馬車。」

方仲玉已經注意到一行人裡面的向月,臉上仍無什麼表情,語調生硬,也沒有下馬的意識。

他的身後跟著一輛錦紅色的豪華馬車,很明顯是來接向月的,馬車後面還尾隨著兩名府兵。

「表哥,你怎麼知道我來了?」

向月能感覺到他有多麼不待見自己,不過她心裡想著怎麼才能攻略這位表哥,將表哥變成親哥,像方伯玉那樣,關係變好不說,也不用再擔心婚事了。

在路上,向月已經跟益陽、桃青等人說過她來皇城是探望姨母明玉公主,所以益陽等人見到方仲玉前來迎接,並不意外。

擲水果的那些人也看到了向月一行人,無論向月、桃紫,還是蘇馳風、益陽都是俊男靚女,將水果朝向月一行人擲去。

難得自己也能體驗一下擲果盈車的善意,向月笑著伸手一抄,接到了一隻蜜紅的桃,衣袖上一擦,反正這裡沒有環境污染,就往口裡送。

蘇馳風和益陽幾個本來想將水果打開的,不過見到向月津津有味的吃起水果來,臨時就改變主意,將擲來的水果紛紛接下。

那些擲水果的人頓時瘋狂了,將籃子里的水果蔬菜全擲完了,跑著回家去拿。

桃紫也接了一隻梨吃了起來,一邊低聲問益陽:「你們騰益閣不是要公布美男榜、美女榜和醜女榜嗎,什麼時候能公布出來?」

「就這兩天,美男榜和美女榜同時出爐,醜女榜取消,誰願意看醜女啊,要不是因為姚剡那個醜男,醜男榜也不會存在。」益陽回應。

「那快了。」

桃紫十分期待的目光,問道,「向月能排美女榜第幾?她的表哥方小王爺是不是美男榜第一?」

「過兩天你就知道了。」

益陽故意吊胃口,惹得桃紫一陣白眼。

「母親讓我來接你,快點上馬車,回公主府。」

方仲玉見向月若無其事的吃水果,眉頭微微一皺,生冷的話語,怎麼聽都聽得出他不情不願,帶著厭煩。

「表哥,我與朋友一起過去,馬車就不坐了,你在前面帶路就行。」

向月倒也不在意方仲玉的態度,想與桃紫、蘇馳風等人一起回公主府,將他們介紹給明玉公主認識。

「閑雜人等,恕公主府不招待。」

想不到方仲厭煩的情緒更大了,向月眉頭不由皺了一下:「表哥,你若不願,大可以先走,我自己會找去公主府。」

蘇馳風、益陽等人見方仲玉這副態度,也皺起了眉頭,但人家畢竟是向月的表哥,他們也不方便說什麼。

「你有本事就不要回來,也別讓母親找到你。」

方仲玉顯然是知道明玉公主想要請旨賜婚的事,擺著張臭臉,口氣非常不好。

「表哥你好歹在我朋友面前,給我留點面子。」

要不是記著方仲玉在幽冥王洞府里暗中幫她,又滅桑家為她出氣,向月哪忍的住心中蹭蹭直竄的怒火,賜婚是明玉公主的意思,又不是她的意思,朝她發什麼火啊,就不能好好說話?

方仲玉在看到向月之後,就沒有一副好臉色,向月剛開始還驚艷了一下,隨之看到他這一張臭臉,感覺也不過如此,再說男人長這麼漂亮幹什麼?

「方小王爺,這裡人多,你不覺得你這樣說話不妥嗎?」蘇馳風哪見得了向月受氣,就算給向月氣受的是她的表哥。

「跟他斷了,蘇家配不起你。」

方仲玉不理蘇馳風,直接朝向月說話,長腿一翻,躍身下馬,抓起向月的手臂,便拉著她往馬車去。

「放開寶寶!」

蘇馳風一個閃身,就攔住了方仲玉,想要將向月搶回來。

方仲玉將向月一拽,護在身後,帶來的府兵「刷」的全部抽出了腰間的長刀,包圍了蘇馳風。

看方仲玉這副模樣,不知情的人還以他在跟蘇馳風搶向月,與蘇馳風兩人爭風吃醋。

要知道路邊許多少女婦人一臉受傷的表情,心傷方仲玉和蘇馳風兩個大美男在路中間爭一個女人,又一臉羨慕的瞧著向月,恨不得自己能代替她。

向月卻知道方仲玉只是護短而已,應該是聽到蘇馳風和向月的關係,蘇家卻始終不溫不火的表現,覺得蘇家看輕向月,就是藐視公主府。

以他護短的性子,只有他才可以給向月臉色看,外人是萬萬不可以的。

「全部退開!」

向月一把甩脫方仲玉,腳步一動,就攔在了方仲玉和蘇馳風之間,目光一掃那些舉刀包圍上來的府兵。

並不嚴厲的目光,卻有著一股無形的威壓,令那些被她目光掃過的府兵,身體一顫,不由自主的退後了一步。

方仲玉感覺到向月身上的氣勢,微一愣神。

「表哥,我跟你走就是了,等我說幾句話。」

向月向方仲玉丟了一句話,便拉起蘇馳風,走到山老、益陽他們身邊。

「當家的,你住公主府沒事吧,要不要我留在皇城?」 高齡巨星 山老見方仲玉那麼對待向月,很不放心。

「山老,你放心回嶺界鎮,姨母最疼我了,表哥不會對我怎麼樣。你今晚和慕容堂主他們去住客棧,休息一晚,明日再走吧,這個你拿著防身,萬一遇到修為比你高的,記得用它。」

向月將從健扈手裡得來的「奪魂缽」塞到山老手中,邪巫已經盯上了她,恐怕也會盯上山老,奪魂缽專吸魂魄,實力再強的人,恐怕也抵擋不住被奪走魂魄,把它給山老防身,最好不過。

她知道山老聽得懂她的意思。

隨後她交代慕容青虹有空去找找有沒有合適的店鋪和大房子。

既然要在皇城開店,總歸要買套大點房子,不僅店員能住,也方便自己採購的東西存放一下。

她需要採購很多東西收入仙元丹,不方便放於公主府。

「寶寶,晚上讓山老、慕容堂主他們住我蘇家別苑去吧,店鋪我來找。」皇城裡有蘇家不少店鋪和房產,蘇馳風說道。

「不用,你雖然是我們天星門的客卿長老,但是住你們蘇家別苑有諸多不便。」向月搖搖頭。

益陽說道:「我那邊倒是有一套很大的空房,陳設齊全,一直沒人住,你若看得上眼,送給你。」

益家的騰益閣就開在皇城,產業不比蘇家少。

「那就讓山老和慕容堂主今晚去看看,行的話,就拿下,送就不用了,等生魂香煉製出來,咱們相互折算好了。」向月點頭應下。

當初說好生魂香一瓶八十金的價格出售給益陽,既使現在大家關係極好,談好的事,變卦也不好,正好相互買賣,公平交易。

「行!」

益陽沒拂了她的意思,答應下來。

「小心你這個表哥。」

桃青一直注意方仲玉的面相,暗中密語傳音給向月,話沒多說,他不是一個背後說人壞話的人,但必須提醒向月。

「小玲跟我走。」

向月相信桃青看相之術,朝他微微點了一下頭,與山老等人告別之後,便帶著葉小玲經過已經騎在馬背上等候的方仲玉。

「我帶個貼身的婢女總行吧。」

「看來你是有備而來,有些事你最好別妄想。」方仲玉顯然言語中在暗示她別妄想與他的婚事。

「我回來是看姨母的,是你自作多情了。」向月也沒了好脾氣,直接用話嗆他。

兩人目光交織,相看兩相厭。

車輪滾滾而起,向月往外看,視線卻被馬車旁跟隨著的佩刀府兵的身影給擋住了,索性閉目養神。

半個時辰左右,馬車停下,傳來方仲玉生冷的聲音:「到了,下來!」

葉小玲很機靈的攙扶著向月下馬車,像足了大戶人家的婢女。

向月將她帶在身邊,看中的就是她的機靈,還有骨子裡的狠辣。

從馬車下來,抬頭望向面前朱紅大門的府第,向月的眼神微微一眯,記憶里似乎沒有多少公主府的印象,但這裡有她母親的足跡,事關她的身世,還有四年前她莫名出現在陌生地方之謎。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