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師兄才是我輩之楷模,左凌玥那小娘們兒算個屁!」

眾人提及廖曇,無不是一副驕傲的模樣,好似他們也是凌劍宗的一份子一樣,但事實上,這些人只是一些散修,或者根本不懂修行的普通人罷了,所以此言頗有些為自己臉上貼金的意思。

但也能由此看出,廖曇在整個青州修行界的聲望有多高,人氣有多旺。

從某種角度上來說,他不僅僅是凌劍宗的大師兄,更是整個青州修行界的大師兄!

那青州第一天驕的名號,可不是說著玩兒的!

然而,很快一人急色匆匆地從茶肆門口跑了進來,慌慌張張地開口道:「不好了!我剛剛收到消息,據說這次洛川也要去觀星大會!」

「什麼!那個瘟神也要去?完了完了……」

……

血獄谷的某座峰頭上。

林楓正在與一位身穿褐袍的中年男子飲酒。

「這次羽兒的事情,讓咱們血獄谷名聲大為受挫,好在其他方面的損失不大,希望此番去了觀星大會,康長老能重振我谷的威嚴!」

褐袍男子哈哈一笑:「咱們血獄谷的名聲什麼時候好過了?不過還請林副掌門放心,康某一定會竭盡全力,在觀星大會上闖出名堂來的。」

「廖曇和衛塵那兩個小輩不如為慮,至少在咱們青州前往觀星大會的強者中,當以康長老為尊,這一次可不能讓其他幾州看了我們笑話。」

「哼!這次康某閉關出來,只要不是如九煙門、皓月山莊這等超級大門的弟子,其餘人根本入不得康某的法眼!」

「哈哈,如此便好。」

正說著,一位長相俊美,目帶陰鬱之氣的少年突然來到了場中,神色間似乎有些凝重。

林楓當即招招手:「蟬兒你來了?正好,我正與康長老商量觀星大會的事情呢。」

北蟬走到近前,與兩位長輩見了禮,隨即沉聲道:「據聖星司剛剛傳出的消息,這次的觀星大會,洛川也要去。」

聞言,林楓頓時臉色一變。

「洛川?他不是剛剛才破境洗星嗎?他去觀星大會做什麼?」

北蟬搖搖頭:「具體的情況還不知道,但傳聞此子在天元門丹河中開悟,一日晉陞洗星境巔峰。」

「什麼!這小子怎麼運氣總是這麼好!」

康長老看著林楓與北蟬的大驚小怪,不禁暗暗皺眉。

「哼!不過一個洗星境巔峰的小子,林副掌門為何如此忌憚?莫非是康某閉關多年,觀星大會的規矩變了?」

「這倒沒有,按理來說這次去觀星大會的都是聚星強者才對,不過這個洛川……」

「是我青州第一攪屎棍。」北蟬如此總結道。

……

青州各大修行門派。

「什麼!洛川此番也要去觀星大會?這災星能不能消停會兒啊!」

「是啊!這傢伙去了凌劍宗,險些把凌劍宗搞得滅門,去了月影秘境,咱們青州一眾天驕幾乎全軍覆沒,這次又要去觀星大會,他還嫌把咱們青州修行界坑得不夠慘嗎?」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傢伙只是洗星境啊!按理來說根本沒有參加觀星大會的資格,他是怎麼受邀的?」

「那還用說,肯定是聖星司的人給他開了後門啊!別忘了,這災星和星殿關係非比尋常!」

「這下徹底完蛋了,這次凌劍宗的廖曇師兄,血獄谷的北蟬師兄,天元門的衛塵師兄,還有各大世家的聚星境強者都要去的吧?不知道最後能有幾人活著回來?」

「這些可都是聚星境強者啊,死一個就少一個,到時候咱們青州可怎麼辦!」

「我剛剛聽說,就在片刻之前,這洛川在天元門內把諸如天辰書院、九煙門、皓月山莊這等超級修行勢力都給得罪了個遍,看來此番觀星大會,我青州危矣啊!」

「啊啊啊啊啊……這小災星想找死可以投河、懸樑、服毒啊,為什麼一定要拉上我青州修行界墊背啊!」

「我嚴重懷疑,這小子是其他各州派到我青州來的姦細!」

「我覺得這傢伙的出生就是我青州的一大劫難!不!是我們大梁帝國的劫難!」

「不行,我得趕緊勸勸我宗的大長老,讓他這次別去觀星大會了……」

……

南宮家主殿。

南宮無名一手扶額,滿臉的愁容。

「這洛川還真是閑不住的主兒啊,剛剛在青州鬧出這麼大的風雨,又準備去禍害觀星大會了嗎?」

其座下的一位精瘦男子立刻苦笑道:「家主,要不然,這次的觀星大會,我還是不去了吧,我怕……」

南宮無名一瞪眼:「不行!以現在的情況看來,你更要去了!」

精瘦男子頓時滿臉的無奈:「家主不會是想要我保護那傢伙吧?」

「關於那洞天福地之事我們已經準備了這麼久,眼看就要成事,可不能在這個節骨眼兒上再生事端,洛川手中拿著地圖的最後一角,對我們來說極其重要,所以此番觀星大會,你必須全力保護好他的安全!」

「可那洛川也太能攪事兒了,若是這次他將其他各州的聚星境強者都得罪了個遍,我到時候就算想護著他也護不住啊!」

「怕什麼,這次凌劍宗的廖曇也會去的,在登樓之前必定也以保護洛川為第一要務,你只需要從旁策應就是了。」

頓了頓,南宮無名又抬手揉了揉臉上的贅肉,沉思道:「更何況,那洛川只有洗星境的修為,卻能受邀參加觀星大會,一定是星殿給予的方便,所以等到了汴州,聖星司的人肯定也會對他多加照料,希望那小子這次能安分一些。」

精瘦男子長嘆了一口氣:「我覺得,安分這個詞,怎麼都跟他不搭啊。」

……

夏家後院中。

夏馨月一把撲到了夏秋蘭的身上,連連撒嬌道:「姥姥姥姥,你就讓我去嘛,我想去嘛……」

夏秋蘭一陣頭疼,但臉上卻滿是寵溺。

「月兒啊,這次實在太危險了,上回你悄悄遛進月影秘境,可把姥姥給急壞了,等那洛川從觀星大會回來,姥姥再帶你去凌劍宗找他好不好?」

「不好不好,我要在觀星大會上親眼看看洛川是怎麼技壓群雄,聲震大梁的!」

「可那洛川說到底也只是洗星境,而參加觀星大會的九成九都是聚星境強者,他又哪裡能有什麼機會嶄露頭角?」

「那可是洛川,是我看上的男人!沒有什麼是他辦不到的!」

對於夏馨月的口無遮攔,夏秋蘭也是滿心的無奈,連連道:「月兒啊月兒,上次在月影秘境,你能逃出生天,已經是諸神保佑了,這次若是再去了觀星大會,姥姥怎麼可能放心啊。」

「哎呀那不一樣嘛,上次是我偷偷跑進去的,這次有姥姥的支持,大不了再讓我爹爹安排一下,誰敢對我動手?」

眼看夏秋蘭依舊不為所動,小蘿莉頓時急了,轉頭看著旁邊優哉游哉澆花的老者,帶著哭音道:「姥爺,你也不為我說說話!」

聞言,老者這才轉過身來,笑道:「這事兒你姥爺我可做不了主。」

話雖然這麼說,但他還是笑著對夏秋蘭道:「老婆子你就讓月兒去吧,要不然她要是又偷偷跑出去,才更讓咱們頭疼呢。」

夏秋蘭沒好氣地瞪了那老者一眼:「你這個老糊塗,少說兩句話能死啊!」

老者也不生氣,仍舊笑眯眯的,隨即裝作無奈的樣子向夏馨月攤了攤手,又繼續澆他的花去了。

夏馨月頓時滿臉的沮喪,一副快要哭了的樣子,喃喃道:「姥姥不喜歡月兒了,以前月兒說什麼姥姥都會答應的,嗚嗚嗚……」

夏秋蘭最受不了這個了,趕緊一把將小蘿莉摟在了懷中,不斷安慰道:「好吧好吧,月兒別哭啊,姥姥讓你去了,讓你去了啊。」

話音剛落,夏馨月便抬起小腦袋來,驚喜地說道:「真的嗎?姥姥最好了!」

說完,夏馨月猛地就在夏秋蘭的臉上親了一口,眼睛都笑成了天邊的月牙兒。

夏秋蘭無奈地搖搖頭,苦笑道:「但說好了,這次出去,你萬事都得聽從你三叔的安排,另外我再跟你那死老爹說一下,讓他派人貼身保護你,到時候你可不許耍小性子。」

夏馨月乖巧地點點頭:「一切都聽姥姥的!」

聞言,那澆花的老者也不禁笑著放下了手中的水壺,暗中捏住了一紙符篆,無聲傳音道:「暗衛四死士,一炷香後來書房見我。」 只因為洛川即將前往觀星大會的消息傳出,整個青州修行界再度被攪得紛亂。

而在凌劍宗內,卻是一片歡騰與崇拜。

「聽說了嗎?洛師兄此番在丹河一日悟道,直接晉陞洗星境巔峰了!」

「早知道了,沒見今天一大早去百草堂恭賀的同門都擠破頭了嗎?據說啊,過幾天宗內就將舉行大典,正式任命洛師兄為親傳弟子了!」

「我的個乖乖,這麼說起來,洛師兄算是咱們凌劍宗最年輕的親傳弟子了吧?」

「誰說不是呢!這還不止呢,我先前聽人從百草堂傳來的消息,說是再過數日,洛師兄便將與廖師兄一起前往觀星大會,這才是真正的大機緣!」

「觀星大會?那不是只有聚星境強者才能參與的盛事嗎?」

「切,瞧你這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當初月影秘境開啟的時候,除了咱們洛師兄,有誰的修為低於洗星境了?結果呢?還不是被洛師兄震懾得服服帖帖的?」

「也是也是,要不怎麼說人比人氣死人呢,看看洛師兄,再看看咱們……」

「廢話!像洛師兄這樣的天驕一百年都出不了一個,咱們比得了么。」

事到如今,凌劍宗內弟子已經無人不被洛川所折服了,且不說此番一日洗星巔峰之事,單就說當日袁家聯合天元門、姜家血染小祁山,若不是最後洛川及時歸來,凌劍宗恐怕傳承已斷,山門已毀,全宗上下更早已寸草不生。

即便此事的根源本身就是因為洛川,但也不得不說,凌劍宗上上下下都是承了洛川的救命之恩的。

所以現在就算是勛祿堂的弟子,雖然明面上不好說什麼,但實際上私底下也是對洛川佩服得五體投地。

尤其在徐成身死,陳安離宗歸族之後,就連許懷秋等人也夾著尾巴做人了,如今只求洛川不來找他們麻煩,誰還敢主動去撩撥半分?

至於說熊原,恐怕暫時是離開劍林無望了……

當然,要說最揚眉吐氣的,還是百草堂。

曾幾何時,當洛川被袁小花污為叛國逆賊,人人得而誅之的時候,百草堂可謂是受盡了各方欺壓,就連堂內弟子也逃的逃,走的走,原本好不容易積攢起來的人氣也大為受挫。

然而洛川剛一回來,便給百草堂找回了場子。

不僅直接殺了刑堂長老徐成立威,還從各堂各峰搜刮來了一大筆橫財,甚至讓丘晨這名親傳弟子前來坐鎮,一時間,百草堂頓時成為了戰亂之後唯一一個,非但實力不曾受損,反而更上一層樓的宗堂。

或者更準確的說,現在的百草堂,已經儼然是凌劍宗的第一宗堂了!

就連演武堂也自愧不如!

論長老,演武堂有五位,百草堂只有一位,但百草堂的執丹長老謝坤卻是聚星境!

論資源,百草堂雖以研習丹藥之道為主,但洛川從各峰各堂搜刮來的東西可都價值連城,而且別忘了,在大逃殺一役,洛川還為百草堂爭來了宗門整整兩成的資源傾斜!

論人脈,東峰、西峰、演武堂,那可都是百草堂最堅實的盟友!

最後論堂下弟子,現在凌劍宗僅剩的三名親傳弟子,百草堂便占其一!

當然,這所有的條件都不如一個名字有說服力。

那便是百草堂的堂座是洛川!

一日洗星巔峰,得太上長老寵愛,背靠星殿這座大山,甚至還與大師兄廖曇關係匪淺。

說句不好聽的,現在在弟子層面,除了廖曇,已經沒有人比洛川聲望更高,實力更強了!

即便放眼長老層面。

當初洛川還只是洗星一重境的時候,便殺了徐成,現如今的他已經一日晉陞洗星九重巔峰,誰能匹敵?

所以一時間,當傳出洛川即將前往觀星大會的時候,凌劍宗一眾弟子甚至都沒人覺得奇怪,反而認為這本就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

若是洛師兄都沒資格去觀星大會,那誰還有資格去?

在眾多弟子當中,最為得意的當然就屬謝長京了。

毫無疑問的是,投靠洛川,絕對是他這輩子最明智的一個決定,更是他此生所遇到的最大機緣。

現在的他,靠著各種修行資源的堆積,不僅成功晉陞到了降星九重巔峰,更是在整個凌劍宗都橫著走,就算是各峰各堂的核心弟子也不敢怠慢。

誰不知道,他是洛川手下第一狗腿子?

除此之外,慕容小卿這個原本出身獵戶人家的小姑娘,也從此飛上枝頭變鳳凰,成為了凌劍宗為數不多的天之驕女之一。

這並不是因為她真的有多高的修行天賦,也不是她在草木葯道上的造詣有多可怕,而是因為……

她是洛川的徒弟!

雖然這個師徒的關係洛川始終沒有正面承認過,但他也不曾否認過,更何況,當初刑堂為了挑釁百草堂,派來打傷慕容小卿的那幾個弟子是什麼下場,現如今可都還歷歷在目!

至於說諸如聶玄宇、李大壯等在一開始就投靠百草堂的忠實骨幹們就更不用多說了,一個個都成了凌劍宗「師兄」級的人物,聲名大噪,平日出門手下不帶二三十個小弟都不好意思跟別人打招呼!

可以預見到的是,只要洛川一日不殞落,這樣的情況便不會改變。

甚至恐怕終有一日,這百草堂的名聲會比凌劍宗更響亮!

畢竟偌大一個青州,現在誰還不知道那句最著名的「百草洛川,霸氣凜然!威風八面,名震河山」?

可以這麼說,月影秘境一役,及其之後所產生的一系列影響,是百草堂徹底強盛的轉折點,也是凌劍宗破而後立的大機緣。

但時至今日,卻已經有不少凌劍宗弟子忘記了另外幾位當日與洛川離山征戰,至今生死未卜的天之驕子。

除了東峰,除了副掌門徐子林,除了,洛川……

此時在青州南方邊境的一條狹長山道上,正有三人一前一後緩緩行來。

當前一人肩扛一把大刀,沉默寡言,身上的穿著雖然有些襤褸,但目色中的精光卻讓人不敢直視。

其後一男一女,並肩而行,舉止親密無間。

「我就搞不懂了,按理來說,咱們在那絕地中同吃同住同行,那愣小子也不比咱們天賦高到哪裡去,為什麼偏偏就他聚星成功了?」

少年的眼中滿是不忿之色,言語間頗有些羨慕嫉妒恨的意思。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