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什麼。」洛泱問。

不過話一出口就是認慫:「錯錯錯錯了。」

洛泱撒開柳文茵的手,微微皺眉。

不給摸就不給摸,這麼凶。柳文茵嘀咕著,揉揉手腕。

抬頭就想理論,可看到洛泱殺人的目光。

再次認慫,只得怏怏的去洗臉。

下意識的摸摸自己的後腦勺,有些發癢,看樣子在癒合,果然苗大夫第一神夫的稱號不是白來的。

上午那丫鬟說我是在山裏長大的,山裏長大的,因為不受待見,還是有什麼別的原因。

穿越之可憐蟲嗎?

不過離開是柳文茵的必要選擇,別人穿越都是和男子甜甜蜜蜜,而柳文茵穿越就想看看祖國大好河山。

「丫頭,」柳文茵臉上滴著水,眯着眼叫了聲洛泱,「帶…你離開…怎…么樣?」

洛泱冷著臉,抵過毛巾,剛剛占自己便宜的事還沒過去。

柳文茵以為洛泱不願意,接過毛巾繼續說服洛泱。

「我…要是…走了,你肯定受欺負。」柳文茵艱難的說。

「好。」洛泱說。

「好啊,我再跟你說,你要是在這待着…」柳文茵瞪大眼睛,好?

洛泱翻了個白眼,頭腦簡單四肢發達,還反應慢:「啥時候走?」

「不着急。」柳文茵冷靜下來,沒有了剛剛到嬉皮笑臉。

「嗯。」洛泱點點頭,全然沒有疑惑和驚訝。

「我會帶你去過好日子。」柳文茵一字一句的從嘴裏蹦出這些話,很是認真。

洛泱冰冷的臉一瞬間有些恍惚,什麼都沒說轉身端著洗臉水離開。

現在不是一個人,自己還背負着保護洛泱,得有規劃一些。

第二日,本想起個大早上街當東西的柳文茵貪睡了,再次醒來太陽已經曬屁股了,想着天氣這麼熱,還是下午再走。

戴上面紗打扮的十分樸素,領着洛泱去醉清風喝喝茶。

雖說這裏是古代,思想卻沒有那麼封建,大街上有不少穿着花哨的女子在街上遊行。

天是真的熱。

柳文茵擦擦額頭上的汗。

兩人已經在街上漫無目的的走了半個點,接着拐進一家茶館,點了壺茶。

半壺茶下肚,柳文茵感覺舒服多了,對,對着坐在對面,撐著臉看着自己的洛泱說:「在這…等我。」

洛泱點點頭,看着柳文茵款款離開的背影,洛泱眯起眼睛。

典鋪,目的地。

柳文茵走出茶樓,顛了顛懷裏的首飾,對古錢只有一些淺薄的認識,也不知道待會會不會被坑。

剛剛喝茶的時候從店小二那打聽到京城最有名的當鋪就是典鋪。

「西走五十里,拐進一個小巷子,直走就能看見,人應該很多。」這是店小二原話。

茶館就這樣消息靈通,給點小錢的事情。

喝茶的時候聽到旁人談論起紅山鎮。

雲之彼端,天之崖海之角,環琅一線天,虛法無邊。

一聽就是個好地方。

紅山鎮第二個出發點。。 第1693章

……

秦舒在康安的「陪同下」,回到住處。

沒有外人在場,康安也不再偽裝,有些不耐煩地問道:「你想好沒有,怎麼救人?」

「別急。」秦舒瞥了他一眼,清楚地看到他眼底閃過的擔憂。

看來燕家真是對他「恩重如山」。

她冷靜說道:「辛將軍剛把燕長明抓回去,肯定是要嚴加看管和審訊的,這個時候去救人的話,風險太大。」

見康安不滿地皺眉,她補充了一句:「至少,先弄清楚辛將軍把人關在了哪裏。」

康安「嗯」了一聲,面色稍緩。

秦舒拿出手機來,給辛晟打電話。

「您所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

第一次沒有撥通。

等了一會兒,她重新撥號。

電話接通了。

秦舒率先開口說道:「辛將軍,剛才我這邊出了點事情,聽褚少說,是您委託他來幫我解的圍,太謝謝了。有機會的話,我想當面跟您道謝。」

「呵呵,元副院長言重了。」電話那頭,辛晟笑着說道。

褚臨沉已經跟他說明了情況,讓他配合演戲。

辛晟既抓燕景,也要幫秦舒。

他想了想,說道:「不過真要謝的話,我倒是想請你幫個忙。」

「您說。」

「我夫人常年卧病在床,後來經過經過治療才有所好轉,只是這兩天不知道怎麼的,身體又有了不適的癥狀。我看元副院長你醫術高明,想請你到府上給我夫人看一看。」

秦舒和康安對視一眼,後者示意她應下來。

秦舒按照他的要求,回道:「沒問題。」

「好!」辛晟再次笑了笑,說道:「等我這邊的事情處理完,就來接你。」

「有勞了。」

掛了電話。

康安迫不及待說道:「這是個好機會!你正好打探一下燕老爺的情況!」

秦舒若有所思地朝他看去。

卻見他目光閃了閃,沒有再多說。

秦舒直覺他還有話沒說完。

她沒有追問,只是默默留了個心眼。

夕陽西下。

一輛霸氣的軍用悍馬,穩穩噹噹停在國醫院門口。

「這位是?」

看着和秦舒一起上車的康安,辛晟故作好奇。

「這是我師兄,剛進國醫院的時候都是他帶我,給了我很多幫助。辛夫人的病情或許他也能幫上忙。」

秦舒隨口解釋了一番。

辛晟也沒多問。

車子駛動。

路上,秦舒在康安的眼色下,試探問道:「辛將軍,今天您去調查燕家,情況怎麼樣?」

辛晟遞給她一個意味的眼神,悠悠吐出四個字:「收穫頗豐。」

「可我聽說,燕家只有燕老爺一人,燕大少和二少都不見蹤影。」

辛晟自信地哼笑了聲,「是啊,不過只要抓住了這個老的,我不信那兩個小的還能藏得住!」

秦舒下意識瞥了眼身旁的康安,他低眉順眼的模樣,眼中有冷意閃過。

她繼續問辛晟,「聽您的語氣,燕家真有問題?」

「那是肯定的。」 時宜將這份感情解釋的十分清楚。

周蓉頓時就明白過來:「其實周舟這孩子我覺得不錯,你能夠跟她成為朋友也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情,我希望你可以好好的守護住這個朋友,千萬不要讓自己失去這個朋友。」

「這是當然的了。」

時宜馬上就答應下來:「周奶奶,你說的這些事情我自然都知道。這家人呢是上天給的,我根本就無法選擇的。可是朋友不一樣,這是自己給自己選擇的親人,我當然會好好珍惜。」

「那就好,你什麼時候去燕市?」

「今天下午就出發了,」時宜帶著歉意,「周奶奶,你剛剛過來,按理說,我應該請你吃飯的,但是現在我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去處理,這頓飯就只能夠推遲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我過來是來吃你一頓飯的嗎?你現在應該去辦的事情你就去辦,這裡的事情我為你處理,等到你回來后,請我吃飯就可以了,到時候吃的可就是慶功宴了。如果你要是現在就請我吃飯了,但是到時候我沒有辦成你交給我的事情,那不是無法下台了嗎?」

周蓉早就到了退休的年齡,現在之所以會過來,不過也是因為時宜是自己疼愛的小輩而已。

「好,等到我回來的時候,我們就吃慶功宴,我也一定會將天佑給請過來的。」

「如果天佑這個臭小子不肯過來的話,你就給我打電話,我一定會為你處理好的,你說行不行?」

「當然可以了。」

時宜十分開心,因為她發現自己在周蓉心裡可真的比天佑重要多了。

人總歸是希望被自己惦記著的人惦記的。

「你馬上要去燕市的事情跟你爺爺說了嗎?」

時宜搖頭:「這件事情我還沒有說呢,不過不是因為我不敢說,而是因為我覺得我說了,可能爺爺就不會讓我去了,所以周奶奶,這件事情我還需要拜託給你了,現在也只有你可以為我做這件事情了。」

周蓉一下就無奈起來,點了點時宜的腦門:「果然,人是長大了,可是這性子一點都沒變,你就放心吧,這些事情我會為你周旋的。」

「謝謝周奶奶了,那我現在就離開公司了?」

「好,去吧。」周蓉看的出來,雖然時宜的人還在這裡,可是心早就跑到燕市去了。

這樣也好,最起碼她可以確定時宜對待席聿衍是真心的。

也不知道席聿衍到底是修來了什麼福分,今生才可以跟時宜相伴終生。

周蓉選擇性失憶,完全忘記了之前時宜是怎麼鬧騰席聿衍家裡的。

再次回到家后,時宜就看到了周舟。

「周舟?你不是說晚點回來嗎?怎麼竟然這麼快呢?」

周舟看她一眼:「我不是告訴你,晚點我會去公司接你嗎?你怎麼就回來了呢?」

時宜頓時有些心虛:「你都知道了?」

「當然了。」

周舟氣呼呼的,站起來就給了時宜一拳:「其實一開始的時候,我是沒有反應過來的。不過後來我可就明白了,你之所以去公司應該就是交代其他的事情。交代完成後,你可能會直接去燕市,其實你沒有打算帶上我,是不是?」

周舟也是在化妝的時候才突然間意識到這一點的。

那就是時宜答應她,答應的太快了一點。

如果換成是之前的時宜她根本就不會這麼快就答應的,她甚至可能還需要仔細思考一下,因為時宜不希望自己會麻煩到別人。

可是這一次時宜什麼都沒有說就直接接受了,這不是非常奇怪的嗎?也根本就不像是真的。

周舟這才趕緊完成所有的通告,直接趕了回來。

如果說時宜一直到下班點才回來的話,那麼就真的是她想多了。

可是如果說時宜提早回來的話,那麼就說明時宜是真的沒有想過要帶上她一起的。

「周舟。」

時宜坐到周舟身邊:「其實你為我著想,我是非常感激的。但是你也知道,我身邊是非常非常危險的,我也不知道到底會發生什麼樣子的事情,所以我怎麼可以讓你跟著我一起冒險呢?」

「周舟,你不必將自己給席捲到這些是是非非當中,因為這不是一個結束,而是一個開始,如果這一次你要是維護了我,恐怕往後你就很難逃脫的乾淨。」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