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這附近的事情都能夠去好好的看明白吧,所有的事情,如今的一個狀況之下,我們是都已經知道的了,只是最近的事情,既然都已經準備在這裡了,接下來的日子裡面,我們就應該先去想想辦法的,其他的事情都沒這麼容易了。」

他說這的時候才從另外一邊迅速的離開了,如果不是因為這些個事情的話,就在直前,她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不停地等下去,只是其他的事情估計都已經只會更加危險的,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這附近的事情,他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呢。

「但願到時候所有的事情都能夠全部像你說的那個樣子吧,如今的一個事情,我們若是都能夠去好好看明白,那這自然就已經不錯了,其他的事情我們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著。」

陸彥他們最近這段時間裡面自然都已經擺到了另外一邊了如今的一個事情,他若是都能夠去好好的看明白,那這自然就已經是很好的了,只是接下來的日子裡面很多個事情都已經沒這麼容易的,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他也必須看清。

「阿彥,東青如今還是沒有任何一個人過來這裡迎接我們,你說最近這段時間裡面,這附近會不會早就已經被別人給設置下了陷阱呢?如今的一個事情,不管怎麼樣,我還是有些著急的。」

他只是呆在了一旁,就已經很認真的問了起來,雖然對於最近的事情他都還在沒有明白過來,但是如今的一個事情既然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那麼他就應該先去想想辦法的,其他的事情哪有這麼簡單。

「放心吧,如今的一個事情,就算是他們在怎麼的討厭我,如今他也不敢在這裡對我設置下什麼陷阱,所以最近這段時間的事情,如今的一個情況之下是早就已經待在了這裡的,最近我們就先等一等就行。」

陸彥看著這一個國家倒是真的有些奇怪的了,他都已經經歷過了這麼多的國家,但是這一個國家變成了這般模樣了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他也只能先去好好的說一下,若是到時候再發生了其他的什麼麻煩吶,總歸是不好的。

「怎麼會變成了這個模樣了之前的時候,所有的事情不是都還在好好的嘛,只是如今的一個事情,無論如何我們若是都能夠去好好看清楚的話,那這當然就已經是很好了,只是所有的事情估計都已經沒用的,就算世界,繼續這樣下去,我們也就應該看清楚了。」

她說這才從另外一邊迅速的離開了,如今的一個事情,他若是都能夠去弄明白的話,那這自然是不錯的了,只是其他的事情估計都已經只會更加危險的了,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他也確實是。日明白過來的,接下來的日子裡面估計都沒用。

「怎麼會變成了這個樣子呢?若不是因為這些個事情的話,就在當初的時候我們就應該先去好好的看清楚才對了,只是所有的事情我們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下去,只是所有的事情估計都已經只會更不好了。」

他說這才從另外一邊迅速的離開了,如果不是因為這些個事情的話,就在直前,她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不停地等下去,如今的一個事情估計都已經只會更加危險的了,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她也只能說下了。

「反正如今的一個事情既然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最近的事情我們就應該先去想一想辦法的,其他的事情估計都已經只會更加危險了,到時候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我們也就應該先去說清楚了,其他的事情都沒用的。」

「你們是從那邊過來的吧?既然如此,最近這段時間裡面就跟我一起走吧,如今的一個事情,也算是你們運氣好了,既然如此,最近這段時間裡面就跟我離開吧,若是到時候再發生了什麼麻煩,截下來,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他們只是待在了一胖就已經嚴肅地提醒了起來,若不是因為這些個事情的話,就在當初他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著,只是其他的事情估計都已經只會越來越不好的了,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對於這些個事情,他都明白的。有其他的事情沒用了。

「我是這個國家的定價,既然如此,你們都已經出現在了這裡的話,接下來的日子裡面就跟我一起走吧,若是到時候再繼續這樣待下去,發生了什麼麻煩,我可沒辦法幫助你們的,所以如今的狀況之下,你就先跟我走吧。」

木流看著他們幾個人其實是真的早就已經沒有了這麼多的好脾氣了,但是如今的一個事情,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他也只能先去好好的看下了,省的後面的時候若是再發生了什麼麻煩的話,那就沒必要了。

「看來這附近的事情還真的已經出現在這裡的了,如今的一個事情既然都已經準備在這了的話,這附近的事情我們就應該先去好好的看清楚的了,所有的事情又哪有這麼容易。」

她說這才從另外一邊迅速的離開了,如果不是因為這些個事情的話,就在當初他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不停地蹬下去,只不過如今的一個事情,估計都已經只會更加危險的了,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他也必須去收下了。

「我已經說過的了,如今你們既然都已經來到了這裡的話,那麼最近這段時間裡面就老老實實的在這裡不停地待著,若是這附近的事情你還要在這裡出現的話,那麼最近的事情,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如今的一個事情。我們就應該想想辦法的。」

陸彥看著此人都已經如此囂張跋扈的樣子,其實最近的一個事情,他是真的已經完全都沒明白過來的了,只是最近的事情,他若是都能夠去好好的看清楚的話,那這自然就已經不錯了,只是如今的一個事情估計。地都已經只會更加糟糕的,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他也明白。 第七百六十六章:

這兩日,整座京城熱鬧非凡,沈風迎娶大學士之女的消息已經傳遍了大街小巷,這樁婚事的皇帝金口欽賜,可謂風光無兩。

夜裡,也就是婚事前一日的夜晚,大學士府內內外外張羅得喜慶洋溢,府中下人也是忙裡忙外,而此時,沈風卻是如履薄冰,雖然這樁婚事是迫不得已,但嫿瑤她們這幾日幾乎沒有給他好臉色,連說句話都欠奉。

皇帝賜婚,排場一定小不了,沈府一定要好好裝飾一番,但皇帝卻沒有報銷經費,花費的還是可嵐的銀子,這一年,沈風的銀子全部拿來擴充軍費了,吃的穿的全部由可嵐一力承當,可以說是被可嵐包養了,現在可嵐還要拿出銀子幫沈風娶親,真是委屈了她。

但這兩三日,沈風必須集中全部心神去應付這場婚禮,將這場戲導演落幕,且這兩三日的成敗決定著濮陽宮的興亡。

此時,我們正在府中與廣音、草谷、問書、青石商量如何應對濮陽宮,幾人靜靜坐在房中,一語不發,直到一個老嫗進來。

老嫗便是琴操老人。

紀嫿瑤領著琴操老人進入書房內,天府等人見到琴操老人紛紛行禮,琴操老人輩分還在壺酒之上,按照天府的規矩,幾人要稱琴操老人為師叔。

「有勞前輩深夜前來,還望前輩見諒。」沈風起身將琴操老人迎入,對於琴操老人,沈風十分重視,禮數自然也不敢落下。

「拜見師父。」廣音上前行禮,琴操老人等於是濮陽宮的眼耳,她想來沈府,就好像是自己考試自己改卷。

省去客套話,沈風直接道:「明日便是我成婚之日,前輩,濮陽策可有懷疑你?抑或對你有所保留。」

琴操老人道:「濮陽策若是懷疑一個人,便會多其談話,而他已三年未曾與我說過話。」

原來天府的奇葩門風是傳承下來的,沈風看著這一群人,摳腳丫的摳腳丫,閉目的閉目,跟這一群人處在一起十分不適,沈風心裡無奈一笑,又道:「那濮陽策的計劃進行得如何?」

琴操老人道:「一絲不苟,足可以假亂真。」

依照濮陽策這種性格,無論在什麼年代,做什麼事都能成功,但偏偏這種人才卻要走上這條路,想到此,也不敢懈怠,謹慎道:「濮陽策的性格難以捉摸,難保他會臨時改變計劃,若真是如此,我們便停止行動。」

見他們沒有異議,轉而問道:「除了提防濮陽策,還要注意白石老人,青石師叔,你查得如何?」

「這隻老狐狸太狡猾,完全查不到他是誰。」邋遢老頭竟然叫自己的師父老狐狸,可見他們關係也不太好,「但一個人或許與他有關係。」

沈風道:「你上次信中說過,便是宋執裘,但我已調查多時,也毫無所獲。」

邋遢老頭道:「宋執裘必有可疑之處,連當今皇后亦是濮陽宮的人,宋執裘怎會沒有站位?」

太久沒有注意到這個人物,要不是邋遢老頭提醒,差點將這個人忽略,沈風矚目沉思道:「依你之見,宋執裘是哪方?」

邋遢老頭道:「宋執裘並非濮陽宮之人,又非皇帝心腹,但宋執裘在朝中聲望極大,但卻查不清此人究竟是何方的人,你不覺得這亦是一種本事。」

沈風沉吟地點點頭道:「你接著說。」

「當朝國相超然於峻勢之外,而他的仕途卻是十分平常,並未與任何人有政治利益關係,但此在先帝時,便可周旋於當今皇上、秦王、晉王之間,亦是如此,才使得他官運亨通,直到當了國相。」

沈風心中一動,這種立場不定卻左右逢源的人像極了一個人——白石老人,這隻奸詐的老狐狸游弋與濮陽宮、天策府之間,飄忽不定的立場,神秘的身份,都令人如鯁在喉。

邋遢老頭道:「沈風,宋執裘與老狐狸最相似之處,便是神秘,此人若稍加留意,說不定便可查清老狐狸。」

沈風肅然道:「此事便勞煩師叔稍加費心。」

邋遢老頭道:「放心吧,老狐狸再如何神秘,等風起雲湧時,他定會露出水面。」

在這個時刻,明知白石老人會是一條隱蔽的毒蛇,沈風還是無法分心在他身上,轉向草谷、壺酒道:「兩位師叔,此次能否騙過濮陽策,全要靠你們二人,你們務必要確保萬無一失。」

草谷乖靜道:「將軍放心,我可保證。」

壺酒道:「我手下的徒弟皆是成名已久的馬戲團,把弄一些障眼戲法如同家常便飯。」

沈風笑道:「很好,明日我要迎親,一切聽從問書師叔安排,姑姑,在這期間,你不僅要配合問書師叔,還要監視宋執裘、皇帝。」

廣音道:「恩。」

「這是一張圖,諸位前輩來看看。」沈風在一張京城局部的地方上指點,將明日計劃進行詳細的商量。

會長大人的女僕攻略 商量完畢后,沈風才轉而道:「琴操老人,今日讓你前來,不只是為了明日的計劃,而是為了以後覆滅濮陽宮。」

天府等人將目光望向琴操老人,琴操老人從進來后神色便毫無變化,似乎對這些事情不感興趣,她目光淡淡地望著沈風,傾耳聆聽。

沈風凝視眾人,低沉道:「濮陽宮覆滅,勢在必然,而我,天策府!將會親手終結它,諸位放心,我不會以殺戮去施行,畢竟他們與天府也有淵源,相反的,我會好好利用濮陽宮這幾十年培養的弟子,大夫歸併草谷,樂師從於廣音——至於那些不願歸附的,便將他們遣散各處謀生。」

聞言,天府等人頓感欣慰,紛紛稱讚,沈風神色未變,凝重道:「但在此之前,須謹防他們協助濮陽策叛亂,這也是我最擔心的地方,一旦濮陽宮叛亂,定會牽一髮而動全身,屆時,必然免不了以血作為代價,所以,請大家來商量一下,如何將動亂減至最低。」

這一夜,沈風與諸人商議至天明。

翌日,黃道吉日,大學士府內外染上一層喜慶的紅妝,府前敲鑼打鼓,鞭炮齊鳴,而府外的道路兩旁則是皇城城衛,皇帝賜婚自然是守衛森嚴,此時,此時,一支迎親隊伍駛入大學士府門前的長街上,其中那一頂裝飾艷麗的花轎格外顯眼,那是古代女人的歸宿,抑或稱是枷鎖,上了這一頂花轎從此便只能相夫教子。

而沈風一身錦紅長衣跨坐在一頭雄駿的馬兒上,束髮衣戴,另有一番俊朗神采,在馬上胸前還系著一條紅花帶,行於隊伍前面,古代婚事男方地位如果高於女方,便不必親自來迎親,但沈府處於對大學士府的尊重,親自來學士府迎親。

大學士府門前圍攢著上上下下的人,大部分是學士府的府丁也在其中,其他則是學士府的一些親戚,瞿楚賢與夏嫣然也在其中,夏嫣然情緒不佳也就罷了,但此時瞿楚賢神色亦十分反常,雙眼無神,臉容木然,著實令人費解。

隆隆隆——

古代迎親需要放銃放鞭炮,越是顯貴的婚事,陣仗越是盛大,長街上瀰漫著白色的煙霧和刺鼻的煙味,沈風緩緩驅馬行在府門前,隨行的喜娘按照慣例去催婚。

古代很重視成婚生子,人人皆當成頭等大事,禮儀十分繁縟,但古人卻樂此不彼,氣氛尤其熱鬧,而沈風心中顧慮重重,神色未顯得多高興,眼光觸及到夏嫣然,見她正怨怨地望著自己,心中嘆息一聲,無暇去顧及她。

喜娘催婚三次后,披著紅蓋頭的新娘子從府中出來,沈風望著紅蓋頭下的新娘子,心中不禁尷尬,沒想到人生第一次成親卻是跟顧碧落,晚上要洞房非要打起來。

一番繁文縟節后,新娘走入花轎,沈風領著隊伍轉向另一個方向,此次婚事是皇帝賜婚,為的是祈求上蒼恩澤大地,因此沈風與顧碧落需去皇室宗祠祭拜。等祭拜大典完畢后,才可完成婚禮。

隨行的人還有瞿楚賢、柳宗禮、夏嫣然等人,夏嫣然正要隨行,卻被身後一個人拉著,夏嫣然回頭望,才見是紀嫿瑤。

「嫿瑤——」

「別說話,跟我來!」

新娘上了花轎,隊伍準備騎行,此時,宋行軍卻乘馬過來與沈風相對而立,

、、、、、、

——宗祀——

皇氏宗祀位於黃盪山下,是距離皇陵最近的山峰,大華宗祀便建於山下,宗祀前面則是一條清流,背山偎水,又居於林蔭之下,與皇陵一同享盡風水。

山下守衛著無數皇宮禁軍,將要日落時,沈風與顧碧落來到了宗廟前的祭壇,祭壇上青煙繚繞,儀品陳列,裡面不知有多少文章,若非有幾百位禮部官員,誰可如此詳細羅列這一切。

皇宮作為天下人膜拜之地,嚴格的禮儀便是基礎。

「皇上、皇后駕到!」

一聲沉重的號角吹起,皇上與皇后同駕而至,百官齊齊跪拜,而沈風則免去跪拜之禮,今日沈風與皇帝一同祭拜,在世俗眼裡乃是至高無上的榮耀。

皇宮禁軍將山下的路全部包圍住,連一隻蒼蠅也飛不起來,唯獨在宗廟周圍沒有設防,依照禮儀,宗廟外不可見刀劍,所以周圍沒有武裝的禁軍。

趁著皇帝駕到的空隙,沈風悄悄溜到花轎旁邊,低聲笑道:「還是做新娘子好,不必跟著他們拜來拜去。」

「祭典何其莊重,你不去參禮,怎還到處亂跑。」花轎內傳來一聲怒叱聲,縱使當了新娘子,顧小姐對他還是沒有好脾氣。

沈風偷笑道:「這幾日拜來拜去,拜得我頭昏眼花,乾脆來你這裡喘口氣,怕你一個人悶得慌,順便來陪你解悶。」

顧碧落狠狠踹了一腳花轎,斥道:「你見過哪個新郎來陪新娘子解悶,快回去——你怎麼進來!」正說話,卻感覺花轎搖晃了一下,揭開紅蓋頭一看,赫然發現一個賊頭賊腦的人鑽了進來。

古代男女在成親之前見面乃是大忌,幾乎沒有哪個想抱得美人歸的人會做出如此有悖禮儀之事,這傢伙,直接鑽入新娘子的花轎裡面來。

沈風不忌諱,但顧碧落到底是清白姑娘,驚地杏眼圓睜,同時又倉皇羞澀,連推帶打,羞怒道:「給我出去!出去!」她出身書香門第,自幼受習禮儀,如此情形下,怎可冷靜下來。

沈風扛著拳頭就是按住屁股不走,急忙道:「冷靜點,我這樣做是想做給濮陽策的人看!」

顧碧落滿臉羞怒,渾身皆不自在,急忙將紅蓋頭重新掩著,壓低著聲音道:「那你也不可進來花轎,如此——成什麼樣子!」

沈風失笑道:「又不是真的,再說,這趟親在落幕時,已經是另一番景象。」

聞言,顧碧落神色即轉淡,連眉間那一漣喜意也化消:「濮陽策究竟意欲如何,你快告訴我!」

沈風壓下道出的衝動,沉聲道:「我知道你很不安,但為了不讓你流出馬腳,現在還不能告訴你,我感覺濮陽策就在周圍,他在注視著這一切。」

顧碧落冷哼一聲,板著臉下了逐客令:「不說便不要來與我說話,出去!」

農家俏娘:將軍別怕,我開掛 這一幕像極了之前在營帳內的時候,還有帳篷、馬車,不知為何,沈風鑽入顧碧落的私屬領地內,且是只可容納兩人的狹小空間,如今竟然一起躋身在一頂花轎內。

「急不得急不得,我行為越是詭異,越是表現顧慮重重,濮陽策才越會相信,多疑之人信可疑之事。」既來之,則安之,借著帘布的縫隙往望尋望幾眼,*道:「說起來,這可是我們第二次做在花轎上,之前我還跟你離了兩次婚,離沒離成,結也結不成,真是冤孽。」

顧碧落冷冷道:「貴稀罕與你有冤孽,此次事了,我立即削髮為尼,從此常伴青燈。」

沈風揶揄道:「顧小姐,你可真健忘,古來和尚配尼姑,和尚事尼姑知,你進了寺廟的黑名單,尼姑庵豈會容得下。」沈將軍天生有降服女人的本事,無意間,竟將顧碧落的後路也給斷了。

顧碧落想著就來氣,怒道:「我便自建一座。」

沈風拍手叫絕道:「妹妹建孤兒院,姐姐建尼姑庵,你們倒是志同道合,巧妙地解決了拋妻棄子的悲劇,真乃那些帶著孩子失足婦女之福音。」

本是坐如針氈的顧碧落,再也忍耐不住,張手將他推了出去,沈風趔趄摔倒,此時,花轎突然被抬了起來,沈風與顧碧落同時一驚,面面相覷地望了一眼,按照規矩,顧碧落也要進入宗祀內禁食一日,沒想到這麼快就要進去。

顧碧落急窘道:「都怨你!」

「怨我怨我!」沈風急忙攬下,訕訕笑道:「現在怎麼辦?」

顧碧落差點氣急攻心:「我還想問你呢!」新郎新娘一起上花轎,這簡直聞所未聞,又讓顧碧落開了一次眼界,這人莫非是災星,為何到哪便令人倒霉運。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當了天府之主,沈風也學會用一些官方口語,拍了拍她的香肩,安撫道:「我想想辦法。」

新娘子板著一張臉,斥道:「快點!」這恐怕是天下間臉色最難看的新娘子,哪個女兒家不重視婚姻大事,被沈風這麼一攪和,天大喜事變成了傷風敗俗之事,她心裡不生氣才怪。

「要不然——你說你要去茅房小解?」沈風小聲詢問道。

顧碧落臉色一變,拳頭一下子攥緊,狠狠瞪了他一眼,這裡是皇家宗祠,哪裡來的茅房,憂心忡忡地坐在花轎里,轎子被抬入宗祠的一間廟堂,周遭一片肅靜,顧碧落仔細聆聽片刻,細聲道:「此處似乎無人。」

沈風悄悄撥開轎布,小心探頭看了幾眼四周,確認沒人之後,才走下花轎,轉頭道:「我先走了。」

說著,急忙轉入宗祠內堂,在門口時正好遇到李公公,李公公正尋著他,急忙道:「沈將軍你去哪兒了,老奴到處找不到你。」

沈風敷衍道:「宗祠太大,我走錯了地方,拜祭開始了嗎?」

李公公道:「快與老奴進來。」

與李公公一起進入宗祠內,宗祠已是開始進行祭拜儀式,沈風照著禮官的指示與皇帝一起祭拜,一番儀式下來,竟然用了兩個時辰,兩個時辰后已是夜裡,接下來還要在祠堂內清修一日。

祠堂內只沈風幾個外人,除此之外,便只有皇帝外,皇帝閉目靜坐,凝神坐在祠堂中央,如今皇帝與沈風勢成水火,表面上賜婚其實是為了穩固朝政。

夜深

皇氏祠堂中只有皇帝與沈風二人,這幾個時辰,兩人一句話也沒有說過,按照拜祭禮儀,頭一日不可進食,亦不可喝水,須不眠不休在祠堂緊閉一日。

「沈風!」

不知是何時辰,耳邊傳來一聲低沉的叫聲,半夢半醒的沈風睜開眼皮,只見皇帝依舊閉目坐在地上,還以為是幻覺,迷迷糊糊地又閉上眼睛。

「沈風!」

耳邊又傳來一聲低喝,這次是聽清楚了,的確有人在說話,轉眼望向皇帝,低聲道:「皇上,你在叫我?」

皇帝閉目沉聲道:「給我集中精神,祠堂乃我朝福蔭所在,豈容在此放肆!朕蒙受先祖恩澤,才得以傳襲天命,統治江山!」

沈風冷笑道:「我記得皇上在未登基之時,並不受先帝看重,但皇上有雄圖之心、扼腕之志,才可排除萬難登上皇位,我看皇上並不相信天降福澤,我我又何必浪費心神去拜祭。」

皇帝冷笑幾聲,忽然站了起來,眼中掠過一道複雜之色,古怪道:「以前朕是不信,但看見如今的你,卻讓朕反而恨所謂的天命。」

沈風一下子沉默下來,心裡很清楚皇帝口中所謂的天命是什麼。

「皇陵你找到了,天府也被你找到了,九鼎還被你得到——」皇帝眥目而視,冷肅之氣噴張乍出:「朕真恨不得殺了你!」

這句話沈風百分百相信,甚至相信皇帝每時每刻都有這個念頭,如果是曾經年輕時的皇帝,或許早已殺了沈風,但現在皇帝看似威嚴匹天,實地里卻是一個膽小怕事的老人,皇帝已許久沒有遇到令他恐懼的人。

「我相信,但我更相信我會活得好好的。」沈風將他的殺氣視若拂風,轉而嘆了一聲,意味深長道:「而皇上,你活得太累了。」

皇帝漠然道:「縱觀古史帝王,嬌縱好奢者,如何統治江山。」

「皇帝關心的到底是自己的龍椅,還是整個社稷黎民。」沈風毫不留情的揭穿,直面的譏諷!

皇帝沉聲道:「亂臣賊子也配教訓朕!朕的龍椅絕不會讓給他人,亦不能讓給他人!」

「好了,不說這些,我對你那張龍椅沒興趣,皇上——」沈風有些心煩,遲疑了片刻,鬼使神差道:「你可還記得李曉月這個人?」

皇帝吊起眼睛,沉聲道:「你知道多少?」現在沈風每說一句話,皇帝都充滿著懷疑,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