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金崔海。」

「三元斷魂指。」

短短几息時間。兩人已經交手了數十個回合。徐璈的實力雖然不弱。攻擊也非常強大。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明顯已經開始落了下風。

「轟。」

周雲峰一拳將徐璈震退。身形一收。看向徐璈淡淡的說道:「徐師兄。拿出你的兵器吧。」

退了十幾丈遠才穩住身形的徐璈聽到周雲峰的話后臉色不由一沉。周雲峰的話雖然說的比較委婉。但是意思卻很明顯。那就是如果他徐璈在沒有兵器在手的情況下不是對手。

這話聽起來雖然有點駁面子。但卻是事實。所以徐璈並沒有反駁。而是非常理性的拿出了自己的兵器。。一柄雙手劍。

「周師弟。小心了。」徐璈神色冷冽。眼中戰意涌動的看向周雲峰。沉聲道。

「來吧。」

周雲峰並沒有託大。而是在徐璈取出劍之時。也將噬天槍握在了手中。

周雲峰之所以將噬天槍取出。倒不是因為他沒有把握空手擊敗手持兵器的徐璈。而是不想太過浪費時間。排名賽還遠遠沒有結束。他需要盡量減少消耗。所以必須速戰速決。

兩人都是手一轉。劍、槍上冷冽的寒光閃爍。元力瞬間湧出。向對方攻了過去。

「殞玉橫斷。」

「伏屍百萬。」

… ??第十五章看走眼

「該死,*xshuotxt/com【//////】」徐璈心中暗罵道。

徐璈雖然是金系武者,但是在一次奇遇中得到過一部極為罕見的宇階金系身法戰技,名叫《金線流光》,正是因為身懷《金線流光》,所以徐璈在速度上完全可以傲視同階武者。

就算是面對以速度見長的風系武者,徐璈也能從容面對,這份自信徐璈從來沒有動搖過。

周雲峰是七系武者,而七系中就包括有風系,而在剛剛的交戰中徐璈也見識了周雲峰的速度,他並沒有感覺到壓力。

當然這也只是指速度上的壓力,在實力上周雲峰可是給了徐璈不小的壓力。

「哈哈,徐璈這小子這次可是有麻煩了哦,」坐在戰天宗宗主右手邊第一張椅子上的一名白袍老者撫著鬍鬚微笑道。

此人能坐在這個位置,能和尉遲恕大長老相對而坐,地位之高可想而知,他就是中宮宮主尉遲元屠。

中宮宮主尉遲元屠和大長老尉遲恕不但同姓,同樣也是出至一個家族,按輩分算,尉遲恕還是尉遲元屠的叔祖。

因為有尉遲恕這位大長老和尉遲元屠這位中宮宮主的存在,尉遲家在戰天宗也可以算是舉足輕重,而更重要的是聽說戰天宗內還有一名太上長老也姓尉遲…..

「尉遲師兄,以徐璈的實力在中宮也是能進入前五的,爭奪戰中應該是有希望進入前二十,可是他遇到了周雲峰,處處都被克制,奪戰之路恐怕要終止了,」離宮宋宮主打趣的笑道。

「要說這周雲峰,還真是一個妖孽,進入宗門才短短的數百年時間,不但從一個門內弟子晉陞到了真傳弟子,而且在真傳弟子中都還是頂尖的,本源後期小成實力硬是把本源後期大成巔峰的徐璈壓制的死死的,」巽宮的岳宮主點頭道。

「不得不說薛師兄是撿了一塊寶啊,」坎宮宮主看向薛天啟羨慕的說道。

在這些宮主誇獎周雲峰時,身為震宮宮主的薛天啟早已經是嘴角上翹,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宮中能出一名傑出的弟子,除了該宮能多得到宗門的獎勵和資源外,宮主本人也會得到不小的獎勵,更重要的是臉色有光。

到了各宮宮主這個層次,面子往往比一些資源還重要,而周雲峰的表現顯然就給薛天啟這位宮主爭足了面子。

「哪裡哪裡,這都是雲峰自己爭氣啊,」薛大宮主謙虛的說道,薛天啟嘴上客氣,但是他那得瑟的表情和眼神早就出賣了他的內心。

「薛師弟,恭喜了,」尉遲元屠看向薛天啟微笑道。

中宮一直都是九宮中最強的一宮,而且歷屆宗主出至中宮的人數也是最多的,在尉遲元屠看來,徐璈的實力應該有機會進入前二十,如果運氣好的話,進入最終的排名也不是不可能,雖然因為周雲峰,徐璈將失去這個可能,但是對於實力強大的中宮來講,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尉遲宮主大度,只不過這周雲峰恐怕你要看走眼了,」戰天宗宗主突然開口淡淡的說道。

「哦,宗主,難道這周雲峰還隱藏有什麼底牌不成。」聽到宗主的話,尉遲元屠的神色不由微微一愣,隨即問道。

「哈哈,不可說,不可說,後邊你就知道了,」戰天宗宗主搖頭笑道。

……

「這徐璈倒是氣運不錯,金系身法戰技可是稀奇的很,想不到他居然得到了一部,要不是我在風和空間都有不弱的領悟,說不定在速度還真不能壓制他,」周雲峰看著已經捉襟見肘的徐璈心中暗道。

「嗷,」

一道如蛟似龍的聲音在奪戰台上響起,隨即一條十數丈長的銀白色蛟龍浮現在徐璈的頭頂,對著周雲峰不斷咆哮。

這就是徐璈的戰意凝形,,白銀蛟龍戰靈。

對於戰天宗的弟子來講,戰靈合體能增強實力,一般都會作為最後的底牌,關鍵時刻作為扭轉局面用,現在徐璈放出了自己的戰靈,不難看出他這是要最後一搏了。

「嗷,」

銀白色蛟龍一陣咆哮之後,巨大的身影一翻就沒入了徐璈的體內,而隨著蛟龍戰靈的入體,徐璈的氣息也在不斷攀升。

「不愧是真傳弟子中有機會能衝擊前二十的存在,白銀戰靈,已經已經快達到通玄巔峰了,」周雲峰看向徐璈,心中暗道。

不要說在真傳弟子中,就算是在整個戰天宗內,能凝聚出紫金戰靈的都極少,所以白銀戰靈已經可以說是品質非常高的戰靈。

「周師弟,定勝負吧,」徐璈戰意凌天,看向周雲峰,喝聲道。

「如你所願,」周雲峰淡淡的說道。

戰鬥已經進行了五六分鐘,對於徐璈的底牌已經基本摸清,對於周雲峰來講,再戰下去已經無意義,確實該定勝負結束戰鬥了。

言罷,周雲峰身形一閃,就向徐璈撲了過去,手中噬天槍七彩元力若隱若現,好像是在醞釀著什麼……

「擎天裂空,」

在出槍的瞬間周雲峰的速度已經達到了肉眼難辨,徐璈只感覺到了一道狂暴、犀利的攻擊向他襲來。

周雲峰的攻擊雖然非常強大,但是實力大增的徐璈也沒有畏懼,同樣向周雲峰沖了過去,雙手握劍,一劍向周雲峰斬了下去。

「煜劍破,」

「轟,」

劍槍相撞,兩道身影幾乎同時被震飛,而周雲峰在被震飛時身形一翻轉,雙腳輕輕虛空一點,再次向徐璈撲了過去。

「該死,他怎麼會有這麼強,」看著再次撲了過來的周雲峰,徐璈臉色大變,頓時暴口道。

在外人看來兩人都被震退,好似兩人誰都沒有佔到便宜,其實只有徐璈這個當事人心中才知道在剛才的對碰中周雲峰並不是被震退的,而真正被震退的人只有他徐璈。

當然,這一點徐璈先前也是不清楚的,但是在看到周雲峰如此輕鬆就穩住身形再次向他殺來時,他心中就什麼都明白了,他也清楚了先前他心中那一絲不安的源頭。

然而,這還不是最遭的,最糟的是周雲峰的身影突然在徐璈的視野中消失了,就這樣憑空消失了。

大宋燕王 「不好,」

在周雲峰的身影消失那一瞬間,徐璈神色不由的湧出了一絲慌亂,顧不上還未穩住的身形,忙緊握手中利劍向身前的虛空中刺去。

「徐師兄的反應倒是不慢,但…..還是晚了,」徐璈手中的劍剛剛抬起,一道淡淡的聲音就在他耳畔響起,而這道聲音的主人正是消失了的周雲峰。

隨即徐璈就看到一支寒光閃爍的槍頭從前方的虛空中露出,隨即是整個長槍,而隨著長槍出現的正是周雲峰。

在看到槍頭出現的那一瞬間,徐璈就知道結果已經沒有任何懸念了,,他輸了。

徐璈雖然在第一時間做出了最快的反應,但是奈何出手倉促,根本就不可能擋住周雲峰這突如其來、來勢洶洶的一槍,而且他的實力本來就不及周雲峰。

「鐺,」

「轟,」

「噗,」

一道清脆的金屬撞擊聲音傳出,徐璈手中的雙手劍應聲被擊飛,隨即噬天槍上的餘力攻在了徐璈的身上,遭受如此重擊徐璈哪還能抗的住,整個人頓時倒飛而出,一口鮮血噴出。

雖然兩人激戰了五六分鐘,但是真正定勝負的卻只有兩個回合,而這兩個回合只用了一息時間。

「我輸了,多謝周師弟手下留情,」徐璈艱難的站起來,臉色慘白,嘴角還有著血跡,看向周雲峰感激的說道。

想到先前那突然而來的一槍,徐璈此時心中都不由的一陣發寒,他非常清楚那一槍的強大,如果不是周雲峰最後收招,恐怕他此時已經被洞穿。

「徐師兄客氣了,」周雲峰微笑道。

「期待周師弟接下來的驚人表現,」徐璈微微點了點頭,道。

親身感受了周雲峰的那兩槍,徐璈心中已經肯定在之前激戰中周雲峰根本就沒有拿出全部實力,而且就算是最後的兩槍周雲峰肯定都還有所保留,否則也不會有能力在關鍵時刻收招。

徐璈斷定,就周雲峰現在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前十的大門根本就擋不住他,周雲峰註定是要得到排名的人,至於排第幾名,那就要看周雲峰隱藏了多少實力,對於這一點徐璈非常好奇,也非常期待。

「震宮周雲峰勝,」

尉遲恕大長老的聲音實時的在空中響起,宣告了這一場比賽的勝利屬於周雲峰。

「宗主說的沒錯,這次本座恐怕真是看走眼了,」看著奪戰台上那道略顯消瘦的身影,尉遲元屠眼中一道精光閃過,玩味的說道。

九宮的宮主雖然都只是本源後期圓滿修為,和真傳弟子一樣,都處於本源期,但是他們在這個層次已經沉澱了無數年,不管是積累還是見識都遠不是那些真傳弟子所能比的。

就連徐璈都能從周雲峰那兩槍中看出很多東西,身為中宮宮主的尉遲元屠又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嫡女爲妻:庶夫狠囂張 「大亂將至,戰天宗能出這樣的天驕,是我戰天宗之福,」對於尉遲元屠的話,戰天宗宗主微微笑了笑,並沒有接話,只是心中暗道。 ??

read336();

第十六章曾經擁有

「風滅,你這個徒弟可不簡單哦。」在虛空之中的一座懸浮的山峰上,兩名老者相對而坐,黃袍老者看向對面的黑袍老者戲謔的道。

這位黑袍老者不是別人,正是周雲峰的師尊風滅帝君,,邢天卓,風滅帝君是戰天宗的太上長老,能和他相對而坐的人身份自然不簡單,此人同樣也是一名太上長老,而且實力並不比風滅帝君弱。

「哈哈。峰兒對空間一道的領悟更深了,以後突破本源的難度將會減小不少。」風滅帝君欣慰的笑道。

「不得不說有什麼樣的師父就會有什麼樣的徒弟,你這個老傢伙以前就喜歡藏著捏著玩陰的,你這最小的徒弟也是這樣,還真是一脈相傳。」黃袍老者白了一眼正得意的風滅帝君,不無嘲諷的說道。

周雲峰將修為隱藏,只表現出了本源後期小成的修為,這可以騙過那些長老甚至是各宮宮主,但是卻瞞不過不朽期強者,不管是戰天宗的宗主還是如風滅帝君這樣的不朽強者,都能一眼看出周雲峰隱藏了修為。

不管是武者還是魔獸,靈魂在突破到不朽期時都會發生一次脫變,不朽期強者的靈魂力遠不是本源期強者所能比擬的,這也是周雲峰隱藏的修為瞞不過不朽期強者的原因。

只不過這三位不朽期強者都不知道,他們之所以能看出周雲峰隱藏的修為,並不是周雲峰瞞不過他們,而是有意讓他們看出來的。

在《混沌煉心訣》突破到第八變紫魂變時,周雲峰卡住多年的靈魂終於再次突破,最後更是一舉達到了不朽期層次,雖然比不上風滅帝君這些老牌的不朽期強者,但是想要瞞過戰天宗宗主這位突破時間不久的帝君強者,並不是什麼難事。

這次奪戰賽有不朽期強者出現是必然之事,而且即將卸任的戰天宗宗主就是一位不朽期強者,而且周雲峰並不打算在奪戰賽中使用混沌之力,那麼真實元力修為暴露是遲早的事情,既然如此那就沒有徹底隱瞞的必要,否則就會將靈魂修為暴露。

「哈哈。石崖老鬼,這才叫聰明,要想取得勝利,要想獲得最終的勝利,那就永遠不要讓對手看到自己的底牌。」風滅帝君毫不在意的說道,眼神中還隱隱有著得意之色。

「老奸巨猾。石崖帝君沒好氣的罵道。

雖然都是闖蕩多年的人,事故老道自然都不弱,只不過要論狡猾,比起眼前這位風滅帝君,石崖帝君還真是自嘆不如

周雲峰在這一輪中的比賽雖然已經結束了,但是四十進二十的比賽卻還沒有結束,隨著最後幾場比賽的結束,前二十的人選終於出爐。

進入前二十的人員九宮都有,其中中宮占的人數最多,二十人中有多達四人出至中宮,佔據整整五分之一。

其次就是震宮和乾宮,各佔了三人,剩餘的六宮,有四宮得了兩人,有兩宮只得了一個名額,有此不難看出中宮的實力之強。

前二十的人員決出后,下一輪比賽並沒有馬上開始,而是留下了一個時辰的恢復調整時間。

奪戰賽和其他比賽不同,在其他比賽中前四十肯定是需要排出名次,那樣就算是決出了前二十的人員,接下來的參賽人數還不會減少,只是分開進行而已,但是奪戰賽中除了進入前十后,其他階段均是完成一輪比賽人數就會減少一半。

「我知道自己的斤兩,宗主之位我就不去爭了,只要能進入前十,我就心滿意足了。」赤霄淡淡的說道。

赤霄能成為中宮中剩下的四個人之一,他的實力自然毋庸置疑,是中宮中能進入前三的存在,但是也只能是第三,在他前邊除了他一直想超越卻至今未超越的大哥赤峰外,還有著一個不倒的妖孽。

而這個妖孽不但是中宮的傳奇,同樣也是整個戰天宗的傳奇,也只這次奪戰賽最終獲勝者的熱門人選。

戰天宗九宮以中宮為尊,其餘八宮的實力同樣也不平衡,戰天宗九宮以實力而論,可以分為三個等級,第一等當然就是中宮,第二等一共有三宮,分別是乾宮、坤宮以及周雲峰所在的震宮。

而剩下的坎宮、兌宮、巽宮、艮宮、離宮五宮則屬於第三等。

九宮之間實力存在差距,他們所培養出來的真傳弟子也就自然有所不同,從以往的經歷來看,中宮中前三幾乎可以與第三等的五宮內的首席真傳弟子爭鋒,當然這也只是爭鋒,畢竟各宮傾力培養出來的首席弟子也絕對不是泛泛之輩。

所以赤霄自信能進入前二十,但是對於前十,他心中卻沒有十足的底氣,因為這不僅僅是運氣好就可以辦的到的。

「別太在意,儘力就好。」赤峰拍了拍自己弟弟的肩膀,寬慰的說道。

其實赤峰這句話不僅僅是對自己弟弟說的,同樣也是對自己說的,赤峰的實力確實比赤霄強,但是實力強所定的目標也自然更高。

赤霄的目標是進入前十,而赤峰的目標則是前五甚至是前三,至於最後的宗主之位的爭奪,赤峰心中就沒有那個野心了。

在這一點上,兩兄弟的想法倒是不謀而合,重在參與,共同見證。

「大哥說的沒錯,儘力就好,只求全力一戰。」赤霄點了點頭,眼中戰意閃動的沉聲道。

「周師弟,我們三人中我大哥的修為雖然最高,但是我感覺走的最遠的人應該是你。」赤霄轉頭看向周雲峰饒有興緻的說道。

聽了赤霄的話,赤峰不但沒有露出任何不不滿,反而認同的點了點頭,然後眼神也投向了周雲峰。

在戰天宗的真傳弟子中,要論對周雲峰了解最深的恐怕就要屬赤峰、赤霄兄弟倆了,他們要麼是和周雲峰並肩過作戰,要麼就見識過周雲峰全力出手,所以就算他們不清楚周雲峰的真正實力有多強,但是他們卻能肯定周雲峰的實力絕對遠不是現在所表現出來的那麼簡單。

「哈哈。兩位師兄太看的起我了。」周雲峰笑了笑,道。

「你這小子就喜歡裝,我看你這次能裝道什麼時候。」赤霄沒好氣的說道。

一個時辰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而排名賽的重頭戲才剛剛開始,能進入奪戰賽前二十確實不弱,但是最終還要看能不能得到名次,能奪戰台上排名者才是戰天宗內真正的頂尖精英。

而接下來的比賽就將決定誰有資格得到排名的機會。

「時間到,現在進行下一輪比賽,,二十進十。」尉遲恕大長老充滿威嚴的聲音再次在奪戰峰上響起。

神級明星系統 言罷,尉遲恕大長老並沒有馬上進行抽籤選對手,而是右手向右邊一擺,一把把金色的椅子出現在空中,不多不少,正好十把。

「進入前十就意味著能得名次,能得到名次代表著什麼,這就不需要本長老多說了。」尉遲恕大長老頓了一下,繼續說道:「這一輪比賽中勝出者可以入座。」

言罷,尉遲恕大長老就意味深長的看了那懸浮在空中的十把金色的椅子一眼。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