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麼說定了,我待會讓人送十幾套黑甲來。」」

「謝謝首領賞賜!」唐恩行禮道,隨即搓了搓手,「不過這十幾套是不是太少了。呃,首領你知道的,最近灰色空間要擴編,我不能讓後來的兄弟沒裝甲穿不是。」

洛沙愣了愣,看著眼前這打蛇隨棍上的傢伙,遲疑了下,「那就再給你二十套吧。」

倒不是洛沙小氣,灰衣軍確實窮啊,一些整編的精銳部隊都是沒有合身的鎧甲。

「可是我打算至少招五十個人,嗯,我總得一視同仁不是。」唐恩諂笑著道。這黑甲明顯價值不菲,他是堅決打算不放過這個機會了。

「……」

「首領,有軍團使者在駐地外等候,說是詢問談判時間。」就在這時,一個文職軍官神色激動的走過來報告道。

唐恩與洛沙都是一愣,隨即相視一眼。

終於是忍不住了嗎……也對,營救失敗,為防止這邊做出什麼衝動的事來,啟動談判確實是最好的安撫辦法。

「嗯,我去看看。你去通知下各個部長,到我小屋集合。」洛沙點了點頭,隨著軍官向外走了兩步,隨即像是忽然想到什麼,轉頭道:「對了,唐,那個黑甲給你四十套!」

「呃,還差二十套呢……」

這句話卻是說遲了,那邊洛沙已經急步而去。

嘖嘖……唐恩砸了兩下嘴,「就知道你會來這手,嗯,招三十個人,剛好夠用啊……」 清晨,帳篷外,旭日東升。

「唐,這身衣服合適嗎?」喬希亞轉了一圈,裙擺飛舞如花葉綻放。

唐恩摸了摸鼻子,不著痕迹的收回落在對方刀削細腰上的目光,用最為肯定的語氣說道:「絕對合適!」


唐恩不知道異界有沒有泥塑造人的神話,若是有,那喬希亞絕對費了造物主的好一番心思。

一襲黑色束腰棉裙,外罩銀灰色小晚禮服。偏冷的色調,英氣的面龐。靜靜站在那裡,如一朵空谷幽蘭。無需多人欣賞,早已冷艷群芳。

或許是魔法師的習慣原因,喬希亞經常以長袍示人。久而久之,唐恩也看慣了喬希亞的那個造型。但如今當她已全新的裝扮出現在面前時,唐恩這才知道那空蕩的衣袍下,到底是掩藏了怎樣的玲瓏曲線以及美好姿態。

「這是我從家逃出來的時候帶的……嗯,會不會有點不符合灰衣軍的形象啊。」喬希亞摸了摸外套,擔心的道。

喬希亞的心還是很細的,灰衣軍中的人大多出身低微,最好的衣服也不過是在材料上從粗麻升級到粗棉。她雖是不在乎這個,但難免要考慮別人的眼光,所以一直以來都是穿著簡單長袍。帶出來的衣服也大多裁剪開來,改成小孩尺寸送人。

唐恩搖頭道:「平常時候是不適合,但如今卻是正好用上!」

「哦,那我就放心了!」喬希亞按了按胸口,隨即看了看遠方旭日,「談判時間是八點鐘,那我先過去了啊。」

「嗯,加油!」

喬希亞捏起拳頭自信的揮了揮:「放心。」

說完,轉身向駐地中心走去。那裡支起了個大帳篷,正是這次談判的地點。

一方救人企圖失敗,害怕對方發飆。一方欲早日脫離這裡,施行發展計劃。所以在昨日稍加商定后,洛沙果斷決定在次日八點鐘就開啟談判。

嘖嘖……趁著對方離去,唐恩摸了摸下巴,稍微放肆的在其身材上掃了幾眼,這腿,還真是有夠長的!

「好長、好白、滑滑的……」

驀然,以前貝琪評價喬希亞的話語出現在了唐恩的腦海中,捂鼻,仰頭。不行了,不行了。高了,血壓高了!咳咳,淡定,淡定,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遠處,轉過一個通道口的喬希亞忽然捂住了臉,冰寒的夜風未能降下紅燙玉臉的溫度。

唐的眼光好怪啊,嗯,色色的……女人對於掃描向自己身體的眼光總是敏感的,唐恩自以為隱蔽的偷窺,卻是都被喬希亞察覺到了。

「呼……呼……」深吸了幾口氣,皓腕揮舞牽引著冷風吹向臉龐。喬希亞這時的心思很是複雜,羞惱,竊喜……她不是個沒有主意的人,先前換上衣服后,已是知道這最符合冷艷的氣質。但最後不知道怎麼的,還是下意識的來到唐恩帳篷前……想什麼呢,喬希亞你要死掉了,羞……定了定神,臉上溫度稍退,喬希亞整理下衣服再次像駐地中心走去。

不用說,這一路上,早起的灰衣軍民眾見到了喬希亞最為風華的一面。

貴族氣質這東西雖無形無狀,但它確實是真實存在的。只是有人低調優雅,有人高傲凌人,最顯而易見的區別就是喬希亞與那幫貴族青年。

喬希亞自小受過相應的教育,又長期在貴族環境的熏陶之下,氣質早已是卓然成型。再加上後來加入灰衣軍,不但開闊了眼界,又跟洛沙學習了諸多為人處事管理方法,這讓屬於她的獨特氣質不斷完善。

平常時候,民眾與之交談, 天才寶貝之老媽是魔女

不過現在喬希亞不斷的在心裡告訴自己要強勢,要霸氣。所以那些灰衣軍民眾只是獃獃的看著,驚艷於她的氣質形象,而慚愧於像往常一樣上來打招呼。

一路平靜的走到談判地點,此時洛沙他們都已是來到。除了灰衣軍的幾個高層之外,還有如博格一樣的兩個青年。顯然有博斯科打算為自己後輩爭功的人,不止一個。

此時洛沙正與幾個部長之流在討論著談判事宜,至於博格等青年則是老老實實的在一旁坐著。

嘩——門帘掀開。

喬希亞走了進來,揮手行禮:「嗨,洛沙阿姨,歐蒙老將軍……大家早上好!」

……靜,針落可聞的靜。

帳篷內的幾個人眼睛看著門口,定格著剛才的動作。

喬希亞莫名其妙的將手放下,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眾人:「怎麼了?」

「哇!」洛沙第一個回過神來,誇張的張開嘴。隨即離開座位,來到喬希亞身前將後者抱住,「你今天太漂亮了,這衣服也很好看哎……」

「呃,謝謝。以後給你穿哦。」

「哈,好啊……唉,顏色雖然可以,但我撐不起來。」

「可以改的嘛。」

「算了,這衣服只有你穿才合適。嘖嘖,倒是蠻符合今天場合的,你怎麼想到的?」

「這是唐給的主意。」

「呃?那個貪婪的傢伙還有這眼光?」

「……」

看來只要是女人,不管處於什麼高度地位,都是會對漂亮衣服等東西津津樂道。

談話間,帳篷內眾人大多回過神來。

「咳咳……」一個老部長清了清喉嚨,將還在痴迷打量的兩個青年人驚醒。後者自是一臉燥紅,低下了頭。


做在前面的博斯科眼睛眯了眯,微微的點了點頭,不知在轉著什麼念頭。

那兩個青年交換了幾個眼神,隨即低聲的說著什麼。坐在他們的旁邊的正是博格,他不屑於參加那兩個同齡人的討論,只是臉色複雜的看著無限風華的喬希亞,桌下的雙拳緊握,似乎想牢牢抓住什麼東西一樣。

經過這插曲后,喬希亞坐上了她的座位。位置比較靠後,但是從整體上看的話,她的上手邊是幾個部長,下手邊的就是博格與兩個青年。

這位置是洛沙安排的,無疑也說明了什麼。

坐下后,博格自然的與喬希亞打著招呼。兩人的接觸時間本來就最長,再加上最近常在一起討論談判事宜,所以交談的很是順暢。

這種狀況顯然很讓那兩個青年吃味,但是要上去交談的話,因為不熟悉,所以也只能是說上兩句沒營養的場面話,就敗退下來。

這時博格嘴角不易察覺的撇了下,像是在嘲笑這兩人的不自量力。實際上,也正是這個意思。

片刻,洛沙皺眉,抬起頭對身後的記錄人員問道:「現在幾點?」

「八點半,首領。」

洛沙點了點頭,臉色有些難看。

之前雙方約定的時間是八點,那些談判人員就住在軍團營地之中,相距不過十里,想要過來實在是容易。但現在遲遲未到,難免會讓人覺得不夠重視。

約莫又過了半個小時,洛沙沉著臉色起身:「今天到此為止!通知駐地守衛,若是對方前來,阻擋其進入。再想談判的話,讓他們明早七點來。若是明早仍未按時到達,讓他們準備十九口棺材!」


這意思再明顯不過,因為貴族青年一共有十九人………………此時,軍團營地門口。

戰馬、士兵、華麗馬車一應俱全。很顯然他們已經準備就緒,但卻像是在等個什麼重要人物一樣,不時的看著營地入口,遲遲沒有出發。

這時,身材魁梧的巴洛翻身下馬,走到一輛馬車前,行禮道:「柏萊特爵士,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出發?」

博萊特這名字很普通,沒什麼值得大驚小怪。但是如果加上布拉德利這一家族前綴,那就足以讓人尖叫了,因為這正是帝國宰相的家族稱號。

啪,車門打開,露出裡面端坐的幾個捲髮老貴族,以及奢華的車內裝飾。

轉世悟淨 巴洛將軍,我們隨時可以出發。但是需要等菲利普閣下到來,他也是這次談判中的一員。」一個滿面紅光的老貴族攤了攤手,略顯無奈的道。

「那不知菲利普爵士什麼時候可以到?現在可是超過談判時間一個多鐘頭了。」

「抱歉,這個我們也不知道。再等等吧,已經派人催了。」

「好!」巴洛將軍神色僵硬的行禮,隨即退了開去。

菲利普?那個帶女人進軍營的傢伙?哼,昨晚吵鬧半宿,現在能爬的起來就有鬼了……車內的幾個老貴族相互看了眼,都是搖了搖頭。

一個臉色沉鬱的貴族開口道:「我真的搞不明白,為什麼非要塞個不相關的人進談判隊伍,難道他有親人被抓嗎?」

身旁一個胖胖的貴族遲疑的道:「據說是想見識一下北方的風光。」

「見鬼,這裡有什麼風光可看的。」那臉色沉鬱的老貴族沒好氣的道:「說是見識一下北方的女人我還相信,哼,這也不枉他**之狼的稱號!」

其他幾人相互對了眼,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菲利普這**之狼的名號倒是沒叫錯,他禍害的小姐夫人真是不計其數。那個塞西爾爵士,也就是臉色沉鬱的貴族可是有個女兒也曾經遭了殃的。

這時,博萊特捏了捏皮膚鬆弛的鼻樑:「別吵了,據說是二皇子的意思。」

呃……車廂內頓時陷入一陣寂靜。

帝國幾個皇子不合那是貴族圈內人盡皆知的事情,這涉及到帝國君王家務事,他們有的雖是位高權重,但也不敢隨意談論這些事情。

嗒嗒嗒……車窗被敲響。

「老爺,請菲利普爵士的人回來了。嗯,他說過會起來要帶幾個朋友去打獵,不能前去談判了。」

「該死,這個花貨!」塞西爾爵士將茶杯重重的磕在桌上,「什麼朋友,還不就是那幾個不知從哪找來的浪蕩女人。」

說到這裡,幾個老貴族也是苦笑了下。這個菲利普倒也有本事,他們是一同來北方的,但就在這眼皮子下面,那菲利普竟是不知不覺的又勾搭了幾個女子。而且他們的眼光何其毒辣,很輕易的就看出那其中有兩個應該還是貴族出身。這不得不讓人感嘆自己年華老去、魅力不在,以及現在風氣大壞啊。

「咳咳……」那個胖胖的貴族清了下嗓子,不看塞西爾爵士的難看臉色,對眾人道,「既然菲利普閣下來不了了,我們還是先出發吧。」

博萊特點了點頭,隨即對著窗外道:「去和巴洛將軍說下,我們現在就出發。」

「是,老爺!」

…………等了一大段時間,貴族談判車隊終於是離開了營地,正式出發。

這其中除了那幾個豪華馬車外,有巴洛率領的近衛營,以及一些滿臉傲氣,身著金燦燦魚鱗甲的士兵。

只是十里之遙,就算是馬車拖慢了速度。在不到半個小時后,他們還是到了灰衣軍駐地外面。

不過到了這裡,開路的士兵卻發現已經是進不去了……駐地外,一個持槍年輕士兵綳著臉道:「這裡是灰衣軍駐地,請速速離開。」

「嗯?」身著魚鱗甲的士兵隊長皺了皺眉頭,不耐煩的道,「不是說了嗎?我們這是前來談判的隊伍。」

「這裡是灰衣軍駐地,請速速離開。」那士兵仍是重複著之前的話語,末了還加一句,「若是再不離開,我們將會採取進攻措施。」

「呃?」那士兵隊長愣了下,隨即大吼,「你他娘的是聾了還是瞎了,沒看到後面的車隊嗎?我們是和你們首領約好前來談判的,出了什麼事情你個小小士兵負得起這個責任嗎?」

「哦,這樣啊!」那年輕士兵像是剛聽到這話,繼續用死板的聲音道,「我們首領說了,鑒於你們不守時的不禮貌行為,已經將談判時間改為明早七點,若是明天你們還是未到,就抬棺材來收屍。」

「現在,你們可以回去了。」

「回、回去?」那士兵隊長怒了,一把推開對方,「你在開什麼玩笑!我們大老遠的趕來,你現在叫我們回去?」

啪!那年輕士兵還想說著什麼,卻被一巴掌扇在了頭上,無辜回頭,身軀一震,站直喊道:「隊長!」

「別人攻擊你,你都不知道還手?」一個滿臉滄桑的中年人施施然的從後面走出,「以後別說是我長槍破陣隊的士兵,我丟不起那個人啊!」

「你是隊長?」對方那身著金燦燦魚鱗甲的士兵隊長舒了一口氣,「既然你來了,那現在總可以讓我們進去了吧。」

「這個不急……」那滿臉滄桑的中年人擺了擺手,活動了下手腕,「我們先把剛才你攻擊我士兵的事情先算下。」

攻擊……對方的士兵隊長有點蒙,只是推了把,也算攻擊?

未等他想明白,一隻拳頭已經佔據了整個視野。

砰——那士兵隊長像個破麻袋般被一拳砸出了幾米遠,一聲未吭,直接暈死過去。

「看到沒有,這個才是我們長槍破陣隊的風格,記住了嗎?」

「記住了,隊長!」

……那些身著魚鱗甲的士兵愣愣的看著被砸暈的隊長,接著又看了看趁機教導下屬的中年人……「該死,你們好大的膽子!」

「抄傢伙,娘的,太囂張了。」

「教訓他們!」

瞬間,對方士兵都是將兵器掣在手中,圍堵了上去。

他們是誰,他們是皇家侍衛隊啊。就算是一些小騎士碰到他們,那也得客客氣氣的。誰曾想到了這,卻是被個守門的給侮辱了。

「喲,這是要群毆啊。」滿臉滄桑的中年人誇張的表示驚訝,接著從士兵手中拿過長槍,「你先退後,看看你隊長之前和你們說的那些有沒有吹牛!」

說完,一擺長槍,身軀一挺,一股雖千萬人,吾獨往矣的慘烈氣勢發出。

當先那個士兵瞬間就被撂翻在地,接著不退反進:「看清楚了,身陷敵軍包圍,首先要判斷好各個兵器的攻擊距離。然後……」

呼……長槍如絞棍般貼地掃出,幾個同樣拿著長槍的士兵被揮翻在地。

「接著要發揮手中兵器的距離優勢,這樣……」

噝、噝、噝……不算密集,但卻絕對精準的槍影信手灑出。 盛世寵愛:葉少的雙面嬌妻 ,隨即身軀一轉,長槍尾部掃過,將那幾個士兵逐一點飛!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