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芳啊!你媽快不行了!唉,節哀啊!」

郁小芳聽了這話連忙跑進屋裡。

丹楓跟了進去查看,郁小芳的媽媽心跳混亂,發燒不退,人已經休克。再查看傷口,以丹楓的醫學背景,很輕易判斷是蜂窩性組織炎引起的敗血症,確實是非常危急的狀況。

郁小芳急忙要將回氣丹塞入媽媽口內,卻不知如何讓葯進入。

丹楓連忙上前,輕輕在丹上一點,丹藥滑入了郁小芳媽媽的肚內。

丹楓又用手在郁小芳母親額頭傳輸一些生生之氣,以防萬一。

「唉,病到這份上了,還是做好心理準備吧。」幾個鄰居都安慰說道。

然而讓他們跌破眼睛的事發生了。郁小芳的媽媽呼吸漸漸平穩,全身本來處處紅腫,此時居然漸漸消退。

「這……」一個大媽鄰居瞪大眼睛難以相信。

郁小芳滿心感激,館主真的是好人哪!

「神醫啊!這絕對是神醫!」

周遭街坊議論紛紛,看丹楓眼神都不一樣了。

「小芳這位是?」有人連忙問道。

郁小芳正要回答,丹楓卻搶先一步。

「我的名號不重要,就不必提了。」

這句話同時提醒郁小芳,今晚發生的事不要說出去,殺了燕國外使,丹楓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心裡有一種不平安的感覺。

郁小芳也是有悟性,連忙點頭:「這是我路上遇到的高人。」

郁勇不知道為什麼姊姊和館主不說出身份。但他也不是笨孩子,知道配合姊姊准沒錯。

「神醫!求你也救救我兒子吧!」大媽突然也跪了下來。

她兒子去山上打獵,受了傷回來,人就糊裡糊塗時常發著高燒。

接著好幾個人也是一跪,誰家沒有生病的親人呢?

他們這些貧戶,就是看最一般的醫師都看不起,病了也就只能拖了。

所以他們的死亡率很高,身上長年都帶著各式病痛。

丹楓微微一嘆。

當時限制右雲每日看五個人,其中之一就是怕這種場面。

自己一個人,又能幫助多少人,所以開醫學院,大量培養人才,才是他的目標。

不過醫學院學生還沒入學,實在緩不濟急。

丹楓微微沉思,回氣丹之所以能治病,其實關鍵是生生之氣。

如果生生之氣灌入水中,不知道能否有用,也不知道是否會揮發散去。

「去拿一缸水來,還有水缸要有蓋子。」丹楓吩咐道。

隨即幾個漢子立刻行動,扛了一缸子水來。

丹楓手伸入其中,源源不斷的輸入生生之氣。

奔息功第五層基本練習完畢,除了體魄,丹楓的精神也雄健無比,比以前不知道強了多少。

生生之氣的輸出對他負擔不再這麼大。

過了一陣子,丹楓說道:「拿些水去給病人喝喝看。」

幾個街坊人人搶著舀水。跑回去給家裡的親人喝,更有人現場忍不住就喝了一些。

先是現場的人,感受著身體累積的病痛不斷緩解,然後身體舒服無比,心情都震撼不已。

過一會兒,舀水回家的人也回來了,也是笑顏動開,人人拜謝。

有些人又舀了第二杓回去。

丹楓說道:「平常不用的時候把蓋子塞好,可以避免…仙氣外泄,可以延長這水有治病效果的時間。如果沒效了,再讓小芳通知我吧。」

許多人立刻跪地口稱神仙。

丹楓連忙阻止他們:「眾位,我與你們一樣是人,這不過是我的一樣天賦,不足為奇。」

丹楓可不想成為張角第二啊!

自己這快變成賣符水的了!

……

丹楓走後,賺得了第二個稱號,仙醫。

……

回到武館,丹楓總覺得心神不寧,找到了竹鈴和天襄,三人一起在一間屋子內討論今天之事。

這兩人都是聰明無比,深得丹楓信任。

兩人聽完,異同同聲說道:「丹大哥(哥)你中套了!」 「中套了?此話怎麼說。」丹楓疑惑。

竹鈴微微沉吟說道:「今天下午,我與天襄妹妹談了許多事……」

竹鈴與天襄聊的很投緣,天襄也說出了許多事。

竹鈴覺得天襄其實本性質璞,雖然騙人時是一等一靈巧。但是若非為了任務,天襄其實也是一個很簡單的姑娘。

竹鈴認為,天襄是單純如鴿子,靈巧似蛇。

這兩種反差在一個人身上,竹鈴反而很喜歡,既不是豬隊友,又可以放心把背後交給她。

天襄也很喜歡竹鈴,她能感受到竹鈴強大的實力與智慧下,卻有一顆溫柔柔軟的心,就像她哥丹楓一樣。

這種對人真心實意的感情,天襄很喜歡。

……

天襄之前的任務,就是以純瑩為助力,說服黃文偷襲趙國。

而幕後真正的黑手,就是燕國。

竹鈴拿出一張地圖,貼在房間牆上。

上面有著玄武大陸七國。

徐國位置在正中間,居然是這樣的要塞之地!

左邊是大秦,右邊是大楚玄武兩大霸主國。

西北是趙國,東北是燕國。

趙國,燕國之北是北國,這是唯一沒有與徐國領土接觸的國家。

徐國南方是南狄,此國人民常被認為相當野蠻,未開化。

如果將玄武大陸國力分為一百分。

徐國一分,趙國三分,是徐國三倍強。

燕國六分,對徐國已經是絕大的威脅,就像赤壁之戰時的魏吳軍力對比。

北國10分,南狄20分,屬於玄武大陸的中堅大國。

而兩大超級霸主秦國和楚國各是40分,徐國與之相比,真的只能稱為彈丸之地。

就地球的標準,徐國人口並不少,足有近兩億人,領土也與古時東漢時期的漢朝相當,放在地球,也是個泱泱大國了。

然而其他六國都太巨大了!

整個玄武大陸,自然比地球大上不少。

……

這六國彼此制衡,互相顧忌,都怕攻擊別國時,被別人黃雀在後吞了,或是逼對方倒向其他國家。

所以徐國才可以保持住。

大秦和大楚,時時暗示徐國可以「加入」他們。

兩邊同時拉攏徐國,成為徐國夾縫生存的活路。

燕國的計劃,透過黃文襲擊趙國,引得趙國專心對付徐國。

燕國則可以黃雀在後,輕鬆一舉收下兩國。

如此一來,燕國也有一定地土與人口,至少可以抗衡北國。

而暗月島,拿錢辦事,因此有了天襄之事。

……

……

竹鈴開始分析:「藉由種種跡象看來,只怕他們之前就懷疑天襄的計劃會失敗了。自從天襄透漏丹楓可能是大道師,再經由一些觀察,他們可能懷疑天襄會被大道師策反。因而也許有了另一套準備。」

「另一套準備?」丹楓問道。

「沒錯,燕國有擴張野心,儘管同時并吞趙徐二國計劃失敗,必然不會就這麼罷手。」竹鈴一步一步分析。

「他們最有可能的計劃就是…」竹鈴向地圖指著,正是徐國!

「他們不攻打趙國了嗎?」丹楓疑惑問道。

「燕國雖是趙國兩倍實力,要滅趙國,只怕仍是需要動搖國本,他們偷襲不成,必然不會正面與趙國衝突。」

「否則就會便宜了北國或楚國。」天襄接著說道。

「天襄妹妹知道這個計劃,只要透漏給趙國,燕國強攻必然損失慘重。」竹鈴繼續說道。

「如此一來,徐國就成為唯一目標。」丹楓也點了點頭。

「要滅徐國,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阻礙就是……」竹鈴說著。

三個人同時一笑,當然就是丹楓和第一武館了!

大道師,毋庸置疑,絕對有左右一國命運的實力。

丹楓心裡雪亮,想來他們已經知道「鍋大俠」之事,而安排好了這起事件。

目標就是要給黃文壓力,讓他不得不與丹楓決裂。

丹楓說道:「這招就叫公子獻頭。」

竹鈴眼神一亮,咀嚼公子獻頭這句話,只覺得頗有味道。

「接下來可能還有成串的招式……」

「我們的對策是……」

三人在房內聊了許久。

丹楓不禁感概,竹鈴與天襄對天下大勢,人心詭計,居然都瞭若指掌,有她們兩人相助,猶如卧龍與鳳雛加入劉備一樣。

本來混沌不明的情勢,在她們分析下,就好像打開戰場迷霧一樣,一目暸然。

……

第二日早上,黃文派人來傳喚丹楓入宮一敘。

丹楓帶了竹鈴和天襄一起去。

有她們兩人在,分析起事情真的是輕鬆得多。

右雲看著三人背影離開,心裡暗暗說道:「師父,雲兒並不比她們差,雲兒也會有所規劃,暗中助你。」

右雲天生是聖級極品資質,又豈是渾渾噩噩之人。

雖然她了解的事情沒有竹鈴和天襄多,只有片段從三人打聽到的資訊,一樣也有很多想法。

……

丹楓三人來到黃文的御書房。

「丹楓,這兩位是?」黃文問道。

「此兩人皆楓之至親至愛,皇上可以放心。」丹楓說完,竹鈴跟天襄眼中都出現甜甜地笑意。

黃文點了點頭,心中暗嘆:「朕後宮佳麗三千,跟這兩位都無法比啊!」

黃文本身關注之事是國事,對丹楓也服氣得很,感覺兩位美人配丹楓,正是良配,也就不再糾結。

「丹楓,朕最近為你的事,可是焦頭爛額啊!群臣聯書要朕辦你,非要朕給個答覆,你說怎麼是好?」

聽得黃文這話,看來他還不知道燕國外使被殺之事。

而這群臣聯書選在這個時候,極有可能是裡面也有燕國內應,主導此事。

「皇上的想法是什麼,楓想要先了解。」丹楓問道。

其實丹楓不知道黃文為何這麼看重他,藉由這些事,剛好可以測測黃文的心意。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