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美人真是乖巧懂事,聰明賢惠!只要你做我的女人,我以後我肯定會關照你的,你除了上班之外,其他時間只要在我身邊伺候我便可,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滿足你!」凌峰戰聖雙目閃爍著貪婪的望,他本來是受華無缺的指令來首都星除掉雷鵬的,所以,才故意接近宗麗斯,利用宗麗斯來引出雷鵬。

不過,宗麗斯怎麼說也是個尤物,這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哪怕他是戰聖也不例外,因此,他也打算一不做二不休的將宗麗斯收了,這樣也等於在周華少將身邊埋下一顆棋子,一舉兩得。

「好啊!親愛的!」對於宗麗斯如此愛慕虛榮的現實女子來說,能被一個戰聖強者看上,自然也是某大的榮耀,所以,當然也不會拒絕這樣烏鴉變鳳凰的機會,

畢竟,這出自火神宮的戰聖人物,一定程度上來說,要比周華少將有前途多了。「走吧!」凌峰戰聖雙目一閃,確定胖子應該不可能活下后,便一手摟著宗麗斯的小蠻腰,很快便如同風一般消失不見。

這邊,遠離垂楊湖畔的蕭倩,感覺到戰聖氣息消失之後,這才小心翼翼的又返了回來,盯著那始終平靜的湖面。

「這雷鵬跳入水中后,似乎就沒有再出來過,這都已經過去半個小時了,他還沒有浮上來,莫非是受了重傷,所以,在水裡就……我要不要下去看看他是不是還活著?」此刻,蕭倩的小臉也是一陣煞白,心亂如麻,不知該如何處理眼前的事件,因為在她看來,胖子到現在活著的跡象都沒有,十有**可能已經死了。

如果她猜的沒錯,胖子應該是因為得罪了什麼人才被設計殺死,而且,對方顯然是利用了宗麗斯,說不定和周華少將有脫不了的關係。

對於出身在蕭家這樣的巨頭豪門,蕭倩從小到大,早就見慣了無數的權謀鬥爭和陰謀詭計,可是,此時親眼目睹胖子被設計陷害,一時間也還有些接受不了,儘管她對胖子並沒有什麼太多的好感,可是,胖子也並不是什麼惡人,所以,她心裡也是莫名的一陣惋惜。

就在此時,蕭倩突然感覺到一股戰聖氣息兀然逼近,讓她嬌容驚變,立刻明白肯定是之前那個戰聖不放心,所以,又返回來了。

不過,蕭倩也十分冷靜,迅速從懷裡取出一件亮晶色的披風,迅速給自己披上,眨眼間,她整個人竟然與四周的景物融為一體,同時,連氣息也消失了。

片刻之後,一道人影凌空飛掠而來,快速的飛到蕭倩的上空,也就是胖子剛才跳湖的位置,看著依舊平靜的湖面,這人影果然是凌峰戰聖。

「看來是我有點太緊張了!那傢伙不可能還活著的……」凌峰戰聖見湖面並沒有任何異樣,也感覺不到胖子的氣息,所以,便自言自語一句,再度從垂楊湖的上空飛離而去。

「還好剛才沒有馬上下去!」見凌峰戰聖離開后,蕭倩從隱形披風中露出個頭,四顧左右,心裡其實還是忐忑不安,足足在原地斬了幾分鐘,確定凌峰戰聖真的走後,方才將身上的隱形皮膚拿下。

「雷鵬,你在嗎?」隨後,蕭倩下到湖畔,開始試圖尋找胖子的蹤跡。

與此同時,垂楊湖底深處,胖子正雙目緊閉,盤膝坐在一處,催發霸王訣,運

行體內的戰能進行療傷,雖然他傷的並不嚴重,可是,剛才他中的那一掌的力量之中,明顯暗藏火毒,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是決定在湖底多待一會,等療完傷后再離開,反正,他也不擔心自己會溺水。

此刻,就見一顆藍白色珠子足足有拳頭,隨意的擱在一旁,而胖子周身的一米範圍之內,湖水被極為詭異隔絕在外,無法侵入這一米的範圍。

此刻,藍白色珠子似乎看上去與傳說中的避水珠十分相似,但實際上,它是蘊藏奇異的水系能量的珠狀晶石,乃是他在烈十七星所遇到的兩支奇獸大寶和二寶所收藏的寶貝,有一次拿來討好胖子的,當時,胖子也沒覺得什麼就收下了,但沒想到能在如今起了大作用。

否則,就算是胖子氣脈悠長,戰能渾厚,在受傷的情況下,要潛藏在這水底這麼久也是不可能辦到的事情。

當然,那個凌峰戰聖也是太過自信,肯定想不到胖子還有奇寶護身,單純的認定胖子重傷,絕對無法在湖底待太久,才讓他這麼輕易的逃過一劫。

這時,胖子忽然就聽到蕭倩的聲音傳來,不禁睜開了雙目,眉心一跳,有些訝異蕭倩竟然會出現在這裡,但他很快就明白過來,估計肯定是蕭倩對他有所懷疑,所以,一路跟蹤他過來的,結果,沒想到卻看到他被一個戰聖強者追殺。

不過,既然蕭倩在找他,那就說明那個戰聖強者已走,不過,胖子還是決定不理會蕭倩,因為既然蕭倩對他有所懷疑,那他也要禮尚往來一下,讓蕭倩誤以為他死了,回頭再突然冒出來嚇嚇她。

儘管已經身為雷鵬,但胖子的惡趣味作風還是始終沒有改變。

之後,胖子就繼續閉上雙目,全心全意的修復著體內的傷勢。

「看來雷鵬真的是死了!現在該怎麼辦呢?要不要先通知芊柔還有晴兒……」此刻,在湖畔岸邊找了半天的蕭倩,始終沒見到胖子的回應,心裡也是有種莫名的哀傷,儘管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如此。

「雷鵬,雖然我不太喜歡你,但怎麼說你也是新型能源處的人,我會為你討回公道!」蕭倩喃喃自語了一句,便面無表情的轉身而去,之後,就上了自己浮空車,飛離而去。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罔


… 那個小本本自然就是俗稱的「賬本。」

由於這家旅館的地理位置偏僻,周圍又沒有什麼競爭對象,所以老闆就一直秉承著十分粗糙的營業方式,也不問姓名,也不登記身份證,給錢就住,沒錢就滾。

但即使是這樣,「賬本」這種東西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給人看的。

還好,基金會的外勤人員與其他機構的員工有一個最大的不同之處,那就是……人家有錢。

對,就是有錢,雖說還不像某國王室成員,大街上打個招呼就送豪車遊艇那麼喪心病狂,但是打發打發小老百姓還是戳戳有餘的。

而且陳笑也十分利索的用這種簡單粗暴甚至拉低逼格的庸俗方式,完美解決了眼前的問題,順便還讓老闆對自己露出了一個油膩膩的笑容,估計這笑容老闆娘都有年頭沒見過了。

陳笑拿過小本本,直接翻到了寫著字的最後一頁。並看了看最後幾天的記錄。

上面分別寫著。

「23日……204……600……3天……1人」

「23日……201……600……3天……1人」

「24日……302……400……2天……2人」

陳笑好像是意料之中的點了點頭。

「我是昨天下午1點20分入住的吧。」他把小本還給了老闆。

「嗯……差不多就是那個時候吧。」老闆回答道,錢果然是個好東西,現在對方的態度明顯好了不少。

「住204的那個女人是昨天早上來的?」陳笑又問道。

「呃……..是。」老闆皺了皺眉,但最終還是回答道。因為親口透露其他人的信息,這是一件很不舒服的行為,而且這個人已經看過賬本了,為什麼還要問一遍?

這時,陳笑突然莫名其妙的抬起頭,直勾勾的盯著老闆,並用一種有些飄渺的語氣問道。

「這幾天,你有沒有出現這樣的情況……就好像眼前的情景……嗯……在哪裡見過?」陳笑皺了皺眉,並用手在太陽穴旁邊胡亂的畫著圈,好像是在努力的琢磨著用詞。

老闆愣了一下,一部分是被陳笑那冷不丁的一抬頭嚇了一跳,另一部分就是,他最近還真的總會出現這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所以,他一邊陷入沉思一邊點了點頭。

「嗯……的確有過,而且最近越來越頻繁,隔兩天就會出現一次。」老闆說道,並很疑惑的瞅了瞅陳笑:「你也有過?」

陳笑微微一笑,沒有作答,而是繼續問道。

「那昨晚我有沒有來吃晚飯?或者我有沒有什麼奇怪的舉動。」

「哎?吃了啊!」老闆回答道,並用一副看精神病的眼神看著陳笑「而且……呃……也沒有什麼過於奇怪的行為。」這話里的意思就是「你平時就已經很奇怪了。」

陳笑聽后,滿意的點了點頭。

「那麼今天……我不吃飯了!」他莫名其妙的來了這麼一句,並轉身走上了樓,回到自己的房間里。

之後將門關上。

接下來,陳笑將自己的鞋子脫了下來,掛到了牆上的衣架上,緊接著,拿起旅店附贈的牙刷,「嘎巴」一聲掰斷,並整齊的擺放在地上,再之後,他用被子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開始原地蛙跳,直到渾身都出汗了,立刻脫光了所有的衣服,沖了一個拔涼拔涼的冷水澡。並順便把被子也浸濕了。

沒人知道他在幹什麼,但是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陳笑始終保持著無比亢奮的表情,還不時「嘿嘿嘿」的傻樂幾聲。

終於

「啊湫~~~嗯……」

陳笑打了個噴嚏。

……

……

時間在流逝著,不知不覺,夜幕降臨了。

這期間,除了午飯和晚飯時老闆娘那兩聲嚎叫,就再沒有什麼其他特別的事情發生了。

整個旅館仍然正常的不像話。

哦……如果拋去陳笑這傢伙的話。

此刻,陳笑正開著窗戶,光著膀子,躺在床上。

「啊湫~~~」

他又一次打了個噴嚏,之後摸了摸自己發燙的額頭,露出一副滿意的表情。

隨後,繼續盯著手機。

他就這麼躺著看手機,已經快一天了,而令人吃驚的是,他竟然沒感覺到無聊,還一直興緻勃勃的。

因他知道了那種無處不在的違和感是什麼。

所以他在等。

但是,卻一直等不到。

「這樣不行啊。」陳笑撅著嘴,自言自語道:「是因為一直在思考,意識脫離不出去么?」

他說著莫名其妙的話:「如果什麼都不想呢?那麼……看時間啊,看時間,看時間……」

他連續說了近10遍的「看時間」三個字,

之後把手機往身邊一撇,就這樣四仰八叉的閉上了眼睛。

他開始睡覺,放空了腦袋,什麼都不想。

……

第二天!

……

第二覺?

……

陳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睡了一覺,因為人是無法準確意識到自己進入睡眠的那一刻的,而且深度睡眠下,對時間的感知也極不準確,所以陳笑在閉上眼后,接踵而來的,是一陣毫無來由的恍惚感。

……

「記憶閃回」?

應該是叫這個名字,那種似曾相識的詭異感覺。每次出現,都僅僅只有一瞬間,就像是一個猛然驚醒的夢境,睜眼的那一秒還能對夢境的內容有所回憶……但那內容稍縱即逝,很快變成一團胡亂的墨跡,什麼都記不起來了。

這段記憶是真實的么?難道人類可以預知未來?還是什麼別的原因。

這種感覺實在太過詭異,所以每次發生的時,都會讓人產生極不真實的感覺,都會多多少少愣那麼一下,就比如那個樓梯口的女人,走上三樓的情侶,或者此時此刻的陳笑。

……

……

一陣恍惚,陳笑站在二樓的入口處。

他鬼使神差的瞅了瞅通往三樓的樓梯,又看了看面前狹窄、有些壓抑的走廊。

皺了皺眉。

他感覺面前的場景有些「似曾相識」

不,準確的來說,自己完完全全的記得這一幕。一段記憶憑空的出現在了他的腦子裡。

一個長達十多個小時的「記憶閃回」。

就像是一個極其清醒的夢境,清醒到他能夠準確的回憶起來,這個旅館有一個女人,有一對情侶,還有一個司機大叔。

而在這個夢境的結尾處,自己做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

最清晰的,就是「看時間!」這三個字。

陳笑掏出了手機,看了一下時間。

手機上顯示的是:「23日,下午1點25分。」

……

「嘿嘿嘿」他莫名其妙的笑了笑。

之後打開了自己的房間門。 大概又過了半個小時,胖子總算療傷完畢,將體內的火毒驅盡。


「還好我反應及時,及時激活新基因戰甲護體,不然以戰聖級別的戰能,加上侵入體內的火毒,估計至少要去半條命了。如果我才得沒錯,剛才那個戰聖應該是火神宮的,他所施展的乃是火神宮的絕技之一,魔火掌!」胖子再度睜開了雙目,精氣十足的眯眼暗道,儘管他並不認識對方,不過,就算他用屁股想也能想到這凌峰戰聖肯定就是華無缺派來的,畢竟,而有實力讓一個戰聖前來暗殺他的人,一隻手也數得出來。

不過,胖子沒想到宗麗斯竟然會和火神宮的戰聖狼狽為奸,若是沒有宗麗斯的配合,故意將他引出來,他也不可能孤身到這偏僻的垂楊湖畔來,看來他還是太大意了。

「宗麗斯!既然你對我不仁,就別怪我對你不義了,這筆帳我很快就會從你身上討回來!」胖子目光冷冷的說了一句,之後,收起避水晶石,身形猛然躍起,一下破開湖面,水花四濺間,在空中瀟洒的凌空踏步,最後,穩穩的落在地面之上。

「小不忍則亂大謀,先回去繼續參加踢館挑戰,等殺入前十名后,再好好收拾宗麗斯和那個戰聖吧!」胖子冷靜的自言一句,很快也隨之離開垂楊湖畔。

開著浮空車,回到公寓小樓后,胖子沖了個澡,換掉身上破損的衣物,然後,就進入生物艙,上線繼續進行踢館挑戰。

因為昨日在試魂陣關的測試之中,胖子的魂胎潛力達到驚人的天級中等,所以,也讓他得到了從預選賽到現在以來最驚人的一個記錄分數,也讓他的排名瞬間達到預選賽大名的前五十名的程度,如此驚人的提升,也讓其他踢館者望塵莫及。

當然,這還並不算什麼,最重要的是,以戰尊中階實力達到天級中級的魂胎潛力,這哪怕是以培養潛力強者為擅的四大宗門都望塵莫及,從古至今也沒有聽說過有哪個勢力出現過在戰尊中階實力就達到天級中階的魂胎潛力的。

因此,這個消息傳出后,其實,同樣震驚了聯邦的各大勢力,擁有如此驚人潛力的強者,怎麼可能會讓聯邦的各大勢力不動心呢!

所以,胖子才剛剛一出現在測試區域后,一些恭候多事,奉命前來拉攏胖子的勢力代表,也是一擁而上,將胖子團團圍住,不過,像四大宗門,以及五大巨頭家族,八大學院或是軍方,似乎還處在觀望的狀態,並沒有代表在其中。

「你爹高人,願不願意讓我們家族啊!我們家族可是近年來聯邦發展最好的新興家族,若是有你的加入,肯定能讓我們家族更上一層樓,為了表達我們家族對你的敬意,這兩瓶地級丹藥還請收下!」此刻,一頭黃毛,穿著西裝, 前女友是霸道總裁 ,搶先擠到胖子面前,跟賣房子似的,開始推銷起來,隨便還掏出兩瓶地級丹藥塞了上去。

「這太客氣了吧,這麼貴重的丹藥,我可不敢收。」胖子故作受寵若驚道。

「這算什麼貴重,如果高人你願意進入我們家族,別說是兩瓶地級丹藥,就算是兩百瓶,也是隨手奉上!」那黃毛強者立刻眉飛色舞的吹噓起來。

「是嗎?那就讓你們家族先準備個兩百瓶,然後,搬到我面前,我就好好考慮一下。」胖子笑著應道。


「啊?!」那黃毛強者登上一愣,因為他只是隨口一吹,沒想到胖子還當真了,如果只是二十瓶地級丹藥的話還有可能,這兩百瓶的話,那數量也實在太大了一點,以他們小家族的實力自然不可能辦到。

此刻,四周也是一片鬨笑,其他實力的代表都覺得這黃毛強者太自不量力了,沒這實力還胡亂吹噓,自尋死路!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