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八,給老子滾出來!」就在洛天剛剛起身,伏天慶的聲音便是在洛天的門外響起。

聽到伏天慶的聲音,洛天一個激靈起身,眨眼之間便是穿好了衣服,臉上帶著賠笑,出現在了大殿之外。

「師傅,您找我?」洛天一出大殿,便是看到了滿臉怒意的伏天慶,連忙開口。

「呵呵,別叫我師傅,我活了這麼一把歲數,還是第一次被人罵啊,而且還是我的弟子!我還真是收了個好弟子啊!」伏天慶冷哼了一聲,目光狠狠的盯著洛天。

「師傅,我那說的都是醉話,您別當真,您可是我的師傅啊,星月神族,我最佩服的人,沒有之一,要是沒有您,星月神族的煉藥堂,早就斷了傳承了!我對你的敬佩,如同滔滔江水……」洛天連忙大拍馬屁。

「拍馬屁,沒有用……去吧,乾乾你的老本行!」伏天慶冷哼了一聲,將兩個鐵桶,扔到了洛天的跟前,一股臭味從桶中傳了出來。

「你既然是我的好弟子,在冥域的煉藥堂需要重建,你應該出上一份力,對吧!這份差事,你之前干過,肯定熟練無比,你肯定不會推辭吧!」伏天慶冷聲開口。

「這……」洛天看著熟悉無比的兩個糞桶,臉上頓時露出苦笑,有心拒絕,但是知道胳膊擰不過大腿,隨後還是將兩個桶提了起來。

「唉……喝酒誤事啊!」洛天長長的嘆息了一聲,看著伏天慶遠走,提起兩個糞桶,朝著星月神族新建的煉藥堂的方向走去。

「大統領……他……」星月神族的人們看到洛天手中提著的兩個糞桶,臉上頓時露出古怪之色,隨後便是想到了洛天當年在星月神族的經歷,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挑糞也有癮么?」

「切,你知道什麼,大統領這也許是懷舊吧,畢竟,當年是因為挑糞,才跟星璇公主認識的!」人們低聲議論起來,目光中帶著敬佩之色,看著洛天行走在大路之上。

時間不大,在人們好奇的目光下,洛天便是登上了新建的煉藥堂,這裡的煉藥堂與之起源域星月神族的煉藥堂大同小異,基本上格局都一樣,所以,洛天很快便是找到了糞池。

「咦?」不過洛天剛剛到達,便是看到了兩個熟悉無比身影,同自己一樣,提著兩個糞桶,朝著葯田之中走去,而兩人正是伏星陽和伏星月。

「洛天……你……」兩人將糞水倒進葯田之中,同樣也是發現了,洛天的到來。

「你們也……」隨後洛天的臉上便是露出苦笑,看著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 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要人

「喝酒誤事啊……」洛天,伏星陽,伏星月三人對視了一眼,隨後便是同時長長的嘆息了一聲。

「都怪你們,非得要跟老子拼酒,要不我也不能上這來!」洛天臉上帶著憤怒之色,沖著兩人開口,心中暗嘆自己倒霉,每次來星月神族都要挑上一回這東西。

「放屁,後來,是誰非得喝的,我拉著我大爺爺,在那裡說個沒完!」伏星月頓時有些不願意。

「至少我還管師傅他叫師傅,你們呢,管自己的老子叫大哥,管老祖宗叫老子!」洛天臉上帶著不屑,開口回應。

「你……」聽到洛天的話,兩人的臉色頓時氣的通紅,不過隨後便是祭出了殺手鐧。

「看來,你是真不想娶我妹妹了!」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咬牙切齒的沖著洛天開口。

「二位哥哥,你們累了吧,來來來,剩下的交給我!」洛天聽到兩人的話,心中大罵,但是臉上卻是帶著賠笑沖著兩人開口。

「這還差不多!」兩人臉上帶著得意,感覺真的不能輕易的讓伏星璇嫁給洛天,這樣他們就有足夠的機會,去修理洛天,這種感覺還是不錯的。

接下來的幾天,三人在煉藥堂挑糞的事情,便是被星月神族的人們徹底傳開了。

一個星月神族的皇,一個王爺,一個星月衛的大統領,人族的絕世天驕洛天,三個准王級的大能,提著糞桶挑糞,這樣的事情可不多,頓時不斷的有人圍觀起來。

「真他娘的丟人啊!」伏星陽和伏星月兩人從小到大,還是第一次干這種粗活,時不時的會將那些東西濺到身上,讓兩人噁心半天,讓洛天偷笑不以,想比於兩人,洛天就要顯的「專業」的多了。

「爹啊,大爺爺啊,老祖啊,我們知道錯了,差不多了吧!」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不斷的大喊。

「沒用的,忍著吧,這三個老傢伙,絕對是動了真怒了!」洛天臉上帶著苦笑,雖然辛苦了一點,但是晚上卻能夠享受一下伏星璇那小手的按摩,這日子倒也過的不錯。

不過,洛天心中卻是有些好奇,這都過去了好幾天了,那些王族竟然一點動靜都沒有,根本沒有來星月神族來要人的意思。

越是安靜,洛天心中越是沒底,總感覺這些王族或許會搞出什麼大動靜了,或者針對自己,或者針對星月神族,不過洛天猜測,針對自己的可能性比較大一些。

時間緩緩的流逝,又是過了三天,洛天三人整整挑了十天的糞,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經過十天被洛天的熏陶,終於不在將那些東西濺在身上,讓兩人好一陣興奮。

「呼……」這天,洛天三人剛剛將靈藥田澆完,正在喘息間,伏天慶的聲音,便是在三人的耳中響起:「你們三個,過來吧,太古萬族的人來了!」

「走……」聽到伏天慶的話,三人的身形瞬間便是消失在了葯田,出現在了星月神族的大殿之中。

「老祖……」三人一進入大殿,便是連忙對著坐在那裡的伏文斌還有伏天慶三人施禮。

「小王八蛋,將你們手中的東西扔了!」看著三人出現,伏文斌頓時沖著三人開口。

「呃……」聽到伏文斌的話,洛天三人頓時一愣,隨後彼此對視了一眼,由於走的急,三人甚至忘了,手中還提著糞桶。

「好的,好的……」不過,隨後洛天三人便是尷尬的一笑,走出了大殿之外,將手中的糞桶,狠狠的朝著天空扔去,三人這輩子都不想見到這東西了。

「嗡……」六桶糞桶,直接被發泄般的三人扔出了星月神族的大陸之外,彷彿一道流光一般,消失在了三人的視線當中。

「好了,我們回去吧!」洛天三人臉上帶著喜色,回到了大殿之中.

「老祖,他們人呢?」伏星月臉上帶著疑惑,在大殿之中,並沒有發現一個其他王族之人,只看見了伏文斌三人坐在那裡。

「應該快到了吧,之前幾族的強者,通過身份令牌,給我發了消息,說正在趕往星月神族的路上,算算時間,估計一會就到了!」伏文斌輕聲回應,眼中露出凝重之色,不知道接下來的事情會發展到什麼地步。

「伏文斌,這就是你們的待客之道么!」伏文斌的話音剛剛落下,一道清冷的聲音便是在星月神族大陸外響起,與此同時六道氣息衝天的身影,劃破蒼穹,降臨在了星月神族的大陸之上。

不過,六人的臉色有些難看,身上隱約間有著一絲污漬,眼中帶著怒火,瞬間便是沖向了大陸的最中央。

「麒元昊,你這才剛來,就挑我們的待客之道,是不是有些過分了!」伏文斌冷哼一聲,隨後身形閃動,一步邁出了大殿出現在了星月神族的上空。

「老朋友都來了啊!」符文斌臉上帶著笑意,看向對面的六人,而與此同時伏星月和伏星陽,伏天慶四人跟在了伏文斌的身後,目光看向對面的六人,洛天則是留在了大殿之中,神魂之力散發,將自己身上的氣息掩蓋起來。

洛天知道,眼下他不適合出現,站在大殿之中觀察著天空中的幾人,若是真的打起來,自己會直接出手。

「噗……」不過,洛天仔細的觀察之下,便是沒忍住,噗嗤一聲,笑了起來。

神識中,六名老者站在那裡,這六人,洛天有三個認識,三個不認識,觀察六人身上的氣息,便是能夠判斷出六人正是來自六個王族。

洛天認識的三人,一個是老金烏,還有一個蠻族的薩蠻,還有一個就是血族曾經的老祖,都是同伏文斌一個時代的強者,此時也都是紛紛進入到了准王之列,而另外三人,洛天看著有些眼生,顯然是剛剛進入准王的強者,畢竟當初的大戰,古天輸一人便是斬殺了不少的紀元巔峰。

而洛天的笑,不是因為別的,是因為三人的身上都是有些顏色,而那顏色,洛天熟悉無比,跟洛天和伏星陽三人剛才扔出的桶中的東西的顏色一模樣一樣。

「還真特么巧啊!」洛天心中暗自嘆息,隨後便是繼續觀看著事情發展的動向。

伏星陽和伏星月兩人站在伏文斌的身後,眼中也是帶著一絲笑意,不過卻是一閃即逝,想笑卻在那裡硬憋著。

「伏文斌,你別在這裡裝傻,我們剛剛到達星月神族的大陸之外,便有六個糞桶飛了出來,徑直朝著我們砸了過來,你說你這是什麼意思!」之前被伏文斌稱為麒元浩的老者臉上帶著憤怒之色,看向伏文斌。

「我看就是現在星月神族強了,不把我們其他幾個王族放在眼裡了!」不等伏文斌開口,旁邊羽族強者臉上帶著譏諷之色,冷聲開口。

「就是,聽說還殺了我們不少族人呢,真是威風至極!」渾天一族的老者也是開口附和起來,而老金烏,還有老薩蠻,卻是沒有開口,眼中雖然也是有些生氣,但是兩人同伏文斌的有些交情,等待著伏文斌的解釋。

「麒元昊,羽不休,渾正青,你們三個現在成准王了,就開始以為自己有了囂張的本事了么?」

「別忘了,老夫成就准王的時候,你們還在紀元巔峰掙扎呢,若不是雷海沼澤中的機緣,你們會成就准王么?」伏文斌聽到三人如此說話,臉色也是沉了下來。

「是,您身份尊高,但是金烏老爺子,他們的身份不比你差多少,而且還和你是老朋友,難道你就這樣對待朋友么?」麒元正聽到伏文斌的話,臉色也是微微一變.

的確伏文斌成名之時,他雖然也有些名氣,但是比起伏文斌還有老金烏等人,矮了一截,即使成就准王,再面對伏文斌,還是有些心慌,連忙將話題轉到了老金烏三個老牌強者的身上。

「呵呵,老朋友,我說不是故意的,是我前一陣懲罰這兩個小王八蛋,然後兩個小東西隨手一扔,正巧被你們趕上了,你們信么?」聽到麒元正的話,伏文斌臉上帶著笑意,對待老金烏三人,符文斌的態度明顯不一樣。

「金烏老祖,的確是晚輩的錯,在這裡給各位前輩賠禮了!」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也是把握好時機,很是配合的,對著老金烏還有老薩蠻三人躬身施禮。

「呵呵,好了,小孩子而已,我也就不一般見識了!」老薩蠻開口,他們活了多久,自然不會上了麒元正的挑撥離間,臉上帶著笑意,看向伏星陽和伏星月兩人。

相反,他們心中卻是有些反感麒元正的做法,都一把年紀了,還能用出如此拙劣的方法,實在是有些丟人。

「你們此次來我們星月神族有什麼事么?」伏文斌臉上帶著笑意,絲毫沒將麒元正三人看在眼裡,直接沖著老薩蠻開口。

「伏文斌,我們在雷海沼澤這段時間,冥域發生了不少事啊,聽說我兒子都被你們星月神族的人給殺了,此事,你是不是應該給我們個交代?」麒元正臉上帶著冰冷,沖著符文斌開口,眼中露出強烈的怨毒之色。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威脅

「哈哈……」聽到麒元正的話,伏文斌長笑一聲,眼中露出冰冷,身上的氣勢也是升騰而起。

「你們六個王族,組織太古萬族那麼多人進攻我星月神族,大軍壓境,現在反倒是倒打一耙,上我們星月神族來討說法來了,怎麼是欺負我星月神族沒有古王親子么!」一想到之前的事情,伏文斌的氣就不打一處來,若不是洛天的趕到,此時星月神族此時已經易主或者被滅掉了。

伏文斌的話比起麒元正來更加強勢,聲音更加洪亮,震的整個天空嗡嗡作響。

「沒有將他們全殺了,我已經是夠給你們面子了,怎麼?還想跟我們來硬的不成?我們星月神族隨時奉陪就是!」伏文斌目光冰冷的看向六人,包括老金烏還有老薩蠻都是包括在內。

「文斌兄,別生氣,我們此次前來,就是想問清楚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的!」老金烏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沖著伏文斌開口。

「聽說,人族的那個小子又來冥域了?」老薩蠻眼中也是露出複雜之色,目光看向伏文斌。

「勾結人族,伏文斌斌,此事你又怎麼解釋!」麒元正,羽不休,還有渾正青此時站在了一條戰線之上,目光看向伏文斌。

「人族,在哪呢,我怎麼不知道!」伏文斌臉上帶著譏諷之色,同樣也是死不承認,目光之中帶著冰冷。

「呵呵,不承認!」看到伏文斌的樣子,麒元正三人的臉上便是露出一絲冷笑,雖然伏文斌他不承認,但是眾人心裡都清楚的很,人族的那個洛天同星月神族關係密切。

「不知道,我們能不能見一見星月神族星月衛的大統領啊!」麒元正臉上露出譏諷之色,沖著伏文斌開口。

「星陽,我不理族中的事情多年了,你去將星月衛的大統領叫出來,給幾個老東西看一看!」伏文斌臉上露出笑容,從始至終看都沒看麒元正三人一眼,而是始終看著老金烏三人。

「老祖,我星月神族已經很多年都沒有過星月衛的大統領了!」伏星陽躬身施禮,自然明白伏文斌的意思,陪著伏文斌來演戲。

「呵呵,老夥計,在我們面前就別裝了,那個小子如今已經成了氣候,真的留不的了!」老金烏眉頭緊緊皺,目光看向伏文斌。

「老東西,你說的人,真的不在我們星月神族!」伏文斌臉上帶著堅定,同老金烏對視起來。

兩人眼中都是帶著一縷神光,對視了片刻之後,便是紛紛收起了目光,老金烏隨後開口:「你好自為之吧!我此次前來,是管你來要人的!」

「我們金烏一族有很多人都在你們這吧!」老金烏臉上帶著輕嘆之色,至於洛天的事情,他不想過多的談論,現在的金烏一族是那位活出了第二世的強者說了算,他也不能左右太多的事情。

「老朋友,我們蠻族的那些小子,也放出來給我們吧!」老薩蠻臉上帶著笑意,同樣沖著伏文斌開口,顯然同老金烏一樣的立場。

「我只是來要人的,至於其他的,到時候再說吧,不過,這一次我可以給你一個面子!」血族的老者也是表達出了自己的意思。

「該死!」聽到三人的話,麒元正三人的臉色微微一變,他們同老金烏一起來的目的就是為了挑撥一下他們同星月神族的關係,畢竟如今的幾個王族,星月神族,金烏一族還有血族三族最是強勢,至於蠻族雖然很強,但是卻是不喜歡爭端,而且後背只出了一個蠻魂,連古王親子都是站在人族那一邊。

而他們三族跟蠻族差不多少,甚至還不如蠻族,蠻族還知道自己這方面有個古王親子,而他們連古王親子都被洛天幾人殺了,這樣的仇恨無異於是斷了三族的後路。

「你們三個老朋友的面子,我自然會給,星陽,去將他們三族還有他們三族附屬族的人帶過來!」伏文斌沖著伏星陽開口,這些事一直都是伏星陽在管著。

「是……」伏星陽點了點頭,隨後便是消失在了幾人的視線當中。

「至於你們三族的人嗎,那就要看你們出的起什麼代價了,否則我們星月神族可不想養這麼多的垃圾!」伏文斌強勢開口,聲音之中帶著殺伐之意,讓麒元正三人下意識的打個寒顫。

「你……」聽到伏文斌的話,麒元正三人臉色頓時難看起來,不過還是咬了咬牙,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話。

「你想要什麼!」羽不休冷聲開口,心中打定了主意,此事若了,一定要讓星月神族付出代價。

「沒什麼,我要天巫陰冰,還有九幽玄玉霜!你們若是能夠拿出來,什麼都好說,若是拿不出來,那麼免談!」伏文斌臉上露出冷意,沖著麒元正三人開口。

「什麼?」聽到伏文斌的話,麒元正三人的臉色頓時變化起來,伏文斌所說的九幽玄玉霜,他們聽都沒聽過,他們怎麼能夠拿的出來。

洛天站在大殿之中,臉上露出一絲感激之色,伏文斌所說的兩種東西,正是洛天之前同伏文斌幾人講述過的,煉製噬魂丹的另外兩種靈藥。

「你要這兩樣東西幹嘛?」聽到伏文斌的話,老薩蠻的臉上露出疑惑之色,沖著伏文斌開口詢問。

「有用就是,老薩蠻你們蠻族有么?」聽到老薩蠻的話,伏文斌雙眼一亮,洛天咒神丹正是老薩蠻為洛天服下的,那蠻族說不定有這兩樣東西也不一定。

「伏文斌,你不要太過分,這兩樣東西,我們聽都沒聽過,又去哪裡去幫你找,快點將我們三族的人放了,否則別怪我們三族合力來對付你們!」麒元正臉色陰沉下來,目光死死的盯著伏文斌,若是他們三族合力,還是有把握將星月神族壓制下來的。

「你們可以試一試,看看我星月神族怕不怕你們!」

「給你們一個月的時間,若是拿不到這兩種東西,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伏文斌臉上帶著不屑,絲毫沒將麒元正三人的話放在心上。

「伏文斌,不要太狂,星月神族現在雖然強,但是還沒到無敵的地步!」麒元正臉色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來,眼下他們的確有些勢微,但是只要他們三族活出第二世的大能恢復過來,聯合在一起,星月神族真的沒什麼大不了的。

「接下來,是不是說說你們星月神族勾結人族那個小子的事情了!」隨後三人將話題引到了洛天的身上。

「你只要將我們的族人放了,那麼這個人族的事情,我們暫時可以裝作不知道!」羽不休臉上帶著威脅之色,看向伏文斌。

「威脅我?我伏文斌縱橫萬族這麼多年,還真不是被威脅著活到這麼大歲數的!」伏文斌冷笑意一聲。

伏文斌的話音落下陣陣喧嘩的聲音便是在幾人的腳下升起,伏星陽帶著被俘虜的人們走到了幾人的腳下。

「是老祖,老祖來救我們來了!」人們頓時看到了天空中站著的幾人,臉上露出激動之色。

灰暗,對於眾人來說,這段時間在星月神族是最灰暗的一段時間,尤其是被洛天練針的那些人,甚至過了這麼長時間都是沒有緩過來,有的臉色蒼白,有的人身上還帶著浮腫。

「叫什麼叫,丟人都丟到家了!」老金烏冷哼一聲,目光狠狠的掃了眾人一眼,讓人們不由得渾身一哆嗦。

「好了,可以走了!」老薩蠻臉上帶著一如既往的笑意,雙手飛動,陣陣的波動從老薩蠻的手中飛出,打進了被俘虜的人們的身體之中,使得眾人身上的封印消失,恢復到了自由的狀態。

「好自為之吧,這是最後一次給你面子,若是下次遇到那個小子,說不定我們會刀兵想見了!」老金烏輕聲嘆息,深深的看了伏文斌一眼,隨後便是帶著自己的族人,朝著星月神族大陸之外飛去。

「我也走了!」血族的那名老者也是對著伏文斌抱了抱拳,帶著自己一方的人離開。

「我想討杯水喝,不會介意吧!」老薩蠻臉上帶著笑意,沖著伏文斌開口,讓人猜不透他在想什麼。

「當然不介意!」伏文斌微微一愣,不過隨後便是輕笑一聲,點頭答應了下來。

「你們還不滾?沒有找到我要的東西,還想要人?」伏文斌臉上露出冷淡,沖著麒元正三人開口。

「伏文斌,你不要太過分,東西我們可以幫你找,但是人你現在必須要放!」麒元正三人咬牙切齒,憋屈無比。

「呵呵,伏文斌,沒想到你現在竟然這麼猖狂了啊!」不等三人的話音落下,陣陣的轟鳴之音,便是從蒼穹之外響起。

一隻青色的大手,便是震斷了虛空,如同一座小山一般,帶著強大的壓力,朝著眾人的方向鎮壓下來。

「這……」看到那青色的大手,大殿之中的洛天,臉色微微一變,因為他在那大手之上,竟然感覺到了強大的壓力。 第一千六百五十九章第二世

青色的大手蓋壓天地,轟鳴中崩塌虛空朝著眾人鎮壓而來,眨眼之間,便是降臨在了眾人的頭頂之上,強大的壓力,讓伏文斌幾人臉色難看起來。

「擋下來!」符文斌低吼,若是真的讓那青色的大手,降臨在星月神族的大陸之上,星月神族必然死傷慘重。

低吼中,符文斌飛身而起,伏天慶,伏星陽等人同樣化成四道流光,朝著那青色的手衝去。

「開……」伏文斌雙手舞動,璀璨的華光升起,縱然是白天,但是依然耀眼無比,強悍的波動從伏文斌的手中打出,化成一顆星辰,朝著那青色的大手轟去。

「嗡……」伏星陽的手中飛出一枚金色的令旗,整個天空頓時黑暗了下來,眾星掩月大陣瞬間開啟,將整個星月神族的人們籠罩起來。

「怎麼回事!」星月神族的人們感受到那瞬間變成了黑夜一般的天空,臉上露出震驚之色,隨後便是看到了那鎮壓天地的青色大手,以及如同流星一般,飛速衝起的伏文斌幾人。

「轟……轟……轟……」轟鳴之聲滔天,幾乎在星月神族的人們震動的時候,強大的轟鳴之聲便是在星月神族的上空響起,伏文斌幾人的攻勢,也是同那青色的大手碰撞在了起。

「噗……」一名名修為比較低的星月神族的人們,縱然被大陣包裹著,但是還是氣血震蕩,許多人都是吐出了鮮血。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