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庄來了。」突然,有兩位巫山的弟子壓著小莊上來了。 盛浩一愣,倒是沒有想到小庄這麼容易就被抓住了。

「放開他吧。」盛浩知道小庄肯定沒有表面種的那麼弱,但是肯定也沒有辦法對自己造成傷害。

「哼,趁著我不在,侮辱我的清白,算什麼英雄好漢。」等那兩個弟子放開之後,小庄紛紛不平地看著盛浩。

「侮辱你的清白?」盛浩頗為玩味地看著小庄,「真的是這樣嗎?那麼你告訴我,這些日子你去哪裡了?」

「不錯,我是沒有在門派,但是我出去吃喝嫖賭了可以嗎?」小庄冷冷地看著小妖派的妖王,「你讓已經跟著你的人來指證我,不覺得有些欺人太甚了嗎?這個真的能當成證據嗎?」

之前,眾人幾乎都完全相信了盛浩。但是聽了小庄的話之後,又覺得小庄的話未嘗沒有道理。

「小庄,當初你要不是亮了一手,我們幾個怎麼可能願意聽你的號令?」妖王握緊拳頭,這輩子還沒有見過這麼無恥的人。見到小庄吹了一個口哨,更加看不下去了,身體一晃,就到了小庄的面前,他的手已經高抬起來,似乎隨時可能拍下去了。

「妖王,不要上當了。」盛浩叫道。

「你這種人,終究是要死的,我何必為了你,浪費自己的手。」妖王原本憤怒的臉變得冷靜下來,退回了盛浩的身後。

小庄看向四老,再看向了眾人,高聲說道:「各位,咋們魔城有測試實力的玉佩。只要大家拿出一塊沒有問題的,就知道我的實力到底如何了。到時候一定能還我的清白。」小庄說到這,笑嘻嘻地看著妖王:「妖王,我一個小角色,能夠讓你這樣的大人物幫我吹幾句牛,我自己也是覺得很感激的。」

「來人,去拿玉佩出來。」胖老者的臉上依舊掛著若有似無的笑容。

十分鐘之後,就有弟子送來了一枚巴掌大的藍紅相間的玉佩。

測試實力的玉佩,各派或多或少都有幾塊,要輕易拿出來也不是難事。這種玉佩就是用來測試弟子實力進展的時候有用,又不難製造,所以也沒有人會搶著了。讓普通的弟子拿上來也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胖老者走到小庄的面前,笑道:「我親自檢查,各位若是信不過的,就再拿著自己門派的玉佩上來。」

魔城的玉佩還是和強身大會上的石頭不一樣的。

小庄將手放在玉佩之上。玉佩之上瞬間冒出了一道紅花紅光。本來,若是檢查,只需要放十幾秒就可以了。但是胖老者為了讓眾人相信自己,所以也沒有立刻讓小庄把手拿開這一次的檢測持續了五分鐘,已經算是魔城有史以來最長的一次檢測了,你將手拿回去吧。胖老者第一次用憤怒的眼神看著妖王和盛浩。

盛浩下意識地用異能掃描小庄的身體:築基初期。不可能啊,雖然築基初期對於修鍊界的很多人來說已經是一個夢想了。但是以這樣的實力,又怎麼可能號令妖王等人?

築基初期!

不少人紛紛驚訝地叫了出來。特別是那些跟來的小門派弟子,更是驚訝。之前,他們聽門派里的高層說讓大家聽從小庄號令的時候,其實還是有過不服氣的。這些人沒有能直觀感受小庄的實力,還沒有什麼。最驚訝的還是妖王等人,他們被召集之後,也是暗暗試過小庄的真氣,竟然隱隱被壓制了,看到對方年輕之後,更是佩服潛力。哪知道現在檢測的結果竟然是築基初期。這無異於是打了他們的臉了。一個築基初期,竟然也能讓他們吃虧了?

「四位長老,當日的事情之後,我為自己胡言亂語而內疚,所以才去買醉,想不到某人,竟然因為我的幾句話,現在就將所有的責任都推到我這種小角色的頭上,豈不是太過了嗎?」小庄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是大家都知道小庄說的是盛浩。

「擺陣,哪怕我巫山門的人全部都死了,也不能任由別人誣陷。更何況,第一天就開始清算過去的事情了,以後大家豈不是更加糟糕。」高老者臉色鐵青地說道,同時看向了韓元等人。高老者相信這些人會明白唇亡齒寒的道理。剛才的事情,讓巫山門的人認定盛浩是故意找茬,二期很明顯,如果另外四門的人也選擇聽話了,只怕將來也會步了巫山門的后程。

韓元等人面面相覷,雖然不想和盛浩這樣擁有恐怖實力的高手動手,但是按照現在的來看,大家的結局似乎也不會好。場上的形式瞬間變得劍拔弩張。

盛浩再一次掃描了小庄的身體,這一次總算髮現了問題,原來,小庄竟然將真氣儲存在了丹田之中。而這個丹田,顯然有特殊的東西包裹住了。

原來如此。

盛露出輕蔑的笑容。

「大家快看,被我們發現了陰謀了,這小子還笑了,顯然是不把大家放在眼裡了。隱形門的人可以做到不怕死,我們難道就要認慫嗎?」小庄指著盛浩,提醒眾人。

「小庄,我承認,你說的很有……」盛浩說到這,突然甩出了一枚銀針。小庄本來已經得意洋洋了,哪裡想得到對方會突然出手。想躲開,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這銀針刺中了小庄的丹田。將那股氣團給刺破了。嗤嗤的聲音自小庄的身體發出來。

小庄大驚,但是已經控制不住了,那些真氣流了出來,瞬間遍布了小庄的全身。

小庄的身體釋放出強大的氣勢!

築基末期!

「你,小庄,竟然敢騙我們!」胖老者距離小庄最近,自然知道不會有錯。他做的第一件事並不是抓著小庄,而是將玉佩摔得粉碎,一塊讓自己出醜的玉佩,自然不需要了。

「長老,剛才的事情是意外,而且是他扔了東西過來之後,我的實力才有了變化,是他陷害我的。」小庄下意識地後退了幾步。

「你騙我,還不是因為有陰謀?」胖老者攥著小庄的手,再抬起手,要廢了小庄。

盛浩以旁觀者的姿態看著這一切。相信到了這個地步,眾人是不會懷疑自己的話了,這小庄,死了就死了吧。

小庄突然露出冷笑,輕輕一甩手,就掙脫了。胖老者愣了,雖然剛才已經感受到了小庄的氣勢,知道他和自己是一個等級的。不過平日里,就已經習慣了小庄的弱勢,所以也沒有反應過來。

「我一定要殺了你。」胖老者還真是不信這個邪了,再次對著小庄拍出了一掌。

小庄毫無顧忌,和胖老者對了一掌。

嘭。

小庄紋絲不動,胖老者猛地退出了五步。只是他的臉色紅的嚇人。

「好啊,小庄,你真的是要造反了,竟然趁著長老不注意,下狠手。」矮老者還以為高老者是沒有下狠手,而小庄下狠手了,自然憤怒,直接到了小庄的面前。

噗。

胖老者猛地噴出一口鮮血。到了這一刻,眾人才清楚地知道小庄的實力了。

「小心。」高老者和瘦老者同時叫道。高老者立刻過去扶著胖老者。瘦老者也去幫高老者。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已經不允許他們考慮面子了。

只不過兩個老者圍攻這個昔日的弟子,竟然還佔據不到任何的便宜,反而還被壓制住了。

小庄之前因為過去的事情,對幾位長老還有所忌憚,待看到自己一招就將長老級別的給打得吐血之後,信心大增,出手越來越是瀟洒飄逸。

嘭嘭嘭。

兩個老者又被打退了。瘦老者和高老者越想越是不服氣。 「二位長老,這種年輕人,就讓我來對付好了。」盛浩怕兩個老者再有所損傷,只是直接上去,又未免是不給他們面子的表現。好在兩個一起上,暫時也不會像胖老者這麼慘了。看來那個來魔城挑撥的人實力也是不小啊,這麼輕易就幫助一個小弟子提升到了可以抗衡頂尖高手的實力。

盛浩下意識地掃描了胖老者的身體,雖然吐血,但是並沒有太過嚴重,也不需要現在就去救人。從小庄越來越表現好的情況來分析,可以知道,一開始他還是有所忌憚,否則胖老者就是不死也重傷了。

「等等。」小庄突然後退了幾步。

「你也知道認輸了?趕緊自裁吧。」瘦老者終於可以緩一口氣了。高老者也是大口地呼吸。很顯然剛才這一戰,耗費了太多地精力了。

「認輸?」經過了剛才地戰鬥,小庄已經絲毫不把這幾個長老放在眼裡了,甚至都懶得正眼瞧著了,只是看向了盛浩,「魔君,你有沒有本事和我一戰。你要是贏了,我把自己地陰謀都告訴你,你要是輸了,我也不殺了你,也不殺了在場的人。只要你們跟著我離開魔城,去做一件大事好了。不知道你敢不敢應?」

剛才盛浩表現的時候,小庄並不在場。所以他以為盛浩還是只有當初在隱形門的實力而已。打傷一個老者,壓制兩個老者之後,小庄地信心開始爆棚,甚至認為魔城裡已經沒有了自己地對手了。所以連盛浩也不放在眼裡了。

當初,主人是誤以為隱形門的人都死了,才離開的,但是現在隱形門突然冒出來了,那個計劃也就可以繼續了。若是以前,小庄或許會想著先聯繫主人,但是現在自己辦好了事情,再等主人過來,也就可以獲得更大的獎賞。主人也會更加看重自己了。

小庄覺得以自己的實力,足以壓制這些人了。

說實話,他還真是有些羨慕當初盛浩一戰名揚魔城。這一回,要輪到自己裝逼了吧。只要贏了盛浩,剩下這些人在乎江湖規矩,應該就不會亂來了吧。

「小庄,你這是自己作死。」胖老者又一次露出招牌的笑容。

「沒有事情,人生自古誰無死,早死晚死都得死,不過你似乎會比我先死哦。」小庄壞笑道。

胖老者知道小庄就要輸了,也不和他進行口舌之爭。小庄再厲害能夠打得過七八個的他?而盛浩顯然可以做到。

「好。希望你說話算話。」盛浩頷首道。

「靈靈,幫長老療傷。」天陰師太冷冰冰地說道,她這一命令,就更加等於再把喬靈收入了門中。天陰師太雖然惱怒眾人投降太快,不過大家畢竟同屬五門,而且小庄太囂張了,她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是師父。」喬靈幫胖老者下針地時候,盛浩和小庄也沒有動手,只是靜靜地看著。十幾分鐘之後,胖老者噴出一口瘀血,臉色變得紅潤多了。

高老者將胖老者扶了下去。眾人慢慢退開,將戰場留給了盛浩和小庄。

「我怎麼說也是魔城的人,你當初除了有過壓制靈獸的表現,但是並無別的辦法證明自己地身份。」交手之前,小庄依舊不忘記拿著盛浩的身份來做文章,這樣一來,等他贏了之後,要領導眾人,就顯得更加名正言順了。

「是吧?只不過你的招數心法是巫山門的嗎?我的可是實打實的隱形門的功夫。」盛浩冷笑一聲,突然動了。

對於盛浩,小庄雖然自信能贏,但是也敢像對付四老一樣隨意了,而是凝神接戰。

「啪啪啪。」小庄明明覺得自己都看清楚了,可是盛浩卻還是從另一個角度拍中了他的臉。

小庄的臉瞬間通紅,趕緊加快腳步,躲開了盛浩的繼續進攻。

「胖長老,我幫你出氣了。」盛浩看向了人群前坐著的胖老者,說道。

「好,再幫我們多打幾巴掌,這種叛徒就應該有這樣的下場。」高老者等也紛紛叫好。

「好。」緊接著是各派的人。

小庄沒有想到自己這麼不得人心,最令他生氣的還是盛浩竟然在和他比試的時候看向了別的地方,也太不把自己放在眼裡了。

小庄是想要領導群雄的人,自然不屑於在這種時候攻擊盛浩,只是冷冷地說道:「魔君,我勸你還是小心一些,后則被打中了,還說自己不注意。這才剛開始別以為你自己狗屎運會繼續。」

藩籬嘿嘿冷笑一聲:「小庄大人,我門主這是門派的無上步法,隱形七星讓步法,不知道你這個用臉打手的功夫又是什麼,是哪個門派的,大家孤陋寡聞,你好歹說說,不用急著比武了。」藩籬自然是故意諷刺的。

高老者冷哼一聲:「這能算什麼功夫?臉皮厚就行了。」

「哈哈。」眾人爆發出一陣鬨笑聲。

小庄怒氣沖沖地說道:「小子,我要你死。」

盛浩身形一晃,又一次打中靈了小庄。

「這怎麼可能?」小庄直接傻眼了,明明看到盛浩在面前,可是要攻擊的時候,對方的身影就莫名其妙地到了別的地方。而且每一次盛浩的移動,彷彿就像沒有任何規律一樣,似乎他的下一個動作可以到達任意一個地方。而且他的身形不像是連貫的,彷彿出現在這裡之後,突然就消失了,然後再快速地出現在別的地方。不過連著打了自己幾巴掌了,似乎也不過如此。小庄是覺得臉火辣辣地疼,甚至嘴角也流血了,但是卻覺得盛浩不過如此,只能打疼自己,卻不能真正傷到自己。

啪啪。

啪啪啪。

怕啪啪啪。

一次兩次三次……小庄終於察覺到了不對勁的地方了。都這麼長的時間了,自己依舊無法傷到盛浩。而盛浩要傷了自己卻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哪怕他的力氣再弱,也不可能在這種情況下,只把自己打的嘴角流血而已。

對方是故意羞辱自己。小庄這麼一愣,本以為盛浩會拍的更加頻繁了,哪知道盛浩反而後退了。

「嘿嘿,你也知道自己是輸了,怎麼樣,你的手是不是被我的臉給打得痛了?」小庄不願意承認自己輸了,不過這種說法,只怕沒有人願意當真吧。

「小庄,你還不願意認輸啊,那麼我繼續了。」盛浩抬起手,對著小庄晃了晃。

小庄心氣是高,但是他的身體早就不聽話了,所以整個人下意識地往後傾斜。

盛浩樂了:「看來你小子還沒有到無可救藥的地步啊。」

「魔君,你是什麼意思。」小庄漲紅了臉,「有本事和我堂堂正正地來一場。」

「你倒是說說看,怎麼樣才能算是堂堂正正。」盛浩抱著雙手,笑道。

「你不能再打臉了。」說出這番話之後,小庄都覺得自己像是再求饒了。

「你要是臉疼,可以用別的地方來打我,比如屁股啊,或者什麼的……」盛浩說到這,突然又動了,很快就到了小庄的身後,對著小庄地屁股就是來了重重的一腳。

「嘭。」小庄摔了個狗吃屎。

「這回呢?我算是不打臉了吧?」盛浩對著眾人笑道:「我是不是按照庄哥說的做了?大家說說,沒有問題吧。」

「對,庄哥,不,庄爺真是厲害,不僅僅是厚臉皮功,這鐵屁股功更是厲害啊。」

「哈哈,就是不知道這功夫能不能傳給我們了。」

嘲笑小庄地話此起彼伏。

小庄突然動了,他不是盛浩的對手,但是要教訓普通弟子,難道還做不到嗎? 小庄將自己和那個黑衣人合作地細節給說出來了,甚至包括告訴黑衣人隱形門的路,之後那個黑衣人將隱形門的眾高手給打傷。

眾人恍然大悟,小庄在被催眠的情況下,依舊說得入情入理,這個絕對沒有假的了。等小庄說完之後,盛浩將小庄的真氣給廢了。

小庄這才恢復意識,但是依舊不知道自己怎麼到了盛浩的手中。

盛浩對著眾人拱手道:「各位,事情已經很清楚了,這小庄到底要如何處置?」盛浩的眼光最後停留在了志明和尚的身上。

志明大師對盛浩的救命之恩其實還是很感激的,剛才,聽了對話之後,也知道盛浩是五門和隱形門的盟主了,便淡淡一笑:「魔君,你既然是眾人之主,又何必再謙虛?若是沒有你,魔城的人早就中了大陰謀了,這個事情,還是你自己看著辦吧。」志明大師對著盛浩點了點頭,接著便飛走了。

剛才志明大師的一番話,也算是認可了盛浩的身份了。眾人原本心裡還有些彆扭,但是聽到了小庄親口說出陰謀之後,更加感激盛浩,若不是盛浩,眾人都被人玩得團團轉了。

「盟主。」胖老者走到盛浩的面前,先是用力地踢了一腳在旁邊的小庄,接著請求盛浩,「盟主,小庄是我巫山門出來的叛徒,就讓我自己清理門戶如何?巫山門上下,日後全力聽從盟主的號令。」

胖老者這回是對盛浩心服口服。

「胖長老,請。」盛浩退開了幾步,表示自己不會幹涉胖長老的事情。

胖長老拍下,直接將小庄的頭給打的裂開了。

以小庄的罪行,有這樣的下場並不算過分。

「日後大家同為一門,一起發展。」盛浩看到天陰師太臉色很不滿,只得改口,「師太,你隨意,在下絕對不敢阻攔。」

天陰師太冷哼一聲,明知道盛浩對魔城很重要,如果加入,對神女門不會有壞處,但是想到之前的事情,終於還是忍不住,衣袖一揮,帶著眾女下山了。

「女流之輩,盟主不需在意,多她一個不多,少她一個不少。」胖老者憤憤不平地說道。

盛浩看著神女門的人,幾乎聽不到身邊人對天陰師太表示不滿的話了。喬靈突然回過頭。盛浩對著喬靈點了點頭。喬靈似乎明白盛浩的意思,這便轉頭跟了上去。

「哥哥,姐姐已經走遠了。」看到盛浩愣了一會,萱萱拉著盛浩的手,「誰讓你不和姐姐表明心意的。」

盛浩苦笑:「難道我的表現不明顯嗎?」

「大哥哥,表現和說還是有很大區別的,姐姐是女人,你不要等著她主動。」萱萱似乎知道很多。

盛浩摸著萱萱的頭:「你一個小孩子,怎麼知道這麼多。」

接下來的幾天,各門的門主和盛浩介紹了本門的情況。盛浩和眾人大醉一場。三日之後,盛浩和眾人說了自己的決定,他要離開這個地方了。這裡的事情已經得到解決了,也沒有別的事情了,再留下來,似乎也沒有任何的意義了。

至於喬靈,就當做一個美麗的邂逅吧。

「盟主,你這樣就拋棄我們了嗎?」五老拉著盛浩的手,親熱地說道。

「五老,隱形門的事情以後就由你負責了,我……」盛浩看著眾人殷切地看著自己,也不想讓他們失望,「各位,上次有人來魔城鬧事,這一次,我出去也是要揪出這個兇手。等事情解決了,我會再回來的。」

藩籬笑道:「我就知道,盟主之所以要出去,就是為了大家好。」

眾人紛紛表示願意和盛浩一起出去。

「對方實力不弱,但是其實也沒有到驚天動地的地步,只要各位團結。料想也沒有什麼勢力能來這裡鬧事了。我一個人出去,反而不會有什麼特別的問題。」盛浩拿出一個看似平常的手機,不過卻能夠和外面的人聯繫。之前,盛浩曾經試圖給林瑤等人打電話,但是這裡的信號和外面的不一樣,彷彿就像是兩個世界一樣。之後,盛浩利用自己掌握的知識,改進了這個手機,「如果有什麼問題,你們就打這個電話,我會快速趕過來的。」

「好吧。」眾人見挽留不了了,而且盛浩又是為了魔城的大事而出去的,便只說讓盛浩再留下來喝兩天。

看著熱情的眾人,盛浩沒有拒絕。

眾高層都是築基末期的高手,一般的酒自然無法讓眾人喝醉。不過這一次,各門的都拿出了藏著幾百年的酒了,而且配上了特殊的藥材,眾人都暈倒了。

到了半夜,盛浩迷迷糊糊地醒了過來,抓著酒壺,竟然不穩,直接倒了,還差點留到了自己的身上,還好,他讓得快。不過這酒倒是流入了已經倒在地上的藩籬的嘴中。

「好酒,真是好酒啊。」藩籬說著夢話,「門主,咋們繼續,如何?」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