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你將莫滄海的玉髓完全煉化了.」察覺道林風體內蓄勢待發的靈力之後.閆武明六人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回頭看去.只見身形狼狽的祭祝方磬等人.一臉陰沉的盯著自己.林風冷然一笑.以林風現在的實力.輕而易舉的看穿了祭祝方磬他們的實力.除了蠻牛族的族老蠻齊天之外.其他之人.皆是二星武聖左右.而蠻齊天的實力.卻是三星武聖.

「是又如何.」淡淡的看了閆武明一眼.雖然林風在密室內瘋狂煉化著玉髓中的靈力.但是對於密室之外.所發生的事情.也是有所感知.自然清楚閆武明對自己的敵意最大.

「是又如何.」聽到林風的化后.閆武明頓時怒火暴漲.方才被莫滄海一直壓制.早已怒火盈天的閆武明.頓時冷喝一聲.「小子.你方才膽敢擊殺謝賢他們.就註定你今日必死.」

即便是受傷的武聖.也不可小覷.空氣中的靈力伴隨著閆武明的怒吼.瘋狂的涌動著.一座類似與山體一楊的靈印.驟然出現在空中.

「小子.為你當初的莽撞付出代價吧.無量印.」閆武明的臉上充滿了冷然的殺意.如今林風剛剛煉化玉髓.還未能夠完全掌握力量.即便林風如今的修為絲毫不比自己低多少.但是閆武明的力量可是一點一點的修鍊而來.相比之林風卻是沉穩了許多.


「殺我.想要殺我的.可不只是你一個.」林風的嘴角浮上一絲的冷笑.如今自己剛剛掌握玉髓中的力量.卻還不慎熟悉.而閆武明在莫滄海的攻擊之下.已經受傷.實力也是損耗了不少.正好藉助閆武明.來磨練自己.

想到此處.林風的眸子中不由的露出了一絲的火熱.多麼好的對手.自己可不能放過了.

白皙的右手.緩緩從寬鬆的衣袍下露了出來.一縷凌冽的劍氣.陡然從食指尖滲透而出.

「霸劍意.」

原本三寸長的劍氣.離開了林風的手指之後.不斷的伸展.化作一柄長約百丈巨劍.向沖來的巨大山印斬去.

碰碰.

巨大的劍氣落在山印上后.偌大的山體.驟然一顫.無數的靈氣.驟然間從山印中噴瀉而出.而百丈長的劍氣.也是在劇烈碰撞的瞬間崩碎.而巨大的山印.雖然被林風一擊斬裂.無數的靈氣瘋狂的外泄.但攻勢仍然不減.

眼見一擊之下沒有化解對方的攻勢.反倒是自己的劍氣瞬間崩碎.林風的心中不免的嘆息了一聲.

「奔雷劍.」

一聲低喝自林風的口中傳出.隨著聲音的落下.林風身體四周的空氣.陡然間變得急促起來.

咔嚓.

一道銀白色的閃電突兀的出現在林風的上空.伴隨著閃電的劃過.一道長約五十丈.閃爍著絲絲電花的劍氣發出一聲低弱的雷鳴.一閃即逝.

轟.

數百丈高大的山印.轟然崩塌.一道黑色的身影.驟然從崩碎的山印之中沖了出來.

「想要和我近身搏鬥.」看著衝過來的閆武明.林風的臉上露出一絲怪異的笑容.

瞥了一眼祭祝等人.見他們雙手環臂.似乎一副看戲的樣子.沒有出手的意思.林風嘴角一揚.沒有絲毫的畏懼.一道紫金色的光芒閃過.兩道人影瞬間碰撞在一起.

砰砰砰.


林風二人已經接觸.便爆發處劇烈的戰鬥之聲.令祭祝五人沒有想到的是.從二人的戰況上看.林風居然還隱隱佔據了上風.

「這小子的力量好恐怖.比之異獸也是絲毫不弱.難道這傢伙是異獸化身.」方磬的臉上露出一絲的震撼道.

要知道天黽族雖然勢力不弱.但是作為異獸的一大種族.肉身的力量卻是很弱.所以對於林風能夠具有這麼強大的力量.也很是震驚.

祭祝等人皆是聖級高手.林風是否是異獸.自然一眼便能分辨的出.對於方磬的話.眾人也是嗤之以鼻.不過方磬卻是有一點說對了.林風的力量.絕對比一般的武聖還要強大.

「為何我在林風的身上.感覺道一股熟悉的味道.」祭祝的臉上露出一絲的思索之色.略有深意的看了看蠻齊天.

蠻齊天罔若未聞.眉頭緊皺.雙眸緊緊的盯著前方的林風.

「無量拳.」

被莫滄海壓制也就罷了.如今卻又被一個黃毛小子壓著打.閆武明愈發的憤怒.一道道拳勁.不斷的向林風的周身招呼.

而林風也不示弱.在通過方才的戰鬥.林風對於自己的肉身.對於自己現在所具有的力量運用.也是愈發的熟稔.在閆武明攻來的瞬間.右臂驟然變粗三分.一道蠻牛虛影.一閃而過.挺起右拳迎了上去.

彭.

閆武明頓時慘叫一聲.被林風轟飛了出去.而林風也是不大好過.被閆武明打中三拳.幸好有蚩魔體護身.不過也是感覺體內一陣氣血翻湧.踉踉蹌蹌的後退數步.方才穩住身形.

「不好.」剛剛使出蠻牛勁.林風心中便有些後悔了.懊惱的自責了罵了自己幾句.雖然將閆武明打退.然而自己也是不大好受.更何況身旁還有一個蠻牛族的族老在場.自己該如何解釋.

想到此處.林風不由的有些心虛的向蠻齊天看了一眼.正好迎上蠻齊天冰冷的目光:「小子.你的身上.為何會有我蠻牛一族的氣息..」

聞言.一直看戲的風陌二人.頓時傻眼了.彼此對視一眼.不知道這怎麼突然又牽扯到蠻牛族的身上了.林風也是苦笑一聲.該來的還是要來.都怪自己剛才太過興奮.一時間把這茬忘了.

「莫不是你曾經斬殺過我的族人.」蠻齊天的聲音愈發的冰冷.冷若寒冰.


「這個.蠻長老可否容小子解釋一番.」林風苦笑道.

「膽敢斬殺我蠻牛族人.今日定要將你擒回族內.受那萬蠱螯心之苦.」蠻齊天沒有一絲想要給林風解釋的意思.直接動手.巨大的掌印.瞬間破空而下.直奔林風而來.

「我說蠻老鬼.你是不是小題大做了.」眼見掌印快要落下.林風準備反擊的時候.風陌突然擋在了林風的身前.一拳將蠻齊天的攻勢化解.哈哈一笑道.

「風陌.你要護他..」見風陌突然插手.蠻齊天的臉色頓時一沉.

「我…」

風陌剛要開口.便聽得遠處傳來一聲充滿殺意的聲音.風陌臉色一頓.而林風則是露出會心的笑容.

「倘若他今日少了一根頭髮.你蠻牛一族.便自此消失於世間.」

「好狂的口氣.我倒要看看是誰.敢輕易說滅我蠻牛一族.」聞言.蠻齊天的臉上頓時露出一絲的怒火.轉身看向來者.

林龍一馬當先.林黑血雲月翎等數萬之眾.緩緩從天際邊飛了過來.一時間.天空中烈日的光芒.也是被林龍等人遮蔽.

「就是你要滅了我蠻牛一族.」看著林龍身後的數萬大軍.蠻齊天的眼中露出一絲的驚訝之色.卻也只是驚訝而已.

「哈哈.大哥.數月不見.卻不想你居然踏入了聖境.」面對蠻齊天的質問.林龍理都不理.和林黑二人一臉笑容的落到林風的身邊.而跟隨著林龍等人而來的數萬大軍.緩緩落下.整齊的排列在林風等人的身後.

「我就知道.在這獸域之內.什麼風聲都逃不過你的耳朵.」林風笑著錘了錘林龍二人的肩膀.

「見過風老.魏老.」林龍笑著點了點頭.看向右側的風陌和魏晉行了一禮道.

「少主客氣了.」風陌急忙還禮.魏晉也是點了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

「少主.」聽到林風等人的對話之後.祭祝等人的臉上頓時露出了驚訝之色.不由的想起了之前族內的傳信.而蠻齊天的臉色則是更加的陰沉.宛若古譚之水.

看到和林龍等人一起前來的血雲之後.林風的臉上露出一絲的差異之色.皺了皺眉頭.卻並未多語.

「是我.」林龍回過身.笑著向前邁出一步.而林黑也是緊隨其後.

「嘿嘿.今日滅不滅的了你們蠻牛一族.我不知道.但是若是留下你.我還做的到.」血雲也是陰陰一笑.緩緩走到林龍二人的身邊.全身氣息毫無遮掩的暴露了出來.一臉冷笑的看著蠻齊天.

「二星武聖..」蠻齊天的臉色頓時一沉.沒想到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子的身邊.會聚集如此多的高手. /class-0-1.html「二星武聖..」

蠻齊天的臉色頓時一沉.沒想到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子的身邊.會聚集如此多的高手.在加上林龍麒麟一族少主的身份.一旦自己動了手.屆時後果難料.

不論是蠻齊天如今的情況.還是顧忌到自己與林龍等人交惡之後的情景.蠻齊天都是不敢輕易動手.

一來.蠻齊天雖說是三星武聖級的高手.但是林風和血雲二人皆是二星武聖的存在.再加上風陌魏晉.即便是魏晉不出手.單憑林風等人的實力.三人圍毆蠻齊天.蠻齊天也是沒有一點的勝算.

二來.雖然自月敏之後.麒麟一族沉寂已久.但是麒麟族的實力.在獸域之內.可是一大忌諱.沒有誰願意招惹這個潛伏起來的龐然大物.


「怎麼.怕了.」見蠻齊天沉默不語.林龍的臉上頓時露出一絲戲謔的笑容.「雖然你們蠻牛一族實力不弱.但是我麒麟族還不放在眼中.若是你不服.大可一試.」

「林龍.我先恭喜你回歸獸族.但是.獸域之內並不是你們麒麟一族獨大.我勸你還是小心點好.告辭.」蠻齊天冷冷的看著林龍.說完便徑直離開.而林風等人也是沒有阻攔.畢竟蠻齊天的實力擺在那裡.自己等人想要留住對方.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你們呢.」看著蠻齊天逐漸消失的背影.林龍轉過身.看向祭祝等人.「那個老傢伙都走了.你們還想試試.」

「呵呵.少族長此地分屬我南巫族的地界.少族長此番帶這麼多的人馬來我南巫族.不知是為了何事.」祭祝拱了拱手.一臉笑容道.

「嘿.難道我來這裡.還要向你通報不成.」林龍眉頭一挑.冷然道.

聞言.祭祝的臉色頓時一僵.卻見林風笑著拍了拍林龍的肩膀.開口道:「祭長老.林龍是因為擔心我的安慰.所以才會如此行徑.還望祭長老勿怪.」

說完.林風便抱拳躬了躬身子以示歉意.以林龍等人的實力.即便是現在將南巫族滅殺.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但是獸域之中族群千萬.而林龍一旦回歸麒麟族后.勢必會與如今的獸王發生衝突.屆時.除了自身的實力之外.這些小的族群.雖然實力不強.但若是集合在一起.卻是不小的助力.是以.林風才會如此.而林龍倒是無所謂的撇了撇嘴.

「林小友客氣了.」祭祝笑著擺了擺手.看向林龍邀請道:「既然諸位來了我南巫族.不如諸位去我南巫族小住兩日.也好讓我一盡地主之誼.」

林龍向林風看了看.林風點頭道:「也好.不過在去南巫族之前.還是先要解決一下我和他之間的恩怨.」

看著準備悄悄離開的閆武明.林風嘿嘿一笑道:「怎麼.剛才不是想要殺我么?」

「呵呵.林.林小友說笑了.」閆武明僵硬的轉過身子.一臉尷尬道.

「林小友.可否看在老夫的面子上.放閆武明一條生路.」魏晉有些猶豫的看向林風.遲疑道.

「不行.」林風淡淡的搖了搖頭.「自我殺了謝賢他們之後.就註定與你們無量山已經成為敵人.你也不必虛偽做作.今日你定不會活著離開這裡的.」

林風的聲音剛落.血雲便出現在了閆武明的身後.將其退路堵死.

「林風你.」見血雲與林風二人將自己夾在中間.閆武明的臉色頓時大變.

「嘿嘿.受死吧.」血雲陰陰一笑.一團血霧陡然間從血雲的體內散發出來.化成一隻古怪的昆蟲.直接向閆武明衝去.

「奔雷劍.」右手一揮.重劍也是瞬間出現在林風的右手中.一道雷鳴劍氣.和血雲向閆武明夾擊而去.

「無量拳.」面對林風二人的夾擊.閆武明頓時向林風沖來.一拳將林風的劍氣打碎之後.便余勢不減的沖了夠來.職身後的異蟲與不顧.

林風的眼中露出一絲差異之色.但是手中的重劍卻是速度不慢.畫出一個半圓.向閆武明攻去.

彭.

閆武明一拳打在林風的重劍之上.林風頓時被震退兩步.而閆武明也是藉助著林風的力量.一個鷂子翻身.躲過了來自血雲的攻擊.而同時一道拳印打出.將那隻血色異蟲轟碎.

見閆武明化解了血雲的攻擊.林風心中一動.就欲出手攻向閆武明.而另林風驚訝的是.血雲似乎知曉了林風心中的想法.速度更快的攻向了閆武明.

「半月斬.」

實力已經達到聖級的林風.劍訣一出.實力遠比當初強大了數倍不知.接近兩百多丈長的劍氣.瞬間劃過長空.連空中的烈日.在林風的一擊之下.也是顯得黯淡無光.

被血雲纏住的閆武明.頓時心中一寒.感覺道一股濃濃的殺氣.急忙將血雲逼退.而這時半月型的劍氣.卻已經到達了眼前.使得閆武明臉色大變.

「拳起河山.」

閆武明怒吼一聲.一股股龐大的靈力.不段的從體內噴涌而出.而這些靈力.在閆武明的身前.快速的匯聚成一道足有五百丈高的巨大的拳印.與之同時.空氣中的靈氣.仍是遠遠不斷的向拳印中匯聚.

轟.

半月形的劍氣.在遇到拳印之後.頓時劇烈的碰撞在一起.發出一聲振聾發聵的巨響聲.卻是沒有動搖拳印分毫.

「一劍飄雪.」

眼見攻勢被閆武明當下.林風的臉色頓時一寒.一股股另力不斷的湧入右手中的重劍之內.

溫暖的空氣陡然間變得冰冷下來.一朵朵雪花.在烈日的照耀下.顯得異常的晶瑩.緩緩的從高空中飄落下來.

四五百丈長的劍氣上.充斥著冰冷的氣息.在巨大的拳印快要落下的時候.陡然迎了上去.而血雲也是察覺道林風的處境有些不妙.一股血焰頓時遮蔽天空.濃濃的血腥之氣中.充滿了靈魂的威壓.

「束魂術.」

眼看巨大的拳印要與劍氣碰撞再一起的時候.閆武明的動作頓時遲緩了一下.而正是這不足一息的時間.林風的劍氣直接將巨大的拳印刺穿.同時將閆武明的右臂斬下.

「啊…」

閆武明慘叫著從高空墜落.而在閆武明墜落的同時.一道血色的身影比他速度更快.直接衝到閆武明的面前.一拳重重的落在閆武明的胸膛之上.

砰砰砰.

閆武明像是隕落的星辰.瘋狂的墜落在濃密的叢林之內.自閆武明墜落的地方.像是被隕石擊中了一般.一股強大的氣波.頓時快速的蔓延開來.掀起一股巨大的氣浪.方圓數里內的樹木盡數折斷.而在閆武明落地的四周.更是出現了一個足有百丈方圓大小的深坑.

塵煙四起.一時間失去了閆武明的蹤影.但是林風卻是知道.自己與血雲二人的攻擊雖然致命.但是以閆武明的實力.卻是還不足以將其擊殺.目光在下方的密林中不斷的搜索著.而血雲更是全身魂力大動.在塵煙中不斷的巡視.

彭.

一道狼狽不堪慘烈異常的身影.頓時從濃濃的塵煙中沖了出來.正是閆武明.此刻的閆武明.被林風斬斷了右臂之後.又被血雲全力一擊打中胸膛.雖然沒有瞬間死去.但是卻使得閆武明身受重傷.此時的閆武明.像是一隻殺紅了眼的異獸.不斷的舔食著自己的傷口.冷冷的看著林風二人.等待最後的數死一搏.

「看來.勝負已定!」看了一眼全身被鮮血染紅的閆武明.魏晉輕嘆一聲.閆武明畢竟是無量山的人.而且無量山與黑暗之城的關係不淺.但是此刻.林風卻是對閆武明殺意已決.自己也是無能為力.

「哈哈.沒想到我閆武明縱橫大半輩子.今日居然會敗在一個小子的手裡.我不服.不服啊…」閆武明突然瘋狂的大笑起來.而伴隨著閆武明的瘋狂笑聲.整個天地的空氣都為之震蕩起來.

「攔住他.他想自爆.」突然躁動的氣流.使得林風心中一沉.看著閆武明雙眸中充滿死意.頓時大喝一聲.急忙的向閆武明衝去.

見閆武明選擇自爆.祭祝等人也是嚇了一跳.要知道一個聖級高手的自爆.足以將方圓數千里內.化作一片廢墟.若是閆武明在自己的地界自爆.那麼南巫族的實力.會瞬間降至谷底.

「就算我死了.你們也不會好過.」

空氣中的靈氣遠遠不斷的向閆武明的身體內湧入.閆武明的身體不斷的膨脹.像是充了氣的氣球一樣.皮膚在大量的靈力的衝擊下.皸裂開來.溢出大量的獻血.

「想在我的面前自爆.做夢.」眼見閆武明自爆在即.血雲的臉上頓時露出一絲的冷笑.雙手一變.一道道魂力頓時從體內蔓延出來.

「天魂術.」

大量的魂力化作一道道絲線.瘋狂的向閆武明衝去.在閆武明的四周化作一張巨大的網線.將閆武明籠罩在內.而當魂網形成之後.閆武明不斷膨脹的身體.居然緩緩的停止了下來.

「怎麼可能..」察覺道空氣中的靈氣被血雲的魂力阻隔開來后.閆武明的來上頓時露出了驚駭之色.而更令他驚駭的是.這張魂力凝聚的魂網.不斷將空氣中的靈氣與他阻隔開了之後.更是開始逐漸的縮小.

急促的氣流逐漸的平靜了下來.而一張魂網.卻是向緊身衣一樣.牢牢的鎖在閆武明的身上.不斷將靈氣阻隔開了.同時也是將閆武明的神魂死死的壓制在識海之內.連最後的逃生希望.都沒有留下.

「死.」

看著被鎖住的不能動彈分毫的閆武明.血雲冷笑一聲.手勢一變.魂網頓時消失.沒入閆武明的腦袋之內.

只見閆武明的臉色頓時一變.瞳孔驟然一縮.口中不斷的發出痛苦的哀嚎.不足一刻.聲音便像是被折斷了脖子的鴨子.戛然而止. 百度搜索www.群山交巒.仙煙裊裊.易都之後.一片高聳入雲的山巒之中.一個另無數人嚮往以及敬畏的萬劍閣.正坐落於此.

萬劍閣.位居中州三大宗門之首.其勢力之強大.是中州眾多宗門仰望的對象.面對萬劍閣這個龐然大物.無數的宗門.選擇了臣服.依靠.卻鮮有與之背道相馳之人.即便是藏劍派.點蒼派兩大宗門也是與之交好.

此刻.旭日初升.一縷縷溫暖的光束.透過還未完全散去的霧氣照射在大地之上.叢林內.一滴滴晶瑩的露水.在透過枝葉落下的陽光的照射下.熠熠生光.整座山脈.都沉浸在清晨的寧靜之中.

咚.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