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今日是你自己找死,別怪本聖無情了!」血聖的聲音震天動地,傳遍了整個紫玉山和龍鳳山一帶。

葉楚徒手站在虛空中,抬頭看著血色天空,以及那恐怖的血劍大陣,不由得咧嘴冷笑:「半條狗命,還敢出來得瑟?小心氣數盡了,化作魔劍中的冤魂!」

「受死吧你!」

血聖受不了葉楚的言語挑釁,直接兇悍出手,數百萬血劍扎向了下方,將方圓數百里的虛空都給攪成了渣子,星空下空間銀光也被炸出了一大片,灑落向下方。

「啊……」

「這是什麼東西……」

「快逃,要滅天了……」

空間銀光炸開,不少慕容家的弟子倒了霉,被空間銀光沾染到身上,不是斷手就是斷腳,還有一些更倒霉的,直接被打爛了肚子。

「葉楚……」

晴文婷和慕容纖纖已經站了起來,紫玉大殿也被這聖威給弄塌了,二女相互扶著離開了紫玉大殿,看著那恐怖的滅天景象,晴文婷深深為葉楚擔心。

葉楚是表現得十分強勢,但是真的能扛住這真正的血聖的攻擊嗎?

「去……」

眼看百萬血劍就要輾壓,將葉楚釘死在虛空中,葉楚的眉心卻突然竄出了十道光影,十聲震天的怒吼徹天地之間。

「吼……」

「轟……」

「嘶……」

火鳳嘶鳴,神龍掃尾,饕餮怒吼,玄龜築陣……

十大聖獸齊出,直接組成一個十角大陣,懸在了葉楚的頭頂,扛住了頭頂的百萬血劍。

「這,這是……」

「那是什麼……」

「那少年是何人,那似乎是神龍,火鳳……」

「饕餮都有,這都是聖獸呀……」

「難道那也是一尊聖人?只不過太年輕了吧?難道是我慕容家族的聖人?」

十大聖獸組成了十角大陣,化作了一個方圓十里的七彩神環,頂在了葉楚的頭頂,神環竟那樣神奇的頂住了上方的百萬血劍。

「上來!」

葉楚臉色蒼白,大手一揮,施展出了奪之奧義,補充了一些體力,順便將晴文婷和慕容纖纖給帶了上來。

「喝下去……」

二女被他帶到了身旁,葉楚立即送出了兩份聖液和兩小瓶絕世好酒,慕容纖纖楞了楞,沒想到竟然是聖液。

晴文婷卻是很不客氣,早就從葉楚身上喝過聖液了,這傢伙聖液多的可以當水喝了,仰頭便喝了下去。聖液入口腔,化作清純力量,在氣海中翻騰,快速的補充著她失去的力量。

「纖纖,快喝……」

見慕容纖纖還有些發楞,晴文婷趕緊拿起瓶子灌給了慕容纖纖喝。

「倒是我小看你了,第二道符篆竟凝聚出了十大聖獸,若是任你成長下去,你必成聖,而且聖人中也是極為恐怖的那一種……」

血聖喋喋怪笑,巨大的方臉出現在上方的血雲之中,露出著裡面一排排的血牙。

「可惜你不會到那一天了,今天本聖便誅殺了你,替慕容家族中的眾弟子報仇雪恨!」

「你還挺會轉移禍根!」葉楚冷冷笑了,也往嘴裡灌了一大口絕世好酒,補充一些失去的力量。

明明是這傢伙剛剛出手,震殺了幾十位慕容家族的弟子,卻將禍根引到自己身上來。

「不過本少毫不在意,不就是幾條慕容家的狗嘛,殺了也就殺了,沒什麼大不了的!」葉楚聲音如雷,在天地間傳動。

「此人是誰!太狂了,當真以為他天下無敵不成!」

「敢與我慕容家作對,必死無葬身之地!」

「一起上去殺了他!」

盛寵1001次:喬少,深深愛 葉楚的話實在是囂張,竟不將慕容家的數萬弟子放在眼裡,令周圍的一眾慕容家族中人群情憤慨。

「一堆沒骨頭的走狗,想來戰過來就是,本少在這裡準備了狗糧,表現好的賞你幾坨屎!」葉楚的話如刀一把把刀,扎進這些慕容弟子的心臟。

「本少來會會你!」

剛說完,下方一道人影殺氣騰騰的沖了過來,兩道不知道什麼名字的黑白符篆沖向了葉楚三人。

「轟……」

葉楚出手十分凌厲,一道金色拳影閃至該弟子面前,一擊便將這位天二境的宗王弟子給打成了渣,血雨灑向下方。

「就你也配叫本少?」葉楚冷笑不止,陰側側的聲音令慕容家族中的眾弟子膽寒。

這年輕人實在是太強了,一擊便將一位天二境的少年天才給擊斃了,就連一眾長老也在周圍不敢上前。

他們之中,有些人之前進過紫玉大殿,見過葉楚出手,金光拳影強勢震殺十幾位成名已久的族中宗王高手,自然不會真傻到衝上前要找葉楚報仇。

「找死!」

見葉楚一擊殺了一位弟子,血聖再次出擊,百萬血劍凝成了一把恐怖濤天的血斧,斬開了九天雲霄,直劈葉楚頭頂的十大聖獸神環。

「轟……」

一聲響徹天地的轟鳴過後,產生了巨大的氣浪,將葉楚震得吐血,十大聖獸神環也被斬開了,其中玄龜的龜殼也裂開了,化作一團青光消失了。

「撲……」

葉楚再次吐血,這十大聖獸是他的本命符篆之一,他們受損自己也會跟著受傷。

「葉楚,你沒事吧?」晴文婷趕緊扶住葉楚,慕容纖纖也在一旁十分焦急。

「馬上就有事了!」

頭頂血斧再次施展,連續劈出了八下,葉楚一下比一下吐得厲害,十大聖獸神環也終於在最後一擊,被打成了飛灰,十大聖獸全部消失了。

…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星空被染成了鮮艷的紅色,空氣中瀰漫著濃烈的血腥味令人作嘔,整個慕容祖地都被震動了,大地在劇烈的顫動,幾乎要被撬起來了。情穿越更新首發,你只來’書

渭南之城中,眾多修行者也在驚恐的向慕容祖地,雖然慕容祖地被一座絕世大陣封鎖著,但還是有恐怖的血氣向外不斷的翻湧,那濤天的氣息如同滅世一般,血聖的無上威嚴絕對不是蓋的。

「葉楚,你沒事吧……」

晴文婷緊緊的抱著葉楚,葉楚被血斧連擊八次,臉色已經蒼白如紙了,身上的黑袍都被鮮血染紅,唯有一雙烈眼還在閃爍著金光,他眼中的戰意依舊濃烈,只是氣息顯得無比的微弱。

晴文婷雙眼也紅了,葉楚給她的聖液並沒有令她快速恢復,現在她也是無能為力,只能眼著葉楚一人獨自承受。

「不要緊,半條血狗傷不了我……」葉楚雖然虛弱,可是眼中依舊閃爍著無上戰意,他再一次緩緩的站了起來。

只是行將就木的姿態,令人很是懷疑,他如何還能戰,如何還能繼續囂張下去。

「真是狂妄!死到臨頭,還在大言不慚!」

「今天他必隕落了!」

「可惜了一個絕世天才,少年至尊中的絕世強者,今天為了女人註定要死在這裡了!」

慕容家族的數萬修行者,都在仰頭著血色天空下那個蒼白如紙的青年,言語中對葉楚充滿了不屑,可是心中卻對他充滿了一絲絲的崇敬。

今日葉楚就算隕落在此,也足以自傲了,他的這一份可戰聖人的戰績,絕對可以閃爍世間,在九大仙城中成就一段佳話了。

只是這代價未免太大了,今日他必隕落,還有兩位美人,也無法倖免。

而這時,慕容嘯和慕容震天,還有八大太上祖老,也來到了戰圈的外圍。

抬頭見那恐怖的血空,還有血空下的葉楚,十人也都被震驚了。

「他,他竟可戰聖人?」慕容震天臉色陰沉如水,一雙拳頭噼啪作響。

眼前這個小子,可能給自己戴了幾十年的綠帽子,原本以為只是一個小子而已,沒想到實力這麼驚人。

血聖有多強,從這漫天的血色就可以出來了,絕對在這樣的攻擊之下,可能撐不過十個回合可他只是一個少年而已呀,才天三境罷了。

「一定要殺了他!」

慕容震天心中暗暗發誓,血聖有一定的缺陷,他們這些太上祖老都很清楚,不可能長時間戰鬥。

「果然有些實力,不過你終究太嫩了,而且這實力還是強撐出來的……」血聖的聲音滾滾如雷,傳遍慕容祖地。

「是不是你試試就知道了……」葉楚卻是依舊自信,他緩緩的抬起了手,握起了無心峰的斷劍。

「這把劍什麼來歷?」血聖也有些忌憚這把劍。

之前在紫玉大殿中的時候,自己就是被這把劍給震飛的,明明只是一把平實無常的斷劍,為何能震飛自己。

「一把殺你的劍……」葉楚平靜異常,聲音冷漠,眼中金光竄動。

「來吧,你到底還有什麼本事,狗崽子倒是給了本聖不少驚喜……」血聖哈哈大笑,漫天血斧搖身一變,化作了一把神劍。

神劍佔據著整個虛空,或者說根本就沒有虛空了,在葉楚的面前就只有這一把劍。

NBA大結局之勇士王朝 「你太弱了……」

葉楚卻是狂妄到了極點,眉心湧出一株青蓮,將身後的慕容纖纖和晴文婷包裹在了其中,自己一人一步一步走向了頭頂的血劍。

「葉楚,不要!」

晴文婷再也受不了了,眼中的淚水奪眶而出,葉楚的背影實在是太悲壯了,在恐怖的血劍面前,儼然就是去送死的。

而他竟然還用自己的本命法寶護住自己和表妹,自己獨自一人去應戰血聖。

「葉楚……」

就連一向葉楚不爽,對葉楚打了自己屁屁,輕薄了自己的慕容纖纖,此時雙眼也有些濕潤了。

不論他作風如何,此時的他,都配得上一個英雄的名號,他是一個真男人。

「可惜了,嘖嘖,今天不旦你要死,你的兩個美人兒也要成為本聖魔劍中的怨魂了……」血聖喋喋冷笑,自信滿滿。

「你馬上就笑不出來了……」

葉楚突然爆發出一聲驚天-怒吼,施展奪之奧義,補充了一些靈元在身上,於此同時手掌按向虛空,施展出了久違的吞魂化元之法。

一股強大的血氣,直接就湧上了葉楚的氣海之中,血聖驚叫一聲血劍立即往上空退了幾里。

「吞魂化元**!」

血聖驚呼道:「你不僅與血屠至尊的女人有染,還學了血屠至尊的秘法,只可惜這奈何不了本聖!」

「給我破!」

血聖不敢再藏拙了,他無法再持續戰鬥,因為他只是魔劍中的血靈而已,並沒有真身在此,要是真身早就將葉楚給拿下了。

血劍在九天劃了一個大圈,以不可見的速度,一路斬向了葉楚。

「殺你足夠了!」

葉楚無所畏懼,站在恐怖的血劍之下,氣海中湧出幾縷混沌青氣纏上了手臂,握住了至尊劍,簡單的一劍迎向了萬丈的血劍。

「啊……」

可是他還沒有出擊成功,恐怖的至尊意突然湧上心頭,直衝腦門,瞬間就將他帶到了一片恐怖的域外戰場。

眼前遍地都是屍體,雖然說是意境,但彷彿就是實地,腳底下就是一條血腥衝天的血河,葉楚就站在這條血河之中。

「該死的至尊意!」

葉楚心中怒恨,在這關鍵時候竟然湧上心頭,這一失神,有可能被血聖一劍劈成渣子。

「給我破!」

葉楚怒吼不止,元靈之上青光大作,試圖破開這片至尊意產生的幻境,可是卻沒能破開,反倒是將自己的元靈埋進了這片血河之中。

血河中臭氣薰天,這裡面的血很多都不知道存在多久了,葉楚元靈身在這其中苦不堪言,他盡量保持著清明,不被眼前的幻境所影響。

可是下一秒,他就從血河中冒出了頭,眼前的景象令他有些熟悉。

「寒湖!」

… 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眼前是葉楚再熟悉不過的寒湖了,堯城的寒湖,自己在這裡遇上的白萱和瑤瑤,也是在這上面重遇蘇蓉,這裡也是他們那幫狐朋狗友經常駕花船來此之地。情穿越更新首發,你只來’書

一年多前,葉楚在法則境的時候,就是在這裡到了湖底的百萬古屍,以及數不盡的荒古戰屍,寒湖中藏有大秘密。

只不過此時眼前的寒湖,儼然變成了一個血湖,濃烈的血腥味令人五臟六腑都在悸動,葉楚強壓下嘔吐的衝動。

「轟……」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