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師,你請!」得索讓菲林先進了房間自己才跟進去。

等所有人都進來的時候,房間門關上了。維恩鬱悶地看著這個連窗戶都沒有的房間,房間本來就不大,一行人進來就顯得有點擁擠了。外面傳來一陣輕輕的聲響,維恩的臉色一下變的煞白。

「電梯,居然是電梯,這裡也有這該死的東西!」維恩心裡翻起了驚濤駭浪。

本來是菲林牽著維恩的手,維恩現在不自覺地緊緊地反抓住菲林的手,絲毫沒注意到自己用的勁太大了(大神通)。

菲林察覺到了維恩的不安,低下頭看著他,正想問他怎麼了,房間的門打開了。維恩沒等菲林牽他走,自己反而拽著菲林往門外疾走而去。菲林感到很詫異。

出了門,維恩的臉色才稍微好點了,這個時候他也感覺到自己的行為有點過敏了。抬頭正看到菲林看著他,有點不好意思地囁嚅道:「唔,剛才我感覺在那房間里有些不舒服。」

「沒事沒事,我第一次用這種動閣也是有種很奇怪的感覺呢,休息一下就沒事了,以後使用就不會了。」得索笑著說到。

現在的維恩真真是應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那句俗語了。

菲林也沒多問什麼,朝得索說:「那先去包間吧,讓他休息一下。」

「好,你請這邊走,導師。」得索一邊點頭,一邊迅速走到前面去帶路去了。

走了好一會,路上起碼都路過了三十多個包間的門,得索才在一個看起來跟其他包間門差不多的門前停下。打開門一行人走了進去。

「導師,還是你喜歡的這個房間,你先吃點水果和點心,我去倒些飲品來。維恩你喜歡喝點啥?」得索專門問了維恩一聲,顯然其他人的喜好他是知道的。

「呃,隨便吧,好喝就行。」維恩隨口說。

「哦,在陽木帝國能喝到的飲品在我們這裡還真不容易找不到,不過你可真行,一口就說了一個我們這裡找不到的,我們這裡可真沒有隨便。」得索一本正經地對維恩說。

「撲哧」大家都忍不住樂了。

「笑了就好,笑了就好(天帝至尊全文閱讀)。不過你還是要說個你喜歡的飲品啊。」得索笑眯眯地說。

「來杯農夫山泉吧。」維恩看著得索促狹地說。

「呃,小哥還真是真人不露相啊,這第二個說的我們這裡也沒有。哦,能不能問下這個農夫山泉是哪裡的飲品啊?」得瑟這次沒笑了,一臉的虛心請教。

看著得索這個樣子,維恩有點不好意思了。

菲林插了一句:「別聽小孩胡鬧,給他來杯紅果汁就好了,你叫個僕從送了來就行了。你自己還事情一大堆呢,別在我這裡浪費時間了,一會出了事情就糟糕了。」

「哦,好吧。這是今年拍賣會的單子,那我先去拿飲品去了。」得索也是擔心拍賣會的事情,遞給菲林一個小冊子,沒多客套就出去了。

看得他離去了,維恩問問道:「老師,為啥他叫你導師呢?」

「呵呵,他本來可以當你大師兄的。他是你師祖收的魔法學徒,你師祖離世的時候他還是個魔法學徒。後來就跟著我了。到他家族最後把他召回去的時候,他都到中級魔法師了,可惜了,這一走,想再靜下心來修鍊就難咯。」菲林回答道,「他走的時候還沒到高級魔法師,所以我不能收他為徒,他就一直叫我導師了。」

「呃,可惜了啊!」維恩滿臉的惋惜。

正說著話,一個僕從敲門進來,手裡端著幾杯飲品。這個僕從輕輕地把飲品放在桌子上,然後對著菲林深深地鞠了一躬,才開口說道:「魔導師大人,我是得索老爺的貼身僕從,老爺叫我來聽從大人的吩咐。我就在門外,你有什麼事情請只管吩咐。」

等那僕從出去后,維恩皺著眉頭指著桌子上一盤白色的果子問道:「老師,這是什麼果子啊,怎麼看著有點白的瘮人啊?」

「哦,這個是泯金帝國的特產宣羅果呢,這種果子極不易存放,沒有特殊的存放工具,你根本別想讓這種果子存放上三天(隱龍全文閱讀)。所以不是到產地去,很不容易吃到這種果子呢。這個得索還真是費心了。」菲林說道。「來,你們幾個也來嘗嘗,別都站在那裡了,都坐下吧。」

維恩拿著個宣羅果跑到那個大大的窗戶那裡,立即發現窗戶上鑲嵌了玻璃,從這裡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大廳里的情況。

「老師,這是什麼啊?」維恩摸著玻璃問道。

「這個是透壁,是用一種叫透石的石頭煉造的。這個透壁從裡面可以看到外面,但是從外面卻看不到裡面。」菲林也拿了一個宣羅果慢慢地吃起來。

維恩一邊漫不經心地啃著甘甜美味的果子一邊打量著大廳里的情況。

最前面是一個像舞台一樣的檯子,不過好像有一層隱隱約約的光暈,估計是有魔法陣的防護。然後是一圈圈的座位,那些座位圍繞中間的檯子順著這幢建築物的形狀呈半圓形分佈。不過地面應該是帶有一些斜度的,那些座位很明顯高低不一樣,離中間檯子近的就低,離得遠的就高,就像前一世大學里的階梯教室那樣。包房在最後,能看到其他包房的窗戶,卻看不到裡面的人。

整個第三層原來就是一個大的拍賣廳。廳里的設施估計應該比下面兩層的高檔的多。雖然維恩不知道這些裝飾品的價值,但是他從純藝術鑒賞的角度來說,如果說下面兩層的裝飾品是普通用品的話,這裡的裝飾品就絕對是高檔貨。整個大廳顯得雍容但不浮躁,華貴而不沉悶。

一群一群的衣著華麗的婦人小姐坐下椅子上,輕鬆地聊著什麼。看那些人的打扮,能進這第三層的人非富即貴,都不是泛泛之眾。

享受閱讀樂趣,盡在吾讀 這裡先補充一下有關這個世界里的貨幣和魔獸等階的知識

貨幣:1黑晶幣=100藍晶幣,1藍晶幣=100金幣,1金幣=100銀幣,1銀幣=100銅幣

魔獸等階(按其攻擊力來劃分):1階魔獸基本相當於初級魔法師(初級武者),2階相當於中級魔法師,3階相當於高級魔法師,4-6階對應初中高級的魔導士,7-9階對應初中高級的魔導師,10-12階對應初中高級的聖魔導師,12階以上的是傳說中的超階魔獸,對應人類的傳說法神和武神(仙詩全文閱讀)。

**********

正在維恩好奇地四處亂看的時候,中間檯子走上來一個長著兩撇小鬍子的中年人,穿著一身白色的魔法袍,看胸前的徽章應該是個高級魔法師。不知道他拿了個什麼東西搗騰了一下,檯子上就升起了一個桌子。桌子上放了一柄小小的金黃色的鎚子和一個金色的小鈴鐺。

中年人仔細地摸了摸小鎚子,抬頭笑著看了大廳一眼。在桌子上摸索了一下,頓時桌子上出現了一小塊明顯於別的地方不同的方塊。

「叮」他拿小鎚子在方塊上一敲,全場人都聽到了,頓時很多人都開始安靜下來了。

「各位夫人、小姐和先生們,歡迎大家來到紅光拍賣場舉辦的新年拍賣會,鄙場蓬蓽生輝(暖妻:總裁別玩了(大結局))。先自我介紹一下。鄙人維西,是紅光拍賣場南安城分場的首席拍賣師。今天的拍賣會就由鄙人主持,謝謝諸位的捧場,相信一會一定會有讓大家眼前一亮的東西出場,我在這裡先賣個關子。好了廢話不多說了,新年拍賣會現在正式開始!」貝克的聲音響徹全場。

「現在,有請第一件拍賣品出場!」隨著貝克的話音,一個裊娜多姿的侍女捧著一個蓋著一塊紅布的盤子顰顰婷婷地從檯子後面走到了台前。

「第一件拍賣品是四階水藍魚王的魔核,水系高階魔核的稀有就不用我廢話了,起拍價3000個金幣!每次喊價不得低於30個金幣。」貝克揭開盤子上的紅布,一塊藍汪汪核桃般大小的球體出現在大家面前。

「3030金幣,72號!」

「3060金幣,58號!」

隨著一個個小牌子的舉起,這枚魔核的身價迅速攀升到3360金幣。

最後,「6730金幣第三次,恭喜81號獲得了這枚水藍魚王的魔核。」隨著貝克的鎚子一響,魔核終於名花有主了。

那漂亮的侍女捧著盤子又迅速退回了檯子後面。

「第二件是五階火晰王的魔核,起拍價是3000金幣!每次喊價不得低於30金幣!」又一件參拍品被侍女捧到台前,貝克揭開紅布后大聲說道。

最後這個火系魔核以5430金幣的價格被人拍得。

顯然今天的拍賣魔核是一個重點。在五行大陸,魔核除了可以增幅魔法以外還可以幫助魔法師快速回復魔力,而高於六階的魔核可以自動回魔,在裡面可以刻魔法陣做成可以多次使用的魔陣魔核,比如魔法劍上鑲嵌的魔核就是這樣的魔核,這樣使用者可以施放出相應的魔法。跟魔法捲軸不同的是,捲軸是一次性消耗品,而魔陣魔核則是多次消耗品,因為每次施放魔法還是會對魔核造成一些不可修復的損傷,多次使用最終魔核也會破損,使用的次數要看魔陣魔核本身的品階和其中刻畫的魔法陣的威力(靈台方寸全文閱讀)。而且跟魔法捲軸不一樣的是,魔陣魔核是一般人也可使用的,不像魔法捲軸必須是魔法師才能用。

「老師,為啥那個四階的魔核跟這個五階的魔核起拍價一樣的呢?」維恩奇怪地問道,「不是應該越高階越貴的嗎?」

「因為陰系魔法的魔核本來就比陽系魔法的魔核貴。現在五行大陸的魔力元素並不是完全平衡的,陰系魔法元素比陽系魔法元素少不少呢,所以陰系魔法的魔獸生長的比陽系魔法的魔獸慢,而且數量也少的多,尤其是高階的陰系魔法的魔獸更是稀少。這個水藍魚魔核又是唯一一種在6階以下就能自動回魔的魔核,但是這種魔核太小,太脆,沒法用來做魔陣魔核,所以才跟5階的魔核價格差不多。」菲林耐心地解釋道。

「哦,對了我在你給我看的書里看到了這個陰系和陽系的稱呼,不過書里沒解釋啊,這個劃分又是怎麼回事呢?」維恩繼續問道。

「呵呵,那是千年前的一種劃分,現在一般都沒人這麼用了,所以這個稱呼也很少有人提起了。陰系指的是陰柔滋潤的力量,陽系則的暴烈勇猛的力量。陰系包括水系,木系,黑暗系,冰系,本來土系也是陰系的,後來不知怎麼的也劃到了陽系裡去了,陽系包括火系,金系,雷系,風系和光系。至於時空兩系,好像不在此列。」菲林說道。「這個水藍魚雖然等階不高,但是魔核能自動回魔的特點也讓水系魔法師趨之若鶩了,雖然比起六階水系魔核回魔慢很多,但是六階水系魔核的價格也高的令人咂舌呢。」

「這個魔核回魔有這麼好用嗎?我覺得自己冥想回魔就很快了啊。」維恩不解地問。

布朗「撲哧」一聲笑了出來,菲林則翻翻白眼。

「小師弟啊,那是因為你在魔法塔里呢,你到外面去感受一下,就知道那些沒有魔法塔可用的魔法師為什麼修鍊那麼難了,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御前駙馬)!」布朗笑著說。

「哦,那這個水藍魚可真是可憐啊,估計都怕被抓的快絕種了吧。」維恩不好意思地岔開了話題。

「沒絕種也估計好不了多少了,哎,上次我的一個朋友還說起他的侄子是水系魔法學徒,想弄個水藍魚的魔核給他,結果看了幾次拍賣都沒有,最後去傭兵工會發布了一個水藍魚的任務才算弄到一個,還是一個一般的水藍魚魔核,也就是三階的水藍魚魔核,這個魔核可是水藍魚王的魔核,是四階的。抓住這水藍魚王的傢伙可是發了,這筆錢足夠一個一般家庭一輩子用了。一般一個家庭四口人的話一年二十枚金幣足夠生活了。」布朗露出他那招牌般的陽光笑臉耐心地解釋道。

沒過多久的時間,前面的5個魔核就都名花有主了,維恩拿起得索給的拍賣品的單子看了看,又拿了個果子吃了起來。

接下來的拍賣是幾件武者的武器和鎧甲,對菲林這一行人來說沒什麼吸引力。

「現在拍賣的是一名精靈女奴,這個精靈女奴還是一個木系的高級魔法師,起拍價5萬金幣,每次加價不得低於500金幣!」隨著一個美麗的女性精靈被一個侍女「扶」到台前,貝克的聲音響徹全場。

這個精靈看樣子年齡不大,還是個半大的孩子,一雙微微紅腫的眼睛里滿是委屈。一頭飄逸的藍發下露出了一對尖尖的耳朵,一身綠色的魔法袍表明了她的身法,手上卻戴著一副奇怪的「黃色手銬」。

「老師,她手上帶的是什麼?」維恩好奇地望著那個精靈問道。

「哦,那個是禁魔鎖,呵呵,她可是個魔法師啊。」說道這裡菲林突然想起了什麼,仔細地打量起那個精靈來。

過了一會,菲林在桌子上按了按,只見桌邊上滑出一小槽,小槽里放著一個帶了很多按鈕的類似鍵盤一樣的東西(劍星全文閱讀)。維恩頓時好奇的湊上去看了起來。

菲林見他在一邊好奇地想伸手去摸,連忙說:「這個是出價盤,你可別亂動,這裡輸入數字就會被下面的拍賣師看到,他會認為你在出價,明白嗎?」

維恩點點頭,繼續打量起這個出價盤。這個出價盤看去來就像個前一世的計算器,下面是一排1-0的10個按鈕,上面則是個顯示器,可以顯示你輸入的數值。

「這個出價盤也是煉金產品嗎?」維恩好奇地問。

「當然,呵呵,雖然千年前的煉金比我們現在的發達的多,可這個東西在千年前卻是沒有的,還有那個動閣,煉金師們在這千年的時間裡一邊尋找恢復千年前的煉金技術,一邊也努力發展各種煉金技術。」菲林高興地說道。

場上的價格已經飆到了73000,貝克正賣力的吆喝著「七萬三千了,還有更高的出價沒有?」

菲林抬手在出價盤上按了幾下,下面立刻傳來貝克那渾厚的吆喝聲:「七萬五千了,80號貴賓出手了!還有更高的沒有?!!」

「咦,為啥剛才貝克都只喊一個號數,怎麼輪到老師就成貴賓了啊?」維恩好像明白了點什麼。

「呵呵,包房裡的人都是貴賓的,大廳里的一般只喊號數。」布朗笑眯眯的說。

「哦,那我們的號為啥是80呢,我剛明明聽到他喊81號啊,沒有喊貴賓的。」維恩還是有些不解。

「呵呵,貴賓和大廳里的號數有意打亂的,防止別人知道他人的號數。喏,你仔細看大廳里的人很多都是帶了面具的。」布朗指著大廳里的人對維恩說。

維恩仔細一看,果然是這樣的,大廳里的人都有帶一個面具,有的是女人的面具,有的是男人的面具,居然還有魔獸的面具(妖族太子在都市全文閱讀)。

「哎,剛才進門前誰誰誰都穿的是什麼衣服還不知道嘛,還帶個什麼面具,分明就是掩耳盜鈴嘛!」維恩暗暗腹誹道。

「七萬八千,97號貴賓出手了,還有更高的沒有?」貝克那帶著煽動語氣的話在全場飄蕩。

「八萬,八萬了,80號貴賓又出手了,還有更高的沒有?」貝克興奮地活像是自己拿了這八萬金幣似地。

維恩剛想問菲林買這個女奴做啥,這麼貴,突然又閉上了嘴。他一下子想起了菲林曾經對他說過精靈最擅長木系魔法,而這個精靈還是個高級木系魔法師。

維恩抬頭望著菲林,菲林一臉的志在必得。

菲林的神情也引起了其他三位徒弟的猜測,不過他們不敢像維恩這樣在菲林面前這麼放肆地亂問問題。布朗沖著維恩擠眉弄眼的,明顯是在示意維恩去問菲林為啥要買下這個女奴。

維恩心裡已經知道為什麼了,怎麼可能去問,又不好直接拒絕,乾脆裝傻問道:「布朗師兄你的臉怎麼了?是不是肌肉抽筋了,我幫你揉捏下吧,我以前腿肚子抽筋,我媽媽就是這麼幫我揉捏好的。」

「撲哧」桑飛和琴露同時忍不住笑了。

布朗有些尷尬地揉了揉臉,說:「沒事,沒事,我自己揉揉就好了。」

這邊幾個徒弟正在笑,那邊貝克在使勁賣力的吆喝:「八萬五千了,八萬五千了,還有沒有更高的出價,沒有這個美麗的精靈女奴就屬於80號貴賓了,第一次——八萬五千——,第二次——八萬五千——,第三次——八萬五千——,成交,這個美麗的精靈女奴屬性80號貴賓了。」貝克有意把聲音拖的老長。

精靈女奴認命地被侍女「扶」回台後去了(遊戲三國之英雄傳說)。

後面的東西大多都不是他們感興趣的,只有最後壓軸的三件拍品又引起了他們的興趣。

第一件是一種叫雨皇石的礦石,礦石略帶點藍色,不知道是幹嘛用的,不過看菲林的表情應該是專門為了這個石頭來的。

至從菲林買下了那個精靈女奴后,維恩就跟啞了似的,悶頭吃果子,一言不發。

經過一番激烈的爭奪,最後菲林以58萬拍了下來。這讓維恩很有些咂舌,這個錢也太不當錢了啊,雖說一般魔法師是比較有錢,可這個也不是一般有錢了啊。這個蠢傢伙忘了菲林除了是個魔法師,他還是一個鍊金術師,另外還是一個宗派的派主,這些錢對菲林來說不是那麼難於弄到的。

第二件是一個藥丸,看著這個名字叫提神丸的藥丸維恩心裡有些唏噓,一個才提高精神力百分之五的藥丸居然最後飈到了80多萬金幣,這些錢如果給平常人用那得多少人吃多少年才能吃完啊。

維恩小心翼翼地看了看菲林,菲林面無表情。桑飛的臉從聽到提神丸的名字開始就一直陰著。布朗在一邊大驚小怪地說:「太貴了,太貴了,把我自己給賣了都買不起。」琴露則無動於衷。

第三件是一根土系的魔杖,精美的魔杖上鑲嵌了一顆七階的土系魔陣魔核,那魔杖除了有增幅的作用外,魔核還刻有一個保命的魔法陣土之堡壘,可以撐起一個多人使用的魔法防護罩,據貝克說還是某個著名的聖魔導師年輕時候用過的。

頓時全場又被這件拍品帶到又一個**。很快魔杖飆升到了100萬,不過這時候只剩下兩個買家在競價了。最後這個魔杖以108萬的價格花落230號貴賓。

享受閱讀樂趣,盡在吾讀 拍賣總算是告一段落,得索敲門進來,先前那個得索的貼身僕從跟在他的身後(萬能項鏈之奇幻修真)。

「導師,我今天怕是沒法多陪你一會了,有個客人來晚了,沒能進拍賣場,他又急需那個提神丸,想通過我們幫他跟拍賣得主溝通一下,看能不能讓給他。你知道能買的起最後3件東西的人我們都得罪不起,這事怕得我親自去才行了。」得索一進門就滿臉歉意地說。

「沒事,沒事,你忙去,有空隨時來家裡坐坐。」菲林笑眯眯地說。

「呃,你看今天新年都沒顧得先去給你行禮,不過禮物今天還是要送到的。」說著手輕輕一晃,手中出現了一個不大的盒子,得索雙手捧著恭恭敬敬捧給菲林。

「呵呵,你也太客氣了。」菲林笑著說。

「雖然很遺憾沒能成為導師的學生,但是導師永遠都是我的老師!」得索誠懇地說。

維恩一向認為能從事這樣的職業的人一般都是八面玲瓏,長袖善舞,沒想到這個得索還有這麼性情中人的一面。

菲林收下盒子后,得索又拿出了4個盒子,4個師兄弟一個人一個,都接了盒子道了謝。得索又匆匆忙忙地離去了。得索的貼身僕從代主將菲林一行人送出了老遠才回去。

看看天色還早,維恩說想去交易會那邊看看,菲林說交易會太亂,不放心他去,就叫了一個僕從回家把米勒叫了來,讓米勒跟著去。

這樣,桑飛和琴露他們跟著菲林回去了,維恩把得索的禮物交給菲林后,自己和布朗帶著米勒,洛奇和派斯去逛交易會(豪門交易:總裁,請克制!全文閱讀)。

交易會還真是熱鬧,難怪菲林不放心。交易會佔了3條街,一條街是專門賣生活用品,一條街專門賣生產用品,還有一條街分成了兩半,一半是武者的交易場所,另一邊則是魔法師的交易場所。

維恩知道這個情況后當然是直接去魔法師的交易場所。

到了以後才發現為啥一條街分成了兩半來用。這條街比別的街要寬不少,長長的街道兩邊的商店都比別的街道的商店高大不少。本來街道兩邊是各種出售魔術師的用品和武者用品的商店混雜在一起的,據說後來新年會形成規模以後,就把這條街徵用為新年會的佔用街,然後在街的中間推了一部分店鋪擴成了一個面積不小的廣場,而被廣場分為兩半的街道則改成了一邊是魔法師用品商店,另一邊是武者用品商店。而廣場則有不少的攤位供那些臨時出售東西的賣家租用。當然像新年會這樣的時候攤位早早地就被租賃一空了。

不過走到這條街一看,這裡的人明顯比其他兩條街的人要少些,不過人也還是不少。

一行人就從廣場上的小攤開始逛,店鋪反正也不會搬走,新年會過了也能看的。

估計是剛看了拍賣會上的好東西,維恩一看這些小攤上的東西都沒什麼太大的興趣想買。不過這並不妨礙他對這些東西有興趣。

用維恩自己的話來說就是書上看的淺,現實學的深,書上的東西只是幫人打個基礎,只有在現實中才能學到這些知識的真正的應用。

在聽洛奇說了這個新年會後他就覺得自己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學到不少東西。雖然老師給了他一些基礎的書,甚至很多東西書上有插圖,但是跟現實中親眼看到這東西還是有一定差距的,而且書上的東西除非你死記硬背下來,否則不容易記得久,但是如果在現實中看到過甚至親手觸摸過的東西記憶就不同了。所以剛才他力邀二師兄一起來逛交易會。

布朗在一邊很無聊,在他看來這些小攤上的東西都是垃圾,根本沒用的,但是小師弟好像很有興趣,看看這個,摸摸那個,而攤主看到他胸前的高級魔法師的綉樣也不好呵斥維恩(獨劍天下)。

維恩在這裡確實看到不少書上提到過的東西,而且還看到了不少書上沒有提到的東西。遇到不認識的東西,他就很虛心向二師兄請教,反正二師兄說過有事就找他嘛。

就這樣走走停停看看的,很快一個小時飛快地過去了。

布朗看看這些小攤沒什麼好東西,就想去那些大的店鋪看看新年有什麼好東西沒有,看著這個小師弟這麼墨跡真是著急。最後實在忍不住了說道:「小師弟,我跟那邊一個店鋪的人約好了新年有我要的東西給我留下來,我先過去看看,你先自己逛會,我回頭就來找你。」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