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那下面,是青寒子給自己建造的墓穴,青寒子是一名古代的鍊氣士,因為天地靈氣劇變這才躲在了墓室中,而祝立寧,也是被青寒子的魂魄奪舍了。」蘇嵐點了點頭。

「怪不得祝立寧說自己是什麼青寒道人,我以為他精神錯亂了呢。」蘇中和拖著下巴,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

「呃…」蘇嵐瞪大眼睛看著自家老爸,青寒子在上面搞風搞雨,一個人解決了整個臨海市的治安官力量,就沒有人知道他的存在嗎:「爸,祝立寧會有這麼厲害嗎?」

蘇嵐問出這句話的時候,一頭的冷汗,難道就沒有人思考過這其中的原因嗎?

「哈哈。不是說精神病患者會爆發出平時難以展現的力量嗎?所以,哈哈哈」蘇中和爽朗而又不失尷尬的大笑道。

「所以你就認為是祝立寧發神經病了,然後就再也沒多想是吧?」蘇嵐無奈的說道。

蘇中和撓了撓頭:「管那麼多幹什麼呢,反正我能打的過。」

聽到蘇中和的話,蘇嵐再無奈,卻也只能承認自家老爸的正確,反正能打的過,那麼面前的是奪舍祝立寧身體的青寒子,還是發了神經的祝立寧,又有什麼區別呢?

「你在地下遺迹中,到底發現了什麼,讓你這麼魂不守舍的?」蘇中和問道。

祝立寧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可以不去管,但是對於蘇嵐,他可不能就這麼簡單粗暴的置之不理了。

終歸,自己的兒子和別人的兒子,還是有區別的。

「我發現了古時代鍊氣士的強大,他們幾乎就是神話中的仙人,但是,在天地靈氣銳減,入不敷出的情況下,即使這麼強大的鍊氣士,仍舊無法抵擋,死的無聲無息,就連他們的存在,現在也已經成為了傳說。」

蘇嵐的聲音很低沉,同時,感受到他的情緒,一直藏在他身體內的飛劍流影也出現在了身邊,圍著他慢慢的遊走著,像是在安慰著蘇嵐低落的情緒。

「所以呢?」蘇中和看著蘇嵐,意味深長的問道。

這樣的情況,他曾經也經歷過,因此,他也明白,蘇嵐的問題所在。

「所以我在想,在這樣的天威之下,我們修鍊還有什麼意義嗎?終究,再強大的我們,仍舊也不能達到鍊氣士的地步。」

蘇中和嘴角微微一翹,果然,被打擊到失去信心了嗎?

「兒子,那麼按照你的說法,既然無論怎麼修鍊都無法對抗天地的異變,所以修鍊就沒有意義了?那麼既然太陽註定要在多少億年之後毀滅的話,所以人類活著不也就沒有任何的意義了?」

蘇嵐面色一滯:「爸,這倆不是一回事吧?」

「怎麼不是一回事?」蘇中和看著自己的兒子:「這樣的問題,或許不是所有的修鍊者都會遇到。但是,強大到一定程度的修鍊者,總是會遇到類似的困擾的。當你因為實力的迅速膨脹而認為自己無所不能的時候,現實就會告訴你,這個世界上,你是多麼的渺小。」

「爸,你也遇到過?」蘇嵐抬起頭來看著蘇中和。

蘇中和一愣:「嗯,遇到過。」

「那你是因為什麼?」蘇嵐好奇的問道,對於自家老爸,蘇嵐總覺得,時刻都會有新的驚喜出現,讓自己出乎預料。

「我是因為…」蘇中和沒有了剛剛的淡定氣場,氣急敗壞的擺了擺手:「你別打岔,讓我把剛剛的話說完。」

「哦。」蘇嵐點了點頭。

蘇中和清了清嗓子,再次恢復到之前淡定的表情,然後努力的半天之後,小聲問道:「那個…之前我說道哪了?」

「這個世界上你是多麼渺小。」蘇嵐提醒道。

「哦對了,這個世界上,你是多麼的渺小。」蘇中和聲音繼續高昂:「但是,你不能因為這個就感到絕望,至少在這蒼穹之下,渺小與渺小還是有很多區別的。」

「同樣的渺小,你能夠做到其他人做不到的事情,你能夠保護自己的家人…..」蘇嵐看著蘇中和慷慨激昂的發言,總覺的有種在背台詞的感覺。

怪不得一開始總覺得今天老爸的畫風嚴重不符。

在這麼嚴肅的時刻,也難為老爸你能背過這麼多的台詞了哈。 蘇中和的台詞最終沒有說完,因為蘇嵐笑著打斷了他:「爸,好了,可以了。」

「仍舊有很多的事情….」蘇中和又說了幾句,這才聽到蘇嵐的話:「哦,怎麼了?」

「爸,可以了。」蘇嵐面帶笑容:「我覺得已經好多了。」

「哦,好吧。其實後面有更激動人心的話,你真的可以聽聽。」蘇中和吧嗒吧嗒嘴,有些意猶未盡的說道。

「我覺得已經夠了。這應該是媽媽和你說的吧?」蘇嵐問道。

很明顯,蘇中和並不是那種喜歡抱著一本大部頭,翻來覆去看心靈雞湯的人,再加上剛剛蘇中和說過,他也曾經遇到同樣的苦惱,蘇嵐自然就能夠明白,這些話的原作者究竟是誰。

不過,自家老爸能夠將老媽所說的這麼長的話都記在心裡,對於他們之間的愛情,蘇嵐還是感到十分的溫暖,而且羨慕。

好像,不知不覺之間又被自己的爸媽喂狗糧了呢。蘇嵐苦惱的想到。

聽到蘇嵐的問題,蘇中和一愣,接著哈哈大笑起來:「哈哈,是啊,你媽說的很不錯吧,當時聽完之後我立刻就神情振奮了呢。」

「或許吧,或許我媽說出來可以。」剛剛被餵了狗糧的蘇嵐,決定揭示一個殘忍的真相:「不過,老爸你說出來的話,很像一個中二大叔啊。」

咔嚓,蘇中和頓時石化:「啊,是這樣的嗎?」

「嗯。」蘇嵐認真而且肯定的點了點頭:「畫風十分的辣眼睛。」

「好吧。」蘇中和頓時有些垂頭喪氣。

「不過,老爸你還是很適合小時候那次放學后,你在公園裡和我說話的風格啊。」蘇嵐笑著說道:「那樣的你,很霸氣。」

蘇嵐所說的,自然是蘇嵐小時候被同學欺負之後,蘇中和對他所說的,男人即使打不過,也要用拳頭來維護自己尊嚴的那次談話。

那一次,對於以後蘇嵐的行為習慣,有著很深的影響。

「是嗎?」蘇中和點了點頭,然後想了想:「既然這樣的話。兒子,記得我剛才和你說,無論祝立寧到底是怎麼回事,我都沒有想要了解的慾望,是因為反正我都能打的過嗎?」

「嗯。」蘇嵐點了點頭,對於剛剛蘇中和這句霸氣測漏的話,他又怎麼能忘。

「那麼,你知道面對我打不過的敵人,要怎麼做嗎?」

蘇嵐想了想:「那就去了解他的弱點,然後想辦法打敗他?」

只有有挑戰性的對手,才會讓你有了解的興趣吧?

「錯了。」蘇中和搖了搖頭:「如果有打不過的敵人,那麼就繼續修鍊,等到能夠打敗的時候,就直接打敗他。了解敵人弱點這種事情,其實是懦夫的行為,你成為天下第一,自然就能夠打敗所有的敵人。」

蘇嵐被震撼了,自家老爸這句話,比之前還要霸氣的多啊。

自己或許要重新審視一下自己的老爸了,這麼多年來,蘇嵐從來沒有發現,自家老爸,居然還會是這麼霸氣的一個人。

那個在家裡服從老媽領導,勤勤懇懇任勞任怨的做著家務,安安分分做一個派出所小民警的男人,和面前這個揚言要挑戰全世界的人,到底哪個才是他真正的一面?

不過這個問題在蘇嵐的腦中一晃,很快就被拋到了腦後。

因為不用思索,面前這個霸氣的男子是自己的老爸,那個派出所的小警察也是自己的老爸。真正的男人,永遠都是默默的付出,而不計較任何的回報。而在真正需要他的時候,挺身而出,也是他的另一種付出的方式。

「老爸,我明白了。」蘇嵐點了點頭,身前的流影劍發出一陣嗡嗡聲,歡快的圍著蘇嵐,游成了一道白練。

法寶和主人心意相通,蘇嵐內心堅定下來,沒有了那些紛雜的思緒,流影劍自然能夠感受的到。

「嗯,既然這樣就好。」蘇中和看了看天色:「那麼我就先回去了,剛剛擔心你的安危,直接從天京飛到了這裡,現在你媽還等我回去吃飯呢。」

「你們到天京了?」蘇嵐並不知道自家父母已經離開了家鄉的小鎮。至於飛到這裡,蘇嵐沒有見到之前蘇中和從天而降的一幕,單純的以為蘇中和是坐飛機來到的這裡。

「嗯,這段時間在總部有些事。」蘇中和點了點頭,然後抬腳準備離開。

就在這時候,蘇嵐又開口了:「爸。」

「嗯?」

「你說你之前遇到和我一樣的情況,那你是因為什麼?」蘇嵐好奇的問道。

蘇中和的腳步頓了頓:「因為,世上再沒有人能是我的敵手。」

說完這句話,伴隨著一陣響起的音樂聲,蘇中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無敵是多麼多麼寂寞

無敵是多麼多麼空虛

獨自在頂峰中冷風不斷的吹過….」

蘇嵐看著自家老爸上衣被風吹動,夜已經深了,無邊的黑暗似乎要將他吞滅。但是這個男人他毫不為動,絲毫沒有想要抵擋一下黑暗侵襲的意思。

因為,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人再是他的對手,沒有任何人能夠讓他感到懼怕。

蘇嵐看著自家老爸就這麼走遠,一邊走,一邊從上衣的內兜中掏出了自己的手機:「喂,老婆大人吶~~~」

音樂聲戛然而止。

蘇嵐再次確信,即使自家老爸能夠像鍊氣士那樣抬手開山碎石,覆手翻山倒海,那麼這個世界上,仍舊是有他所懼怕的存在。

自家老媽,絕對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女性。

蘇嵐對於自己老媽的敬佩之情,再次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一發不可收拾。能夠將世界上最強大的男人收拾的服服帖帖,這得有多大的能耐。

可能其他人都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戰鬥力最強大的男人,居然會害怕自己的老婆。

當然,這只是蘇嵐此時的想法,等到他再成長一些,接觸的武者和異能者再多一些的時候,他就會知道了。

蘇中和是公認世界上戰鬥力最強大的男人,這一點並不是秘密。

而蘇中和怕老婆這一點,和上一點一樣,同樣不是任何的秘密。而且,從某種角度上來說,比之前的那一點流傳的更為廣泛一些。 正當蘇嵐在感嘆自己老媽強勢的時候,他發現,剛剛留給自己一個瀟洒的背影的老爸又回來了。

蘇中和的臉上有些訕訕,畢竟裝X失敗還是在自己兒子面前失敗,饒是以蘇中和的粗神經,也感覺有些接受不了。

「那啥,你媽讓我把你一起帶回去。」蘇中和說著:「你車呢?」

「哦,這裡。」蘇嵐愣了愣,急忙在前面帶路。

幸虧最先到達現場的蘇嵐車子停的最遠,因此在剛剛的戰鬥中,很多車輛受到波及的情況下,蘇嵐開來的車子仍舊沒有任何的損壞。

將手在駕駛座的玻璃上一方,指紋感應通過,車子閃了兩下燈之後,解鎖了。

「歡迎回來,蘇嵐治安官,祝賀你成功完成任務。」同樣是治安局車輛默認輸入的語音場景。但是蘇嵐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還是感到異常的親切。

因為,剛剛開來現場的這麼多車子中,還能說出這句台詞的,也就只有自己這輛了。

「去飛機場。」蘇中和說出這句話之後,便斜靠在了椅子上,閉目養神。

「收到,蘇中和閣下,現在開始前往飛機場。」沒等蘇嵐說話,車輛自動感應到了蘇中和的身份,然後啟動,開始了預定的路程。

對於這一點,蘇嵐倒是沒有感到太過驚訝,很明顯,蘇中和在治安局的許可權,高的可怕。可以默認解除任何一件治安局裝備的鎖定狀態。

但是那又怎麼樣,以自家老爸的實力,這難道不是很正常的么?

因此,蘇嵐十分淡定的接受了面前這在其他人看來很不正常的一幕,車子繼續開著,蘇中和也沒有說話的意思。

不過蘇嵐卻有些忍受不了車內這寂靜的氛圍。

雖然腦中的波瀾已經恢復了平靜,不過這時候,下意識的他還是想要再說些什麼。

「爸。」蘇嵐開始沒話找話。

「嗯?」回答他的,是蘇中和一聲疑問的輕哼。

「你說要付叔叔給你一個億的資金,才告訴他破解自爆的方法,是真的嗎?」無聊中,蘇嵐想到了之前蘇中和跟付斯乾的談話。

對於之前蘇中和開口就要一個億的做法,蘇嵐怎麼想怎麼都是開玩笑的。雖然付家很有錢,但是張嘴就要這麼多錢,難道要搶銀行啊?

所以,當時蘇嵐直接將他們的談話,當成了是好朋友之前的玩笑。

絕情:狠戾總裁契約妻 不過,現在想了想,老爸當時的態度,又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看起來,認真的很啊。

這時候閑著也是閑著,蘇嵐就想再問一下。

「認真的,一個億不二價,要不是你付叔叔和我關係好,給我我還不要呢。」蘇中和語氣十分的平淡,好像一個億在他嘴裡和一百塊差不多。

「那付叔叔能拿的出來?」蘇嵐有些懷疑,一個億的資金,能夠做成很多事了吧,幹什麼要拿出來買一個對付自爆的辦法?

「你付叔叔有的是錢,你要之前,真正的有錢人,他們的資產是絕對不會登上什麼排行榜的,尤其是那些來路不明的錢,這些人隱藏的能量,大的很。」蘇中和回答道。

蘇嵐也已經聽明白了:「那,被付叔叔揭發的那些貪官,國家不收回贓款嗎?」

「你付叔叔真金白銀憑本事掙來的,為什麼要交給國家?」蘇中和反問道:「追繳也不會找你付叔叔追繳啊,要是花出去的贓款都得追回來,那不明情況收到錢的得有多冤?」

蘇嵐點了點頭,又想到了另外的一個方面:「那,這麼多錢我們要怎麼花啊?」

既然一個億能夠到手已經成為了現實,那麼這筆錢要怎麼花,頓時讓蘇嵐想入非非。

之前蘇嵐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家居然會有這麼多錢的那一天。因此,對於怎麼不受限制的花錢,蘇嵐從來沒有動過這方面的念頭。

但是現在不同了,這是自己老爸不偷不搶,憑自己本事訛來的,自然,到了考慮花錢的時候了。

一個億啊,蘇嵐已經想到了,自己以後出去吃飯,也可以要兩份排骨,不吃免費的米飯了。

然而,蘇中和的一句話,讓蘇嵐頓時心又落回了谷底。

「怎麼花,這些錢不一定夠啊。」蘇中和捏著自己的眉心,有些憂慮的嘆了口氣。

「不,不夠?」蘇嵐驚訝的說話都有些結巴了:「爸你要買什麼,居然要這麼多錢?」

「不是我要買什麼,是你要買什麼。」蘇中和看著蘇嵐:「你這柄飛劍,他得要養啊。」

「養飛劍?」蘇嵐一愣:「這玩意也要養?喂什麼,喂排骨嗎?」

蘇中和臉色一紅,差點沒讓蘇嵐這句話給憋死:「整天就知道排骨,別說喂排骨了,你喂頭整豬都不管用。飛劍是需要吞噬金屬來進化的,這你不知道?」

「金屬?」蘇嵐念頭一動,流影劍又飛了出來散發著銀白色的光芒。

「它是要吃金屬維生的?」蘇嵐控制著流影劍在面前翻來覆去,仔細觀察著:「它是有生命的嗎,不吃金屬會餓死?」

「這倒是不會。」蘇中和搖了搖頭:「不過它通過吞噬金屬中的精華,可以增加劍身的銳利程度,加快它的進化。」

「那它進化之後會怎麼樣?」蘇嵐轉過頭來,看著蘇中和:「最終能夠成為什麼樣的存在?」

「我也不知道。」蘇中和回答道。

見到蘇嵐幽怨的望著他,蘇中和聳了聳肩:「我也沒有飛劍啊,就這點知識還是以前讓你媽逼著看書記得的。」

蘇嵐不說話,仍舊望著他。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