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啊!看鳳族和凰族的人打成一團,簡直是有趣極了呢!」

十年一次朝喝,十年一次的約架。

每年都是精彩無比,特別是今年鳳染塵還吩咐下去,來者都會有復元丹贈送,有這樣一個前提,人自然是不可能會少的,一時間偌大的鳳族之地,已然被一波接一撥的人佔領了。

正在議論之際,鳳染塵緩步上前而來:「讓大家久等了。」說著,他淡淡的點了點頭,已然算是略表歉意了。

「大公子客氣了。」

眾人紛紛行禮,態度可謂是無比的恭敬。

不過,這種較為祥和的氣氛根本沒持續多久,不遠處便走來了幾抹快速的身影。

為首的人身著一襲紅衣,表情帶著一股異常冷漠的氣息:「鳳族的朝喝,少了我們凰族的話,豈不是會變得很無趣?」

「紅衣鬼王?!」

鳳染塵眯了眯眸子,臉色烏黑。

紅衣鬼王卻笑得邪魅中透著冷漠:「大公子能認得我,可真是我的榮幸呢!」說著,他掃視了周遭一眼,才繼續道:「只是,可惜了你們鳳族今天可能就被滅了,所以你認識不認識我,似乎沒什麼作用吧?」

「……」

咕嘟!

眾人皆是倒吸了一口涼氣,臉上帶著滿滿的震驚姿態! 氣氛壓抑到窒息!

可以說,紅衣鬼王的到來,真的是令很多人始料未及的。

而且,最主要的是粗略有人粗略觀察了一下,紅衣鬼王身後的跟著的人們,這不看還好,一看真的是嚇的差點的趴下!

這……

這算是怎麼回事?

鳳族的四大使者,以及八大暗衛,靈力最高強的人,竟然這次都來了鳳族之地?

所以,這哪裡是來朝喝,根本是來搞事情啊!

這樣的姿態,讓很多人都不由後悔,自己幹嘛想要湊這個熱鬧,一會兒真的打起來的話,怕是被波及的可能真的是極大的……

鳳染塵也看出了紅衣鬼王的意思,他眯了眯眸子:「鬼王,你們現在這算是什麼意思?」

「我?」

紅衣鬼王微微一笑:「當然是來給你們送賀禮的。」說著,他擺了擺手,四大使者竟充當抬箱子的人,緩步將一個巨大的箱子抬了過來。

待打開后,裡面竟是滿滿的晶石!

送禮能送這樣大手筆的,也就財大氣粗的凰族能做到了。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他們更加好奇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既然紅衣鬼王連賀禮都送了,鳳染塵也只能選擇忍耐:「多謝你們凰族了。」說著,她便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一行人也不客氣,紛紛各自找位置坐了下來!

「……」

咳咳。

因為紅衣鬼王的到來,所有人的情緒都緊繃了起來。

可以說,氣氛直接降到了冰點,一些人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出,聲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會變成了那個引發「戰鬥」的人。

正在這時,不遠處來了一群身著白衣的男男女女,他們皆是眉清目秀,行走間仿若能夠能帶來一陣陣葯的清香味道,令人不自覺心曠神怡。

雷嚴看了一眼來人,才道:「大公子,藥王府的人來了。」

「好。」

鳳染塵端起了架子,看向來人。

只見,藥王府的弟子們,紛紛抱拳行禮道:「大公子!」

「不用多禮。」

鳳染塵擺了擺手,之後才緩聲道:「你們現在來,可是已經將十萬枚丹藥煉製好了?」

「對!」

葉秋兒上前,緩緩點了點頭:「十萬枚復元丹都煉製好了,不過,大部分都在我們門主那裡,門主現在還未來,看樣子需要大公子再等等……」

雷嚴聽到這話,頓時氣不打一出來:「讓大公子等她?她還真是好大的架子呢!」

「……」

葉秋兒面色一紅,竟不再回答。

這般模樣,讓雷嚴反倒是更加憤然,他冷哼了一聲:「大公子,為了避免有些人不敢來,不如我派人去……請一下?」

「好。」

鳳染塵剛應了一聲。

下一秒,一道身影竟快速的閃現,她滿臉清冷孤傲,掃視了周遭一眼才繼續道:「這裡到算是熱鬧。」

來人不是別人,真是滿臉傲慢的顏芷月!

「……」

眾人一愣。

反應過來時,鳳染塵亦是微微一笑:「看門主的樣子,似乎你已經將一切都準備好了?」 顏芷月微微挑眉,一臉不明所以的反問:「準備什麼?」

這時,葉秋兒連忙開口道:「大公子是問門主,復元丹可準備好了?」說這話時,她努力讓自己保持鎮靜,可在眸光觸及到顏芷月時,卻被驚得不自覺後退了一步。

「對啊!門主大人,我們這裡只有五萬顆的。」

「你可是說,剩下的五萬顆你來想辦法的,難道門主你……忘記了么?」

「別這樣啊,門主大人,這件事情可大可小的,你如果交不出來那麼多,那……」一眾藥王府的弟子,可謂是一唱一和將栽贓陷害演繹的淋漓盡致。

「……」

顏芷月淡淡看著這些演戲的人,眉眼中帶著一股淡然如水的冰冷之氣。

她的這般態度,讓一些人感覺自己好像是重拳打棉花,那種感覺可謂是異常的不爽……

葉秋兒深吸了一口氣,才再次開口道:「門主,你真的……」

「真的什麼?」

顏芷月微微一笑,眼眸中閃著寒冷:「我根本不知道你們說的是什麼意思。」說起來,她現在是藥王府的門主,他們想要這樣設計自然是效果不錯。

只是可惜,他們面對的不是那些好欺負的主兒,而是她顏芷月!

論耍賴,反正她沒服過誰!

她就是不承認,倒要看看這個葉秋兒,還能有什麼辦法!

葉秋兒的臉色未變,反倒是微揚了一下唇角,柔柔和和的繼續開口道:「門主,我們這些人都是聽到你說的,現如今到了這種時候,你這樣不承認是會……讓人寒心的。」

「嗯?」

顏芷月眉梢微挑,態度可謂是極盡傲慢:「所以,你想污衊我?」

「我……」

剛說了一個字。

下一秒,伴隨著「啪」的一聲脆響,葉秋兒的臉亦是被打的高高腫起……

「……」

葉秋兒怎麼都沒想到,顏芷月竟會在這麼多人面前動手,眸子自然是瞪得極大!

顏芷月臉上滿是冰冷:「我再不濟也是你們的門主,你們這樣兜兜轉轉的陷害我這個門主,真的覺得我好欺負,對不對?」

「……」

這時,一直沉默的鳳染塵開口道:「我現在不想知道你們的恩怨,只想知道我要的十萬枚復元丹,你們可煉製好了?」

「沒有!」

顏芷月果斷回了兩個字,可謂是把在場的人都噎的無法說話。

一旁看戲的紅衣鬼王,看到這裡唇角的笑容不由加大了幾分:「沒有煉製,你還這樣理直氣壯,這麼囂張真的好么?」

顏芷月白了對方一眼:「關你什麼事?」

「……」

敢和紅衣鬼王這樣說話的,顏芷月絕對算第一個!

所以,很多人都被嚇的捂住了嘴巴,眼中亦是帶上了一種幸災樂禍的表情……會死吧?

會被活活打死吧?

不然的話,那真的太不符合紅衣鬼王平日里的作風了!

葉秋兒看到這裡,眼底一抹寒光一閃而過,卻是很快便轉身而逝……

只見,紅衣鬼王眯了眯眸子,眼中的戾氣似乎越發明顯了起來:「你……」 「……」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到了顏芷月的身上,可以說是異常的幸災樂禍。

然而,紅衣鬼王竟攤了攤手:「我多嘴,你們繼續。」

「……」

這……

咳咳!

在場的人皆是倒吸了一口涼氣,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這一幕,這還是他們認識的那個紅衣鬼王,號稱地獄使者一樣可怕的存在么?!

鳳染塵掃視了二人一眼,眼中閃過了一抹殺氣:「十萬枚復元丹,是我從給各路前來鳳族人的回禮,如果你藥王府沒能完成的話,那……」

話未繼續說下去,但言下之意卻不言而喻。

葉秋兒看到這裡,連忙跪地行禮道:「大公子,我們已經完成了五萬枚復元丹,只是門主答應的那份沒有完成,還希望大公子能夠明察!」

一番話,直接將事情全都推給了顏芷月!

鳳染塵亦是冷冷的看向顏芷月,眸色帶著些許的戾氣:「所以,你還有什麼要說的么?」

這時,一旁的雷嚴直接插嘴道:「我到覺得沒什麼好解釋的,大公子既然對所有人承諾了回禮贈送復元丹,那藥王府沒完成,這本身就是一種不可饒恕的事情!」

「而她身為藥王府的門主,現在藥王府犯了錯也應該承擔這份責任才對。」

「對對對!」

其餘的人皆是連連附和道。

顏芷月態度始終清冷孤傲,可謂是不帶著半點表情和漣漪:「所以,繞了一圈子,你們不就是想拿我治罪嘛?」她真的很討厭這種所謂的勾心鬥角!

雷嚴冷哼了一聲,直接怒喝:「來人!」

「是!」

很快,一排隱藏在暗處的隱衛便閃現到了大殿之上!

雷嚴指著顏芷月:「把藥王府門主……就地正法!」

「是!」

隱衛們接到了指令,紛紛轉眸看向顏芷月。

那一瞬,殺氣不斷蔓延開來,周遭的人完全都是看好戲的狀態……

唯獨顏芷月,表情可謂是從始至終都未有半分改變,她冷冷的掃視了一眼這些隱衛,心中大概了解了一下實力之後,手中已暗自將準備好的彈藥捏在了指尖!

「殺!」

隱衛們冷決的吐出了一個字。

下一秒,他們便朝顏芷月攻擊而去,顏芷月亦是連連躲避,動作可謂是異常的靈敏而快速,奈何,雙拳畢竟難敵四手,很快顏芷月便落了下風……

紅衣鬼王看到這裡,不由微微笑著開口:「一直躲有什麼意思?難道你看不出人家擺明了想要你的命么?」說著,他竟悠悠然的喝了一口自己面前桌上的酒,才繼續道:「想要活著,那就反抗啊!」

「……」

這叫什麼?

看熱鬧的完全不嫌事大,紅衣鬼王的挑唆可謂是將所有人的情緒都點燃了,紛紛附和道:「對啊,反抗起來的話,那戲份才有意思呢!」

「哈哈,對對對!」

這些人全都是閒遊的靈修者,本身來這裡也就是為了看熱鬧。

雖然說鳳族是很多人不敢得罪的,但是畢竟現在是凰族的人先開口的,他們不過是看熱鬧的而已,當然是希望熱鬧變得更好玩一些! 雖然說鳳族是很多人不敢得罪的,但是畢竟現在是凰族的人先開口的,他們不過是看熱鬧的而已,當然是希望熱鬧變得更好玩一些。

說不定,來個鳳族和凰族的對抗?

那真是令這些靈修者,想想都覺得是一件無比興奮的事情呢!

只是,誰都沒注意到,一抹月牙白色的身影正從不遠處緩步而來,那人白衣勝雪如霧似幻的模樣宛若天上的謫仙,令人只是遠觀便有種被驚艷到窒息的感覺。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