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卡特夫人,你的漢語聽起來很標準啊。」秦維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十幾年前我曾去過華夏,在那裏小住過一段時間,也是那時學會了一些漢語」

「但你的漢語明顯很流利,不可能只是小住就能這麼熟練的。」

「這個……」卡特夫人有些猶豫,但最後還是告訴了秦維傑「十三年前我服侍過二小姐,也就是您的母親,那段時間二小姐瘋狂的學習漢語,她對華夏的一切都極為着迷,之後她就與那個人一起前往了華夏……」

「哦,了解了,原來是被我家老頭子拐跑了……」

「小福利先生,出於好意,我提醒您,千萬不要在侯爵先生面前提及你的父親。」卡特夫人一臉嚴肅

「為什……」秦維傑本想再問,卻止住了「了解,了解,不提,我絕對不提……」

說着秦維傑腦海中浮現出一個畫面,農民伯伯辛辛苦苦種了一棵好白菜,結果讓豬給拱了,農民伯伯暴怒的表情配上老福利的樣子,這個畫面好像鮮活了很多呢。

兩個小時后,馬車終於來到了位於查令十字街的破釜酒吧門前。

當秦維傑與卡特夫人來到破釜酒吧門前時,破釜酒吧門前的那個破舊的牌子上才顯現出破釜酒吧的名字與圖案。

秦維傑也是昨天才從鄧布利多那裏知道破釜酒吧的牌子,是只有巫師經過的時候才會顯現出來的。

而當牌子顯現出破釜酒吧的名字與圖案時,才能進入酒吧內部,所以說,只有巫師能進入這裏,麻瓜甚至都看不見這裏有個酒吧。

看着破釜酒吧的英文名字『LeakyCauldron』,秦維傑有點忍俊不禁,直譯過來應該是『漏的大鍋』吧。

漏大鍋酒吧,想想就俗氣。

看着破釜酒吧酒吧的圖案,一個漏底的三足容器,看起來很像華夏古代的鼎式容器的一種,那應該就是所謂的『釜』吧。一種華夏古代烹煮用的大鍋。

如果還不熟悉,那就只能,有詩為證: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

想想還是咱華夏有文化,一個破大鍋能給你翻譯的這麼文藝,這一點咱不得不服,ChinaNb,不接受反駁。

看着秦維傑盯着破斧酒吧的牌子看了許久,卡特夫人也沒有催促,而是開始給秦維傑講述起破釜酒吧的歷史來了。

不過那些吧啦吧啦的東西,秦維傑是壓根不感興趣,聽了半天也只記住了破釜酒吧於1500年創辦,然後就是,福利家族好像有一部分的股份,具體的秦維傑也沒聽懂。

進入酒吧,酒吧的老闆,一個有些邋遢略微駝背的年輕小伙,急忙上前來獻媚的招呼著。

「湯姆,我今天來不是來收利息的,你去忙你的吧。今天我要帶小福利先生去購買他上學所需的物品。」卡特一臉傲然

「小福利先生!?」湯姆驚異的看下秦維傑,此時酒吧里的其他人也都將注意力集中到了秦維傑臉上。

這幾年福利家族的事情在魔法世界已經成了家喻戶曉的奇聞,幾乎所有人都認定,福利家族是被人用黑魔法詛咒了。

不過他們也不關注究竟是什麼人針對福利家族,他們只想知道如果沒有了直系血親,那福利家族世代積累的巨額財富將何去何從。

不得不說,八卦之魂是人類無法磨滅的印記,就算是巫師也不能免俗。

在眾人異樣的眼光之下卡特帶着秦維傑繞過了吧枱,進入了一個四面都是牆壁的天井之中,這裏秦維傑在電影中看到過,這裏就是通往對角巷的入口。

而就在秦維傑與卡特夫人離開之後,酒吧里迅速掀起了一番熱烈的討論

「你們猜這孩子什麼時候死?」

「我猜他活不到從霍格沃茨畢業。」

「哈哈,我猜他活不到霍格沃茨入學……」

……

「我們先去哪裏?」秦維傑問

「先去摩金長袍專賣店吧,你需要去定製一套校服。」

隨後的兩三個小時,秦維傑被動開啟了血拚模式,卡特夫人宛如不會累的機械人一樣,拉着秦維傑先後逛了摩金長袍專賣店、麗痕書店、巫師理髮店、魔法香料店、魔法皮包店、帕特奇坩堝店以及對角巷文具用品店。

秦維傑的精力值基本已經消耗一空了,卡特夫人依舊生龍活虎。

「這難道就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女人太恐怖了……」秦維傑吐槽道,疑似開車現場。

「卡特夫人,您不介意歇一會吧,再這麼逛下去,我恐怕要死了……」

「哦,實在不好意思,主要是,除了要為您購買上學所需的物品以外,莊園里的物資也需要訂購一些了。」卡特夫人一臉歉意

「那這樣吧,你現在還差一根魔杖,你可以自己先去奧利凡德魔杖店挑選,順便休息一下。我稍後去找你。」

「ok!」

終於等到了去挑選魔杖的時候了,秦維傑心中也開始暗暗興奮了起來。

「等一下,你不覺得你要給我點錢嗎?」秦維傑沖着卡特夫人喊道。

「福利家族的人在對角巷從來不用付錢。」

說着卡特夫人走遠了。

此時秦維傑才發現,好像的確如此,從進入對角巷之後卡特夫人就沒有支付過哪怕1納特。

每進入一個店鋪,店鋪主人都好像對他們尊敬有加,比如在摩金長袍店,店主老摩金用上了店裏最名貴的料子為秦維傑做了套校服,還附贈了一堆胸針飾品。

在麗痕書店,店主早早就將全套的課本為秦維傑準備好了,還附贈了很多別的魔法基礎課程的書籍。

……

福利家族在魔法世界中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

這一疑問一直縈繞在秦維傑的腦海之中。

推開奧利凡德魔杖店的大門,裏面擺滿了無數的貨架,每一個貨架上都放滿了魔杖。

「啊哈,我一直在想,你究竟什麼時候過來。」

突然一個清脆的聲音在貨架深處響起,未見其人先聞其聲,這咋咋呼呼的聲音着實把秦維傑嚇了一跳。

「卧槽!」此時也只有一句國罵才能撫平秦維傑幼小稚嫩的小心臟。

「魔杖的木材與杖芯都是有靈性的,不同的木材與杖芯結合會產生不同性格的魔杖,而就因為魔杖有了不同的性格,所以他們對主人的要求也各有不同。」奧利凡德自顧自的一邊說着一邊在貨架上尋找著,完全沒有問過秦維傑的需求。

「啊~來,試試這個,蘋果木,杖芯是獨角獸的尾毛,十二又二分之一英寸,非常完美,穩定、可靠。魔杖告訴我,他需要一個擁有崇高理想並且心地善良的主人,我想他等待的主人一定是你!」

說着奧利凡德將一根棕紅色的魔杖交給了秦維傑。

魔杖入手,沒有任何異象產生,彷彿一根木棒棒握在手中一般。

秦維傑用力揮了幾下,魔杖沒有一絲反應,我在山上撅根木棒棒都比你有用。

「呵呵,他的確很穩定,很穩定……」秦維傑無奈的說着

奧利凡德皺了皺眉,又抽出一根魔杖

「那一定是這根,紫杉木,龍的神經,十一英寸,很強大,也很危險,他希望他的主人是一個有野心的強大巫師。」

結果,比上一根還要穩定。

「金合歡木,鳳凰尾羽,十二英寸……」

沒用

「黑胡桃,夜騏的尾毛……」

超穩定的說~

「山楂木,馬形水怪的鬃毛……」

一點用都沒有。

……

一個小時后,秦維傑懶散的靠在沙發上,奧利凡德忙碌的搬運著魔杖,秦維傑面前已經堆起了一人多高的魔杖,櫃枱上也堆著一堆。

「哦,上帝啊,你不會是個啞炮吧……」奧利凡德氣喘吁吁的靠着櫃枱,一臉難以置信的看着秦維傑。

秦維傑聳聳肩:「別問我,不知道,不清楚,不了解……」

秦維傑也是醉了,前世他倒是也看過幾本哈利波特系列的同人作品,雖然沒有一本看完的。

但巧合的是,每到選魔杖的時候,都要把奧利凡德累死,想想奧利凡德也是挺慘的,日常找不到魔杖的魔杖制杖人,怪不得被人戲稱為魔杖智障人。

「好了,我們換一種方式來為你選擇魔杖。」

奧利凡德顯然要開啟大招了。

隨後的二十分鐘,秦維傑感覺自己彷彿被人查戶口了。

奧利凡德對他進行了深入了採訪,從他的生日,經歷,幾歲尿床,幾歲不尿床,幾歲走路,幾歲吃飯,有沒有喜歡的小女生,有沒有喜歡的小男生等等……

「最後幾個問題,你覺得,你是一個有野心的人嗎?」

「不是,沒啥野心,日子能過就好。」

「你是一個有崇高理想的人嗎?」

「萬世昌明,世界和平算嗎?」

「這個理想有點大啊。」奧利凡德一臉嚴肅,完全聽不出秦維傑的調侃「那你願意為了理想奉獻一切嗎?」

「額,你還是真是執拗啊!我願意個鎚子,想想就好了,不核平了辣個國家,估計等到下個世紀都不可能和平……」

「最後一個問題,你可以嘗試着使用一下自己的魔法嗎?不使用魔杖,嘗試一下。」奧利凡德鼓勵道。

「沒試過,要不現在試試?」

說着秦維傑就看向了不遠處的一個魚缸,秦維傑盯着魚缸,腦海中試圖操控著水飛出來。

然而他還是低估了魔法的困難程度,浴缸中的水紋絲不動。

見此,奧利凡德一臉無奈,試探性的道:「你可能真的是個啞炮……」

啞炮的炮字剛說出口,奧利凡德臉色瞬間變了。

「天哪,天哪,快停下來!你沒看見魚缸中的魚已經死了嗎?你究竟做了什麼?煮魚湯嗎?」 九頭青鳥一連飛行十四萬里,進入巨鯨河流域的中段。此處,河道變得更加寬闊,水流平緩,在河道的兩岸則是聳立起一座座險峭的山嶽。

不久前,這一片地域爆發了聖級大戰,一些山體被聖焰融化,變得殘缺,至今岩漿都還沒有完全凝固。

整個天地,都是一片破敗,如同廢土。

羅剎公主盤坐在九頭青鳥的背上,取出一張由青色羽毛編製而成的面具,戴在了臉上,遮住了那張傾國傾城的妖艷容顏,只留下一雙勾魂奪魄的鳳眸。

張若塵向她瞥了一眼,露出一道疑惑的神色,不過,倒也沒有去問。

以她的精神力造詣,即便不戴面具,也沒有幾個修士能夠看清她的真顏。

「再往前,便是鳳凰巢所在的地域,那裡充滿各種未知的兇險,大家最好小心一些。」羅剎公主輕聲說道。

冰火鳳凰乃是被祖靈界的那位神親手埋葬在鳳凰巢,以神的力量,隨便留下一些手段,也能讓聖者死無葬身之地。

否則,以羅剎公主的強大實力,也不會找張若塵聯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