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穩點!」

柯明德大怒,伸手在托爾腦門上敲了一指頭,頭盔發出一聲脆響。

七八歲心智的托爾正是人嫌狗不待見的年紀,家裡的哈士奇看見它都繞著走,知道柯明德又要離開,非得跟著一起。

「能和我交流的,除了你只有托爾,不跟著你們,我到哪去呢?」

俏麗的鬼魂勾住柯明德的脖子,在他的耳邊低語。

柯明德點點頭:「你先進入寶鑽,等安全了再出來。」

說完,他發動了車子,在地下室緩緩開動,直衝衝撞向一面牆壁。

「啟動傳送門!」

面板上頓時少了九百點能量,牆壁上開出一扇漆黑的門,將越野車吞沒其中。

地面上,若蘭靜靜地感受從地下傳來的震動,是汽車發動的聲音,極為細微,但逃不過她大騎士級別的感知。

「不管你要去做什麼,我都等你。」

她喃喃自語。

柯明德告訴她,要閉關一段時間,可能是一個月,也可能是一兩年,推演下一步的修鍊方法,她知道這只是借口,閉關哪用帶著一隻熊貓?家裡還有一條狗兩隻貓怎麼不帶著?

但她知道,柯明德為什麼這麼做,正如他路遇神仙觀棋石爛的借口,蹩腳無比,她卻不深究,只要他能平平安安回來,這就夠了。女人能做到這一步,可以算得上智慧。

有若蘭這樣的妻子,真是柯明德的幸運。

……

剛從傳送門出來,一顆大樹佔滿了整個車前窗,柯明德一腳剎車,托爾咕嚕咕嚕滾到座位下面。

這是一座野山。

群鳥驚飛,扎扎亂叫,柯明德一隻也認不出來,面前的大樹,也是地球沒有過的品種。

「沒有危險!」

確認安全情況,柯明德摘下頭盔,裡面有應急呼吸器,如果發生意外,足夠他堅持到返回地球。

「上次是一片沙漠,走了數日才見到人煙,這次乾脆就穿越到半山腰,辛辛苦苦改裝的車算是作廢了!」

先仔細感應一番,周圍不存在魔力,無法使用法術,鬥氣正常,外放的威力雖然不如托泰世界,但要超過地球。

看著樹榦上留下的一枚掌印,柯明德滿意的點點頭。

「維拉,能出來嗎?」

「不行,這裡與地球類似,看來只能等到夜裡才能出來。」

柯明德已經掃描過整座山,荒無人煙,連條山道都沒有,倒是在半山腰發現一頭老虎,體長兩米,正躺在山坳里休息。

打開車門,踏上土地,荒草叢生,荊棘遍布,傍山長著許多大樹,越野車在這種環境中根本開不出幾米,人走都難。

拿出一張巨大的油氈布,蒙到車上。

「托爾,你把車下面的步弄好!」

柯明德搬起越野車側面,兩膀子一用力,將越野車抬起來。

小熊貓不情願的從車裡跳出來,荒草剛好淹沒它的頭頂,磨磨蹭蹭鑽到車底,用油氈布把整輛車包裹住。

托爾的小空間已經裝滿了必須的物品,一車貨物攜帶不了,還留在車上,挑一些重要的裝進背包,隨身攜帶。

他不捨得花費五十點能量列印一個空間鏡,一立方的空間頂不了什麼大用。

「托爾,你來指一個方向,我們就沿著那個方向走!」

托爾拽住皮甲上的鱗片,爬到他的肩頭,四面張望一番,隨便指了個方向。

龍皮還剩很大一塊,但他並未給托爾也打造一套盔甲,他發現,這個神秘的小動物,雖然沒有什麼特殊能力,但皮糙肉厚,防禦力比巨龍也差不了幾分。

「把開山刀給我!不是這個,這是匕首……你成心得吧,托爾?」

荒山野嶺,極為難走,但擋不住黃金騎士的柯明德,他力大無窮,黑鱗甲又防護能力驚人,毫不在意枝條掛礙,遇見溝溝坎坎荊棘擋路,一腳踏過,走了不遠,乾脆把開山刀也收了起來。

高聳的一座山,花了一個多鐘頭就被他越過。

高山一重接著一重,層巒疊嶂,隱天蔽日,奇花異獸,十分新鮮,只是連行三天,還是沒有走出群山的範圍。

「托爾,你走錯路啦,你看我們這麼多天都沒有走出去……」

坐在帳篷里,柯明德吃著肉乾,還有儲存在熊貓空間的水果,一面數落小熊貓。

小熊貓把玩笑當成了指責,也沒有心情吃東西,低頭坐在一邊,發出嗚嗚的聲音。

「它還是個孩子!」

維拉鑽出來,逗了逗托爾,它立刻開心起來。

柯明德哈哈大笑,笑聲混在山林中的狼嚎里,變得陰森恐怖。

外面野獸成群,但受到柯明德精神力的震懾,不敢靠近帳篷。

說笑一會,照例冥想一番,托爾也已經學到了引導術呼吸法冥想法,但是疏於修鍊,這兩天沒有電視可看,也跟著柯明德一起修鍊。

第二天醒來,柯明德擰開一瓶水,洗漱一番,再次上路。

瓶子里裝的是在路上遇到的山泉,甘冽可口,卻只被用來清潔。

他偶爾打一些野物,但沒法使用法術,烹飪起來十分麻煩,只是用來調味。

「咦!有發現!」

他來到一處光禿禿的岩壁,低頭一看,岩壁高十餘米,光禿禿,不生一毛,一個直徑一米的洞窟懸在岩壁當中。

在洞窟里,躺著一具屍骸,屍體旁還放了一隻木匣。

柯明德扒住岩壁,小心翼翼鑽進洞穴,洞穴三米多深,裡面逐漸寬敞,十分乾燥,屍體已經乾枯,骨骼尚未腐蝕,看他的骨骼,與地球人類別無二致,只是骨骼堅硬粗大,看起來十分健壯。

屍體上的服裝已經腐爛,看不出形制,在屍骸身上找到一些白銀塊,共有半斤,還有一塊玉璧,但被屍體浸染,失去了原本的色澤。

岩壁上刻著一行符號,類似於方塊字,屍體旁放著一柄寶劍,皮質與木頭製成的劍鞘與劍柄已經損壞,劍刃上蒙了一層鐵鏽,柯明德擦去鐵鏽,光亮鑒人,十分鋒利,用力掰彎,一鬆手,劍刃發出一陣嗡鳴。

「好劍!」

柯明德稱讚一聲,仔細觀察,劍脊處刻著兩個符號。

屍體旁放著一隻木匣,半尺長寬,打開后,是一張布帛,認不出材質,上面用金線綉出一枚枚文字,共有五百多枚。

柯明德把布帛收起來,寶劍也裝進熊貓空間,,其餘物品分毫未動,最後把這具屍骸用土掩埋,砍斷一根樹杈,削出一塊木牌豎在墳頭,也不寫文字,轉身離開。

「孤身一人,死在荒山野嶺之中,想必有許多故事,只是我不懂這些文字……不過有一個好消息,這片世界,擁有人類文明!」 磨洗之後,劍刃光亮如新,吹毛斷髮,刃面上布滿層層疊疊的花紋,繾綣蜿蜒,像是天邊的雲彩,用手觸摸,光滑無比。

劍刃鋒利,需要金屬的硬度,劍身堅韌不易折斷,又需要極強的韌性,一柄優秀的刀劍,要將堅硬易碎的金屬與柔韌的金屬鍛打在一起,需要極高的工藝,某些加工手段,會在金屬表面形成美麗的花紋,這種花紋並非人工雕刻而成,而是在鍛造中自然產生。

柯明德抽出一柄匕首,是從某個愛好刀劍的富豪手中購來的,使用的是某個實驗室出產的鋼材,堅硬無比,能夠切開生鐵,只是質地較脆,只能做到五厘米長,握柄用的堅硬的黑檀木,上面有機括與按鈕,能將刀刃彈出鎖緊,小巧精緻,美觀實用。

兩柄利器輕輕一磕,刃口相撞,發出清脆的響聲,柯明德稍稍使勁,匕首上豁然出現米粒大一個豁口。

「好劍!好劍!」柯明德捏著這柄劍,確切的說是一根鐵條,沒有劍柄,愛不釋手。

「上面刻的兩個字,應該就是這柄劍的名字,可惜不認識,就叫它『倚天』吧!」

舞了一個劍花,把倚天劍放進空間鏡,柯明德根據洞穴中的所見,揣測這個世界的情況。

「大致是一個較發達的文明社會,至少冶鍊工藝已經登峰造極,沒有發現電子產品,或許這裡還沒有發生過工業革命?……這張布帛記錄了什麼東西?是一封信?藏寶圖?」

又行走了半日,柯明德終於發現了文明的痕迹。

在半山腰的一個緩坡,一座破敗的磚瓦房若隱若現,隱藏在樹影之中。

泥胚的牆壁,青黑色的瓦片,斗拱的中式古典建築,窗戶空蕩蕩,窗欞不知道哪去了,布滿蛛網灰塵。

對開的木門只剩一邊,木門坎腐敗枯朽,門楣上掛著一塊牌匾,看不清楚字跡,一些小鳥在瓦檐下築巢。

走進大門,一座神像映入眼帘,泥胎殘缺,殘存著花花綠綠的染料。神像前擺著一張供桌,沒有香燭供品,倒是乾淨得很,供桌旁是一堆火灰,還有沒燒光的木炭。

這是一座小廟,規模很小,只有一間,裡面也很整潔,沒有蛇獸居住,應該是常有人來。

通過掃描,翻過這座山,群山就已經到了盡頭,還能見到山中的小路,只是不知還有多遠才能遇見人煙。

天色漸晚,柯明德便在這小廟住下。

第二天天一亮,把帳篷收起來,剛準備離開,柯明德停了下來,遠處的山道上,一個陌生人走來。

那人一身淄黑色的粗布衣衫,頭頂草帽,背著一張長弓,一條獵狗在前面開路。

是一名獵人!

柯明德眼睛一轉,一個主意冒上心頭。

爬上供桌,輕輕一躍,扒住房梁攀了上去。

不多時,獵人沿著山道,走到小廟門口。

「汪!汪!」

獵犬嗅到了什麼氣味,沖著小廟曠吠不止,獵人十分好奇,牽著狗走到了小廟。

這一切都是柯明德暗中搗鬼,他使用心靈法術,對更容易中招的獵犬使用,引誘它進入小廟,這座小廟,顯然就是獵人進山打獵的一處落腳之處。

獵人常年進山打獵,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早就對這片地方了如指掌,見獵犬沖著小廟曠吠不止,摘下背上的獵弓,搭上一支羽箭,小心的走入小廟。

「又是那頭野獸闖了進來,看來下次進山得帶一些石灰和雄黃粉。」

他心裡想著,跟在獵犬身後進入小廟。

廟宇極為狹小,擺設也不多,一覽無餘,並無什麼野獸。

「難不成進來條蛇?」他心裡思忖,冷不丁心中一突,頭皮發麻,冷汗登時流淌出來,像是天崩地裂了一般。

再看那條獵犬,嚇得蹲在地上,口中嗚嗚哀鳴,尿水直流。

「兀那獵戶!見我神像,緣何不跪!」

一道威嚴的聲音在他心頭響起,如同雷震。

他抬頭一看,泥塑的神像好端端的立在神台,泥胎破裂,朱漆凋落,端的是陰森恐怖。

「山神爺爺!山神爺爺!」

他普通跪在地上,口中禱告,磕頭不止。

「兀那獵戶!抬起頭來,爾乃何人,此乃何地?」

雷霆般的聲音再次響起,獵戶抬起頭,草帽在剛才已經掉落,露出一張驚惶不定的臉。

黃種人,束髮留須,身材強健,骨骼粗大,身穿粗布衫,腳踏麻鞋,與中國古代的扮相相仿。

「小民姓吳名榮富,吳家村人,這裡是疊翠山,不知山神爺爺顯靈,所為何事?」

吳榮富悄悄抬眼看了看泥塑的神像,一動不動,膽子稍微放大了一些。

「吾奉天帝旨意,今日赴此地,任疊翠山神,吾久居上屆,不曉得此地風俗,喚汝前來,說得好,本山神不吝賞賜!」

柯明德趴在樑柱上,用精神力直接同這一個獵戶交流,省卻的語言不通的麻煩,還能故弄玄虛,配合剛才施展的震懾術,效果出奇的好。

「回稟山神老爺,這裡是疊翠山東麓,西面是雲昌縣,小民家住吳家村,正在山腳下……」

「不知今年何年,今日何日啊?」

「今年是延熙三十五年,五月初三。」

「我看你身體強健,可是家中富裕?」

「小民家中並不富裕,上有老母存世,下有四名子女,只是小民乃是獵戶,常吃得肉食,因此身體強健。」

柯明德本想詢問他懂不懂什麼修鍊之道,見他如此回答,為了維持自己「山神」的威嚴,也不好追問。

「此地可有妖魔作祟?」想了想,他又問道。

吳榮富想了想:「聽說吳崇喜家的撞了邪,整日瘋瘋癲癲,家中不和……吳老六家的小兒子嘴歪眼斜,聽說是個螃蟹轉世……」

吳榮富絮絮叨叨,說了一通鄉野奇譚,聽得柯明德腦冒金星,連忙打斷了他。

「你可識字?」

「小人在縣城做過兩年活,識的一百餘字。」說到這裡,他笑了笑,彷彿是一件頂了不起的事。

「吾久居上界,來往皆用神語,不知凡間文字,你且寫來,說與我聽!」

柯明德說著,列印出一支粉筆,使了個巧勁,丟在地上,毫無損壞。

吳榮富見粉筆從天而降,抬頭張望,一無所獲,柯明德用了精神幻象,對付一個普通人豈不是手到擒來,不露一絲痕迹。

獵戶撿起粉筆,立刻明白用途,趴在地上一面寫字,一面講解。

「吳……榮……富……天……上……人……下……田……谷……」

柯明德仔細觀看,用心記憶,只是一遍,就把這些字形讀音記得清清楚楚。

這文字也是方塊字,語法規則與漢字也很類似,兩廂對照,倒也好學。

之後柯明德又問了一些問題,把吳榮富所知的問了個差不多,才停了下來。

「不錯,這些錢財,賞賜於汝,速速離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