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子,你說這話可真的是打我的臉,我哪能不歡迎你呢。」

他能有現在的地位全都是因為眼前這個人。吳越可不敢忘本。

「安子,其實我也不想再這樣,但是你也知道,自從我的名號越來越響,一個個有頭有臉的人物都來和我結交,我要是不賠人家喝上幾杯,人家會不開心的。」

吳越這句話說得倒是沒有錯。這些天過去,那一個個稍微有頭有臉的人物都會來找他吳越。

瞧著自己這個老同學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周安是打心裡的開心。

只是這個一身的肥標子,確實要治治,要不按照這樣下去,那估計沒有多少年,就要跑到醫院裡面去燒錢。 「瞧你那肥豬樣,看的真是鬧心。這樣,有時間我把那減肥藥送給你。」周安望著吳越巨大的身形,撇撇嘴。

對於周安,吳越打心裡的佩服。一聽到有減肥藥,心裡樂開花了。

「謝謝啦!」

吳越一臉欣喜的喊道,那兩隻眼開心的都眯成一條縫了。

看著自己這老同學,周安心裡也是開心。

「對了,熊兵呢?」周安好奇的問道。

這次過來主要是找熊兵的。

「老大他在地下室,走,我帶你過去。」

說完,吳越在前面帶路,沒過多久,兩人就出現在熊兵所在的地下室門口。

剛到門口,那緊閉的地下室裡面傳來一陣凄慘的叫聲。

「這個?」

周安眉毛皺成一個川子,面色不佳的問道。

「老大他在教訓人,你不知道那裡面的人都被打成什麼樣子。」吳越趴在周安耳邊,小聲的說著,「我們先進去吧。」

對於熊兵的所作所為,吳越早已經見怪不怪。

吳越伸手一推,周安跟在後面,走了進去。

當看見眼前一幕,周安忍不住的皺皺眉毛。此時眼前的打擂台上,熊兵光溜著上身站在那,在他旁邊的眾人一個個都是腫著臉躺在地上。

瞧到這,周安瞬間知道這個吳越為什麼剛才說那話。

偌大的擂台上,其他十幾個人都是哎喲慘叫。只有熊兵是站立在那的,其他都是躺著的。

「你們就這點出息?一起上都打不過我!叫,都在那叫什麼,快點起來!」熊兵雙手叉腰,一臉囂張,對著眾人怒聲喊道。

「老大,我真的不行啦!」

「大哥,你饒了我們吧。」

「兄弟們,我先走一步啦,我的兒子你們幫我照顧一下!」

「放心吧,趙老二,你快點走吧,我們不僅幫你照顧兒子,還會用心的照顧嫂子的。哎喲,疼!」

……

此時那躺在地上的眾人都笑了起來。

「看來你們還沒有完全的失去戰鬥力,來,再來一場!」熊兵漆黑的眼眸迸發出無窮的熱火。

「別別!大哥,我們被打的爸媽都不認識了,你就饒了我們吧。」

望著這一幕,周安緊皺的眉毛舒展開來,心中卻是無比的佩服。

這麼高強度的訓練,眾人還能有說有笑,作為一張強有力的王牌軍真的沒有多少問題。如果再配合著自己調配的藥液和法技能,那麼這個王牌軍真的是可以撼動全球。

一想到自己手底下會出現這種王牌軍,周安感覺自己的毛細孔都在沸騰燃燒。

「大哥!」

見到熊兵沒有留意到他們,吳越忍不住的尷尬開口。

見到有人喊自己,熊兵機械的回過頭來,當見到那站在吳越跟前的周安時,無語的臉上頓時露出興奮的笑容。

對於周安,熊兵是打心裡佩服到不行的。

熊兵是出名的愛武之人,以前沒有多少能力,一直苦惱。自從周安傳授給他武技能,熊兵欣喜若狂,自身的實力真的是飛速增長。

「周安大哥!」熊兵興奮的喊道。

在熊兵的眼中,周安已經是他真的老大。

「你們一個個都別給躺在這,速度給我站好,快點!」

熊兵這一嗓子下去,那被打的不成人樣的兄弟們,一個個鼻青臉腫忍著身體上的疼痛,從地上爬了起來,迅速的從左到右一字排開,每個人的動作都是相當的乾淨利索,一點沒有多餘的拖拉。

瞧到這,周安此時心中也是明白了,為什麼熊兵能夠在這短短几年,就和地下皇帝王德友打個平手。

那王德友這些年,一直穩坐京南市地下皇帝的寶座,那是有一定的原因。強大的關係,有力的財團,等等。但是卻讓我熊兵打成平手,那熊兵的實力自然也不容小覷。

正在心中想著的時候,忽然感覺一道道刺眼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抬頭望去,只見那擂台上的眾人一個個都是目光不善的瞪著周安。

望到著,周安輕笑一聲,嘴角勾勒起一個弧度。

他們這是不服氣我的存在啊。

周安也是明白,這些人只不過是看在熊兵面子上,但是打心裡是很不服氣自己的。

熊兵才是他們心中的神,無可撼動的位置。他們是佩服熊兵,而他周安,在他們眼中只不過是一個一手就能捏爆的小毛頭而已。

「看來不打服他們,是不行了。」周安無奈的搖搖頭。

這還真的有點麻煩。

現在熊兵雖然是佩服自己,但是眼前的眾人也是信服自己。

「熊兵,我記得你跟我說過,你手底下的兄弟一個個都能一個當兩個打,現在看來也不是那樣啊。要我說,你手底下的兄弟也就是個渣渣。」說著,周安做出一個極其挑釁的動作。

看著周安充滿侮辱性的小拇指,擂台上的眾人一個個瞬間都怒了起來,咬牙啟齒的恨不得將周安撕成八瓣。

這些人可都是熊兵從部隊裡帶出來的,哪一個說出去都是精英,現在卻被周安這般鄙視,心裡頓時氣炸肺了。

「小子!你太狂妄了,我一巴掌都能給你扇到南牆去!」

在那人群中,一個高大的壯漢怒氣騰騰的走了出來。滿臉怒氣,漆黑眼眸迸發出無限怒火。

「哈哈,就你!豆腦簡單,四肢也不發達。」周安很是不屑的繼續挑釁道。

見著一觸即發的戰鬥,熊兵眉頭一皺,當即回頭看向那高大壯漢。

「鐵柱!你他娘想造反!給我滾回去!」

鐵柱卻是如同他們的外號一眼,那高大的身高就如同一座肅殺大佛,充滿著震撼力。

周安和他一比,就顯得比較矮小許多。

「老大,我不服氣!他是救過你,但是有兄弟們在,我們肯定不會讓老大受傷。他一個小蘿蔔頭,能有多大的本事做我們的老大。」鐵柱很是不服氣的嚷嚷道。

自從部隊歸來,他們在熊兵手下那可是做著危險的事情。如果要是周安有點本事,他們也就認了。

但是你看那周安模樣,完全可以用瘦了吧唧來形容。整個人站在那一點能打的樣子都看不出來。

如果這樣的人做他們的老大,他們怎麼可能服氣。 鐵柱這句話一出,擂台上的眾位兄弟瞬間炸開鍋,紛紛大聲的嚷嚷起來。

「鐵柱說的對!我們可都是部隊里的好手,這個小蘿蔔想當我們老大,那是不可能的!要是讓部隊裡面的兄弟知道,我們認一個垃圾小子當老大,豈不是讓他們笑掉大牙!」

「我也是!我的眼裡只有熊兵這一個老大,其他的還沒有資格!」

「廢話砸也不說,如果真的有本事,就把我撂倒!否則,沒門!」

……

擂台上的眾人看著台下的周安,眼裡哪有半點的尊敬,輕蔑到不行。

「臭小子!來啊,老五說的沒錯,有本事你就撂倒我!」鐵柱拍著胸口,無比囂張的大聲嚷嚷道。

此話一出,擂台上的眾人哄堂大笑起來。

「鐵柱,你上個屁啊!你一屁股都能把他坐死。不說別的,瞧他那瘦瘦的樣子,能撐的下一招就不錯了。」

「哈哈,我鐵柱只用拳頭,不用屁股!」鐵柱顯然很是高興。

「你們一個個吵吵做什麼,當這裡是哪?都老實點!」

一道不一樣的聲影傳了出來。

循聲望去,那人赤裸上身,渾身肌肉,漆黑的眼眸猶如一頭隨時捕獵的獵豹一般。

周安認識這人,這人是熊兵心腹之一。

在那人心中,除了熊兵,真的不服氣任何人。他不喜歡用嘴來證明自己的實力,拳頭才是最好的驗證方法。

張波見到眾人安靜下來,嘴角勾勒起一抹輕笑,大步流星的走到周安跟前。

「小子,你要是真的有本事就跟他們比劃比劃,要不兄弟們還真的難以服氣。別的人也不用上了,你跟鐵柱比劃比劃就行。」

此話一出,鐵柱上前一步,兩眼輕蔑。

在他心中,這個周安,一拳撂倒的貨。兩人沒有什麼懸念可言。

「張波!」

熊兵見到自己的手下對著周安如此不尊敬,心裡很是惱火,當即大步流星來到跟前,揚手就要對著張波、鐵柱兩人扇去。

手剛抬起來,就見到周安一臉無所謂的朝著他擺擺手,示意他站到一邊。

「你說的對,他這麼壯,和他比劃比劃還真的挺怕。」

此話一出,整個擂台場都發出雷鳴般的嘲笑聲。

「還沒開打就認慫,哈哈!」

「他是被鐵柱的王八之氣嚇得,鐵柱,我真怕你再向前一步,會把他們嚇尿了。」

「你才是王八之氣呢,我是霸王之氣!」

見到周安認慫,張波心裡頗為得意,轉而一臉恭敬而又嘚瑟的看著熊兵。

「大哥!你看到了吧。他自己都認慫了。這樣的廢物要是當我們的老大,我們一個個都會被嘲笑的出不了門。」

「張隊長說的是!我是寧當鳳尾,不做雞頭!」

「對對對,精英部隊豈能要這樣的垃圾廢物!」

「瞧他那樣,真的懷疑他腦子有問題,還想做我們老大!」

擂台場上的笑聲一陣接一陣的冒出,站在台下的周安一臉輕鬆的看著他們,對於他們的嘲笑,彷彿沒有聽到一般。

身為周安的好朋友兼老同學,聽到他們一聲聲嘲笑,氣的臉色陰沉,拳頭緊握,恨不得直接上去給他們一人一個大嘴巴子,讓他們知道厲害。

氣歸氣,但是吳越知道自己的實力。別看他是幾百來斤重的肉坦,但是和擂台上這些人一比,那自己只有挨揍的份,打人是不可能打人的。

「周安,我們走!什麼狗屁地方!我們不做了,我就是回去撿垃圾、吃土,我也不讓你在這受氣!」吳越氣惱的說道。

自己能有現在的地位,全都是因為周安的原因。如果沒有他,自己還在掙扎在社會的最底層。

清晰明白這個的吳越,他更加堅定,即使自己丟掉這個工作,他也不後悔。

見到吳越這麼一說,周安心裡一暖。

這傢伙胖歸胖,但是心還真的挺好。

「肥豬吳,你這是做什麼,你對我有點信心好不。」周安嬉笑的說著。

還以為吳越會點點頭,給周安打打氣,但是吳越一出口,周安差點一口老血飈出。

「安子!還是走吧,他們會打死你的!」

經理不經理的無所謂,但是自己這個老同學要是被揍死,那自己心裡實在是難受。

「……,肥豬吳,我真想一腳踹死你!」周安氣呼呼的罵道。

好歹自己也是打遍天下無敵手,現在被這個死胖子說的一點用都沒有。

吳越見到周安不死心,輕嘆一口長氣,勸說道,「安子,我知道你心裡氣憤。但是你看看你,再看看那鐵柱,你兩個完全不是一等級的。」

「不過你也不用太傷心,兄弟會陪著你的。誰的人生沒有遇到一點挫折呢,看開點,美好的生活還在等著我們呢。」

此時的吳越猶如心靈雞湯的傳授師一般,不知不覺的就將一碗熱乎乎的心靈雞湯端到了周安的跟前。

「靠!」周安在心中無語的咆哮。

美好生活?我現在就有美好生活好不,還要等?

別說這一個頭腦簡單,四肢也不發達的鐵柱不是對手,就是再加上幾個也都不是問題。

我是誰?!我可是周安!一個把龍組隊長打成豬頭的周安。這幾個小嘍嘍還能是他的對手。

周安懶得再搭理這個思想過多的肥豬吳,大步流向走上擂台,壞壞笑容勾勒嘴角,目光不善的望著眼前眾人。

「你們!就是垃圾!」

周安大言不慚的挑釁道。

此話一出,擂台上的眾人拳頭握的咯咯響,牙齒氣的都咬碎了。

「氣是不是?氣點最好,這樣更能讓你們用盡全力,否者我打的都沒有力氣。」周安打了個哈欠,好似很疲勞的樣子。

場下的吳越見到周安如此挑釁,下巴驚訝的都要掉下來了。

這傢伙是真的在自己找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