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趙明,拜見長老,我是得到了獨孤天副院長的允許,離開上院辦一些事情,這些都是送行的學生」寧罪恭敬的對著那位長老拱了拱手,將懷中的令牌取了出來,遞給了身前的那位老者的手中。

「哦,原來你就是趙明」聽到寧罪的話,那位老者的語氣頓時緩和了幾分,同時元氣能量也是收回了體內,上下打量了一番寧罪說道。

他身為上院的長老,自然是聽說過趙明這個名字,畢竟能夠打敗莫忠天,還是一位新生,對於整個逐鹿學院來說,也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只有你一人離開嗎?」長老將寧罪手中的令牌收到自己的懷中,對著寧罪詢問道。

「還有一位,一共兩個人」寧罪恭敬的拱了拱手回應道。

「你們二人走吧,其餘的人,都趕緊回去,沒什麼事情,禁制到入天峰」長老對著寧罪擺了擺手,似乎是副院長已經吩咐過了,並沒有再詢問什麼,雖然對寧罪的語氣十分緩和,但是再看向余龍等人的時候,語氣變得十分嚴厲。

「多謝長老放行」寧罪感謝的說了一句,與余龍等人簡單的道別之後,便是和林傲一同朝著外面高台走去,一道藍色的光芒閃爍而出,寧罪與林傲的身影,便是消失在了眾人的視野之中,而余龍等人,也會趕緊離開了入天峰。

寧罪之所以會選擇林傲,也是有著寧罪自己的考慮,他救過林傲的命,在迷霧森林的時候,也知道了林傲的一些身世,同時在接觸了這麼長時間之後,也知道了林傲的性格,對於林傲,寧罪還是比較放心的。

寧罪和林傲的眼前,被一道白色光芒包裹,根本看不到絲毫的場景,過了片刻之後,才算是出現了一些場景,模模糊糊的,不過一片綠色,寧罪已經是猜出了這個地方的名稱,迷霧森林。

「沒有想到,才一年多的時間,迷霧森林就已經再次恢復了原來的樣子」寧罪有些感慨的看著周圍的樹林說道。

「這裡的元氣能量充沛,自然是要長的快一些,一年多,時間過的可真快啊」林傲也有些感慨的說道,他們離開下院已經是有了一年多的時間了,而且這一年多的時間,他們也是成長了很多,修為也提高了很多。

「我們走吧?」 萌寶成雙:王牌影后要離婚 寧罪對著林傲說了一句,隨後朝著下院的方向快速的走去,此時下院的學生還沒有開始選拔,所以迷霧森林中跟本沒有迷霧,這讓寧罪和林傲的行走速度也是快了一些,而且現在也不會有那些當初遇到的怪物。

直到下午的時候,寧罪和林傲兩人才算是來到了下院的山下,隨後寧罪體內的元氣能量催動起來,和林傲一起,朝著下院的山頂飛去。

「這下院,可真是一點沒變啊」寧罪的聲音再次響起,看著眼前這熟悉的景象,寧罪不由自主的感慨了一聲,同時心裡也是十分的興奮,現在他們已經是離開了上院。

「嘿,小子,你們下來!」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卻是從地面上傳了出來。

「林傲,喊你小子呢」寧罪看了一眼下面的那些學生,隨即淡淡一笑,對著身旁的林傲說道,下方五六位青年站在那裡,走路囂張跋扈,看著就有種想上去給他兩巴掌的感覺。

「唉,走了一年多的時間,真的是沒有人認識我了啊」看著身旁的寧罪,林傲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當年他在下院,那也是橫著走的人,比現在這幾位學生更加的囂張。

寧罪和林傲兩人的身影落在地面上,隨後朝著下院的外面走去,根本沒有要理會那些青年的意思,不過寧罪和林傲不想理會那些青年,但是那些青年,卻是非要往寧罪和林傲這兩塊石頭上面碰。

「嘿,小子,我老大喊你們呢,你們站住!」看到寧罪和林傲兩人,竟然是沒有要留下來的意思,而且還裝作沒有聽到,這分明是不給他們面子。

聽到那位青年的聲音,寧罪緩緩的止住了腳步,林傲也是停了下來,轉身看向了身後走過來的幾位青年。

「兩位兄弟看著面生啊,混哪裡的?」被對方成為老大的青年,此時也是帶著那些青年走了過來,打量了一下寧罪和林傲,對著寧罪詢問道。

「我們哪裡也不混」寧罪沒有說話,看了一眼林傲,林傲微微攤了攤手,對著身前的青年說道。

「既然哪裡也不混,那就跟我混吧,今後我罩著你們」青年走了過來,拍了拍林傲的肩膀,對著林傲說道。

「跟你混?」林傲將對方的手移開,一臉嫌棄的樣子拍了拍,有些疑惑的詢問了一句。

「林傲,今後你就跟著他混吧,看他混得多好,身後跟著這麼多的人」寧罪聽到對方的話,頓時有些搞笑的笑了幾聲,對著林傲打趣的說道。

「看,還是這位小兄弟比較實相,今後你們就跟著我黃昆混了」自稱黃昆的青年對著寧罪說道,同時眼神中也滿是高傲的神色。

「我們黃昆老大可是跟著方吉混的,今後在下院,你們都能橫著走」黃昆身後的青年們對著寧罪說道,滿臉的自豪,彷彿這個方吉就是整個下院的老大一般。

「方吉?就是那個個子不高長得滿臉豆豆的醜八怪?」林傲回想了一下,一張恐怖的面孔出現在了林傲的腦海中,對著身前的黃昆等人說道。

那個方吉林傲還是有些印象的,就是因為對方長得太丑,不過修為還算高的一名學生,資質也算是挺好的,當初也跟著林傲混過一段時間,後來因為林傲進入了上院,也就沒有再見過,沒有想到那個方吉現在竟然還成了下院的老大。

「你,你竟然敢這麼說方吉老大!哼,你這句話我可以當作沒有聽到,不過你們身上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要交給我」黃昆聽到林傲的話,頓時氣憤的說道,不過看著林傲穿著打扮,還算是停好的,一定身上也有著不少的東西。

「就算你們老大來了,也不敢跟我這麼說話,你這小毛小子,還敢要我們的東西,勸你還是趕緊離開,不要打擾我們,不然小心我們將你打的生活不能自理」林傲冷哼了一聲說道,他們現在著急離開下院,根本沒有時間浪費在他們的身上。

「你他娘的,找死」見到林傲這麼不識抬舉,黃昆等人體內的元氣能量頓時催動了起來,一股元氣能量便是從他們的手中湧出,朝著林傲打了過去。

「轟」林傲早就有了準備,體內的元氣能量也是催動了起來,與他們五人打在了一起,一道轟鳴聲瞬間響徹了起來。

「哎呀」一道道慘叫的聲音傳了出來,那五人的身體,猶如斷線的風箏一般,朝著後面飛去,狠狠的落在了地面上,而林傲的腳步,絲毫沒有動彈。

那五人的實力,最高的,也就是個淬體巔峰期的修為,自然不是林傲的對手,直接被林傲打的滿地找牙。

「快,快去找咱們老大,快!」黃昆看到自己不是林傲的對手,連忙對著身旁的一位青年說道,而那位青年,也是連滾帶爬的離開了這裡。

「沒有時間浪費在你們這群廢物的身上」林傲對著黃昆說了一句,隨後朝著一側走去,而那裡正是要出學院的地方。

「你們是怕了我們老大吧!你們這群沒種的傢伙,有種等我們老大過來」黃昆看著寧罪和林傲的身影,對著林傲便是再次呵斥道,聲音很大。

「呵呵,怕他?讓他給我提鞋,我都不需要!」林傲的聲音傳出,不過步子卻是沒有停下來,依舊與寧罪朝著遠處走去。

「是誰說我給他提鞋都不配!」一道雄厚憤怒的聲音,在寧罪和林傲的身後傳了出來,此時數道身影,正從遠處的道路上走來,站在前面點頭哈腰帶路的青年,正是之前被黃昆喊去叫人的那位青年。

「是我,怎麼了?」聽到那道聲音,林傲的腳步停了下來,回應了一句,緩緩的轉過了身體,看向了身後走過來的那群人,寧罪也是一樣,停了下來,看向了身後的那群青年,寧罪也想看看,被林傲成為醜八怪的人,到底長什麼樣子。

「怎麼了?今天非要將你廢了」矮個子青年看著身前不遠處,停住腳步的兩人,正準備說狠話的時候,當他看清楚了對方的長相,臉上滿是震驚之色,嘴中的話也是咽進了自己的肚子裡面。 「林,林傲老大,您,怎麼是您」來的矮個子青年,正是對方嘴中的方吉,身體僵硬的站在那裡,一臉吃驚的看著對方,話音也是變得有些不知所措。

「大哥,就是他們,打的我們,你看,我的臉都有些腫了」黃昆此時看到方吉來到此處,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連忙沖了上去,一臉的委屈,捂著自己的臉對著方吉說道,他也是想讓方吉為他們找回場子。

「腫你妹啊,滾一邊兒去!」看到身前的黃昆擋住了自己的視線,方吉頓時惱怒了起來,一巴掌打在了黃昆的臉上,原本還不腫的臉,頓時腫了起來,黃昆的身體也是一屁股坐在了一旁的地面,一臉吃驚的看著身前的方吉。

「林傲老大,您什麼時候回來的,您不是在上院嗎?」一巴掌將黃昆打翻在地,方吉屁顛屁顛的跑到了寧罪和林傲的身前,點頭哈腰的對著林傲說道。

看到方吉的樣子,周圍的青年們瞬間傻眼了,尤其是黃昆等人,他們根本不知道寧罪和林傲的來歷,也根本不知道為什麼方吉會做出這樣的舉動。

「快,過來,見過我老大!」方吉看到身前的林傲和寧罪兩人都沒有說話,連忙對著身後的黃昆等人招了招手。

當黃昆等人聽到了方吉嘴中,所說的他的老大時,黃昆的臉色頓時白了起來,方吉是什麼人,如今整個下院最強的學生,能夠是方吉的老大,那實力更是要比方吉更強一些,他們又怎麼能夠比較。

黃昆等人連滾帶爬的來到了林傲的身前,直接跪在了地面上,連正眼都不敢瞧身前的林傲,嘴裡一直喊著老大。

「現在你們的老大來了,不是要滅了我們嗎?」林傲對著黃昆淡淡的說了一句。

「大哥大,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是我們狗眼看人低,大哥大,您就饒了我們吧」黃昆等人跪在地上,對著身前的林傲說道,同時還不斷的扇著自己的巴掌,現在對他們來說,什麼尊嚴,都是扯蛋,現在保住他們的性命才是他們需要考慮的。

「大哥大,這個名字不好聽」林傲搖了搖頭,並沒有要原諒他們,看了一眼身旁的方吉再次說道:「方吉,你現在在下院混得不錯啊,連你的手下都想要滅了我們,這件事情,就算我不說,你也知道該怎麼辦吧」

「知道知道,老大您放心,我回去之後一定教訓他們」方吉對著林傲連忙點了點頭說道,目光也是怨恨的看了一眼身旁的黃昆,心裡想著,你這傢伙,招惹誰不好,偏要招惹他的老大,現在就是我也保不住你了。

「我們走吧」寧罪看了一會兒熱鬧,再次看了看天色,已經是不早了,如果他們現在再不出下院,恐怕出去之後,天就要黑了,對著身旁的林傲說了一句。

「好」林傲點了點頭,隨後再次看了方吉一眼,兩人朝著下院通往城中的天橋走去。

「我不希望等我回來之後,再看到他們」在林傲的身影快要消失的時候,一道聲音也是從遠處傳了過來,聽到這道聲音的黃昆,心中也是一驚,渾身發抖了起來,眼神看向了身旁的方吉,他可不想就這樣離開下院,他才進入下院幾個月的時間。

「老大,他們是誰啊?」站在方吉身後的一位青年,湊了上來,對著黃昆詢問了一句。

「那是曾經上院卓越班排行第三的林傲,也是我曾經的老大,不過他好像是去了上院,為何現在又回來了,而且那個地方好像是出逐鹿學院的地方啊」方吉也是一臉疑惑,他不知道這已經進入上院的林傲,為何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老大,那另一個是誰,難道是曾經的上院第一? 億萬妻約,總裁慢點追! 看上去林傲老大他們的關係挺好的,似乎還聽命於那個人」那位青年再次對著方吉詢問了一句。

「那個人,有些眼熟,不過一時間想不起來了」方吉以前也就見過寧罪幾面而已,現在猛然還真的有些想不起來,但是過了片刻,方吉的心中頓時一寒,對著身旁的人說道:「我想起來了,那個人就是趙明,就是那個一人橫掃了整個下院普通班強者的學生!」

「啊」聽到了方吉的話,周圍的學生們一臉震驚的看向了遠處逐漸消失的那道背影,林傲的名字他們可能沒有聽說過,但是趙明這個名字,他們絕對聽說過,因為現在很多高一屆的學生,都經常說這個名字,說如果不是因為趙明,他們可能就進入了上院學習。

寧罪自己可能也沒有想到,自己當年一人橫掃下院普通班強者的事情,過了一年多的時間,還是如雷貫耳,遍為流傳,不過流傳的,都是寧罪的壞話而已。

「老大,您,您饒了我吧,求求您了,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了您的老大,是我不對,我今後再也不敢了」黃昆此時跪在地面上,對著身旁的方吉說道,聲音微微顫抖,似乎是真的害怕會被身前的方吉給廢了。

「老大,這樣,我把我所有值錢的東西都給您,您看能不能留我在下院,你要知道,我這幾個月,也搜集了不少的好東西」黃昆看到身前的方吉依舊不說話,再次對著方吉說道。

「哼,如果今天不把你廢了,今後被被廢的人就是我了」方吉冷哼了一句,對著身旁的黃昆說道,隨即體內的元氣能量催動了起來,朝著黃昆的身體打了過去。

「啊」一道慘叫的聲音,傳盪在山頂,周圍的飛禽鳥獸也是連忙飛了起來,被這一聲慘叫驚到,方吉一掌直接打在了黃昆的胸口,將黃昆打昏了過去,倒在地面上的黃昆,體內的元氣能量也是朝著外面擴散而去。

「這一切,要怪,只能怪你自己了」方吉淡淡的留下了一句,帶著身旁的眾人離開了這裡,只剩下了幾名與黃昆關係比較好的學生留在哪裡照顧黃昆,過不了幾天,他就會被送出逐鹿學院。

方吉也想留住那個黃昆,但是他不敢這樣做,林傲的為人他是知道的,說一不二,如果他沒有按照林傲的要求做事,回來倒霉的就是他了,他可不想因為自己的貪心毀掉了自己的前途。

林傲之所以會這樣要求,也是不想讓這種仗勢欺人的學生留在逐鹿學院而已,這種人被廢還算是好的,如果在外面讓他遇到了這種人,直接斬殺都是有可能的。

寧罪和林傲兩人的身影很快便是通過了天橋,在通過天橋的時候,他們還清楚的記得,當初在第一次進入逐鹿學院的時候,在這天橋上面的醜態,現在想想,滿滿的都是回憶,現在他們通過天橋,如履平地一般。

沽陽城,就在逐鹿學院的山下,在通過天橋之後不久,走過一條山道就能夠到達那個城池,寧罪兩人沒有停留,直接走出了山道,進入了沽陽城中。

此時的沽陽城,並沒有之前的那般熱鬧,畢竟現在他們沽陽城中的選拔已經結束了,這裡處於三國的交界之處,平時除了一些做生意的往來,其他的人,根本不會出現在這個地方。

到了沽陽城中,天色已經是到了傍晚,時間不早了,寧罪帶著林傲朝著一間客棧走了過去,他們兩人並沒有要出城的打算,因為寧罪知道,現在出城並不是明智的選擇,他們還需要購置一些東西,比如馬車之類的,畢竟出門在外,能夠隱藏他們的身份那是更好的。

「你,你是兩年前來參加選拔的學生吧?」然而就在寧罪和林傲剛剛走進客棧的時候,一位客棧的夥計,突然出現在了寧罪的身旁,摸著腦袋想了半天,對著寧罪說道。

「你是?」寧罪有些愣然,心裡算了算,兩年前的選拔,確實是他進入下院的時間,不過面前的人,似乎一點印象也想不起來了。

「客官啊,您忘了嗎?您在我們這裡還寄存了一輛馬車」那位夥計看著寧罪說道。

「哦,原來是你」聽到對方的話,寧罪頓時想了起來,腦海中出現了那輛馬車的樣子,當初他和霍倩倩來到沽陽城的時候,就是乘坐一輛馬車來的,不過自從他寄存在這裡之後,就沒有再來過。

「等了您兩年時間,您終於回來了,您的馬現在已經生了五匹馬了,還在後面圈養著,而且馬車我們定時還清理一次」那位夥計笑著對著寧罪說道。

「麻煩你們了,還需要給你們多少錢?」寧罪淡淡一笑,看了看身旁的林傲,他還想著買一輛馬車,沒想到他寄存的馬車既然還在這裡。

「您當初給的錢就多了不少,現在算算,也是剛好用完,而且還生了五匹馬,我們賣了兩匹,還剩下三匹,到時候給您折算成錢給您」那位夥計擺了擺手對著寧罪說道。

「我們要不了那麼多,給我們留兩匹就行了,其餘的都給你們了」寧罪也是擺了擺手說道,兩匹馬已經夠用了,對於他們來說。 「好,那我看您是要住店,我們就先給您免單了,不能讓您吃虧不是嗎?」夥計還是會做生意的,對著寧罪再次說道,開始去給寧罪安排起了房間。?

「這家店還真的挺講誠信的」看到離開的夥計,林傲不由得讚歎的說了一句,當今的社會上,這種事情恐怕是很難生的,能夠將馬車撫養到現在,也算不容易了。

一夜過去,天色剛亮,寧罪便和林傲離開了沽陽城,坐在久違的馬車上面,寧罪的心裡也是回想起了當年所生的事情,沒想到他這一出來,已經是兩年的時間,不知道現在的霆囯又是怎樣的一番風景。

逐鹿學院處於三個國家的邊境地帶,寧罪等人沒有走多久的時間,就已經快接近了霆囯的國家範圍,不過讓寧罪有些吃驚的是,他們一路上,根本沒有見到一個人的人影。

雖然上次他帶著霍倩倩前往逐鹿學院的時候,並沒有遇到太多的人,但是來往的商販還是比較多的,但是現在,一路上都沒有碰到一個人。

「前面就要到霆囯的境內了」寧罪看著熟悉的山道,對著馬車內的林傲說道。

聽到寧罪的話,林傲看了看馬車外,因為前面有著山林的遮擋,他根本看不到霆囯的境內,不過據寧罪所說,翻過了這座山,就有著一處城池,那座城池,就已經算是霆囯的國境,而且裡面常年駐守著打量的士兵,以備不時之需。

在離開沽陽城的時候,他們都是換了一身衣衫,林傲的穿著還算是很體面的,看上去就像是一位富家公子,但是寧罪,為了避人耳目,則是換上了馬夫的衣衫,這樣一來,對於他的身份也是一個很好的遮掩。

此時正是春季,山林的萬物正在生長,看山去有著一股生機感,不過空曠的山道上,依舊是有些冷清,直到現在,他們都沒有遇到一個人的身影。

顧先生別掐我桃花 「終於快到了」寧罪說了一句,他們的馬車在駛出山林的時候,就已經看到了一座城池,隨後寧罪也是加起了度,快的朝著那座城池衝去,時別兩年的霆囯,他終於回來了。

不過隨著寧罪不斷的接近城池,寧罪的眉頭卻是微微的皺了起來,現在天色還是敞亮著,他現那座城池的外圍,竟然是駐紮著許許多多的小型帳篷,而且還有一面軍旗掛在那裡,似乎是有著軍隊駐紮在了這裡。

「怎麼會有這麼多的軍隊?他們怎麼不住在城中?」寧罪有些疑惑的說道,他上次經過這裡的時候,還看到了許多的士兵在城中,但是現在,士兵全在城外。

「站住!」然而就在寧罪駕駛著馬車快要衝到城池的時候,數道馬匹卻是在這個時候,沖了過來,那些士兵的手中,紛紛握著長劍,一臉殺氣的攔截住了寧罪駕駛的馬車。

「吁」看到前面衝過來的士兵,寧罪連忙將馬車停了下來,他剛剛回到霆囯,還是不要招惹什麼是非的好,如果太過於招搖,恐怕會被龍泉門的人現,如果現了他們的行蹤,到時候想要秘密辦一些事情,就有些難了。

「你們是什麼人?」那些士兵們衝到了寧罪的馬車前,對著寧罪便是喝斥的詢問道,一臉的警惕,似乎是將他們當成了敵人。

「我們是商人,來霆囯進一些貨物的」寧罪連忙下車,對著身前的那些士兵們解釋道。

「哼,商人?恐怕你們是北芫國的姦細吧?」聽到寧罪的解釋,為的那位士兵對著寧罪冷哼了一聲說道,同時幾人從馬車上挑了下來,將馬車給圍了起來。

「大人,我們真的就是做生意的,可不是北芫國的姦細」聽到對方的話,寧罪似乎知道了為何這裡會如此的警戒,應該是北芫國又要對霆囯開始起進攻了,所以城池外才會有士兵駐紮在這裡。

「把你們的馬車開打,讓我們檢查檢查」士兵並沒有因為寧罪的話而相信寧罪的身份,隨後一位士兵將馬車的車門打開,裡面的林傲,出現在了那些士兵的視野中。

「你是什麼人?」士兵們看到林傲的身影,更加警覺了起來,將手中的武器對著林傲詢問道,似乎是有些要動手的意思。

「赫炎國吳家」林傲對著身前的那位士兵說道,同時在他的懷中,也取出了一塊令牌,遞給了身前的那些謹慎的士兵手中。

「果然是赫炎國吳家的令牌」士兵看了看手中的令牌,將令牌還給了林傲,對著身旁的士兵說道,赫炎國與霆囯也算是多年友好的國家,兩國的關係也是非同一般,尤其是赫炎國的吳家與他們霆囯的生意往來,也是很多的。

「原來是赫炎國吳家,之前有什麼得罪的地方,還望諒解,前一段時間,北芫國派遣了十萬大軍對霆囯邊境的城池進行的屠殺,我們這也是剛剛奪回城池,所以也要對所有人的身份進行查證」那些士兵,將武器收了起來,對著林傲解釋道。

「無礙,有什麼需要配合的,我們肯定都會配合,這北芫國進犯霆囯,我們赫炎國肯定也不會坐視不理的」林傲對著身前的士兵再次說道。

「多謝了,您還是從那邊繞過城池吧,現在城池中還沒有清理好,到處都是血跡」士兵拱了拱手說道,隨後還給林傲指出了一條道路。

「多謝了」寧罪感謝的說了一句,隨後再次坐上了馬車,而那些士兵也是讓出了道路,寧罪駕駛著馬車,順著剛才士兵指的道路行駛而去。

「沒想到這北芫國又開始蠢蠢欲動了,那些魔教的人,還真是可惡的很」寧罪駕駛著馬車,在離開了一段距離之後,對著身後馬車內的林傲說道。

馬車車門沒有關閉,林傲也是嘆了口氣,這些事情他也清楚,北芫國有著整個魔教的支持,自然是要更強悍一些,就算是他們赫炎國和霆囯聯手,都不一定能夠和北芫國抗衡。

「想要徹底的打敗北芫國,恐怕還需要整個正道聯手,不然根本打不過的」林傲思索了片刻,對著身前的寧罪說道。

「正道聯手?這種可能性很小,正道的門派,都有著自己的想法和顧慮,讓他們聯手對付魔教,有些不太可能」寧罪淡淡的一笑,對著身後的林傲說道,就連他們霆囯五大門派都無法真正的聯手,更何況是整個正派了。

有些門派擔心得罪了魔教,有些門派則是怕一旦開戰,會讓自己門派的實力減弱,所以想要真正的消滅魔教,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正派中的有些人,做出來的事情,比魔教的人更加可惡,就像龍泉門那些人一樣。

寧罪駕駛著馬車,圍繞著城池繞了一圈,經過了一個崗哨的檢查,其他的崗哨也都沒有再攔截他們的馬車,不過剛剛經過城池的邊緣,遠遠的就能夠聞到一股惡臭的味道,那股味道很濃,就像是腐屍的味道一樣。

「想必這裡也是死了不少的人」林傲自然也是聞到了那股味道,對著寧罪說道。

寧罪望了望城牆,在城牆上面,還能夠看到沒有擦掉的血跡,想必當初這裡也是有著一場惡戰,寧罪再次加快了度,很快,便是繞過了城池,朝著霆囯的中心位置駛去。

寧罪想要去的第一個地方,就是霆囯的國都駿颺城,雖然那裡人多眼雜,但是那裡卻也是最好躲身的位置,在那裡,也能夠打聽出來一些關於龍泉門的事情。

一路上,每次都是到了夜晚,寧罪才停到一些客棧休息,晚上在城中,是不允許駕駛馬車的,所以只能白天行駛,為了保證他們的身份不被別人現,他們早就將自己的修為隱藏了起來,不然肯定也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十天的時間,寧罪才算是到了天河城的範圍,剛到天河城,寧罪的腦海中,便是想起了霍倩倩的身影,不過寧罪還不知都,現在的天河城霍家,是怎樣的一個光景,畢竟那些人對他們加的寶貝,都是覬覦的很,就連自己家中,也有人覬覦家主這個身份。

天河城中,寧罪並沒有多有停留,他也沒有去天河城霍家,因為他現在並不知道具體的情況,現在惘然前往,如果被其他的人知道,或者被魔教的人察覺,一旦他的身份暴露,恐怕很多事情都無法再辦。

寧罪到了這裡還現了一件事情,之前對他的通緝,也是全部取消了,那些貼著寧罪畫像的紙張也早就消失不見,對於寧罪來說,這算得上一件好事,畢竟他要去駿颺城,沒有了龍泉門的通緝,他也就放心多了。

一夜的休息過後,寧罪再次啟程,經過了天河城,距離駿颺城也就沒有多遠的距離了,畢竟天河城距離駿颺城也不是很遠,再有幾天的時間,就能夠抵達駿颺城。

馬車的度很慢,對於他們修鍊之人來說,真的是很慢,林傲一直坐在馬車上面,一直晃晃悠悠,幾乎有些想吐的感覺,每次下車,林傲都是要活動一番,不然走起路來渾身都感覺難受,而他們在行駛了五天之後,終於是來到了霆囯的都,駿颺城。 進入城中,外面的士兵簡單的檢查了一下馬車,在看了林傲手中的令牌之後,也是相當的客氣,沒有人再敢多盤問什麼,寧罪駕駛著馬車,徑直的朝著盤龍塔樓走了過去。

進入了盤龍,寧罪要了一間上好的客房,對於寧罪他們來說,進入駿颺城,住在這種招搖的地方,反而對他們的身份的掩護特別好。

在客房中的寧罪,為了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還點了一些飯菜,這也是為了讓別人知道,他們並不是修仙之人。

「哎呦,客官,對不起,對不起」就在寧罪二人坐在房屋中,商量著對策的時候,一道道歉的聲音,從他們的房門外傳了進來,這道聲音也讓寧罪二人立即警覺了起來,相視了一眼,林傲緩步走到了房屋的門口處。

「你沒長眼睛啊!這盤龍現在招的都是些什麼夥計,一個個都吃屎長大的嗎?」又是一道怒罵的聲音,從房門外傳了進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