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的,還以為有多強,原來一個個都是中看不中用罷了。」戰無雙咳出一口鮮血,雖然他也是擊散了不少邪惡的骷髏,可是自己也是被幾具骷髏攻擊到身上,強大的力量震動的他氣血翻騰。

尤其是那些邪惡的氣息,也是跟隨著拳勁進入他身體之中,在他身體之中亂竄。不過好在這股邪惡氣息並不是很強,否則必然是一個大麻煩。

大戰不斷,一刻鐘之後,那數百具黑色的骷髏便是全部被擊散。這些骷髏生前或許都非常的強大,可是現在他們只是沒有意識的骷髏,實力不足全盛時期的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這些骷髏的實力都是在地境一二重,數目雖然多,可是不會任何的武技,所以,林楓他們對付這些骷髏非常的輕鬆。

「桀桀,真的很不錯。雖然你們的實力都很弱,可是潛力確實無窮,我一定要把你們變成我的傀儡。」

那陰惻惻的聲音再次響起,整個山谷都是發出呼呼的風嘯聲。

「藏頭露尾的無膽鼠輩。」袁尐龍重重的一踏地面,對於這種壓抑的感覺非常不喜歡。

「本座這就出來,收拾你們這一群小傢伙。」邪惡的氣息猛然收縮,消失在空中。而後,一個乾瘦的人影出現了眾人的面前,站立在高坡頂端,俯視他們所有人。

「認不認貴不貴的東西,真讓人噁心。」戰無雙盯著那乾瘦的人影。

「小輩找死。」那人影冷勝說道,手掌輕揮,頓時一股強大的勁風席捲天地,朝著他們衝擊過來。

「喝。」感受到那強悍的氣息,林楓等人瞬間便是大變,調動身體的真元瘋狂的出手。

「嘭。」

只不過是短短的接觸,接著,林楓他們的身體便是到飛了出去,沿途鮮血傾灑而出。唯獨清月只是面色蒼白的幾分。

「媽的,這麼變態。」戰無雙大罵一聲,這一擊,最少轟斷了他數根肋骨,並且受了不清的傷勢。

「不堪一擊,不過這樣也好,我也不用費那麼大的力氣。」乾瘦的人影冷笑一聲,接著手掌化作百丈之巨,上面繚繞著恐怖的邪惡氣息,朝著林楓他們抓了下去。

「唉……」輕微的嘆息聲響起,讓那乾瘦人影的身體都是不由的一顫。 那一聲嘆息,如若輕鴻之音在眾人的耳畔響起,整個空間的氣息都是為之一凝。尤其是那朝著他們抓來的巨爪,在這個時候都是顫抖了起來,上面的邪惡之氣都在潰散。

「是你這個老東西,沒想到你還沒死。」那乾瘦人影大聲尖叫,這尖叫聲之中,有著憤怒,但是更多的確實恐懼,可見這個嘆息之聲的主人多麼的強大。

「想不到鎮壓了數萬年,你居然還不曾消亡。」那一道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眾人忍不住朝著背後的石碑望去,那一道聲音,正是從這裡傳出來的。

此刻,本來滿是歲月斑駁痕迹的石碑,散發著光芒。光芒柔和而神聖,但是又帶著極其威嚴的以為。

而隨著這一聲話音的落下,一道虛幻的身影也是從石碑之中緩緩的跨步而出。就在這個蒼老身影出現的一瞬間,整個空間都是為之顫抖了起來,天地元氣都是為之一滯。

「想不到,以往的聖地,居然會破敗成這個樣子。」蒼老的聲音掃視了一下殘破的房屋和洞府,忍不住嘆息了一聲。

他怎麼都想不到,當年統御靈域,乃是靈域之中萬千實力的朝聖之地的這裡,居然會變得如此破百,充斥著寂滅的氣息。

林楓盯著這個老者,心中震驚的無以復加,雖然這個老者的身體之上並沒有強橫的能量波動,可是卻給他一眾統御眾生,主宰天地的感覺。這種感覺,只有在帝釋以及妖神摩嚴身上他才感受過。

毫無疑問,面前的這個蒼老的人影,絕對是一個神靈強者,甚至還要更強。

「老傢伙,你都身死道消,我又怎麼可能死在這裡。」乾瘦的人影盯著老者,眼中儘是怨毒之色。

「既然如此,那麼今日,就徹底把你抹殺吧。」蒼老的人影輕輕開口,可就在這個時候,整個天地的溫度都是驟然下降,充斥著冰冷的殺意。

「萬道蒼穹,天地正道,荒古鎮天碑,震殺。」老者雙手結印,雙目之中閃爍著精光,渾身的衣袍都是鼓動了起來。

而在他的後方,那歲月斑駁的石碑輕微的顫抖起來,散發著洪荒之力,拔地而起,散發著恐怖的威勢。

荒古鎮天碑,連天都可鎮。


看著天空上面那散發著絕世神威的荒古石碑,林楓不由的摸這胸口,在哪裡,同樣有著一塊石碑,只不過只有巴掌大小,此刻變得灼熱了起來,以他的身體都是感覺非常的疼痛。

「荒古鎮天碑?難道這荒古鎮天碑並不止一塊?亦或者說,本來是一塊,只不過不知道什麼原因,被分割成了數個甚至更多,散落在大地之上。」林楓緊緊的盯著天空上面的荒古震天碑,如是想到。

「老傢伙,還用這一招,對我沒有任何作用。」乾瘦的老者大吼一聲,雙手結印,一條足有百丈巨大,十丈粗細的黑色觸手,對著荒古震天碑砸了過去。

粗大的黑色出手直接撕裂了空間,出現在荒古震天碑的上方,猛然砸了下去。

「鎮。」老者手印一凝,荒古鎮天碑的上方出現了一個碩大的鎮字,散發著洪荒之氣絲絲縷縷的從上面留下,形成長河。

「鎮」輕輕顫動。接著攜帶著恐怖的洪荒之力朝著那砸下來的出手,印了過去。

「嗤。」

沒有恐怖的震動之音,可是在兩者講出的地方,空間在破碎,一條條的黑色裂縫出現,不斷的擴大,林楓他們嘶吼能夠看到虛無的空間之中閃掠而過的空間風暴。


「凝、」

老者再次低吼一聲,那本來已經支離破碎,甚至有崩塌可能的空間,居然穩固了下來。


林楓等人心中震驚不已,這到底是多麼強大的神力,方才能夠做到這一步。

「老傢伙,這麼多年被你封印在這裡,我恨,我真的好恨。殺,我一定要殺了你。任何人,都無法阻擋我們的腳步,這個世界,最終將會沉淪在我們的統治之下。」乾瘦的人影雙目赤紅的盯著飄落在荒古鎮天碑上面的老者,瘋狂的大笑。

「哼,這句話你們不知道已經說過多少次了。可是一次次的大規模攻擊都被我們擊潰,不管你們如何努力,都只有敗落一途。」老者雙目一凝,正色說道,只不過眼中閃過的一抹但有之色並沒有逃過林楓他們的眼睛。

「殺!」

乾瘦人影斷喝,地上各種山石翻滾,邪氣涌動,殺光倒卷,這裡有一座殺陣,爆發無量光。朝著天空上面的老者襲殺過去。

這是他在這數萬年時間之中利用那微弱的不能夠在微弱的力量,小心的布置出來的。而也正是因為這微弱的力量,方才躲過了老者的觀察,在這個時候,方才顯現出這殺陣的真正威力。

巨大的殺陣,散發著無量之光,將林楓他們都是籠罩在其中,恐怖的殺意瀰漫,周圍儘是邪惡的光芒。

現在他雖然並沒有全盛時期的力量,可是依然強大異常。由親自主持,全面開啟殺陣。對老進行攻擊,一時間群山亂搖,巨石橫空,殺光沸騰!

可惜,依舊無用,老者手指輕點空間,一座大陣便是出現,其上符文照耀,將整個殺陣都是籠罩在其中。

那本來殺氣騰騰,邪惡氣息涌動的殺陣頃刻之間便是暗淡了下來。沒有能量的支撐,在強大的殺陣也如同虛設。

乾瘦人影一嘆,彼此間的差距太大了,高高在上,他根本難以對抗。可是想要他放棄,他又不甘心。若不是這個老者,自己真么會被鎮壓數萬年,這一片疆域早就被他所統治。

「你不甘又如何,憤怒又能怎樣,卑微如你,改變不了什麼。」老者說道,雙腳重重以他荒古震天碑,緩緩的對著乾瘦人影威壓下去。

「想要震殺我,沒有那麼容易。」那乾瘦的人影大叫,幾近瘋狂,接著他大口一聲,天地間瀰漫的邪惡氣息瘋狂的朝著它匯聚,一道道詭異的紋路,出現在他的額頭上面。 「還是這樣的手段,依然是無用功。」老者盯著渾身上下遍布著詭秘紋路的乾瘦人影,搖了搖頭,顯然並沒有將之放在心上。

荒古鎮天碑依舊鎮壓下去,似乎有著千萬斤之力,非常的恐怖。

「群魔亂舞。」那感受到人影大吼一聲,身體之上紋路閃爍著黑色的光芒,一道道黑影從他是身體之中飛出,在空中翻舞飛騰,真的如同群魔亂舞一樣。

「小道兒,若是放在以往的,或許會讓我忌憚一些,不過現在的你已經泰國虛弱,根本無法阻擋荒古鎮天碑。」

老者輕輕搖了搖頭,心中雖然驚異,可是並沒有將之放在心上。

「老不死的,今天我就和你同歸於盡。」那乾瘦的人影大叫,眼中閃爍著瘋狂的光芒,張口一吞,那亂舞的群魔便是沖入了他的身體之中,接著整個身體都是鼓脹了起來。

「自爆。」戰無雙頭皮發麻的大叫,這樣的強者如果自爆,那種破壞力絕對堪稱恐怖,恐怕他們沒有一個人能夠逃脫。

「小傢伙,借你的荒古鎮天碑一用。」這個時候,老者已經沒有了先前的雲淡風輕之色,整個人都是變得非常肅穆。

將目光看向林楓,隨手一招,一個巴掌大小的石塊便是從林楓身體中飛了出來,散發這洪荒的氣息。

那巴掌大小的石塊飛速的放大,最後和天空上那荒古鎮天碑一樣大小。

「居然有兩塊荒古鎮天碑?」人群愕然,將目光看相林楓,顯然都是沒有想到,在他的身上,居然也是有著一塊荒古鎮天碑。

兩塊荒古鎮天碑都是散發著洪荒之力,光芒閃爍,而後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之中對接在一起,居然沒有一點縫隙的。

林楓的目光為之一凝,真的如同猜測的那樣,這荒古鎮天碑真的是一塊,是後來才被分割開的。又或者說是被人強行摧毀的,這實在是有些驚人。

「轟。」

恐怖的氣勢從荒古鎮天碑之上出現,兩個蒼茫打字緩緩的浮現而出,乃為鎮天。整個空間都是顫抖起來,似乎很是害怕。

「鎮殺。」老者掩飾非常的激動,大吼一聲,荒古鎮天碑上的洪荒之力如同瀑布一樣,對著乾瘦的人影衝擊過去。

「不要!」乾瘦的人影亡魂皆冒,靈魂都在顫慄。他所說的同歸於盡並不是真正的同歸於盡,而是留了後手。

可是他沒想到,在這裡居然會出現兩快荒古鎮天碑的碎片。如果真的被他鎮壓下來,那麼自己絕對會魂飛魄散,徹底的消亡。

那是連天都可以震殺的古老寶器,來源神秘,他怎麼可能不害怕。

老者並沒有理會毛骨悚然的乾瘦人影,一隻腳抬起后,已經重重踏下,震動了整快荒古鎮天碑,讓上面散發著的洪荒之力更加濃重了起來。

乾瘦的人影寒毛倒豎,頭皮發麻,腳不沾地,身體因恐懼而綳勁,竭盡所能倒飛,他的臉蒼白到沒有一點血色,電射而去,想要遁走。

金色骨架抖動,幾乎要散掉,也在極力逃命。

然而,根本無用,那荒古真天碑上面的洪荒之力散發出來,早就將他鎖定,尤其是之前那散發著洪荒之力的「鎮」,擊潰了那黑色邪惡的觸手,印在了他的手臂之上,無論他如何躲藏,都不可能逃脫荒古鎮天碑的鎮殺。


「完了!」

此時,乾瘦人影簌簌發抖,他知道,即便逃到天涯海角也無用,都將被鎮殺。

況且,他們根本就逃不出此地!

到了這個級數,深刻能體悟到,他的心在抖,膽在顫,一股絕望的情緒在心中升騰而起!

「我不想死。」任何人都有對生的渴望,對死亡的恐懼,雖然他非常的邪惡,可是也逃脫不了這兩種情感。

「你本不應該存在於這一片天地,藉此就將你徹地鎮殺。也算是為靈域除去一大禍患。」老者緩緩開口,荒古鎮天碑也是哄然在了下去。

「轟。」

荒古鎮天碑直接砸入了地下深處,鑲嵌在哪裡,洪荒之力朝著四周擴散。

感受到這恐怖而強大的洪荒之力的侵襲,神風學院的武者和袁家的武者都是快速的後退。這洪荒之力非常的不凡,所過之處,一切都被摧毀,破壞力非常的大,他們可沒與自信,以自己的能力能夠抗衡。一旦被其侵入身體之中,那絕對是滅頂的再難。

而在現場,只有一個人沒有動,那就是林楓。此刻他正定定的站在那裡,身體之中的曜日雷神體功法自行運轉,任由那些洪荒之力沖刷著他的身體。

「這個傢伙瘋了嗎?」丹楓看著站在哪裡,不僅沒有躲閃,反而瘋狂吸收洪荒之力的林楓,目瞪口呆的說道。

「說什麼呢?你才瘋了呢。」月茹氣鼓鼓的看著丹楓,自己的少爺那麼帥,那麼厲害,怎麼可能瘋了。

丹鳳乾笑一聲,並沒有反駁。將目光看向林楓,如果不是瘋子的話,常人躲閃都來不及的洪荒之力,他怎麼會這樣肆無忌憚的將至吸收進入身體之中。

當然,林楓並不知道眾人的想法,就在瘋狂的吸收洪荒之力。在荒古煉體塔的時候,他的肉身便是一再的突破,讓他獲得了巨大的收穫。

現如今如此濃郁的洪荒之力,比起荒古煉體塔之中還要濃郁,他怎麼可能放棄。

洪荒之力並沒有在林楓的身體之中亂竄,如同天地元氣一樣,沿著林楓身體之中的靜脈流動,化成一道道細絲沖入他身體各處,強化他的骨骼、血肉。

在洪荒之力的作用之下,林楓許久不曾增強的肉身又在緩慢的增強。而對於那些洪荒之力,林楓的體內的骨骼和血肉像是餓了許久的餓鬼,瘋狂的吞噬著。

「這個小傢伙,居然能夠吸收洪荒之力。」老者也是發現了這裡的情況,目光盯著林楓,接著驚異的說道。這實在是有些駭然,一些人的確可以吸收洪荒之力,煉化進入身體之中。可是這種人不僅極少,甚至能夠吸收的洪荒之力也是有限,像林楓這樣來者不拒,絕對少見。 良久,林楓方才睜開雙目,感覺增強了幾分的肉身,心中欣喜不已。只可惜這洪荒之力雖然精純濃郁,但是終究是從荒古鎮天碑之上逸散出來的,已經全部消失了。

「沒想到這數萬年的時間,靈域已經破敗如此,天地元氣稀薄。」老者開口說道,話語之中難以有著難以掩飾的嘆息:「這裡平時隱沒於虛空之中,盡然你們來到這裡,也算是我等有緣。這裡雖然只是聖靈山的朝聖之所,但是一樣有著屬於自己的傳承。這傳承不應該隨著歲月而消亡,或許你們之中能夠出現與之契合之人,也有可能,你們根本無法領悟其中的真意。但是到底能夠領悟多少就要看你們自己的努力了。」虛幻的老者身體變得更加的模糊,幾近透明,似乎一縷清風付過,便是可能消散一樣。

老者的話音落下,林楓等人不由的心中驚喜。聖靈山,他們都是知曉。而他們最終的目標也就是那聖靈山。

聖靈山,在上古時期,強決一方,其中最強者乃是以為神王強者,為眾神之王。而其座下也是有著四位最為強大的神祇,幫助他統御靈域四方八域。

而這四處便是靈域的朝聖之地,是靈域億萬生靈朝聖之所。至於那聖靈上,唯有靈域之中大勢力的掌控者,以及神靈強者方才能夠登入。

他們沒有想到,這裡居然是聖靈山之下的一處朝聖之地,這裡必然有著強大的傳承。

老者表情非常的平淡,畢竟,他可是非常清楚,一個神靈強者的傳承,對於這些地境的武者有著多麼巨大的吸引力。

老者雙手結印,一道道絲線從他的手掌之中,迸射而出,射入本來荒古鎮天碑所立之所。而就在這寫能量絲線瘋狂湧入其中之後,那一處祭壇,頓時散發著萬丈光芒,最後化作萬千的匹練,將破舊的房屋以及破百的洞府鏈接了起來。

「轟隆隆。」

大地震動,堅硬的地面開始龜裂,延伸向四面八方。那些被歲月侵蝕的房屋和洞府閃爍著萬千的光華,在天空上匯聚,組成了一副副神秘的圖案。沒有圖畫,有的只是一道道紋路。

「銘紋?」看到天空上出現的八十一幅刻錄著紋路的圖畫,清月驚聲說道。

銘紋,那是一眾強大而神秘的力量。並沒有強大的攻擊力,可是卻是所有人都想要得到的東西。因為,每一幅銘紋,唯有大能者方才能夠刻錄出來。而這些人,最低也是神靈,他們利用神力刻錄而成,將自己對道的領悟刻錄其中。

可以說,每一幅銘紋,就是一個強大的傳承。這傳承並不是武技、也不是功法,而是對於道的領悟。

而現在這裡出現了九九八十一幅銘紋,放倒外面,絕對會讓眾多大勢力爭破腦袋,甚至大打出手,甚至整個天元大陸都可能因此血流成河。

晚鐘教會 ,能夠領悟多少,就要看你們自己了。」老者有些虛弱的說道,顯然,召喚出這些銘紋,對於他的消耗非常的巨大,讓他本來就已經虛幻的身體,更加的模糊,隨時都有可能消失一樣。

「前輩……」林楓盯著老者,心中不由得有些動容。因為,面前的這個老者,讓他響起了天斷山脈之中的帝釋。

「我本是已經死去之人,因為一個執念,這才一直留在現在,現在邪魔已除,而我的使命也已經完成,沒有什麼可以留戀的了。」老者看向林楓,眼中有著欣慰之色,或許現在的林楓還很弱小,可是他能夠看出來,林楓的潛力到底多麼巨大。擁有神龍紋耀,怎麼可能瞞得過他的眼睛。而這是多麼逆天的事情,說不定會再次出現一隻笑傲天地的五爪神龍。

「老朽今日就將這荒古鎮天碑交給你,不過以你如今的實力根本難以動用。所以,最好不要再人前顯現,知道你實力強大到能夠徹底控制荒古鎮天碑為之。」老者這一次對著林楓傳音道:「這荒古鎮天碑之中隱藏著大密,日後若是你能夠將至湊齊,重現荒古鎮天碑,說不定能夠知曉。務必妥善保存。」

看的老者面色如此凝重,林楓也是鄭重的點了點頭。接著老者隨手一會,那荒古鎮天碑閃爍著變小,最後又是變成了巴掌大小,飛到了林楓的面前。

夏小七 ,似乎並沒有什麼變化,只不過,隱隱的有著光華閃過,出現鎮天二字。

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 ,抬頭,發現老者已經消失。

「這銘紋到底該如何激發?」丹楓雙目灼灼的盯著一副銘紋,抓耳撓腮的說道。這銘紋之上雖然蕩漾著強大的力量,可是無論他如何努力都無法觸發這些銘紋。


「銘紋是那些大能利用神力銘刻出來的,自然也是需要能量的注入方才能夠觸發。」清月輕輕開口說道。

腳步緩緩的走上前,對著一幅散發著凌厲劍意的銘紋走去。而隨著他腳步輕易,劍意也是越來越濃郁,彷彿要衝入他的身體。

走到銘紋前,清月的玉手緩緩抬起,頓時,一抹強悍的真元漸漸的朝著那一幅銘紋上遊盪而去。

「咻、咻……轟!」頃刻間,一股可怕的劍芒從銘紋上吞吐而出,綻放出奪目的光彩,彷彿要將前面的空間都刺破,遠處的高坡,直接發出一聲轟隆的巨響,在劍氣之下湮滅,化做漫天灰塵。

清月的心頭狠狠的震顫了下,慌忙將手掌收回,不敢繼續使用真元力量,他怕真元之力繼續引動這銘紋,會發生可怕的效果。

不愧是遠古大能銘刻下來的銘紋,擁有可怕的力量。眾人雖然駭然,可是眼中都是湧出熾熱的光芒。

「好可怕的劍。」

眾人朝著那高坡看了一眼,又投向那秘紋圖案,劍之術,竟然真的是劍道之術。這定然是以為精通劍道的神靈銘刻出來的銘紋。 「好可怕的力量。這樣的力量讓人渴望。」血屠盯著一副銘紋,雙目灼灼的說道。這是一幅散發著凌烈殺意的銘紋,雖然在這恐怖的殺意之下,他的面色也是變得極其蒼白,可還是難以掩飾心中的激動。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