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是不是飯馬上做好了?我真的要餓死了。」

束杼在廚房給老娘打下手,看到束薇姐姐說餓了,立即從盤子里拿了一塊蘑菇放在了她的嘴裡笑著說道:「大姐嘗嘗剛出鍋的。」

束薇生氣的瞪著她說道:「你這個小壞蛋,你想燙死我啊!」

束瑤於束嫻原本羨慕的眼神立即變成了嘲笑。後來演變成為了哈哈大笑。傍晚的山谷迴響著她們的笑聲一串串的往天上飛。

星星開始一顆接著一顆的冒出來,天邊的晚霞慢慢的變成了黑色。束杼扯著嗓子大聲的喊了一句:「開飯啦!」

所有的孩子立即穩穩的坐在了飯桌前,看著面前的食物流口水。她們的娘親去山上採的蘑菇,還有野菜。加上那幾個紅彤彤的野果子,還有他們自己種的地瓜。一桌子的食物各種顏色讓累了一天的孩子們胃口大開。

「咚咚!咚咚!」的敲門聲響了起來。

天已經這麼晚了,怎麼還會有串門兒的?會是誰?一家人手裡拿著食物看著院子外面的大門,老爹起身說道:「你們先吃著我出去看看是什麼人。你們都收好自己的尾巴,不要是獵人才好。」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這次起-點515粉絲節的作家榮耀堂和作品總選舉,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絲節還有些紅包禮包的,領一領,把訂閱繼續下去!】 獵人,是她們最害怕的人。在她們還很小的時候跟著老爹老娘出去學習覓食。卻不曾想遇到了獵人,她們親眼看到一個獵人射中了一隻灰白的小狐狸。他並沒有將小狐狸直接殺死,而是在第一時間內將她倒掛起來在極短的時間內將小狐狸的皮拔了下來。

束杼到現在都記得很清楚,獵人的速度快的她都來不及扭頭。那血淋淋的場面,嚇得她很久都沒有出門。她依稀還記得那個小狐狸是被活活疼死的,她絕望的眼神,還有那一嗓子撕心裂肺的喊叫聲。

看著老爹出門她立即放下手中的筷子,輕輕的走到了窗戶的旁邊,她踮著腳尖小心翼翼的往外張望著。飯桌上其他的姐妹也都全部圍了上來。

老娘也站在一旁並不做聲。周圍安靜極了。她們全神貫注的看著爹爹一步一步的走向大門,門外的人有些不耐煩的高聲喊道:「快點開門!磨磨唧唧!」

狐狸的耳朵最好使,所有的孩子都聽到那熟悉的聲音,他們害怕極了。這是獵人的聲音。他們的聲音聽上去就十分的野蠻,語氣中滿是不講道理。

老娘也立即趴在了窗戶上仔仔細細的看著外面的動靜。老爹剛將門打開,那獵人猛一下闖了進來。兩個獵人帶著一個黑衣人,剛進來便一腳將他們的老爹踢倒在地。

束杼立即起身,氣氛的想要衝出去。卻被老娘擋住了她的去路說道:「你們幾個孩子現在立即給我去密道。束薇你帶著她們下去一直不停的往前走,如果我跟你們老爹沒有趕過來的話就不要等我們了。到了樹林中將你們自己全部都藏起來能做到嗎?」

所有的孩子眼中都充滿了恐懼,他們等著圓圓的眼睛看著自己的娘親,她好像並不像是在開玩笑。

束薇搖了搖頭說道:「娘親,我們不走。現在這個時候我們走了你們怎麼辦?」

老娘瞪著束薇十分生氣的說道:「束薇,你是大姐萬一我跟你們老爹有什麼三長兩短的話,你就要好好的照顧好她們。快走!別猶豫……」

「我說著靈域中的山谷中怎麼可能會有人類。你們這些狐狸就是狡猾!竟然敢騙我!說吧那三個小女孩在哪裡?」

外面傳來黑衣人的聲音。他的聲音中透著冰冷。束薇知道這個聲音,這個黑衣人就是他們之前見到的那個人。他是來找九條尾巴的狐狸的那不就是束杼?

束薇緊緊皺著眉頭看了束杼一眼,然後輕聲對身邊的老娘說道:「他是來找九條尾巴的小狐狸的。娘親他看上去很厲害……」

她還沒有說完外面就傳來了自己老爹的呻吟聲,幾個孩子想要湊到窗戶的旁邊去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但是老娘卻有些生氣了,用靈力將他們全部都放入了地道。對著他們說道:「束薇,你記住好好照顧弟弟妹妹!快跑,不要回頭。」

束薇抱著束玗,兄妹五個人就躲在地道下面一動不動,他們小心翼翼的聽著外面的動靜。

老爹被那黑衣人踢了三腳,他努力的隱忍著,一直看到老娘從房間里走出來,他明白現在孩子門肯定已經順著地道跑了。這才緩緩的起身瞪著面前的獵人說道:「你們這些人,還真是不知死活。我剛才不過是讓讓你而已……現在我還真的有些生氣如果你們想過過招兒,我奉陪到底。」

老爹叫束八,在狐狸爺爺家排行老八所以起名叫束八。老娘叫孟胭,是這山谷中最美麗善良的狐狸。他們都是修行了五百多年的狐狸。原本馬上就要從靈狐修鍊成狐仙的時候她們這才發現彼此已經愛的太深了。

修鍊忌諱的是談感情。所以立志修仙的靈狐從小就不喜歡與人來往。尤其是異性之間的往來。但是老爹老娘卻放棄了成仙的機會,他們放棄了家族中的一切,兩個人在這靈域一偶這個景色優美的山谷中安頓了下來。短短十幾年他們便有了這麼幾個孩子。

那黑衣人看著老爹的挑釁說道:「你既然想死我自然不會攔著你。但是你必須要將九尾狐給我交出來!」

老爹苦笑說道:「什麼九尾狐?這世界上難不成還有九條尾巴的狐狸?我看您肯定是弄錯了。」

「哈哈哈哈哈哈!」

黑衣人的笑聲在這個漆黑的夜裡顯得格外刺耳。他笑著說道:「你還真是覺得我是一個只有幾歲智商的孩子嗎?弄錯了?如果我弄錯了我就把自己的腦袋瓜子摘下來當球踢!你別跟我廢話,快將那些孩子給我交出來!」

老娘從屋內走了出來,跟老爹站在了一起,她用極小的聲音對身邊的老爹說道:「現在孩子們在地道里,我能感覺到他們並沒有走。所以我們不能讓他們進去。」

老爹點了點頭說道:「好沒問題。這些人太猖狂了這可是靈域,是我們的地盤他們怎麼那麼還那麼囂張,我們可是好久沒有活動筋骨了。」

這裡是靈域,一般的人類根本就是進不來的,但是總有一些人苦心修行。他們的修為增加的很快,進入這裡的人類越來越多。他們甚至會來到這裡殺害她們姐妹喜歡的小動物。

這一切都讓老爹跟老娘憤怒。他們不喜歡被打擾,更不喜歡跟獵人這樣的人打交道。

那黑衣人看著他們兩個笑了笑說道:「你們這些狐狸總是那麼的狡猾。還是動手來的實在……「

話音剛落一股黑色的煙霧將整個山谷籠罩著,這原本就漆黑一片的夜更是黑的伸手不見五指。這樣的情況老爹老娘就立即背靠著背站在一起。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了,周圍安靜極了。

老爹老娘什麼也看不到,並且他們的靈力不管怎麼樣都施展不開。這黑霧籠罩著他們也壓制著他們的靈力。老爹試了幾次運功將靈力提了上了上來。但每一次都會被壓制住。那黑衣人輕蔑的說道:

「我看你們就不要掙扎了,還是老老實實的束手就擒。不然萬一我下手重了將你們其中一個打死那就不好了。「 老爹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他看著那個黑衣人將老娘護在了身後說道:「你是魔域的人!為什你能在出現在靈域?並且你的力量不但沒有被壓制反而變得更加的強大?」

靈域是一片凈土,在這裡修鍊的動物都具有靈性,並且還很善良。所以一般邪惡的妖怪,活著從魔域過來的人,他們的力量都會被壓制。但是眼前的這個黑衣人不但力量沒有受到壓制反而變得很強烈。束八的心裡隱隱約約的覺得有些不對勁兒。

「你這個老傢伙,問題倒是不少。不過我沒有興趣回答你的問題。我現在感興趣的是你還要不要跟我打?」

束八將孟胭護在身後,眼前的這個黑衣人很明顯是有備而來。那兩個獵人能帶著他來敲門必定是早就了解了他們的情況。如果真是打起來的話力量被壓制他幾乎沒有取勝的可能。但是如果不打的話這個黑衣人肯定也不會輕易的放過他們。

他死了的話他的妻子還有孩子就會成為案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想到這裡他的拳頭緊緊攥著,他的頭偏向自己身後的孟胭輕聲說道:「你一定要保護好我們的孩子。我將內丹吐出來將他們擋住,你用最快的速度帶著孩子們離開。」

孟胭的鼻子一酸,眼淚直往下掉。內丹吐出來這等於自殺。她不停的搖頭說道:「不行相公,你再想想其他的辦法,你不能死!?」

束八搖頭說道:「我們的靈力已經被克制了。這是唯一的辦法。胭兒聽我的,帶著孩子們趕緊離開這裡!」

那黑衣人猛然的掀掉了黑色斗篷的帽子,大笑說道:「離開?你們今天誰也別想離開這裡!哈哈,不妨告訴你們這山谷中所有的狐狸都已經被我殺了。現在只剩下你們一家!現在你們馬上也將要消失了……」

束八倒吸一口涼氣,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他們會下手這麼狠。這山中的狐狸少說也有一百多隻,並且都是修鍊百年的靈狐。想殺他們怎麼可能會這麼容易?旁邊的孟胭眼神悲涼的看著束八,有些不舍的輕聲說道:「相公,我同意你的做法。你放心等孩子們安全了我就去陪你。」

「好,孟胭就是現在!」

一股強烈的光從束八的身上發出,將那黑色的煙霧驅散。頓時這個小院如同白晝一般。孟胭來不及多看束八一眼,便迅速的超地道跑去。

那黑衣人沒有想到這個老狐狸還是有兩下子的,這光太強了,他的眼睛根本就睜不開。讓他更不舒服的是這光下的靈力很強,黑衣人被牢牢的困在了白光之中。

「那黑衣人大聲說道:」你們兩個白痴!你們是人類根本不用韓怕這個光,快去追那個女人別讓她跑了!」

那兩個獵人有些懼怕的說道:「可是她的修為我們對付不了……」

那黑衣人若不是用袖子擋著陽光,現在恨不得給他們兩個人一人一個嘴巴子,他大聲吼道:「還不趕緊去!」

那兩個獵人立即朝著孟胭所跑的方向追了過去。他們來到屋內來回的轉了好幾遍,但是仍然沒有找到那個女的……

孟胭帶著孩子們順著地道不停的往前跑,一邊跑著一邊說道:「你們姐妹之間一定要相互照顧,還有好好照顧好你們的弟弟。束薇你帶著她們不停的往前跑千萬不要停下來。去找你們的爺爺,他一定會救你們的。走快走!」

「不!」束杼停了下了腳步,看著娘親帶著她們一直不停的往前跑的。她心裡想的念的全是自己的爹爹。他一個人肯定對付不了那個黑衣人。她們都走了自己的爹爹就會被人殺死。

她再一次的想起了獵人捕殺狐狸的情景。她不要爹爹死的那麼慘。不自覺的叫出了聲。

孟胭看著自己這個女兒無奈的眼神中帶著憤怒說道:「你!現在最好不要給我找事兒!還不趕緊往前走!」

束杼搖頭說道:「不!我要去救爹爹。我不能丟下他不管!就算是死我也要跟爹爹死在一起!」

「啪!」一聲響亮的耳光。束杼白嫩的臉上立即出現一個掌印。臉也跟著紅腫了起來。

束薇猛然的起身給了束杼一個耳光說道:「現在是什麼時候?生死存亡的大事豈容你任性!誰都想要去救爹爹,但是我們現在太弱小了,我們必須保住自己的命才能讓爹娘安心!你給我起來往前走!」

束杼的小拳頭緊緊握著,胸膛一起一伏,猛然的她轉身朝著相反的方向跑去。孟胭大驚立即將放著束玗的竹簍遞給束薇,她十分嚴厲的說道:「束薇,你們不能停下,你帶著弟妹去爺爺家,去了就躲進石窟中,只要不發出聲響沒有人能夠找到你們的,如果過了一天我們沒有回來,你就要好好的照顧好弟妹明白嗎?」

束薇的眼中帶著淚花,堅定的點了點頭說道:「好,老娘你放心,我就算是死也會好保護弟弟妹妹的。」

孟胭這才點了點頭迅速的去找束杼了。

旁邊的束瑤束嫻輕聲的哭泣著,束薇猛然的瞪了她們一眼說道:「哭什麼哭?現在我們要以最快的速度去爺爺家的石窟中,你們不要跟丟了。我們走……」

在束薇剛轉身的那一刻她的淚水便順著臉頰流了下來。她第一次深刻的體會到了什麼是心痛,什麼是無奈。

孟胭不停的跑這地道內有些矮了,她跑起來不舒服,但是束杼還小,個子也小跑起來孟胭根本就跟不上她。

一直到了入口處孟胭也沒有抓住束杼。想到束杼的身份,她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兒了,如果束八看到束杼過來恐怕就算是死他都不會瞑目的。

想到這裡孟胭立即走了出去,那兩個獵人已經將束杼死死的拽住了。那黑衣人被禁錮著,但是那兩個獵人卻毫不留情,拽著束杼的頭不停的往牆上撞。額頭上明顯已經有了血漬。

束八看到束杼被人這樣欺負他立刻收回了自己的內丹,剛要過去幫束杼的時候,那黑衣人重重的一掌打在了束八的後背上。

束杼聽到聲音扭頭,她看到自己的老爹吐了一口鮮血倒下的時候她突然的就怒了,眼睛變成了紅色。一手一個抓起那兩個獵人仍在了樹榦上。然後轉身朝著那個黑衣人走了過去。

那黑衣人笑著說道:「哎呦,小姑娘發怒了!」 束八看著束杼的表情大驚。束杼身體里封印著一股強大的力量,那種力量是她這弱小的身體所無法承受的,只有到了她成年並且修鍊到一定程度才能慢慢啟用,如果現在觸發這麼強大的力量肯定會損害她的身體出現未可知的情況。

「杼兒!老爹沒事真的你不要生氣來爹爹這裡……」

那黑衣人看著這個小姑娘的拳頭緊緊握著,頭髮隨著氣流向上飛著,眼睛已經變成了紅色,她聽到老爹喊她怒氣也就慢慢的降了下去。黑衣人起身一腳再一次的踹在了束八的後背。束八整個人趴在了地上。

孟胭立即過去扶住了束八十分擔憂的問道:「老八你別動我給你運功療傷!」束八立即抓住了她的手輕聲說道:「別管我,我沒事。一定不能讓束杼太過氣氛了,這樣的話她會死的!束杼!你過來爹爹真的沒事……」

束杼看著老爹的嘴角掛著鮮血,怒氣再一次的湧上心頭。她的憤怒一點點的開始增大。那黑衣人看著她再一次的憤怒起來,十分開心的說道:「好!非常好,我再來幫你一把。」

旁邊的孟胭只顧著束八的傷勢,沒有注意到那黑衣人會突然朝著她動手,黑衣人一把將旁邊的孟胭拎了起來,重重的摔在了旁邊的石桌上。她立即暈了過去。

束杼再也控制不住的體內的力量,一瞬間的轉移到了黑衣人的身邊,一手將他的脖子握在了手裡,她的手太小了只能握住一半的脖子。那黑衣人笑著說道:「看來你還真的不是一般的小狐狸,我猜你就是九尾狐吧?哈哈哈我可終於找到你了!」

束杼的聲音雖然稚嫩,但是卻滿眼的憤恨。她一字一句的說道:「以後不準碰我的女兒!」說完她稚嫩的小手猛然的用力,那無根細嫩的手指便帶著強大的力道插進了那個黑衣人的脖子。鮮血迸涌而出。

在黑衣人倒下的一瞬間束杼也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樣癱軟了下來。束八看著眼前的一切驚呆了,看到地上的兩個獵人正打算逃走。

他來不及多想用盡全身的力氣拿起地上的連根樹枝,在手上蓄滿力量猛然的插進了他們兩個人的胸膛。他們不能活著離開這裡。

他全身無力的看著躺在地上的束杼還有孟胭,他一點點的爬到了孟胭的身邊輕聲的喚著她的名字:「胭兒,胭兒你快醒醒!……「

過了一刻鐘,孟胭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她猛然的睜開眼睛看著眼前的一切她驚呆了。那兩個獵人的胸前插著樹枝,眼睛瞪大大大的,黑衣人的脖子好像是斷了滿地的鮮血散發著有些臭的味道。束八正躺在他的身邊,不遠處的束杼躺在血泊之中一動不動。

孟胭的手微微有些發顫的抹了一下束八的脈搏,脈搏微弱但是還算是平穩,她這才鬆了口氣,當她看到不遠處的束杼的時候她的心猛然的揪了起來。

她一邊不停的告訴自己束杼肯定沒事,她體內的力量會保護著她。她一定沒事!但是腿卻不聽使喚的發抖。這九尾狐是單傳,世世代代的單傳。若是束杼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話她怎麼對得起束杼的親生母親。

淚水沾濕了她的眼睛。她顫顫巍巍的走了過去,看到束杼纖細的手指上全是血漬。衣衫上全是她看著那些微微有些發黑的血液這才明白過來。

這些血液是這個黑衣人的,所以空氣中的血腥味兒夾雜著臭味兒。如果是九尾狐的血的話不可能是這個顏色,更不可能有臭味兒。想到這裡她立即跑了過去將束杼從血泊中抱了出來。

孟胭給她仔仔細細檢查了一下,她的氣息雖然有些不穩定,並且脈搏也很混亂但是卻沒有性命之憂。她懸著的心總算是落地了。她將束杼放在地上,將束八扶了起來,用盡全力的為他過度靈力。

這個時候必須要束八醒過來才可以……

束八微微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眼前的孟胭正在不斷的往自己的身上輸送靈力,並且她的頭髮已經有一半都已經變成了白色的。他有些心疼的說道:「胭兒,你快住手我現在已經是可以照顧自己了。你放心就好,我沒事了。」

看著束八醒了過來她這才鬆了口氣,將雙手從他的胸前移開,她有些虛弱的說道:「還好你醒過來了。我們快離開這裡……「

束八也很清楚這裡並不是久留之地。他將束杼抱在了懷裡拉著孟胭三個人進屋之後沿著地道用儘可能快的速度不停的往前走著。

束八回頭對身邊的妻子說道:

「你現在感覺怎麼樣?如果不行的話我們還是先歇一會再往前吧?」

她耗損的靈力過多身體十分的虛弱現在最需要的是靜養休息。但是現在後有追兵前面還有自己的孩子們。她咬了咬牙說道:「現在這個時候我們儘力去追束薇她們,我怕她們遇到危險。」

束八點了點頭說道:「好,我們繼續往前走,但是你一定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不然的你還是變為原形吧,這樣跑起來不會耗費靈力。」

她立即轉了一個圈變成了一隻灰色的狐狸,她等著藍色的眼睛看著束八的眼神滿是溫柔。束八立即將她抱在了懷裡快速的往前走著……

他們一直走到了狐狸爺爺的家裡也沒有看到孩子們,束八滿是擔憂的推開門進去的時候發現白鬍子的狐狸爺爺正坐在圈椅上抽著煙袋,孩子們有些膽怯的圍在老爺爺的身後。束八這才猛然的鬆了口氣,整個人倒在了地上。

束薇、束瑤、束嫻三個人立即圍了上去。她們的眼中喊著淚花大聲的喊著:」老爹!老娘!束杼!你們都怎麼了…」

三個孩子看到暈倒在地上的親人忍不住的哭出了聲音,旁邊最小的束玗看著她們哭立即嚎啕大哭。爺爺十分生氣的說道:「哭什麼哭?現在可不是哭的時候,還不趕緊將他們抬到床上去?」

三個孩子這才在身上抹了抹眼淚,點頭說道:「好的爺爺。」

她們連拖帶拽的將他們分別抬到了不同的床上,看著他們還繼續昏迷著,束薇低著頭走到狐狸爺爺的身邊輕聲說道:「爺爺,老爹老娘還有束杼什麼時候能醒過來?她們怎麼看上去臉色那麼差?她們不會有事吧?」 白鬍子的老頭看著束薇有些擔憂的說道:「看樣子還真是傷的不輕,你們別愣著讓你們乾的活兒你們加緊干。那些藥材我還等著用呢,裡面還有不少的受傷的狐狸,你們動作輕點不要吵到他們休息了。」

束薇看著躺在床上的老爹老娘,還有那個總是惹亂子的束杼。她的心也總算是落了下來,狐狸爺爺的醫術最高明了,不管是多麼重的傷只要是還有一口氣兒送到狐狸爺爺這裡就能起死回生。

「好的爺爺,我們這就去,你們兩個手腳麻利兒點,下手也要輕點不要吵到他們,走我們現在就開始行動……」

三個女孩子,束嫻負責稱量草藥的分量,並且要將葯分類裝好絲毫都不能差。束薇負責將這些葯高碾碎的要全部的碾碎。束瑤則是負責煎熬這煎熬的火候也是有嚴格的規定的。她們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白鬍子的老頭看著躺在床上的三個人無奈的嘆了口氣。這個束杼看上起還是一個孩子體內卻有一股強大的力量,這股力量如果在一個成年的九尾狐的身上,那將是毀天滅地的能力,但是這力量卻偏偏封印在一個只有七八歲的孩子身上。這樣的力量一旦開啟她幼小的身體肯定會承受不住,若不是有人及時的阻止她恐怕她早已經筋脈盡斷了。

束八用自己的內丹消耗了大量的靈力,內丹險些不保。孟胭倒是真心實意的為束八。將自己所有的靈力耗盡也要救他,她的靈力一直護著束八的內丹,恐怕束八早就沒救了。他們若是要想要恢復到以前的修為恐怕沒有個一百年根本就恢復不了。

白鬍子老頭緊緊皺著眉頭,他有些不明白為什麼這魔域的人會突然來犯。並且看樣子還下了狠手,裡屋的那幾隻狐狸也全部都是受了重傷的。他們這一次來又所為何事?難不成是要侵佔靈域?

一千年以前的大戰之後靈域於魔域、神域還有人間向來互不侵犯,各自有著各自的發展。這幾年雖然魔域日漸強盛起來但是人間與靈域也都在不斷強大,尤其是神域最近出了不少的英才,力量相對比較平衡所以關係也算是穩定。

白鬍子老頭不明白為什麼這魔域的人一時間就血洗了靈域的一偶。不少的狐狸還有靈獸都慘遭殺害。原本幾百隻靈獸現在卻只剩下了這麼多,並且還都是受了很嚴重的傷。

空氣中飄著幾縷煎熬的藥味兒,他臉色微微一變對著束薇大聲喊道:「束薇,你的草藥磨粉磨的不夠充分!用點力氣!」

束薇在一旁應著,她真是不明白爺爺看都沒有看一眼她磨的粉就說自己的磨的不夠充分,這也太武斷了。

她嘴裡嘟囔了一句說道:「都沒有看到就這麼說……「

白鬍子老頭斜著看了她一眼說道:「這味道不同,火候跟劑量都沒錯肯定就是你研磨的不夠充分!薇兒你可要給我好好的磨粉!」

束薇立即低頭磨粉不再多說半句。這個山洞被爺爺布置的很是精緻,石頭上還刻著精美的圖案,木架子上放著各種各樣的陶罐,每個陶罐里都放著不同的藥材。擺放的是整整齊齊。

另一邊牆上掛著各種各種的藥材,還有一些動物的皮毛。一個木架子上面有幾個很大的酒缸。小時候束薇調皮打開過一個酒缸裡面泡的全部是小動物的屍體,差點沒她嚇死。

現在她看著那些大酒缸都還有些發怵。她看了看這個山洞的旁邊,爺爺說裡面現在住了不少避難的狐狸,還有很多都是受了重傷的。

爺爺所居住的地方是一個連接著一個的溶洞。這是天然形成的,一個小房間連著一個小房間,並且每個房間都被爺爺精心的布置過。有的有一些草墊子有的有一些木床。接連不斷的差不多有十幾個像樣的房間。

以前老爹老娘總是說萬一山谷出了什麼事情來不及逃脫就老爺爺這裡,這山谷中的小狐狸們都知道萬一有什麼事情都要來爺爺這裡避難。不僅安全還有地方住,更重要的是爺爺是一個醫術高超的大夫,平日里他們受了傷都會跑到爺爺這裡。

以前的束薇從未想過有一天她們一家人全部都跑到了爺爺這裡療傷,事出突然誰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不僅她們家受到了攻擊整個山谷都受到了重創,原本她還以為是因為束杼的原因擦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看來她錯了,這個事情不管束杼是不是九尾狐,都會發生。

看著不遠處的束杼還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她心裡滿是擔憂。「咚咚!」的敲門聲再一次的響了起來,束薇很清楚又是求救的動物。她立即手中的小石盤小跑了過去。爺爺不喜歡聽到很大的聲響,如果她去的慢了這敲門聲肯定一聲要比一聲高。

束薇踮著腳尖往門上的小孔里瞅,但是黑乎乎的一片她什麼都沒有看到。爺爺沉聲說道;「趕緊開門,是一隻受傷的小狐狸。」

束薇這才將門打開,闊耳狐便一頭栽了進來。他耳朵上面全是血,哀求的眼神看著束薇說道:「求求你們了,快救救我……」

說完便昏迷了過去,束薇原本還想要好好的教訓一下他,但是看著他倒在地上便沒再說什麼了。將他抱起來放在了一個草甸子上。

「爺爺,這個闊耳狐你給瞅瞅吧,也不知道死了沒有。希望死了吧。」

狐狸爺爺白了她一眼說道:「薇兒你這是什麼話?好了快去磨葯。」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