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此人叫什麼名字……」

他明明是想認識溪幼琴而已,現在連溪幼琴的名字都未曾知曉,反而先問起那雕像的名字,這軒轅晨風差不多也算是一個奇葩。

溪幼琴淡淡的看了軒轅晨風一眼,淡淡的回答道:「他叫羅征。」

聽到這個名字,軒轅晨風的眼睛驟然一亮。

居然是那個羅征,他排在第七十七位!

軒轅晨風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人竟然就是那個名震寰宇的羅征!

他對羅征的了解並不多,實際上也不屑於去了解,在軒轅晨風的世界中,年輕一輩中有資格做他對手的也只有那為數不多的幾個道子。

即便是一些實力強悍的天驕,也絕不是他的對手。

關於羅征……

主要是這傢伙一直用咆哮令在他耳邊嚷嚷,即使他不想去了解,也無法避開咆哮令的騷擾。

沒想到這傢伙,竟然也殺入了前一百名。

但七十七名,顯然不夠看。

在軒轅晨風的眼中,有資格做他對手的不過那幾個人而已,例如裂千寒等幾位道子,其他的人,在他眼中不過是出來打醬油的而已。

「原來他就是羅征,」軒轅晨風的臉色淡然,心中的傲氣頓時又顯露出來……

溪幼琴哪裡聽不出來軒轅晨風那一絲不屑的語氣?不過她根本懶得理會,只是細細的,認真的打量著羅征的雕像。

……

另外一座血色城堡之中。

一位滿臉英氣的青年,圍繞著金字塔輕快的漫步其中,每當他經過一位雕像之前,眉毛便是輕輕一揚,便將這雕像的容貌,氣質,年齡瞬間分析出來,然後牢牢地記在腦海中。

這位青年,就是華天命。

當年羅征飛升之後,華天命作為功臣在雲殿之中受到了重用。

但以華天命之見識,註定不會拘泥在雲殿,拘泥在中域……

修鍊之途漫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許多武者在取得一定的成就之後便居於安穩之中,然而華天命的性格絕不滿足於此。

從這一點看來,他與羅征擁有相同的志向,便希望站在更高的位置!

站在更高處,並不求俯視眾生,只求探索這世界的本源和真相!

在雲殿穩定后不就,華天命選擇了外出歷練……

六年的時間,他再度穿過了暴亂星海,甚至橫跨了四大神國,來到了神國大陸的極北處,那最大的一塊蠻荒大陸!

在這塊蠻荒大陸之中,華天命便是在生死之中歷練,遭遇了數種獨特的種族,堪比神海境的蠻荒古獸……

最終,他在這塊蠻荒大陸之上發現了一個巨大的秘密。

而這個秘密便是當年羅征融合了世界意志,在那浩瀚的記憶之中也未曾知曉的秘密!因為這個秘密原本就不屬於這個大千世界,而世界意志中的記憶,只能查詢到這一界面中的事物。

這個秘密對於華天命來說,乃是一場天大的造化。

便是這一場造化,直接讓他的實力暴增,他甚至來不及回到中域,那大千世界便產生了劇烈的排斥之力,讓他強行飛升了。

而他飛升的位置,與羅征以及溪幼琴完全不同!

他飛升到了諸神無念中的某個大界……他剛剛飛升兩年,在那一方大界中的某個聖地之中,剛剛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重用,進入這聖地的核心武堂,還未來得及展現自己真正的實力和天賦,夢幻戰場就已經開啟了。

剛剛開啟之際,那十品聖地的武者們甚至勸說華天命,讓他有過一番準備之後,再進入夢幻戰場。

但華天命卻沒有絲毫猶豫,一步踏入其中。

然後在這夢幻戰場中,華天命的排名幾乎是一路飆升……

千萬位,百萬位,十萬位……

諸神無念的那個聖地中的武者們,包裹聖地聖主,看到華天命的表現都是目瞪口呆。

他們聖地中自然有一些厲害的天才,但最終排名也僅僅位列十二萬名而已,可是他們聖地中這位聲名不響的劍修武者,卻驟然衝進了十萬位,他們心中如何不驚訝,不激動?

然而華天命的衝刺速度,並未停下來……

九萬……

八萬……

七萬……

相比羅征,華天命掠去夢幻點數的意願並不是很強烈,他參加夢幻戰場的動機與羅征不同,他進入其中只是為了看看這寰宇中的天才們,到底是何等厲害?

到了最後時分,華天命從因果大廳中回歸之下,他的夢幻點數才一度暴增,排在了兩千名左右,進入夢幻戰場的第二階段!

這一幕,讓華天命所在的聖地幾乎喜瘋了!

這是屬於華天命的榮耀,也是屬於那座十品聖地的榮耀。

前兩千五百名!

要麼是天驕,要麼也是僅次於天驕的存在。

而一般的十品聖地,根本沒有培養天驕的土壤!

華天命這番橫空出世,如何不讓他們意外?一開始華天命的名字彙報給那座聖地聖主的時候,聖主還是一臉茫然,他根本就不清楚自己聖地中有這樣一號天才存在……

他背著劍,在金字塔上一路攀爬,目光依舊淡淡的掠過雕像。

「找到了,羅征,七十七名!」

尋覓到羅征的排名之後,華天命眼中沒有絲毫意外之色。

這兩年時間,華天命自然清楚了羅征的一些事迹,也聽羅征在寰宇中講過故事,其中一些故事他華天命也是耳熟能詳……

在他看來,羅征必然會進入第二階段,若是羅征進不了,那才叫做意外。

看到羅征的雕像之後,華天命雙目中的光芒更盛,背負在後背上的那把劍,甚至在微微顫動著……

那是興奮的力量。

明知落後,便要奮起直追。

華天命一直在背後默默追趕著羅征。

儘管被羅征一度將他甩在了後面,他甚至無法看到羅征背影,但華天命也沒有絲毫氣餒。

人生一世,終究有一個追求,敗了,至少也追求過。

他將目標看淡,享受的是這樣一個過程。

然而……他終究還是完成了一個看似不可能完成的目標。

在被羅征甩掉了十萬八千里后,終於又追了上來,只是不清楚自己與羅征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不要著急,我們終究會碰面,」華天命伸手按住了後背懸挂的那把劍,這劍很聽話的停止了顫抖……

他與羅征既是朋友,也是競爭對手……

隨後華天命朝著羅征的雕塑點點頭,然後徑自離開,繼續攀爬金字塔。

但就在他沒走出多少步,便再度停下了腳步,臉色頓時一滯,與羅征一樣,他也在溪幼琴的雕像跟前停留下來,臉上同樣也滿是意外之色,只是沒有羅征那麼震撼罷了。

「沒想到,她排在這個名次,」華天命盯著溪幼琴的雕像淡淡的說道,想到溪幼琴與羅征之間的關係,他嘴角便泛起了笑容,不知道羅征兄看到溪幼琴后,會是怎麼樣一副表情……

不久之後,這三座血色城堡中便再度響起了一道聲音。

「請諸位武者請站在屬於自己雕像的前方……」

這夢幻戰場之中,這神秘少女便是這規則的掌控者,她的聲音傳出來,自然沒有一人違抗。 無論是道子,仰或是天驕,都迅速攀上金字塔,在第一時間站在自己的雕像面前,羅征自然也不例外。

就在他面對這座雕像的瞬間,從這雕像的雙眼之中驟然射出一道刺眼的光芒,徑直沒入他雙瞳之中……

便是在此刻,羅征就感覺自己與眼前的雕像建立了某種聯繫,彷彿這雕像已經成為了自己的一道分身。

「很奇怪的感覺,」羅征眼中流露出一抹異色。

不僅僅是羅征,所有的武者在面對自己的雕像之時,都會產生同樣的感覺,似乎在這天地間平白多了一個自己,而且還跟自己心意相通。

不久之後,那神秘少女的聲音再度響了起來。

「這座雕像代表著你們的生命,若是雕像被損毀者,將會被直接淘汰……」

神秘少女的聲音再度響了起來。

聽到神秘少女的話,羅征的眉毛微微一揚,第二階段的任務就是保衛自己的雕像?

「從現在開始,這座雕像將會成為你們的一道分身,可以供你們支配,同時在血色城堡第二層進行強化……」

神秘少女便將這血色城堡中的規則講述了一遍,所有的人都側耳傾聽,唯恐漏掉其中的細節。

說到最後,神秘少女微微頓了一下,便是淡淡的說道:「其中的規則我已經說完,你們要做的就是避免自己被淘汰,現在開始倒計時,計時完畢之後你們將會面臨浩大的攻擊……」

說完之後,這血色大廳的頂部,便出現了一道光輪,而這光輪之上有一個缺口,那缺口正在緩慢的擴張。

大家瞬間也明白過來,這光輪便是一個計算時間的東西,等到這一道光輪完全消失之後,攻擊就會展開……@^^$

羅征盯著眼前的雕像,心念一動,雕像便抬舉起手來,朝著自己走了幾步,完全按照羅征的意識在行動。

這座雕像惟妙惟肖,與自身的外形幾乎一模一樣,也不知是何種物質雕刻而成,看起來雖然像是一塊石頭,但活動起來卻極為靈活,而在這雕像的胸口,還繪製著一顆小小的紫色五角星。

「嗖…砰!」

羅征剛剛讓這雕像走了幾步,自金字塔的頂端便有一個雕像猛然跳躍下來,從金字塔的頂層,砸在了羅征所在的這一層……

「哎呀,這雕像也太脆弱了吧……不會就這樣碎了吧?」!$*!

緊接著便有另外一位魔族武者一躍而下,來到他自己的雕像身邊,這魔族武者身材高大,他自己的雕像身材同樣也龐大無比,約莫一丈多高,便是比羅征整整高了一倍有餘。

從高處一躍而下的魔族武者雕像,此刻從雙腿之上,出現了一圈圈細碎的裂紋,這裂紋便是一路延伸到雕像的胸口,看上去即將要破碎的樣子。

顯然……

這雕像脆弱無比。

不過七八丈的高度摔下來,產生的衝擊力竟然就產生了裂紋。

這雕像的強度恐怕就是一般的石雕。

怕是連先天境界的武者,一拳之下都能將之擊的粉碎。

那魔族武者既然是從金字塔的上方跳下來的,排名必然在羅征前面,至少也是魔族的天驕。

但擁有如此實力,卻如此莽撞,羅征心中也微微感嘆。

不過這魔族的天驕似乎並未在意,而是繼續控制著自己的分身雕像,繼續往金字塔的下方跳去……

羅征自然不會冒這種風險,他便是操控著這座雕像靠近自己,他便將這雕像一把抓托住,隨即朝著大殿之中飄落而去……

待到自己的雙腳穩穩落地之後,才鬆手將雕像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地上,生怕一個重手之下就碎了。

這雕像對於凡人來說還算是有些分量,但對於他們神海境武者來說,手指輕輕一彈之下,恐怕就要化為齏粉,簡直比瓷器還要脆弱。

方才那神秘少女也說過第二階段的規則,武者之間不可相互爭鬥,也不可進攻對方的雕像,若有違反者將會被直接淘汰,所以倒不用擔心來自於其他武者的進攻。

但當血色城堡完全開啟之後,將會面對無窮無盡的進攻,保護好這座脆弱的雕像就是第一要務。

將雕像放置在地上后,羅征走在前面,同時控制這雕像跟在自己身後,朝著這大廳的一側走去。

整個血色城堡分為上下三層,在大廳的邊緣就有階梯圍繞著牆壁盤旋而上,不久羅征便來到了血色城堡的第二層。

血色城堡的第二層之上,就有一捆捆五顏六色的竹簡漂浮在其中,散發著淡淡的光澤。

「按照那神秘少女的說法,應該就是利用這些竹簡強化自己的雕像,與之對應的便是消耗自己的夢幻點數……」

羅征將自己的意識離體,灌入其中一道紅色的竹簡之中。

很快,他就獲得了一道信息,此乃力量竹簡,可以強化雕像的力量,兌換一個力量本源的竹簡,需要十萬夢幻點數,也可以拿本源結晶兌換。

只是單純的強化這雕像力量,但這雕像如此脆弱,單純的強化力量恐怕根本沒用,那力量還未使出來,就會將自身給崩壞了。

從這紅色的竹簡掠過,羅征便將意識注入旁邊一道青色的竹簡之中。

「防禦竹簡,可以直接強化雕像的防禦力……」

羅征的目光微微一亮,這雕像太過於脆弱,等到這血色城堡開啟之後,將會面臨浩大的攻擊,自己倒是不怕,但這雕像如此脆弱,只需要一級妖獸恐怕就能將之擊碎,首先強化的應該就是防禦力。

他的目光微微掃了一眼城堡大廳頂端的光輪,那光輪僅僅走了不到四分之一,約莫還有幾柱香的時間,準備的時間充足,倒是不急。

於是他便將自己的意識灌注在下一捆竹簡之中……

除了羅征注意到那青色的防禦竹簡,其他武者也都注意到了,大家的想法差不多,雕像本身的防禦就是第一要務,至少保證雕像不破碎,並且一直存活。

有些武者也選擇查探其他的竹簡,而有些性格果斷的武者,便直接選擇兌換那青色的竹簡。

十萬夢幻點數,可以將自己的雕像強化一次……

「將我所有的夢幻點數,兌換成防禦竹簡!」一位夜族武者淡淡的說道。

「嗡嗡嗡……」

在這一瞬間,自那夜族武者體內,無窮的夢幻點數開始湧入那青色竹簡中,與此同時,一道道青色的光芒開始籠罩在他自身的雕像表面!

每一道青色光芒閃爍而過,便是將防禦強化了一次。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