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假包換!」殷萱臉色柔和了幾分,估計是想到殷睿。

「不可理喻。」千瀾低喃一聲。

季尉和季明兩人對視一眼,殷家的事他們知道的別人的多得多,殷睿當年的成婚對象本該是藍家三小姐,也就是千瀾的娘,藍宛突然悔婚,殷睿很是生氣,吩咐殷家和藍家不得有來往。

而殷萱的母親就是在那之後嫁進殷家的,不久之後殷睿就繼承了家族,可殷萱的母親卻因為難產死了,殷睿就格外的疼惜這個殷家唯一的大小姐。

這些事也只有像他們這樣的大家族知道內幕,外人都只知道藍家的天才三小姐英年早逝,殷睿娶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女子,而殷家和藍家的矛盾就沒人能猜測得出來了。

不管是不是殷慶,這件事,千瀾都打算算在他身上了,誰讓她不喜歡殷家呢!

幾人在林子里走了許久,能看到一些血跡和打鬥的痕迹,只是沒有屍體一類的東西,千瀾他們心中越來越沉重,沒有屍體不是說沒人死,而是屍體被靈獸吃了。

順著血跡,千瀾他們的行進路線已經越來越往內圍靠近。

「在往裡走就是內圍了。」季尉停下步子,皺著眉道。

「血跡一直在往裡面延伸,難道就放棄了?」季明顯然是有些不甘心,可是他也清楚內圍是什麽地方,不到靈帝等級,是沒人敢進入內圍的。

「不用了,我們已經被包圍了。」千瀾眉眼一彎,銳利的視線掃過四周茂密的灌木叢。

殷萱神色微冷,在千瀾的話音落下就接聲,「既然來了就別躲躲藏藏了。」

季尉三人都是一臉的戒備,四周竟然有人,而他們竟然毫無知覺。

「大小姐,你還是這麼厲害,什麽都瞞不過你。」殷慶從叢林中走出來,笑得一臉的得意。

他身後還跟著幾個男人,個個凶神惡煞,一看就是實力不弱。

「殷慶,你不是說是普通人嗎?你怎麼叫她大小姐?」殷慶身後的一人操著大嗓門吼了一句,殷家的大小姐可不只有一位,前不久剛成了帝后。

殷慶掃了那些人一眼,半成威脅半成利誘的道:「任務你們接了,定金我也付了,你們現在已經沒有後悔的餘地,等事成之後,我在付你們雙倍的價格。」

那些人權益利弊了一番,最終只能是沉默著不在說話,正如殷慶說的,他們現在已經沒有後悔的餘地,刺殺帝后,那是要受千刀萬剮之刑的。

殷萱冷笑的看著那些人,眼中滿是嘲諷,「殷慶,呵…你瞞著父親要置我與死地,你覺得要是父親知道了會怎麼處置你?」

「放心,大小姐,家主永遠不會知道的。」殷慶面色倨傲,眼中全是得意之色。

「是么,你就這麼自信?」

「大小姐,你別怪我殷慶心狠,是你太不懂事了,你就是家主的一塊擋腳石,只有你死了,家主才能帶領家族立於世界頂端。」殷慶神色一狠。

這些年家主的心思基本都放在了殷萱身上,偏偏殷萱還不領情,殷萱的聰明,那是矚目共睹的,如果她能安心的幫助家主,他也不至於對她下死手。


「所以,今天你是非殺我不可了?」殷萱眼中閃過一抹寒芒,嗓音中帶著一抹嗜血。

「哼,今天要是你不來,大小姐也不會死,要怪就怪大小姐不聽我的勸阻。」殷萱話語一頓,突然轉頭看向千瀾,「雲千瀾,你也是家主的一個擋腳石,今日就為家主掃清你們這兩個障礙。」

千瀾還沒說什麼,身側就傳來一陣帶著壓迫感的氣流。

「原來你想殺的是長孫浮,真是好樣的。」殷萱整個人都如同籠罩在一股狂風暴雨中,讓人看了心中不免生出幾分寒意。

殷慶一直知道殷萱是個天才,可是他很少看到殷萱親自動手,沒想到她的氣勢竟然這般強大,可是那又如何,今天他帶來的有一個已經是靈帝初級,斬殺這幾人綽綽有餘。

「一個不留!」

殷慶直接下令,他沒和季尉說一句話,今日是下定了決心要將他們葬送在這裡。

季尉他們是被無辜捲入這場戰鬥的,可是現在他們要是不反抗,死的就是他們,沒想到殷家的人竟然這般心狠,連自家大小姐都要斬殺。

千瀾看著飛奔而來的身影,很是淡定的往後退了一步,順便將準備暴走的殷萱也拉到了自己旁邊,眉眼微彎,語氣輕快的道:「對付這種人何必親自動手。」

殷萱雙眼通紅,動她可以,但是長孫浮絕對不行,突然被千瀾拉住,殷萱眼在的怒氣不退反增,「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解決,放開!」

千瀾眉頭一皺,當真放開了殷萱,沒了千瀾的束縛,殷萱就如一支利箭,嗖的一聲疾射出去,直面向殷慶而去。

千瀾一聳肩,既然她想親自解決殷慶那就留給她好了,千瀾從凰訣空間中弄出兩頭靈獸,一隻通暴風猿,一隻是金剛熊。

這兩隻是那些靈獸中實力最強的,只差一步就能踏進聖獸的行列,它們一出來頓時就引起那邊的人忌憚,除了那一個靈帝,其他的人畢竟還是靈皇,看到九級靈獸下意識的想要逃跑。

「愣著做什麼,給我揍,揍得好重重有賞。」千瀾見兩隻靈獸出來后就不動了,頓時出聲大喊一聲。

他們知道這金袍少女是那位大人的主人,當即怒吼一聲,拍著胸脯奔向戰場。

季尉三人也都加入了戰鬥,唯有千瀾悠哉悠哉的站在一邊。

「我草,是九級烈焰虎。」

「季家的靈皇什麽時候配備了九級靈獸,我草,我這邊也有,九級…九級…」

場面一片混亂,除了那個靈帝還能應付自如,其他人基本都是不斷罵娘不斷的亂竄,季明幾人才得了靈獸,自然是要好好試試威力,磨練一下自己和靈獸的默契,於是這些人悲劇了吧!

被人當靶子一樣操練。

「主人,不好了。」綠旖從旁邊的灌木叢中出來,臉色有些嚴肅。

「…我很好。」千瀾很是淡定的道。

「不是主人,青狼群正在往這邊靠近,數量太多,我們快撤吧!」

「不是有你嗎?」千瀾依然不在意,青狼群在是群居動物,難不成綠旖的血脈之力還壓不住他們?

綠旖滿頭黑線,金色的瞳孔中閃過一抹急色,「青狼群很不正常,他們都是狂化狀態,狂化狀態中,我是壓制不了它們的,而且數量很多,即便是我應付起來也很吃力。」

狂化狀態?

千瀾總算是有了點反應,靈獸一般是不會狂化的,因為狂化狀態會損耗修為,就像你有百年的修為,狂化一次就會縮短一半,只剩五十年,若不是什麽大事,靈獸都不會選擇狂化。

「除了青狼群還是其他的東西嗎?」一群青狼集體狂化,怎麼看都有點不正常。

「沒有,啊,對了,青狼群前面有個人。」

「是他嗎?」千瀾滿頭黑線的指著從灌木叢中出來的少年。


少年單薄的身子套在精緻奢華的藍袍中,一張臉蛋白皙俊美,明目皓齒,千瀾只能用白白嫩嫩來形容這個少年。

此時少年正大口大口的喘氣,烏黑泛著光點的眸子快速的將四周的環境掃視了一圈,看到千瀾的時候他眸子一亮,快速的朝著她跑去。

「美人,救命!」

綠旖一手伸開,攔住少年的去路,這少年的速度竟然這麼快,不正常!

「美人,救命啊,後面有好多怪物追我!」少年也不在意綠旖攔著他,就一個勁的朝著千瀾喊,白嫩的臉蛋上全是委屈之色。

千瀾眉心跳了跳,這種亂入的劇情是鬧哪般?

「嗷嗚——」

「悉悉索索…唰唰——」

就這麼會,已經有青狼從灌木叢中跑了出來,本該是綠光的狼眼變成了紅光,猙獰的盯著被綠旖攔著不斷撲騰的少年。

少年嗷嗷幾聲,也不知道哪兒來的力量,竟然掙開了綠旖,直撲千瀾而去,綠旖想攔,青狼卻是發起了進攻,綠旖不得已只能心中讓千瀾自求多福了。

青狼的身軀有半人高,跳躍著用爪子攻擊,隨著不斷聚攏過來的青狼,一隻接一隻的輪流攻擊,很快戰場變成了眾人集體對付青狼。

「這青狼是哪兒來的,我靠,這麼多,要命啊!」

「老子還沒娶媳婦呢!」 「你沒娶媳婦嚎什麽,好待也孤家寡人,老子媳婦前幾天剛生了,老子還沒來得及看上一眼呢,也不知道是小子還丫頭。」

「你們這都算什麽事,前幾天老子剛把所有的積蓄拿給了醉紅樓的牡丹,老子要死了,豈不是便宜了別的男人。」

「…」

比起最後一個人喊的,果然他們都是幸運的。

殷慶也沒料到緊要關頭會突然蹦出青狼群來,只能被迫和殷萱並肩作戰,不得不說兩人到底是有血緣關係,默契比起其他人來好了不知多少。

而千瀾還被那個如同八爪魚一般的少年死死的抱著,千瀾試圖將少年從自己身上弄上去,可不管她怎麼使勁,這少年都是絲毫不動。


「美人,哇哇!怪物過來了,美人快保護我!」少年突然哇哇的大叫起來,千瀾抬頭看去,兩隻青狼突破了綠旖的防護線,正朝著她這邊過來。

青狼兇狠的目光緊緊的盯著少年,腦袋壓低,前爪在地上扒拉了兩下,是想攻擊的前奏。

「啊啊啊啊,它要過來了,美人你快保護我,我好怕!」少年的聲音很大,以至於在場的人都投來詭異的視線。

眾人的想法一致,這真的是個男的?女扮男裝的吧!

千瀾被那少年吵得頭疼,一巴掌甩過去,直接拍在那少年的腦門,少年又是一陣哇哇大叫。

「別叫了!」千瀾忍著拍死少年的衝動,這貨到底是哪裡蹦出來的。

「美人~」少年淚眼汪汪,烏黑的眸子里全是可憐之色。

千瀾心神一動,這個少年眼中純澈,好似初生的嬰兒一般,不染絲毫雜質。


兩頭青狼見兩人無視自己,頓時低吼一聲,後腿一用力,狼身就高高的躍起,直撲向千瀾,千瀾也顧不得和少年糾纏,凝聚起靈力在身前築了一個屏障。

青狼撞上屏障,頓時靈力光芒四射,千瀾直覺手臂發麻,體內靈力連接不上,屏障頃刻就消失了,另一隻青狼見此機會,立刻從旁邊攻擊,千瀾暗罵一聲,帶著少年往另一邊滾去。


「嗷嗷,好痛,美人,你壓著我了!」

「美人那邊啊,來了,美人加油,啊啊啊,美人快跑!」

少年的清澈的聲音不斷的在千瀾耳邊響起,一邊要應付青狼,還要應付少年,體內的靈力還會時不時的抽風,千瀾也是覺得夠了,這亂入的劇情到底是為哪般!

「這場混戰格外的混亂,所有人都在不斷的縮短圈子,最終所有人背靠背圍成了圈子,無數的青狼將他們包圍了起來。

這些青狼雖是狂化狀態,卻還有理智存在,包圍他們和攻擊他們的分成了兩批,輪流上陣,他們想要從這麼多的青狼中突圍出去,很是困難。

「大家結個屏障!」季尉直接祭出自己的靈力在身前凝起一道透明的屏障,緊隨著就是季明和季淮,三人的動作很快,小片刻狼群就知道那邊攻擊不了,轉到其他的防線。

眾人見此,趕緊凝聚起屏障和季尉他們的連接起來,殷慶雖有些不情願,可在生死的抉擇面前還是祭出自己的靈力,這下就只差千瀾那邊還差一個,綠旖想也沒想,一道金光從指尖飛出,連接起那些透明的屏障。

金色的屏障讓殷慶的眸子一陣緊縮,之前在帝京都聽過一些傳言,可是沒多久就消失了,也不知是怎麼回事,應該是她吧!

青狼攻擊不到人,可也不打斷放棄,不斷的用身體撞著屏障,透明的地方還好,一撞上金色的屏障,眾人就聽到一陣嗤嗤聲。

千瀾跌坐在地上,額頭上全是冷汗,目光看著從屏障滑落下去的青狼。

「臭小子,放開老娘!」想到還掛在自己身上的少年,千瀾總算是怒了,這少年如同樹袋熊一般的掛在她身上,尼瑪好重!

「不要,不要,那邊有怪物,我不要!」少年一個勁的搖頭,摟著千瀾的手臂又緊了幾分。

千瀾只覺得呼吸一瞬間又困難了不少,趕忙抓著旁邊的綠旖道:「綠旖,快把他弄下去,我要窒息了。」

「…「綠旖沉默的將少年拎起來,那樣子好像是拎的一隻小雞。

少年的四肢不斷的在空中撲騰,「放開我,放開我,美人快救我,我一點也不好吃,不要吃我,嗚嗚嗚,美人!」

眾人聽到少年的話,都是心中氣結,這到底是哪裡出來的奇葩人物。

「別嚎了,在嚎把你扔出去。」千瀾喘了兩口氣,凶神惡煞的瞪著少年,少年被千瀾那樣子嚇愣住了,眾人的耳根子總算是清靜了。

見少年安靜下來,千瀾才示意綠旖將她放下來,殷萱也在這個時候蹭了上來,陰惻惻的看著少年,整張臉都寫著不懷好意。

「你是哪家的小子,竟然敢出來晃悠。」殷萱伸出手,捏著少年的下巴左右看了看,好似一個紈絝在打量貨物一般。

「我…我…美人,她好可怕!」少年眼角掛著晶瑩的淚珠,如同一直收到驚嚇的小兔子,視線都不敢和殷萱對視。

「殷萱,你夠了!」千瀾一把拍掉殷萱噙著少年下巴的手,這少年看上去不過十三四歲,你也好意思嚇唬!

「美人,還是你最好了。」少年一脫離磨爪就撲向千瀾,千瀾來不及拒絕,就被少年抱了個滿懷,少年還矮她一截,所以…

殷萱似笑非笑的看著少年滿足的蹭著千瀾的胸口。

千瀾渾身僵硬,好半晌突然一掌拍向少年,這次靈力竟然沒有斷裂,直接將少年拍飛,砰的一聲撞在屏障上,少年那張白嫩的臉貼著屏障慢慢滑落。

千瀾臉色黑沉,走到少年跟前,可是一對上少年那可憐兮兮的表情,千瀾就覺得體內的怒氣消散了不少,這是怎麼回事?

「喂,小子,你叫什麽名字?」殷萱也隨著千瀾走進,居高臨下的看著少年,從那雙美眸中能看到淡淡的笑意。

少年很是無辜的撅了撅嘴,小聲的道:「我叫闕錦,宮闕的闕,錦緞的錦。」

缺金?這少年看上去不像是缺金的人啊?

殷萱笑容加深,彎腰捏住少年的下巴,對上那雙純澈的眸子,「闕錦,真是好名字。」

「美…美人,這位姐姐是不是不喜歡我?」闕錦很是可憐的看向的千瀾。

「你叫她美人,卻叫我姐姐,闕錦,你是不是看上我們家千瀾了?」

噗!

千瀾一口氣上不來,這殷萱當真是個什麽都敢說,明顯的帶壞小孩子好不好,還有什麽叫我們家,她明明的帝臨淵家的,千瀾剛想阻止殷萱的暴行,就聽少年略帶羞澀的聲音。

「美人很漂亮,我…我喜歡…」

蝦米?

千瀾瞪大了眼,哪有第一次見面就說喜歡的,等等,劇情不對,劇情已經亂入到這個地步了嗎?

「那你可要努力,期待你逆襲的時候哦!」殷萱笑著放開闕錦,一臉的鼓勵之色。

啊喂,你們在說什麼,她怎麼聽不懂呢?

闕錦偷偷的瞄了一眼千瀾,見她臉色不好,果斷縮著脖子,什麽也不敢說了,那可憐的樣子,讓千瀾心中生出一陣不忍。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