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同你走。」寧嬪說道,轉過頭望向身後的宮女,離得太遠,在宮女耳中,她們的對話已被風吹的破碎。

「我過去交代一些事,可否。」寧嬪問道。

「好。」夏昭衣點頭。

寧嬪轉身過去了。

冷宮裡每日最大的擔憂便是如何活著,因而沒有什麼好交代的,寧嬪只囑咐妁蘭記得要在臘月初十那日燒掉這些平安符和往生符,而後再取了一件灰舊的大裘,便走了回來。

妁蘭追出門邊,惶恐的說道:「娘娘!您這,真的便要走了?」

寧嬪回眸望她,點點頭:「對。」

「那我……」

「明日,或者後日,」已經步下了台階的女童回身說道,「你也可以走了。」

「什麼?」妁蘭朝女童望去。

暗黑的幽光里,女童的眼眸明亮,並不如公主嬌蠻時瞪大的眼珠子那般懾人,而是像詩經里的水一般。

「注意保護好自己,」女童看著她,「如若宮中大亂,你藏好不要出去,尋一個好時機再走。」

「宮中會大亂嗎?」寧嬪低低問道。

「走吧。」夏昭衣回過身去。

妁蘭看著她們離開,一大一小,一前一後,兩抹清瘦身影。

耳邊響著女童方才的話,妁蘭不知真假,可是她更害怕了。

於她而言,離開皇宮並不是什麼好事,她已習慣了這裡的生活,哪怕寸步難行,食不果腹,而且身為冷宮妃嬪的宮女,這宮裡誰都可以給她臉看。

可是,她安全安逸啊。

宮中若大亂,那她的天也將要塌了。

地上腳印兩排,寧嬪的腳印略深,夏昭衣的腳步輕盈,雪上幾乎無痕。

她們穿過宮宇,繞開宮牆,走的路荒寂而幽深,彼此沉默。

夏昭衣有許多方法可以對付這個嬪妃,她身上帶著三種毒藥,兩類機關,甚至,她可以同嚇唬路千海那樣,將她嚇上一頓。

但世事真是意外,她所想的方法都沒有用上,輕而易舉便將她帶出了,這算不算是知難行易。

不過,她沒有半點開心,相反,她現在的心緒如這朔風裡的亂雪一般。

在她重新回到這世上的那一日,林又青當著她的面死去了。

那時,她們一同站在千里之外的重宜山賊匪山寨。

她不認識林又青,也沒有過話語交流,甚至對她發生過什麼都一無所知。

如今,她託言回先生四處打聽而來的所謂的「貴妃」,竟是那林又青的親姐姐。

她暫時沒有找出這裡面的牽繫,可隱隱總覺得有什麼千絲萬縷相繞其中。

風雪漸漸靜了,她們也到了皇宮邊牆。

兩根不起眼的繩子懸在草叢下。

夏昭衣過去拉扯出來,忽然停頓一下,轉眸往身後望去,眉頭輕皺。

「怎麼了?」寧嬪看著她。

夏昭衣抬頭望了圈,有些不解。

她這才發現,這一路過來似乎太過順遂,幾乎沒碰上人,難道是風雪太大,時間太晚,那些禁衛們偷懶了?

「夏姑娘?」寧嬪又道。

「沒事,」夏昭衣收回目光,將一根繩子遞去給她,說道:「我先上去,等下你握緊繩子,我拉你。」

「好。」寧嬪點頭,接過繩子。

繩子很粗,有她一半的手腕大小,她拉了拉,繩子的上邊很牢固,應該不會掉下,就在她想發問如何上去時,手腕上忽的一緊,一個小物被女童按了上來。

寧嬪下意識要縮手,看清是一個木塊,被觸動了機關,迅速將她的手腕連同繩子一併圈住,框的極緊。

她睜大眼睛朝女童看去:「夏姑娘,你這是……」

「防人之心不可無,等下我拉你出來時,你切記另外一隻手也要拉住,否則你的胳膊可能會扯傷。」夏昭衣說道。

寧嬪垂眸看著手裡的木塊,著實太緊,勒的她眼淚快出來了。

身邊女童這時一晃,她抬起頭,便見女童身姿靈活,輕易躍上高牆,動作快的寧嬪根本看不清,隨即便一氣呵成的跳出了宮外。

寧嬪眨著眼睛,驚詫這女童身手實在太妙。

因仰起了頭,視覺角度改變,她的眼角餘光似看到什麼,轉頭朝左手邊望去,隱隱見到遠處拐角的地上似乎有東西。

這時,她手裡的繩子被輕輕拉扯了一下。

寧嬪反應過來,另外一隻手忙也握住,不待繼續看清那邊的東西,她手裡的繩子便被「撲哧」一聲強行拉了上去,她甚至都沒有穩好身子,匆忙間忙伸腳抵著宮牆,避免摩擦或撞到檐角。

繩子非常快,緊而下一瞬,她姿勢狼狽的從宮牆上頭摔倒宮外,重重鑿地,濺起了大團雪花。 莫卡師傅說道:「他必須在子時之前,吸收屍氣,我們可以瞅准這個機會,明白嗎?」

白老大點頭,嚴肅說道:「我們必須拖延到子時,這樣吧,我們把車開走,子時之前,拚命開車衝進來。」

大家都聽白老大的。

把車開走。

然後,這時候,雨,越下越大,大雨滂沱。道路也變得濕漉漉了,好在這雖然是郊區,但是卻也有泊油路。

羅小冬說道:「他們應該知道我們了,你看,他們的強光手電筒,朝我們照過來。」

莫卡說道:「不怕,我們照計劃行事。」

車開出了三里之外。

然後,他們不再追來了。

大家這時候,內心緊張到了極點。

風鳴,已經手心出汗,羅小冬也手心出汗,風鳴問道:「羅小冬,怎麼樣,做好衝刺的準備了嗎?」

羅小冬說道:「做好準備了,我早就想殺死莫頓了,找他算賬。」

羅小冬心想,這多少條人命啊,從馬晨,到律師女兒,多少人啊!

這時候,忽然,狂風大作。

莫卡猛的瞪大眼睛,說道:「現在幾點了?」

白老大看了看錶,說道:「現在十一點三分,我們繼續等嗎?」

莫卡師傅說道:「不等了,沖!」

白老大在對講機里說:「沖!」

然後,三輛車,在專門的司機的駕駛下,直衝進去。

沖了十五分鐘,果然,看到密密麻麻的鐵絲網,已經把這塊地給圈起來了。

羅小冬說道:「怎麼辦?」

白老大說道:「鐵絲網看起來很牢固,羅小冬,看你的了,把鐵絲網破壞掉。」

羅小冬下了車,凌空一抓,然後把鐵絲網抓了個口子,這時候,只見鐵絲碰撞,電光閃過,原來,已經用超大號的電瓶,給沖了電流。如果普通人接觸,立刻就會被電死。

羅小冬凌空移物,所以,不需要接觸電流,所以沒事。

白老大說道:「繼續衝進去。」

這時候,莫卡說道:「在附近,就在附近!」

大家衝過去,只見,遠處的天空上,一道道的鬼魂一般的白霧,在盤旋。

下方,是一個高台,大概三米高,高台上,坐著一個人,這個人正在揮舞著雙手,閉著眼,不知道在幹嘛。

羅小冬說道:「看,那就是莫頓,他開始施法了。」

這時候,機關槍響了。

三排機關槍,齊齊打了過來,而機關槍的盡頭,那邊,是徐謙!

他身邊,還有四個保鏢,四個保鏢都拿著手槍,但是同時,也都是絕頂高手。

羅小冬說道:「我直接用凌空抓物的方法去破壞,並殺了他吧?」

這時候,機關槍的響聲,不絕於耳。

風鳴趴下,他怕中槍,然後喊道:「羅小冬,我本來想立功的,但是現在看來,我出不去了,只好由你上了,這個功勞,讓你立了!」

羅小冬說道:「那我上了!」

白老大忽然關切的問道:「等等!你現在的仙力,你確定可以抵抗住這麼多機關槍的橫掃?」

這一問,問的羅小冬發虛。

羅小冬其實也不敢保證此時的仙力能抵抗住這麼二十個機關槍的橫掃啊!

羅小冬猶豫了一下,白老大說道:「你不保證的話,你運作仙力試試看!」

羅小冬馬上把仙力運作於右掌之上,然後試試看,結果,還是運作自如,沒有什麼問題。

然後,羅小冬狠狠心,說到:「那我上了。」

然後,把車門打開,沖了出去,雙手凌空一抓,三十多個槍手,齊齊浮在空中,然後羅小冬用力一揮,那三十多個人,全部倒地身亡。

羅小冬一舉手之間,殺了三十六條人命,那莫卡師傅也是吃了一驚,說道:「果然厲害!」

風鳴在旁邊呢,羨慕得不得了,趕緊衝出去,趁著槍聲停歇,出去后,一個箭步衝過去,朝著那高台上的降頭師莫頓,就是三槍。

然後,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那莫頓的前方,居然有一個透明的防彈玻璃!

那防彈玻璃,把風鳴的三發子彈,全部擋住了,落下來。

羅小冬看到,急了,也凌空一抓,想抓到那個莫頓,但是,中間隔了一層玻璃,抓不到!

這時候,羅小冬看天,天空雨小了很多,但是空中,飄著白霧,詭奇的白霧!

好似是人的冤魂一般。

然後,這些冤魂,就此沖向了那莫頓的腦袋。

羅小冬急了,說道:「怎麼辦?我抓不到!」

這時候,附近埋伏的刀斧手,都沖了上來,一共是三十多個人。

羅小冬這才想起,原來,之前的三卡車人,一共是六十多個人呢,但是有槍的人,大概只佔一半。另一半,是刀斧手,拿著砍刀和斧頭!

羅小冬又凌空一抓,然後把這三十多個人往天上一扔,然後一個箭步,衝上高台!

白老大說道:「若彤,劉福,上!」

然後,自己也上了,和這三十多個人中的摔下來沒死的八個人激斗!

三卡車人,一共是接近七十個人,然後,現在活著的,還剩下八個人,其他人都被羅小冬摔死了。

這八個人都有砍刀。白若彤,白老大,劉福,風鳴,開始和這八個人激斗,基本上是四打八!

這時候,白若彤、白老大的好身手,就展現出來了,對方都是散打或者拳擊高手,所以打的時候,劉福挨了一拳,鼻血橫流,而風鳴,仗著自己的快速如閃電的身法,沒有受傷,但是也打不死對面的高手。拆了四五十招數,才想起來手上還有手槍呢。

開槍,但是,對方一下子,居然把槍差一點奪取下來了。

這時候,那風鳴大呼:「布萊恩先生,救命啊!」

長辮子精靈的情事 布萊恩在車裡沒出來,他這時候,把自己的戒指,對準了那個人,忽然,發射出一道電弧。

然後,那個人就變成一堆粉末,隨著風和雨,不見了!

那風鳴大驚,回頭,看到是布萊恩先生,在幫自己,喜道:「你真有本事,你他娘的,這是什麼鬼法術?」

布萊恩說道:「這是我的看家本事,不能輕易透露。」

然後,這時候,羅小冬已經攀上高台,然後,一拳頭,擊打向那個防彈玻璃!

然後,防彈玻璃上面出現了一個大坑。 而那個莫頓,此時,眼睛發紅,額頭青紫,然後,太陽穴,變成黑色了。天上的鬼魂一般的東西,幾乎都被他吸收了。

羅小冬暗叫不好,這是要成仙兒啊!

羅小冬趕緊使出十成仙力,然後,一拳頭擊打向那防彈玻璃一樣的透明物質,估計就是防彈玻璃,這時候,那東西果然碎裂了,

羅小冬心想,我早他娘的用十成仙力就好了,剛才用了三成仙力,錯失良機。

心裡後悔了一下,這時候,見到了那莫頓忽然狂笑起來,然後,拿起身邊的水壺,喝了一口酒,然後往羅小冬身上一噴!

羅小冬頓時覺得,一股子冰天雪地的徹骨寒意,襲來。

羅小冬一個冷顫,差一點從高台上跌下來。

羅小冬攝定心神,往前一抓,用了十成仙力。

然後,抓到了那個莫頓的脖子。

莫頓的脖子被抓住,羅小冬大喜,羅小冬用力一捏,本想著咔嚓一下,捏斷他的脖子完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