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就這樣,我馬上將她的照片發給你!」說著,林洛掛了電話,然後用彩信發了一張方萌萌的照片到黃毛的手機上。

一座昏暗的房間中,四名做混混打扮的青年,正在打麻將。

「雞哥,你今天的手氣正是旺啊,通殺我們三家啊!」

「嘿嘿,沒有辦法,誰讓老子的運氣旺!哈哈,自摸,三番,給錢給錢!」雞哥高興的推到了自己的牌。

忽然,雞哥的山寨手機的鈴音響徹了起來,他不耐煩的接起電話「媽的有事快點說,老子正在贏錢!」

「什麼,五億!我擦,你他媽的不早說!」雞哥當場就跳了起來。

「雞哥發生了什麼事?」其他三人都疑惑的盯著激動無比的雞哥。

「發了,發了,道上放出消息,讓我們去幫忙找一個叫做方萌萌的小妞,有她的消息就給兩百萬,如果找到了她人,就給五億!」說著雞哥的手機又響了,她收到了一條彩信。

「媽的,好正的的小妞!」

其他三人一聽也激動得不得了,連忙湊了過來,看著手機上的那個女孩,三人都不由暗自吞了吞口水「好靚的妞!」

「記清楚了,格老子的!只要找到了這個小妞我們一輩子都不用愁吃穿了!對了,三炮,牛二,還有,泥鰍,他們三個趕快格老子喊人,一起找,人多力量大!」

「好的,雞哥,我們馬上打電話!」

一座酒吧里,兩名青年正圍繞著一名少女盡情的扭動自己的身軀,並且一雙手也老實,不時從少女的胸口,臀部滑過。

忽然,一名戴著耳釘的黃髮青年跑進了舞池對著兩名青年大聲喊道「你們倆別跳了,快給老子走,有任務要做!」

兩名青年不滿的退出了舞池「我擦,那妞的波,波真是帶勁!對了,二哥,有什麼任務啊?」

「我剛剛得到了消息,道上有人出錢讓我們幫忙找一個人,如果能夠提供消息給兩百萬,找到了人,給五億!」

「什麼五億!」本來有點不滿的兩名青年一聽頓時臉上露出了驚喜的光芒。

「走,二哥快走!我們去找人!」

「別急,現在為了找這個女的,幾乎道上的所有人都出動了,我們好好合計合計,該怎麼找,對了,這是那女的照片,我發給你們……!」

整個蓉城的黑道在今晚幾乎沸騰了,無數的人從酒吧,賭場,洗腳城走出,然後去找一名叫做方萌萌的女孩。

當然,除了這些混混之外,包括交警在內的所有警察也在尋找一名叫做方萌萌的女孩。

老城區,一間破爛的院子中,方萌萌緩緩醒來,卻發現自己正坐在一張冰冷的椅子上,動了動才發現自己的身子被綁在了椅子上,這還不算,隨即她發現,她的嘴也被膠帶纏住了。

她的記憶還停留在,學校中被那名莫名向她送花男子拉住她手臂的那一刻,她掙扎了幾下,發現越是掙扎,綁在身上的繩子就越是難受。

她不得不接受一個事實,那就是她被綁架了。

「嗚嗚嗚!」心中驚慌的她,用力的掙扎,但是卻無濟於事。

「嘎吱!」

木門被推開,一名戴著面具的男人推門走了進來,雙目中散發出淫邪的光芒「小妞,別動了,你是逃不了,我勸你還是乖乖的待著,等你的老爸拿錢來贖你吧!」 「嗚嗚嗚!」方萌萌怒視著對方,卻發不出聲音來。

「哈哈,小妞瞪我也不沒用,我也不會放了你!只要你老子願意給錢,我們就不會傷害你,哎,長的這麼漂亮,真是可惜了!」

面具男子有點不甘心的退出了房間,關上了門,取下了面具露出一張有著縱橫交錯傷痕的猙獰臉頰來。

方萌萌的美貌,讓感覺心癢難熬,但是他知道,老大從來就是說一不二,所以他也不敢動方萌萌。

「我說二哥,如果這次拿到了錢,你想幹什麼?」無聊的老三走到了一名陰沉著臉的中年男子身前,從他旁邊的桌子上抓起幾顆花生米扔進了口中,使勁的嚼動了起來。

男子聞言微微一愣,似乎陷入了思索之中,他叫李宗潮,原是優秀的特種兵教官,不過現在卻退役了,家裡沒有別人只有一對老父母,為了能讓父母過的更好,他才走上了這條道路。

「哎,我說二哥,你就不能高興一點!整天拉著一張臉,不覺得累啊,你想想,我們很快就能有十億了,就算大哥拿大頭,我們也能分個兩三億,那得是多少錢啊,我可是一輩子都沒有看到過!想想都開心!」

中年男人依然沒有回答老三,就在這時,院門響了起來,老三與中年男子頓時面色一緊,老三更是從腰間掏出一隻手槍,中年男子手中不知什麼時候卻多了一柄匕首。

兩人一左一右的摸到了門邊,老三沉聲問道「誰啊?」

「是我,開門!」

「是老大!老大回來了!」老三連忙將門打開,就見到一名高大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徑直向裡面走去。

老三伸頭看了看兩邊,迅速關上門就跟在了老大的身後,問道「老大,你這下出去打探到了什麼消息?」

老大的臉色有點不好看,抓起桌上的二鍋頭狠狠的喝了一口「媽的,我們捅了馬蜂窩了,現在整個蓉城的黑道人物都在找這個小妞,還有到處都是巡邏的警察,看來也是為了找這個小妞!方正宏不愧是大富豪,這麼快就調動了黑白兩道的人為他辦事!」

「啊,老大那現在我們該怎麼辦?」老三擔心的問道。

老大不耐煩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沉默不語。

「我看我們得給方正宏一點警告,讓他拿錢來贖人!」一直不說話的老二終於說話了。

方氏別墅中,方正宏剛剛結束了公司高層的一個會議,剛想打電話關心下學校中的女兒,電話卻響了起來。

「你好,我是方正宏,請問你是!」

一道聽不出是男是女的怪異聲音從電話中傳出「呵呵,方老闆你真是好本事啊,這麼快就調集了黑白兩道的人來找你的女兒,不過既然我們敢抓你的女兒,就有把握讓你找不到,現在你把人撤了吧,不然別怪我讓你的女兒身上少了什麼,這麼漂亮的女孩兒,少了點什麼可就不好看了,記住,馬上準備十億現金,明天我會給你打電話的!」

對方沒有給方正宏講話的機會,一說完就掛了電話,方正宏拿著電話怔怔無語,半晌后,他才一掌拍落在茶几上「混蛋,是誰?是誰幹的?」

一名穿著西裝二十七八歲的幹勁男子快速走了進來,看到暴怒的方正宏不由問道「老闆,發生了什麼事?」

阿生名叫陳生,是方正宏比較信任的一個手下。

方正宏深深的嘆了一口,壓抑著內心的怒火,女兒是他的軟肋,不然他也不會發這麼大的火「萌萌被抓了,阿生,你馬上去給我查,看看能不能查出什麼來!還有打電話來的歹徒說,黑白兩道的人都在幫忙找萌萌,你也查查是誰主使的。」

「是!」

「對了,你讓劉總到我這裡來一趟!」

「好!」

劉總是方正宏的助手,他方氏集團雖然在蓉城乃是有名的大集團,但是忽然要調動十億資金還是非常難的。

「好!」

等阿生出去了,方正宏就煩躁的站了起來,在客廳之中走來走去。

「都快一個小時了,怎麼還沒有消息!」林洛回到了別墅中,現在的他卻是什麼都不能做,只能等消息。

忽然林洛想起,自己似乎還沒有給方萌萌的父親打過電話,對於方正宏觀林洛談不上好感,也談不上惡感。

「喂,方叔叔嗎?我是林洛,對了,我要告訴你一個消息!」

「你說的是萌萌被抓了吧,剛剛歹徒給我打了電話,讓我拿十億去贖人!」方正宏的聲音中帶著一種壓抑的怒火。

「什麼!有萌萌的消息了!」林洛驚呼道,不過隨即就沉靜了下來,既然對方要錢,應該就不會傷害方萌萌,但是也說不清對方會出爾反爾,像這種拿了錢又撕票的綁架多的是。

「那你有沒有查到點什麼?」

「沒有,我已經讓人去查和準備錢的事,對了,現在黑白兩道都在找萌萌,這事你清楚嗎?」方正宏隱隱感覺,這事應該和林洛有關。

「嗯,是我安排的!」

「林洛,你讓人撤了吧,對方威脅我,如果再不撤人,就要傷害萌萌!」方正宏的聲音中多了一種無奈,他方正宏縱橫商場幾十年,但是現在卻被人牽著鼻子走。

「不行,不能撤!現在警察封鎖了各個路口,黑道上的人也在找他們,所以他們逃不出蓉城,如果把人撤了他們逃了怎麼辦?」林洛果斷的說道。

「林洛,你冷靜點,如果他們傷害了萌萌怎麼辦?」方正宏暗自為林洛力量震驚,沒有想到林洛不但在白道上有大靠山,在黑道上也這麼厲害。

「他們敢,他們敢傷害萌萌一根毫毛我就殺了他們!好了,你也不用勸我,我知道怎麼做!」林洛掛了電話,心中卻異常的冷靜了下來。

他快速撥通了師父的電話。

「師父,我是林洛。」

「徒兒啊,你找為師有什麼事啊?」上官無畏的聲音很是和藹。

「師父,我的女朋友方萌萌給人綁架了,現在我正在到處找人,您看能不能發動整個蓉城的武林同道幫忙找人,如果他們能找到我的女朋友,我願意給他們一百枚聚元丹!」

「混賬!敢動我上官無畏徒弟的女人,不想活了,徒兒你放心,用不著給聚元丹,只要我一句話,整個蓉城的武林同道就會動員起來,還有,我們黑市一方也有不少情報人員,哼,我倒想看看,是誰有這麼大的膽子,你放心,很快就會消息的!」

聽到上官無畏那震怒的聲音,林洛心中異常的感動「謝謝您師父!」

「傻徒兒,你是為師的徒弟,我不幫你幫誰,就這樣,我馬上就去安排!」

掛掉電話,林洛鬆了一口氣。

洪拳門。

一名高瘦男子匆匆來到了掌門鐵龍的房間「大師兄,我有要事稟報!」

「二師弟是你啊,進來吧!」

房門打開,露出了精神奕奕的鐵龍來。

不待坐定,二師弟就彙報道「大師兄,黑市一方向我們求助,希望我們幫忙找一個叫做方萌萌的小姑娘,據說這個小姑娘是上官無畏關門弟子林洛的女朋友!」

「好!真是太好了!」鐵龍不由拍手叫好。

「大師兄你這是?」

「嘿嘿,二師弟你誤會我了,我的意思是一個好機會!一個巴結上黑市的好機會,只要我們找到了這個方萌萌,那麼……!」

二師弟一聽連連頭「那我們現在該怎麼做?」

「馬上動員我洪拳門所有的人員,一定要找到這個叫做方萌萌的小姑娘!」

「好!我馬上就去辦!」

詠春拳門派駐地,掌門黃建章正在練武,忽然一名弟子匆匆跑了進來「師父,有急事!」

「說吧!」黃建章並沒有停下,他天資並不是太好,但是能夠有今天的成就靠的都是勤奮,即使如今他已經是整個詠春拳的掌門,但是他依然每天勤奮修鍊。

「黑市一方讓我們幫忙找一個人,此人叫做方萌萌是……」

黃建章身形一停,眉頭微微一皺「嗯,黑市一方不能得罪,而且他們低價銷售丹藥,也算是對我詠春拳派有恩,你這就傳我命令下去,一定要找到方萌萌!」

「是!」

短短半個小時,整個蓉城武林都動員了起來,洪拳門,詠春拳派,八極門,這些大門派幾乎都是全員出動,一時間,街道上房頂上都隨處可見奔走的武林人士,幸好是夜晚,不然非得普通市民們爭相圍觀。

老城區,一名戴著帽子男人正快速行走著。

「嗖!」

一道人影從房頂落下,來到了他的身前,並且迅速拿出了手機,翻開了一張照片「你有沒有見過這名女孩?」

「沒有!」中年男人連忙搖頭。

「記住,如果看到了,你馬上到我們洪拳門來彙報,重重有賞!」

「是是是!」男人唯唯諾諾的回答道,眼眸之中卻閃爍一絲震驚的光芒「洪拳門怎麼也出動了!」

在接下來,又有好幾撥人向他詢問方萌萌的消息,這些人之中有黑道的小混混,也有武林中人,甚至其中還有警察,這讓這名男子越來越擔心,現在連武林人士都介入了,這就意味著他們已經非常危險了。

這名男子不是別人,正是剛給方正宏打了電話不久的老大。 中年男子繞了一個大圈子,才小心翼翼的回到了那破敗的院子之中,男子內心已經不能安靜下來,連忙召集了兩名兄弟,至於還有兩名司機,卻是他們雇傭的臨時工。

「老二,老三,現在蓉城的黑白兩道,還有武林人士都在找這個小妞,失算了,失算了,沒有想到方正宏的能力這麼強,居然連武林人士都能調動,我們必須撤離,不然在這裡,相信就會被人找上門來!」

「砰!」

老三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因為憤怒和激動,臉上的傷口顯得更加的清晰,從而看起來越發的猙獰「媽的,方正宏那老小子不想要他女兒的性命了!居然敢大張旗鼓的找,也不怕我們撕票?」

「老大,我覺得此事有點奇怪,據我們了解,方正宏對他的這個女兒十分的疼愛,他明明知道女兒在我們手上,怎麼會這樣做?」李宗潮分析道,在特種部隊那會兒,他就善於分析。

「你的意思是,這些人不是方正宏發動的?」老大也覺得老二的分析比較靠譜,虎毒不食子,方正宏再不是東西,也不可能拿自己女兒的生命開玩笑吧。

李宗潮點點頭,眼中露出深深的擔憂「應該是的,方正宏生意做的比較大,但是在官場上與黑道關係還沒有這麼強,更何況那些武林人士,一個個都桀驁不馴,怎麼會受方正宏一個普通上人的指使,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我們抓了方萌萌卻招惹到了一個十分強大的人物了!」

「啊,那我們該怎麼辦?」老三不由緊張的問道。

「老大,現在就看你了,如果說我們扔掉方萌萌跑路,或許還有一條生路,如果我們還要用方萌萌來還錢,很有可能就算錢到手了,我們也沒命花!」李宗潮說話間,目光就死死的盯著他口中的老大。

他口中的老大叫做吳寬,他有兩門絕技,一門是易容術,還有一門就是催眠術,憑藉對方的催眠術,這些年下來,他們三人流竄作案基本上都得手了,所以這次想做一個大的,才將目標對準了方萌萌。

吳寬十分的糾結,這次綁架方萌萌,他們可是做了很久的準備工作,但是眼看十億就要到手了,就這麼放棄,實在太讓人糾結了,如果不放,冒險一搏,很有可能帶著錢遠走高飛,也有可能死無葬身之地,他雖然會催眠術,但是只能針對一些普通,對於那些意志力強大的武者,他可是沒有辦法的。

「老二,老三你們說我們該怎麼辦?」一時,吳寬也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

「老大,怕啥,方萌萌在我們的手上,到時候,我們有她做人質,等錢到手了,我們就可以……!」

「老三,這樣做太冒險了,先不說黑道上的那些人,就拿那些警察來說,蓉城是省級城市,是有權調動武警的,武警的狙擊手可不是吃素的!我們我們還是趁早退走,不然晚了,想要脫身都難!」

「媽的!這些天不是白忙了!奶奶的,既然要走,老子也不能吃虧,老大,老二那個妞那麼靚的,不如我們把她上了,讓方正宏後悔一輩子!」說著老三的眼中就露出了淫邪的眼神來,起身就要向關押方萌萌的房間而去。

吳寬臉色一沉「老三你給老子回來!都什麼時候了,你他媽還精蟲上腦!你知道現在外面又多少人在找我們嗎?如果我們傷害了方萌萌,招惹了那個大人物就是一個不死不休的局面,那時候我們才是真正的死定了!」

「我擦,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說怎麼辦?」老三也火了,不禁大聲的嚷嚷了起來。

「媽的,幹了!如果把這票做成了,我們這輩子就不愁吃穿了!」吳寬咬牙做出了決定。

「老大,那我們接下去該怎麼辦?」

「老二,接下去我們這麼辦……!」

離方萌萌被綁架已經兩個多小時了,哪怕出動了那麼多的武林人士,依然也沒有方萌萌的消息,林洛再也在別墅之中呆不住了,決定還是出去尋找方萌萌。

剛剛來到街道上,林洛的電話就響了,一看卻是黃毛打來的。

「黃毛,是不是有消息了!」

「老大,我們發現了一個人,他可能參與了綁架,不過這個人十分的狡猾,很快就跑掉了,現在道上的兄弟已經往那個東區趕了過去!」

「好,黃毛你乾的不錯!繼續關注有消息就向我彙報!」

林洛掛了電話,就攔截了一輛計程車往東區而去,十多分鐘后,他來到了東區,東區是一個繁華的街道,想要在這裡找一個人談何容易,一進入東區,林洛就發現,一些社會青年不斷的進出一些商店門面,應該是在搜尋對方的蹤跡。

「老大,那個傢伙又出現了,在東區泰生路!」掛掉了黃毛的電話,林洛就往泰生路而去,同時,他發現,無數的混混們也往那個區域而去,顯然也是得到了消息。

「站住,抓住他!」

忽然一聲驚呼之聲傳來,林洛定睛望去,卻是一名戴著帽子的男子正快速的在前面跑著,在他的後面有十多名混混追趕著。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