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

石磊和金不破繼續在前面開路,劍無涯則是緊緊的跟在兩人的身後。

時間不大,三人又遇到了統領級蟲魔攔路,不過,這一次不是一隻統領級蟲魔,而是兩隻統領級金甲蟲攔路。

「你們幫我掠陣,這一次輪到我出手了!」劍無涯攔住了準備衝上去的石磊和金不破,沉聲說道。

「可以!」石磊點點頭。

「你能解決嗎?要不我幫你解決一隻?」金不破問道。

「放心吧,不過是兩隻統領級金甲蟲罷了,還傷不到我,你們只要在後面瞪大眼睛看著就好。」劍無涯自信的說道。

說完,提劍殺向遠處的兩隻攔路的統領級蟲魔。

站在後面的石磊看得很清楚,劍無涯施展了數門秘術,大幅度的提升了自身的速度和力量,手中的那把看似普通的三尺青鋒也不簡單,層層光暈流轉,瞬間由平凡化為恐怖的殺戮利器。

「噗~~噗~~」

身體帶著一道道幻影,劍無涯瞬息之間衝到了兩隻統領級蟲魔面前,手中長劍刺出,輕鬆地刺進統領級蟲魔的腦袋,然後劍意爆發,瞬間將腦袋裡的蟲核震碎。

兩隻統領級蟲魔錶面無傷,但是卻死得不能再死了。

「好厲害的劍意!」石磊豎起了大拇指,誠心的稱讚道。

如果單論攻擊,劍無涯比他和金不破更強,不過,他和金不破的防禦卻比劍無涯更強,如果真的對上了,只要劍無涯不能打破他們的防禦,最後贏得還會是他們。

「我也只是攻擊厲害,論防禦,比你們差得遠了!」劍無涯笑著說道,顯然,他也清楚自己的弱點。

「一會兒對上那隻蟲王級金甲蟲,我和金不破負責防禦,擊殺那隻蟲王級金甲蟲的重任就交給你了。」石磊笑著說道。

「可以!」劍無涯點點頭,說道。

他們已經起誓過,擊殺蟲王級金甲蟲獲得的積分平分,所以,誰殺了蟲王級金甲蟲都無所謂,不過,石磊和金不破更擅長防禦,負責抵擋蟲王級金甲蟲的攻擊顯然更合適一些,防禦偏弱但是攻擊超強的劍無涯成為擊殺蟲王級金甲蟲的主力也就是理所當然了。

三人在通道中不斷前進,輪流將攔路的統領級蟲魔擊殺,在擊殺了數十隻統領級蟲魔后,終於來到了地下深處的溶洞之中,看到了被十多隻統領級蟲魔保護起來的兩隻蟲王級金甲蟲。

發現溶洞中竟然有兩隻蟲王級金甲蟲存在,還有十多隻統領級蟲魔,三人全都是臉色一變,心中后怕不已。

如果之前他們冒然的闖進來,恐怕早就被這兩隻蟲王級金甲蟲送出秘境了,不過現在,他們卻不是沒有一戰之力,但是如何打卻需要好好的琢磨一下。

斜陽外 「嘶嘶嘶~~~」

石磊他們看見了溶洞中的蟲王級金甲蟲,蟲王級金甲蟲自然也發現了他們,發出一聲聲嘶鳴后,圍繞在兩隻蟲王級金甲蟲身邊的十多隻統領級蟲魔立刻沖向石磊他們,想要將石磊他們撕碎吞噬。

「不要猶豫了,大家直接爆發吧。劍無涯,你先解決這些統領級蟲魔,我和金不破一人牽制一隻蟲王級金甲蟲,你把這些統領級蟲魔解決了,先幫金不破擊殺那隻蟲王級金甲蟲,然後你們再來幫我!」石磊三兩句話交代完了行動計劃,然後大吼一聲沖向一隻看上去實力更強的蟲王級金甲蟲。

「無涯,動作快點,能不能把這兩隻蟲王級金甲蟲擊殺,全看你的了!」金不破說道。

說完,也揮動著塔盾迎向了另一隻蟲王級金甲蟲。

「縮地成寸!」

石磊一步邁出,來到了那隻實力更強一些的蟲王級金甲蟲面前。

「爆發!」

心念一動,石磊立刻獲得了秘境之中某種特殊力量的加持,修為暴漲的同時攻擊中還能自帶法則之力。

「盾擊!」

石磊大吼一聲,手中的塔盾狠狠地砸向蟲王級金甲蟲。

與以往不同的是,這一次石磊在攻擊的時候使用了悟道境武者才能掌握的法則之力,在法則之力的加持下,塔盾表面浮現出了一座座山峰,無數山峰構建出了一枚複雜到了極點的符文。

這枚符文不僅代表著大地的重量,還融入了一絲空間鎖定,讓這隻蟲王級金甲蟲根本無法躲避,只能硬抗石磊的攻擊。

「砰!!」

塔盾狠狠的砸在了蟲王級金甲蟲的腦袋上,塔盾表面的符文破碎,瞬間爆發出恐怖的力量雖然沒能重傷蟲王級金甲蟲,卻成功的將這隻蟲王級金甲蟲砸懵。

「盾擊!」

害怕一擊砸不懵蟲王級金甲蟲,石磊收回的塔盾再次狠狠地砸向蟲王級金甲蟲的腦袋,這一擊同樣爆發了悟道境武者的威能。

連續兩次重擊被蟲王級金甲蟲照單全收,雖然蟲王級金甲蟲的防禦更強,但是,也被兩次重擊砸得腦袋一片空白,短時間內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趁它病要它命,石磊的塔盾還沒有收回來,手中蓄勢待發的方頭錘就已經砸了下去。

「重量轉換–一千倍!」

「星爆–三連擊!」

悟道境武者的威能連續三次爆發,石磊手中的方頭錘在法則之力的加持下殺傷力更加的恐怖,連續三錘砸在蟲王級金甲蟲腦袋上的同一個地點,即使是以蟲王級金甲蟲的防禦也不可能扛得住這樣恐怖的攻擊。

「噗~~~」

鮮血和腦漿飛濺,蟲王級金甲蟲的腦袋被砸得粉碎,不過,腦袋裡的蟲核卻安然無恙。 伸手一撈,蟲王級金甲蟲的蟲核已經落入石磊的手中。

將蟲核表面的血漬擦去,石磊將蟲王級金甲蟲的蟲核貼身藏好。

另一邊,在石磊沖向一隻蟲王級金甲蟲的同時,金不破和劍無涯也同時出手了。

與石磊的選擇一樣,兩人也不約而同的動用了有限的悟道境武者威能,分別向自己的目標發動了攻擊。

「葬天!」

劍無涯一劍斬出,無數劍芒將十多隻統領級蟲魔全部淹沒。

劍芒縱橫間,鮮血飛濺,統領級蟲魔強大的防禦在劍芒面前不比一張紙厚多少。

眨眼間,十多隻統領級蟲魔就已經被劍芒擊殺。

「盾擊!」

金不破怒吼一聲,手中的塔盾狠狠地砸向了蟲王級金甲蟲。

雖然他也爆發了悟道境武者的威能,但是比起石磊的攻擊還是弱了一點,塔盾雖然砸在了蟲王級金甲蟲的腦袋上,卻沒能將蟲王金甲蟲砸懵,反而把蟲王級金甲蟲惹怒。

「嘶嘶嘶~~~」

蟲王級金甲蟲發出一聲聲憤怒的嘶鳴,紅著眼睛撞向金不破。

金不破臉色一變,再次爆發悟道境武者的威能,將塔盾護在胸前,準備硬抗蟲王級蟲魔的攻擊。

「砰!!!」

蟲王級金甲蟲撞在了塔盾之上,一聲巨響過後,蟲王級金甲蟲被反震之力震得渾身一麻,金不破則是被震得後退了十多步。

「嘶嘶嘶~~~」

看到一擊無功,蟲王級金甲蟲發出一聲憤怒的嘶鳴,再次撞向金不破。

「盾擊!」

金不破怒吼一聲,不閃不避,將手中的塔盾狠狠地砸了過去。

「葬天!」

金不破的身後,解決了那群統領級蟲魔的劍無涯再次爆發悟道境武者的威能,手中的三尺青鋒不斷斬出一道道鋒銳的劍芒,劍芒如雨,將蟲王級金甲蟲完全覆蓋。

劍無涯斬出的劍芒雖然鋒銳,每一點劍芒都能重傷一隻統領級蟲魔,但是,蟲王級金甲蟲的防禦實在恐怖,無數劍芒只是在蟲王級金甲蟲的身上留下了道道劍痕,卻沒能真正傷到蟲王級金甲蟲,反而激怒了蟲王級金甲蟲,讓蟲王級金甲蟲的速度再次暴漲,以更兇狠的氣勢撞向金不破。

「砰!!!」

一聲巨響,金不破被蟲王級金甲蟲直接撞飛,蟲王級金甲蟲沒有繼續追殺金不破,而是把目光放在了劍無涯的身上。

「葬天!」

「葬地!」

「葬紅塵!」

看到蟲王級金甲蟲向自己撞來,劍無涯臉色微變,不得不斬出一道道劍芒,想要阻止蟲王級金甲蟲靠近自己。

劍芒如雨,落在蟲王級金甲蟲的身上,卻只能一點點的削弱蟲王級金甲蟲的防禦,想要短時間內將蟲王級金甲蟲擊殺根本不可能,而且,蟲王級金甲蟲的速度比劍無涯更快一些,劍無涯隨時都可能被蟲王級金甲蟲追上。

「盾擊!」

關鍵時刻,金不破再次挺身而出,塔盾狠狠地砸在了蟲王級金甲蟲的側身,雖然沒能傷到蟲王級金甲蟲,卻成功的將蟲王級金甲蟲砸了一個跟頭,阻止了蟲王級金甲蟲繼續追殺劍無涯。

「劍無涯,有什麼絕招全都使出來吧,不然倒霉的可就是我們了!」金不破大聲的吼道。

「我的殺招需要一點準備時間,你先幫我纏住它幾個呼吸的時間!」劍無涯沉聲說道。

「好!我儘力,你最好快點!」金不破大聲說道。

為了給劍無涯更多的準備時間,金不破咬著牙與蟲王級金甲蟲廝殺在一起,蟲王級金甲蟲的力量比他大得多,每一次衝撞都讓他難受的要吐血,雖然他還能堅持一段時間,但是悟道境武者的威能越用越少,一旦耗盡,他想與蟲王級金甲蟲廝殺都做不到了。

劍無涯顯然也知道這一點,看到金不破與蟲王級金甲蟲廝殺在一起后,立刻全力準備自己的殺招,體內的真元瘋狂的灌注到手中的三尺青鋒上,一絲絲法則之力也按照特殊的規律灌注到三尺青鋒之中。

隨著真元和法則之力的灌注,劍無涯手中的三尺青鋒表面出現了一道道複雜的符文,劍身上也透出一股鋒銳無比,好像連天地也要斬開的氣息。

與金不破廝殺在一起的蟲王級金甲蟲也發現了劍無涯這邊的異常,本能的察覺到了劍無涯給它帶來的危險,於是蟲王級金甲蟲毫不猶豫的捨棄了金不破,瘋了一般撞向正在準備殺招的劍無涯。

金不破當然不會眼睜睜的看著蟲王級金甲蟲撞向劍無涯,奈何,他的攻擊根本無法吸引蟲王級金甲蟲的注意力,只能看著蟲王級金甲蟲越來越接近劍無涯。

「盾擊!」

關鍵時刻,將另一隻蟲王級金甲蟲擊殺的石磊及時趕到,手中的塔盾狠狠地砸向蟲王級金甲蟲。

總統大人,離婚吧! 塔盾表面浮現出一座座山峰,無數山峰構建出一枚複雜到極點的符文,符紋中散發著大地的厚重之力和意思空間鎖定的能力。

塔盾砸中蟲王級金甲蟲的瞬間,表面的符文瞬間破碎,符紋中蘊含的恐怖力量瞬間爆發,將蟲王級金甲蟲砸得腳下一軟,趴在了地上,恐怖的震蕩之力在體內不斷破壞,讓蟲王級金甲蟲短暫的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之力。

爹地,媽咪又逃了 「瞬殺!」

「極星爆!」

兩聲大吼同時響起,兩把長劍一前一後刺進了蟲王級金甲蟲的體內,然後法則之力爆發,瞬間將蟲王級金甲蟲炸成了無數碎片。

至此,兩隻蟲王級金甲蟲全部被解決。

「石磊,你把那隻蟲王級金甲蟲解決了?」擊殺了蟲王級金甲蟲的劍無涯臉上沒有絲毫的笑容,反而震驚的瞪大了眼睛。

「告訴我,這不是真的!」同樣反應過來的金不破也大聲的說道。

「不好意思,這一切都是真的。」石磊笑著說道,「我也沒想到那隻蟲王級金甲蟲那麼大意,被我輕易的就砸懵了,直到死都沒有反擊一下。和我比起來,你們的運氣可要差得多啊!」

「是啊,我們的運氣太差了!」劍無涯苦澀的說道。 第一關問心路,他們就落在了石磊的身後,沒能第一個走完問心路,第二關實戰試煉,雖然他們都獲得了提前體驗悟道境武者的威能,但是石磊卻一個人擊殺了一直蟲王級金甲蟲,而他們兩個人聯手,還需要石磊幫忙才能擊殺一隻蟲王級金甲蟲,這讓他們很是無語。

要知道,在之前,他們可是爭奪考核第一名的熱門人選,在他們心中,考核的第一名已經是囊中之物,而石磊不過是一個沒有多少人知道的普通武者罷了。

但是就是這個普通武者,一直壓了他們一頭,哪怕是他們全力以赴,依然沒能超越,這如何不讓他們鬱悶。

「現在,蟲王級金甲蟲已經被我們解決了,這裡不是久留之地,我們快離開吧!」將落在地上的蟲王級蟲核收起來,石磊沉聲說道。

「好!」金不破和劍無涯點點頭。

通道中的統領級蟲魔早就被三人全部解決,沒有了攔路的統領級蟲魔,三人很快就回到了地面之上。

「蟲王級蟲魔已經被我們解決了,距離考核結束還有幾天的時間,我去其他地方轉轉,就先走一步了。」石磊笑著說道。

說完,沒有給金不破和劍無涯說話的機會,轉身就離開了。

「他的實力太強了,擂台賽的時候你有把我打敗他嗎?」看著石磊遠去的背影,金不破沉聲問道。

「他的防禦不比你弱,攻擊也很強,不過,我也有五成的把握打敗他!」劍無涯沉聲說道。

「五成把握?」 偏離人生 金不破愣了一下,「你比我強,我只有四成的把握,這還是他沒有更多地牌的前提下。」

「你更擅長防禦,四成把握已經不低了。」劍無涯沉聲說道。

「也不知道他是怎麼修鍊的,竟然這麼厲害!如果他真的成為內門弟子,獲得更好的修鍊資源,我們想要追上去恐怕是不可能了。」金不破沉聲說道。

「怕什麼,他的修鍊天賦不錯,我們的也不差,大不了拚命修鍊罷了,我就不相信他能比我們更厲害,要知道,我們可不是孤軍奮戰,在我們的背後,可是有著家族門派的支持的。」劍無涯沉聲說道。

「你說得對,如果我們這樣都不能壓他一頭,那我們真的可以被稱為廢材了!」金不破沉聲說道。

「我準備再找一隻蟲王級蟲魔擊殺,你想和我聯手不?」劍無涯提議道。

「好。」金不破愣了一下,然後點頭同意了。

石磊的實力比他們更強,想要在第二關的實戰試煉中獲得比石磊更高的積分,只能獵殺更強大的蟲魔,而蟲王級蟲魔則是最佳的選擇。

之前與蟲王級金甲蟲一戰,雖然消耗了數次悟道境強者的威能,但是擊殺了蟲王級蟲魔后他們消耗的悟道境武者的威能爆發次數不僅補回來了,還多了幾次爆發的次數,現在的他們如果偷襲一隻蟲王級蟲魔,還是有很大的把握擊殺蟲王級蟲魔的。

「你說我們準備找蟲王級蟲魔的麻煩,石磊會不會也去找蟲王級蟲魔的麻煩?他能爆發的武道境武者的威能的次數可比我們多。」金不破沉聲說道。

「那又如何?我們可是兩個人,他一個人再厲害,也不可能是我們兩個人的對手。」劍無涯沉聲說道。

「也是,不過擊殺蟲王級蟲魔的積分怎麼算?」金不破沉聲問道。

這關係到他的實質利益,他不可能不提前問個清楚。

「誰搶到算誰的,或者起誓平分,或者多找幾隻蟲王級蟲魔,我們輪流擊殺。」劍無涯提議道。

「起誓吧,這個最適合我們。」金不破沉聲說道。

時間一天天流逝,很快就到了考核的最後一天。

在考核結束的瞬間,秘境中正在與一隻蟲王級嗜血蟻廝殺的石磊突然感覺自己的身體被某種能量包裹起來,然後眼前一花就離開了秘境,出現在觀霞山的山頂平台上。

快速的掃了一眼周圍,石磊注意到山頂平台的人數少了很多,只有實戰試煉開始前的十分之一左右,眼尖的石磊發現水芙蓉和呂剛都在,劍無涯和金不破也在。

「咳~~」

輕咳一聲,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半空中的武者身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