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謝謝三叔。」蘇錦溪掛了電話這才鬆了一口氣。

一旁的小針問道:「你這三叔是什麼來頭啊,能夠和那位總裁做朋友的,看來他也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

蘇錦溪想到之前他給自己的黑金卡,全球多少人有錢都未必能辦得下來。

可是要問他究竟是什麼身份,蘇錦溪還真的不知道。

她搖搖頭,「我也不太清楚,他應該是一位很厲害的人物吧。」

蘇錦溪這才想到司厲霆了解自己的一切,自己除了知道他是唐家的私生子之外一無所知。

分明同床共枕好幾次,自己什麼都不了解。

三叔究竟是個怎樣的男人?時而霸道時而溫柔,蘇錦溪想著想著入迷了。

車子已經停在公司門口,小針推了推蘇錦溪,「小蘇,已經到了,你發什麼呆?」

「哈,這麼快就到了?」

「打起精神來,接下來咱們就要全神貫注,不能有一點失誤,你明白嗎?」

「嗯,我明白了。」蘇錦溪深呼吸一口氣,不再去想那些有的沒的。

兩人進了大廳,其實不僅蘇錦溪緊張,同樣緊張的還有小針。

這可是帝凰,就連唐氏企業都要仰望的超級跨國大公司。

以前多次讓唐氏吃閉門羹的,這次真的會順利嗎?

還沒有等小針做自我介紹,前台看到蘇錦溪的時候主動走出來。

「你好,請問是蘇小姐嗎?」

蘇錦溪有些受寵若驚,「是我。」

「總裁已經在等你了,請跟我來。」前台禮貌引路。

帝凰這麼體貼倒是讓小針和蘇錦溪都沒想到。

尤其是前台小姐將兩人引到那VIP黃金電梯旁邊的時候,小針多想伸手去摸一摸。

這就是傳說中的黃金電梯,不知道進到裡面是什麼感覺,進去可以飛升嗎?

「蘇小姐,你直接上去就可以了。」前台溫柔道。

「謝,謝謝。」蘇錦溪壓根沒有想到有這麼順利,那位總裁一定是看在三叔的面子上才對自己這麼好的。

前台刷了卡電梯才開門,「蘇小姐,裡面請。」

雖然前台也不知道這位蘇小姐是什麼來頭,但林助理剛剛特地下來吩咐要好好接待這位蘇小姐。

還特地囑咐了要讓她直接搭乘總裁的專屬電梯,前台就知道這位小姐是位不能得罪的大人物,一定要好好招待。

蘇錦溪等候前輩先進去,小針理了理領帶,第一次進黃金電梯心裡還有點小激動。

還沒有邁腳就被前台給打斷,「蘇小姐,總裁吩咐過,只見你一位,所以這位先生不能上去,很抱歉哦。」

小針有些失望的看了看電梯,臉上很快就恢復如常,「小蘇,那你上去吧,我在下面等你也是一樣的。」

「我……」蘇錦溪一想到要自己一個人去面對,頓時心中又有些害怕和膽怯。

她真怕自己在緊張之下說錯話又或者做錯事得罪了那位總裁,到時候連累到公司就是罪該萬死了。

「別怕,做你自己就好。」小針看出她的擔心,溫柔的鼓勵道。

「嗯。」

「這是資料,不要忘記交給總裁,公司的希望就交給你了,不要著急,只要儘力了,珍妮姐和我們都不會怪你。」

「好。」蘇錦溪接過資料,邁進了電梯裡面。

電梯一共就只有三個樓層選項,負一層,一層和頂樓。

這就是專屬電梯,在蘇家的公司也有,專門供高層使用,卻也沒有這麼奢華。

這部電梯聽說只供給那位總裁一個人使用,自己怕是祖上積德才有這麼一個機會。

想到之前和三叔通話,他那麼熟悉總裁的樣子,自己的殊榮也是因為三叔吧。

電梯門一點點合上,小針的臉消失在緊閉的電梯門閉口處。

蘇錦溪抱著文件袋,在電梯裡面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態。

她始終覺得這裙子太短了一些,那位總裁會不會覺得自己不正經?

蘇錦溪越緊張就越喜歡胡思亂想,掏出手機給司厲霆發了一條簡訊。

「三叔,我馬上就要到總裁辦公室了,總裁只見我一個人,我好緊張,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桌面上的手機震動,司厲霆看了一眼信息,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小笨蛋,說了不用緊張,他真的不吃人。」

蘇錦溪想著之前自己將杯子扣譚總腦袋上,還有被洋蔥熏得止不住眼淚的糗事。

自己萬一一進門就摔倒,或者又不小心碰到總裁了怎麼辦?

看到司厲霆的回復,蘇錦溪覺得他這個口吻好熟悉,不過此刻緊張的她並沒有將司厲霆和T聯繫起來。

「我知道他不吃人,就是忍不住的緊張。」

「乖,相信我,他很好,不會對你怎樣。」

電梯門在此刻打開,蘇錦溪更是惶恐不安。

「嗚嗚嗚,三叔,我怕,我對自己沒有信心,這次的合作對我們公司很重要,我怕自己搞砸。」

司厲霆也很是無語,分明都到了門口,再走幾步就可以見到自己。

司厲霆都恨不得親自出來迎接她了,不過腹黑的他很想看看小東西知道自己就是總裁的樣子。

「什麼都不要想,你看到總裁辦公室沒有?敲門進去,天塌下來有我給你頂著。」

蘇錦溪深呼吸一口氣,司厲霆的話讓她平靜不少。

兩人是朋友,就算是自己做錯了什麼那位總裁應該會看三叔的面子吧。

蘇錦溪敲了敲門。

「進。」隔著門,她聽到男人的聲音。

自己是不是產生幻聽了,她怎麼覺得這聲音有點像三叔的呢?門一點點打開,蘇錦溪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 看著顧柒這麼難受的樣子,甄管家真有些於心不忍,萬事萬物都有著一定的規律。

本來孩子瓜熟蒂落到了該出來的時候才出來,你提前催生還得承受一次催生的痛苦。

顧柒的體質和別人不同,也就會更疼,以前生顧南滄的時候說生就要生,她自己吃藥催生提前多了好幾個小時的痛苦,到現在已經是在崩潰的邊緣。

就算疼得快死了顧柒也仍舊記得她該做的事情,吩咐甄管家必須按照原計劃行事。

「小姐,我知道,我馬上就去找人,不管怎麼樣等你先生了孩子再說。」

「快,快去。」

甄管家趕緊通知大家顧柒要生了,還好穆南樞在離開之前就做好了準備,立馬開始給顧柒接生。

顧浣緊張的抓著阿旺的手,「怎麼會這樣的,先生走之前才特地給小姐做了檢查沒有要生的跡象,為什麼先生一走她就生了。」

「女人生孩子的事情怎麼能說得准,這說生就要生。」

「我就是覺得這次比之前那次更嚇人,剛剛小姐臉色都慘白如紙,看著好讓人心疼。」

阿旺撓了撓頭,「我也不太懂生孩子,不過先生都安排好了,有醫生在,你放心她不會出事的。」

「哎,三胞胎和單胎不同,我怎麼能不擔心呢。」顧浣著急的在房間外面走來走去,恨不得自己親自上陣替顧柒承受痛苦。

顧柒的慘叫聲不絕於耳,穆南樞交代過,盡量順產,實在不行再剖腹。

也許他心裡也有一些害怕,萬一這三個孩子都沒有顧柒的血型怎麼辦?

三胞胎的接生是一項特別困難的事情,醫生們一個個都急得滿頭大汗。

顧柒可是穆南樞的心頭寶,要是她出一點問題今天所有的醫生都完了。

尤其是穆南樞本人還不在場,電話也無法接通的情況下,醫生們壓力很大。

顧柒一直撐著一口氣,她一定要讓幾個孩子都順順利利的出生。

直到聽到三個孩子都從肚子里出生,顧柒緊繃的弦在這一刻消失,因為過度疲憊她昏了過去。

等她再醒過來的時候自己已經在直升機上,她猛地清醒,「孩子,我的孩子。」

「家主,你醒了。」甄管家的聲音出現。

顧柒朝著四周打量,這裡不是城堡里,也就是說她終於逃出來了!

「甄叔,我,我們逃出來了?」

「是的,逃出來了,計劃很順利,不過家主,有一個不太好的消息。」

「什麼?」顧柒心中一緊。

「有一個小公主在出生后就夭折了,當時情況緊急,沒有辦法,我只能將她放在了城堡。」

「夭,夭折……」顧柒只覺得剛剛還放晴的天空徹底變成了黑色。

「怎麼會呢,怎麼會夭折呢?明明在我肚子里的時候都還好好的,我昨天才做了檢查的。」

一時之間她還有些無法接受這個現實,「甄叔,你是不是在逗我開心呢?」

「家主,你覺得我是喜歡開玩笑的人嗎?我也不可能拿這種事情開玩笑。

對不起,當時為了讓阿旺等人陷入沉睡,從城堡逃走,我沒有時間去安排小公主的事情,只能先帶著你和孩子離開。」

甄管家從一旁的搖籃裡面抱出兩個小女嬰,一左一右放在顧柒的身邊。

顧柒看到那兩張酷似穆南樞的臉,淚水肆意橫流。

「寶寶,媽媽終於見到你們了!可是你們的小妹妹……」

「家主千萬不要哭,你剛剛生產完,我又帶著你奔波勞碌,這樣的話你身體是受不住的。」

「那個孩子……」

「應該是她在家主肚子里的時間呆的時間最久窒息,所以才會……請家主不要難過,我再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什麼好消息?」顧柒一心都陷入沉痛中,什麼好消息也開心不起來。

「在家主昏睡的這段時間我已經讓人給兩位小公主抽血檢測,家主左邊的這個孩子和你血型一樣。」

要是之前顧柒聽到這個消息會很開心,她這麼辛苦的處心積慮計劃,為的就是保全所有孩子,沒想到還是人算不如天算,老天爺仍舊帶走了她一個孩子。

她緩緩伸出手指撫摸著那個小女嬰的臉,唯一慶幸的是她保住了這個孩子。

一個出生就要成為祭品的小女孩,如果她不走,這會兒已經被人將孩子抱走,也許到死自己都無法看到她一面。

她才那麼小,胳膊那麼纖細,顧柒想著就覺得難受,另外一個和她長得一樣的孩子現在卻已經是屍體了。

「家主,無論如何我們已經逃出來了,兩位小公主身體也不太好,需要在暖箱裡面呆上一段時間,怕家主你醒來見不到她們擔心我特地抱來給你看看。」

「好,那快將她們放進去,我已經失去一個女兒,不能再失去她們了。」

這架飛機註冊的是貨機,這幾個月的時間已經被改成了家庭飛機。

甄管家一早就準備好了新生兒和產婦需要的物質和設備,就是怕出意外,雖然沒有胎齊全的設備,好在剛好可以滿足兩個孩子的需求。

將兩個孩子放進了暖箱,甄管家重新回到顧柒身邊。

「家主,別傷心了,生老病死是誰都算不到的事情,就連先生那麼厲害的人也沒有辦法。」

「我知道……我都知道。」

知道是知道,但她還是會傷心啊,以前三個孩子在她肚子里那麼鬧騰,誰知道一出生就要面對生離死別。

也不知道穆南樞知道她逃跑會是怎樣的表情,一定會很生氣很憤怒很失望吧。

南樞,對不起。

顧柒心情複雜,淚水忍不住流淌。

「家主別難過,你當初想走這條路的時候就應該做好心理準備,如果你實在念著先生,現在回去也還來得及。」

「不,不能回去!」顧柒緊緊抓著被子。

「我已經失去一個孩子了,不能再失去一個。」

甄管家一生無兒無女,穆南樞帶著顧柒住在城堡裡面以後,他漸漸將兩個孩子當成他的子女一樣。

畢竟他是奉穆子期的命令好好照顧穆南樞,後來顧柒這個機靈古怪的小丫頭老是跑來和他開玩笑,他也很喜歡這個丫頭。

只可惜兩個孩子要經歷這樣的痛苦,他也沒有辦法,更覺得惋惜。

按照穆子期的遺願,誰持有鑰匙就是他的主人,手心手背都是肉,他最後還是同意幫顧柒。

可是穆南樞知道了會傷心成什麼樣子,他分明那麼喜歡顧柒。

哎,都是造化弄人,老天爺偏偏不讓兩人幸福,非要橫生枝節。

用紙巾擦拭趕緊顧柒的眼淚,「家主,不管你現在再怎麼難過,你都要替你的身體著想,你想廢了這雙眼睛嗎?」

顧柒無奈一笑,「也許我這條命都沒有了,我還要這雙眼睛幹什麼?」

她斷了葯,也不知道毒什麼時候就會發作。

「家主,你相信這個世上有奇迹嗎?我是相信的,老天爺不會對你們這麼殘忍。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