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爺爺大力支持。」君傲慈祥的笑起來。

「那謝謝爺爺了。」對於親人,君嵐也毫不例外的客氣道謝。

「沒事,缺什麼就跟爺爺說啊。」

「好。」

君嵐剛剛起身想要離開,君傲卻叫住了他。

「嵐嵐。」

「怎麼了爺爺?」

君傲突然一臉賊笑,神秘兮兮的來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你知道,咱們君家為什麼能生存如此之久嗎?」 「您以前說過,有自己的特殊財路,才能得以維持生存。」

「對,那你知道那特殊財路是什麼嗎?」

「不知道,您以前沒有告訴我。」

被君傲這一番問題弄得雲里霧裡,君嵐不明白君傲羅里吧嗦了半天,到底是要表達什麼。

「那我今天就告訴你,是——傀儡售賣。」

這點君嵐也有點猜到,君傲從他小時候就費盡各種心思教她傀儡的製作法,她也對此感興趣,逐漸變成現在比君傲的傀儡技還要強上幾倍。

「是……那您想要表達什麼,直接說吧爺爺。」

「就是……你出去的這段日子裡,別忘了宣傳宣傳傀儡,但是切記,不要宣傳你製作的人形傀儡,只要宣傳那些普通的,確保可以控制住的傀儡就可以了。」

君嵐無奈,答應下來,腦子裡盤算著該用什麼方法宣傳比較好。

「嗯,我知道了,那爺爺,我走了,要去買一些必須的用具。」

「啊對了,還有一件事忘了交代你。」君傲拍拍腦袋。

「什麼?」

「千萬不要暴露你的性別,不要問為什麼,聽爺爺的話,爺爺不會害你。」

「我知道了。」

「好,別忘了啊嵐嵐!」

君嵐點頭,離開了君傲的屋子,快速下了山。

……

先去購置一些筆,又去買了個書包,一番折騰下來,又到了飯點,簡單吃頓飯過後,趕去了北道一高。

學校牌子做得很雄偉,燙金的四個大字,楷書書寫:北道一高,看起來就十分招人喜歡。

在此之前,利用等上菜的空餘時間,她特意去查了查這個北道一高,是一所貴族學院。

全校上下三個年級,也只有九個班,每個年級三個,一個班裡只有三十人。

簡單來說,就是這裡的學生都有一定背景,可以說是唯一一所雖然學費高,富家子弟聚集,但卻是升學率十分高的學校。

走進偌大的北道一高,君嵐瞬間迷了路。

校長室……

司先生也沒有跟他說校長室在哪啊……

現在正是上課期間,空空蕩蕩的校園找不到一個人影。

沒辦法,君嵐跑去保安室問了問,這才得知校長室的位置。

……

「您好,我是君嵐。」君嵐禮貌微笑。

眼前頭髮花白的中年男人就是北道一高的校長,長了一副慈祥和藹的面孔,戴著一副老花眼鏡。

「嗯,我記得你,你便是錦尉那孩子給我介紹來的吧。」

「對。」

校長點點頭,拿起座機撥通了電話。

「喂,小文啊,這節不是你的課吧?」

「那就好,來來,來一趟我這,給你介紹介紹你們班的新學生。」

掛斷電話,校長招呼君嵐坐在一旁的接客沙發上,等待著被稱呼為小文的老師趕到。

……

大約等了兩分鐘,校長辦公室的門被推開,穿著儒雅的男人走進來,也是戴著眼鏡。

一進門就注意到了君嵐,對他笑了笑:「你好,我姓周,周文,你就是我們班要來的新同學了吧?」

墨先生,不愛請早說 君嵐也站起身,報以微笑:「是,我姓君,君嵐,周老師你好。」

周文回道:「你好。」

說完扭頭看向校長,說:「那校長,我就把這孩子領走了,馬上班裡的孩子們就下課了,正好可以趁著課間跟他們介紹介紹。」

「好,去吧。」校長擺手。 ……

一路上,周文簡單詢問了君嵐的情況。

在得知她初中沒有上過,小學沒有上完的時候,有些訝異,也有些擔心現在高二的課程,她是否可以跟得上。

心裡這麼想,卻也沒表露在臉上,怕會傷了君嵐的自尊心。

君嵐何等精明,在看出周文刻意掩飾驚訝的反應后,大致可以斷定這個老師人品不差,起碼在班上可以保證基本的公平。

「下課後,我會把你介紹給班上那些孩子們,你就簡單的做個自我介紹就好了,下一節是我的物理課,你可以適應適應。」

「好,周老師費心了。」

「沒什麼,本就是我的責任。」

……

很巧的是,兩人剛剛走到教學樓下,下課鈴便響起,來到教室,也不過才下課一分鐘而已,有充足的介紹時間。

周文先一步走進教室,拍拍手,示意讓他們安靜些,隨後招招手,讓君嵐走進來。

君嵐站到講台上,臉上掛著讓人感覺如沐春風的笑容,女孩們在看到這抹笑時,心裡不由自主的『噗通』,狠狠跳了一下。

「你們好,我叫君嵐。」班裡十分配合的響起掌聲。

果真是貴族學校,君嵐心裡輕笑,教養都十分得體。

「好,那君同學,你就坐在應故的旁邊吧,教材明天會發給你,今天下午就先跟同桌用一本。」

周文指了指倒數第二排正趴在桌上打盹的男孩,隨後離開了教室。

君嵐依言走到那個男孩旁邊的空桌子上,拉開椅子,將書包塞進桌子里。

動作很輕,沒有驚醒應故。

反倒是一直等待周文離開,好湊上前來問君嵐情況的女孩們跑過來嗎,七嘴八舌的問一些問題,把應故吵醒了。

「你們好吵啊……真是的,都不能讓我好好打個盹!」

聽見這番話,女孩們也絲毫沒有要回去的意思,反倒是有個女孩說:「應故,來新同學了你就不激動的嗎!」

「新同學?」應故朝一旁被女孩淹沒的君嵐看了一眼,「新同學啊!剛剛睡著了都沒注意到。」

女孩鄙視的看了他一眼:「你可真能睡,上節課剛上到一半就睡著了……」

應故沒搭理她,扒拉開一對女孩子,也跟著問一對問題。

「你叫什麼啊?」

君嵐坐在那,顯得有些手足無措,內心十分奇怪。

誤撞成婚:緋聞總裁復仇妻 不是……

現在是什麼情況啊?

應故看出她的為難,喊了一句:「好啦都別圍著了,沒看見人家都不知道怎麼辦了嗎。」

女孩們這才稍稍收斂點,但問題還是一個接著一個,君嵐一個接著一個回答。

「君嵐君嵐,你有沒有女朋友啊?」

「我……我沒有……」

「誒呀你看你,怎麼凈問這些問題啊,我來問我來問,君嵐同學,你家是做什麼的啊?」

「嗯……」君嵐想了想,回答:「應該是關於科技開發的類型吧。」

「哇!那都是高知識分子啊!」

「謝謝誇獎。」

此時,應故在偷聽問題的過程中,也得知了新同學的名字叫君嵐,不甘示弱的湊上來。

「君嵐,以後咱們就是兄弟了啊!我爸是軍人,有空了我帶你去部隊看看!」 「君嵐,以後咱們就是兄弟了啊!我爸是軍人,有空了我帶你去部隊看看!」

「部隊……」君嵐來了興趣,司先生也是軍人,他會不會也在?

狗頭人傳奇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君嵐問道:「司錦尉也在嗎?」

不知怎麼回事,應故臉色一變,像是回憶到了什麼不美好的事情,趴在桌子上弱弱開口。

「君嵐,對不起,我可能沒有辦法帶你去部隊看了……」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應故這個朋友還是值得一交,便安慰他道:「沒事沒事……」

看得出君嵐內心迷茫,不知道應故突如其來的悲觀源自哪裡。

一個女孩悄悄湊過來,附在君嵐耳邊小聲說道。

「上次應故就是因為帶了一個新同學去部隊參觀,結果兩人一塊被你說的那個司錦尉狠狠教訓了一頓。」

「應故他爸也因為這事打了他一頓,還關了好幾天禁閉,估計是這會想起來有點后怕。」

「……」君嵐細細一想,也對,部隊是軍事重地,怎麼會任由無關的人隨意出入,怕就是軍官兒子也不行。

也不虧被訓那一頓了……

……

很快,課間結束了,周文胳膊夾著書走進來后,將書放在講桌上。

待鈴聲打完,周文並沒有翻開書,而是開口,宣布了一件事情。

「大家都知道了吧,今天是星期五,下個星期一,咱們班要去書益高校作借讀生,為期一個星期。」

底下的學生紛紛點頭:「知道。」

「啊,對,我忘記了,君嵐還不了解這件事是嗎?」周文將視線轉移到君嵐身上。

「嗯。」

「書益高校不同於這裡,是一所普通的高中,但是升學率卻不必咱們這低,也是一所不容小覷的學校。」

「借讀生就是要去那裡學習一個星期,來體驗不同學校之間的氛圍,更好促進學生的學習動力。」

解釋完畢,君嵐大致了解了情況,點頭表示她聽懂了。

「好,那麼同學們,接下來,我會與你們約法三章。」

「一,不要仗著自己家裡權勢大就去欺負那些學生,二,不要闖禍打架鬧事,三,要積極配合那邊的老師完成教育工作,明白了嗎?」

異口同聲回復道:「明白!」

周文聽到這整齊有力的回答,欣慰點頭:「很好,那我們現在就開始上課吧。」

說完,翻開書,在黑板上寫下今天的一些內容。

為了能使君嵐更快融入這個集體,一節課下來,周文提問了君嵐不下三次,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周文的用心。

同時,令周文十分震驚的是,君嵐之前明明說的是小學未上完,初中沒上過,但對於他的所有問題,卻想都不用想,正確答案脫口而出。

回辦公室的路上,周文也反思了。

他教的不是一群普通的孩子,每個孩子都有背景,家底雄厚,就算是君嵐那種情況,肯定也是有什麼難言之隱,導致不去上學。

但其父母會額外請老師到家裡來一對一輔導,畢竟錢財權利都擺在那。

可是,怎麼在他的印象中,卻未曾聽說過君家……

……

……

下課期間,班裡依舊是一片熱鬧喧嘩,應故一臉崇拜的朝君嵐豎個大拇指:「君嵐,原來你學習這麼好!在下佩服佩服。」 「君嵐,原來你是個學霸!在下佩服。」

只見君嵐神色奇怪,盯著他,良久后開口:「你們就是學這些嗎?」

「對啊。」應故點頭:「怎麼了?」

思忖片刻,君嵐還是把想問的話咽進了肚子,搖搖頭回了一句:「沒什麼。」

這些爺爺都有教過他,但那是很久以前了,是在他十二十三歲那會,可現在他們都是十五十六了,怎麼還在教這些東西……

應故還想問什麼,結果被一聲大喊嚇得一激靈:「嵐哥哥!」

君嵐回頭,卻看見閏小希這姑娘眼睛放光的盯著她,一臉開心:「嵐哥哥你怎麼來啦!!!」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