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既然沒問題了,那就好,小女娃,你說賠多少?」三位護院長老中的其中一位微笑的看著雪蘿玥道。

雪蘿玥眸光微閃,「弟子也不好說,畢竟這別苑是學院的財產,值多少錢劉長老應該知道,至於裡面損失的東西,劉長老你看著給就行,弟子相信您不會讓弟子吃虧的」。

別看雪蘿玥這麼容易說話,其實是讓劉長老自己來決定。

別苑弄壞了,肯定是要賠償的,裡面的東西肯定也要賠她,萬一她說的價格少了,豈不是很吃虧。

所以,只要劉長老自己開口,那就沒事,要是賠償金額達不到她滿意的,她還可以找找借口。

劉長老臉色扭曲,一臉僵硬,他怎麼知道雪蘿玥屋子裡的東西值多少錢。

萬一賠多了,他豈不是很吃虧。

但是眼下,他也沒有別的辦法了,只能認栽。

「房子的修補我會出錢找人來修,餘下的,我再賠你五千紫金幣」劉長老說完這些心裡疼得不信,這可是他大半的財產。

雪蘿玥眸光微閃,五千紫金幣,其實也不少了,房價里也沒什麼東西。

不過她可不是這麼好打發的,想著,雪蘿玥一臉為難,不回答。

老頭一看,就猜到雪蘿玥想做什麼,「喂,你個老不死的,我徒弟的東西就值這點紫金幣?你打發乞丐啊你!」。

說完,老頭不悅的瞪著劉長老,其他三位護院長老一看,頓時也是一臉的責備。

「不不不,剛剛弟子說錯了,是一萬五千紫金幣,說錯了說錯了」劉長老可憐兮兮的說道。

豈不知,此刻的他的心早就已經疼得無法呼吸了。

「師傅,夠了,其實弟子的東西也不是很值錢」雪蘿玥憋著笑的說道,一萬五千紫金幣,不錯不錯,動動嘴皮子就能拿到,賺了!。

老頭皺了皺眉頭「看在我徒弟這麼乖巧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計較了,還不謝謝我徒弟」。

劉長老一愣,一臉不情願,但是看到三位護院長老看著他,只能對著雪蘿玥那邊不情願的道歉,「不好意思」。

「沒關係」雪蘿玥在眾人看不見的時候挑釁的勾起唇角,氣得劉長老差點破功。

「不對,還有我的東西也很貴重的,也必須賠償!」一旁看熱鬧的夏紫涵忍不住湊熱鬧說道。 雪蘿玥微微詫異的看著夏紫涵,夏紫涵回她一個調皮的表情。

「你是誰,我剛剛賠償的已經包括在裡面了」劉長老一臉意外且不悅的看著夏紫涵。

當他好欺負是么,一個個敲詐他。

「我是誰不重要,但是我的東西你不賠償的話會有麻煩喲」夏紫涵笑嘻嘻的看著劉長老。

反正有雪蘿玥在,她不會有事,再說了,亮出她的身份,劉長老不一定敢動她。

劉長老一臉不屑,鄙夷的看著夏紫涵,「笑話!」。

「哼!你們統統都不是好東西,等我回宮一定要重重的參奏父皇一本,告訴他,星河學院的長老無視我」。

「還父皇?你以為是是公……公主?」劉長老看著夏紫涵,有些不可置信。

夏紫涵高傲的抬起下巴,「怎麼樣,怕了吧」,十足像一個刁蠻公主。

劉長老被嚇得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公主,哪國的公主會在這種地方,不對,哪國的公主會在普通的班,這不是開玩笑么?。

「公主,他不信咱們,你說我是不是要讓將軍爹爹也參他一本呢?」看著好玩,一旁的君卿若葉加入進來。

而且還編造了一個根本不存在的大人物。

劉長老想了想,沒人敢冒充公主,眼前這位鐵定是公主,這可怎麼辦。

最重要的事,還有一個不明身份的將軍之女,完了!今天他這是造了什麼孽啊。

「就算你是公主,也不能這麼任性!」劉長老義正言辭的說道。

在學院里,雖然皇族的弟子會傲慢一些,但是也不可以直接干擾學院長老做事。

「任性?你說我任性?真是氣死本公主了,卿若,馬上回信給我皇叔,讓他告訴父皇,學院的長老欺負我,弄壞我東西還不賠償!」。

夏紫涵現在就是活脫脫一個吃慣了錦衣玉食的公主,任性,刁蠻!。

君卿若皺著眉頭,臉上糾結,「公主,逸王他很忙,我們還是不要打擾他了」。

耳尖的劉長老很快聽到逸王這兩個字,「逸王?你說玖藍國的公主」。

這下麻煩大了,能夠這麼熟捻的喊皇叔也只有玖藍國的六公主夏紫涵了,傳說她囂張跋扈,一定就是眼前這人。

越看劉長老越肯定,不行,他不怕惹上皇室的公主皇子,那是不受寵的前提下,現在這位可不行。

「那六公主,你想讓我賠多少」咬牙牙,劉長老鬱悶的看著夏紫涵。

夏紫涵皺了皺眉頭,故作思考狀,「我和卿若兩個人,你自己看著辦吧,本公主的東西太多,也不知道到底值多少錢」。

劉長老鬱悶不已,又是讓他自己決定,這才是一個不好的決定。

「一萬五紫金幣吧,我只剩這麼多了」劉長老說完,整個人都快暈眩了。

一旁的老頭聽到直接不高興了,「什麼?我的徒弟竟然還和這兩小丫頭一樣多,不行,一萬五我們不接受」。

開玩笑,能夠拿出這麼多錢,這表明這劉長老還是挺有錢的。

劉長老腦袋發疼,「那我再加五千,尊者的徒弟二萬,公主她們一萬五行么?」,劉長老只希望這件事早點結束,不然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變故。 「不行,我們兩個人怎麼可以這麼少,我不同意!」夏紫涵故意抬杠,說什麼也不同意。

就好像真的是犯了公主病一樣。

就這樣,夏紫涵和老頭一搭一唱的很快便將這價格提了上去。

最終,在劉長老臉上發白頭冒虛汗的時候,兩人這才罷休。

「好,就這麼說定了,我徒弟四萬,你們倆三萬五?你沒意見吧?」老頭看了看劉長老。

劉長老一副搖搖欲墜的模樣,「沒意見」他能有意見么,這幾個人他惹不起。

現在還好只讓他賠償三個人的損失而已,要是五個人,他不瘋才怪。

雪蘿玥給了夏紫涵一個讚許的表情,這次做得好。

「既然事情解決了,我們便走了,剩下的事情你們看著辦」三位護院長老津津有味的看完這齣戲。

心裡默默的為劉長老點了一根蠟燭,便要離開。

就在這個時候,在廣場那邊的四人可憐兮兮的跑過來,想要贏得同情。

「是護院長老哎,咱們有希望了」其中一人看著三位護院長老,開心得加快了腳步。

三名護院長老這個時候也停下腳步,「你們這是……」。

「護院長老,是他,是他將我們弄成這樣的,還自稱什麼老師,我看他就是假冒的!」。

得意的看著雲絕殤,他覺得三名護院長老一定會站在他那邊。

「放肆!有你們這麼跟學院老師講話的么,負責你們的導師是誰,讓他來見我,真是,哼!」其中年紀頗為大一點的護院長老一臉慍怒隨後拂袖而去。

剩下四人面面相覷,這下麻煩了,還要導師出現,說著餘光看著早就想溜掉的導師。

那名導師背影一僵,心裡恨透了前來喊他幫忙的傢伙。

「尊者,我身上一時間沒有這麼多金錢,可否通融一下」劉長老將戒指翻了個乾淨,再也拿不出多餘的錢。

「行,打個欠條吧」夏紫涵開心的說道,好多錢,比她的零花錢還要多好多呢,沒想到只是說說,就坑了這麼一大筆錢,太爽了!。

「好」劉長老深呼吸一口氣,默念別衝動,衝動是魔鬼。

隨後心裡嗜著淚,寫下欠條,還差一萬紫金幣。

輪到雪蘿玥這邊。

「劉長老,這樣吧,我不差錢,倒是對你手中的積分很感興趣,不如這樣,積分換錢吧,你覺得如何」。

之前還嫌不知道上哪裡找積分,現在眼前有這個機會,她一定要試試。

「你想幹什麼?」劉長老捂住自己的戒指,那裡面除了一些衣物和丹藥,剩下的就是一張卡。

「不幹什麼,您想想看,現在您的積分留著也不用,不如換成錢吧,積分沒了可以再賺,錢沒了,吃飯都成問題了喲」。

雪蘿玥好心的說道,她肯定,現在劉長老肯定沒有多餘的一個子兒了。

果然。

「怎麼換?」劉長老咬咬牙,對他來說,積分的確容易得到,今天只能便宜雪蘿玥了。

「你還差我一萬八的紫金幣,這樣,那八千給你省了,給我一萬積分吧」雪蘿玥大方的說道。

反正她現在真的不缺紫金幣,以後也不會缺。 「一萬!」劉長老大聲的喊道,他真想敲開雪蘿玥的腦袋裡看看裝的是什麼,她以為一萬積分很好賺是么。

「徒弟說了一萬就是一萬,怎麼那麼多廢話!」老頭不滿的看著劉長老。

這麼大聲,要是嚇壞他徒弟怎麼辦。

老頭的話一出,劉長老只得顫抖的拿出玉牌,將積分信息划給了雪蘿玥手裡的玉牌。

做完這一切,老頭樂顛樂顛的往外走去,「徒弟,這兒不能住了,我帶你去我的地盤」。

雪蘿玥勾唇,滿意的看著這一切,收起手中的積分卡。

這積分卡還是上一次的時候,跟學院領獎的時候得到的,裡面也有不少積分。

無人一臉淡定的從劉長老的身邊走過。

「對了,記得努力掙錢,下次我也換積分,不要錢了」經過劉長老身旁的時候,夏紫涵來了這麼一句。

劉長老氣得話都說不出。

雪蘿玥等人走到那破壞的小院的門前時,老頭拍了拍夏紫涵的肩膀,「孫徒弟,看來你不傻嘛」。

「是師傅教的好,對吧,師傅」夏紫涵得意的看著雪蘿玥。

「是」無奈的搖頭,雪蘿玥緩緩回答。

裡面的劉長老頓時臉色鐵青,感情剛剛都是一幫人合起來耍他的。

不過孫徒弟么,這下更加惹不得了,唉,他的命怎麼這麼苦。

想著喉嚨一甜,眼前一黑,直接暈了過去,忍了這麼久,憋不住了。

「劉長老,您怎麼樣了,快,送他回去」跟著劉長老來的人手忙腳亂,亂成一團。

雪蘿玥幾人淡定的跟著老頭的後面,不去理會身後的紛亂。

到了老頭的地方,幾人各自找好了房間,休息去了。

老頭的書房裡。

「師傅」雪蘿玥敲了敲老頭的書房門。

「進來」。

一進門,雪蘿玥就看到了一間不大的房間,擺設很整齊,但是微微落了些灰塵,顯然老頭很少使用這間房。

老頭很快便看到雪蘿玥注意到的地方,伸手一揮,整個房間頓時變得乾淨無比。

「找我有事?」老頭坐在位置上,一點也沒有之前脫線的樣子,衣裳也整潔了不少,頭髮也梳好,看起來倒也像是一個受人景仰的尊者。

雪蘿玥淡定的站在老頭的前面,「師傅,我想要學習煉製陣符!」。

老頭眸光微閃,顯然早已經預料到了雪蘿玥會這麼說。

「現在么?」。

「對,就是現在」雪蘿玥認真的看著老頭,學院的課程她不需要再學習,至於剩下的事情,只要老頭答應了,就一定會幫她安排好,不然,雲絕殤也可以。

老頭挑了挑眉,「那明天開始吧,你也累了,回去休息」要教煉製陣符,他需要做一些準備。

「那弟子告退,師傅您早點休息」雪蘿玥彎了彎要,恭謹的說道,轉身離開老頭的書房。

「回來了」一打開門,雪蘿玥就聽到了雲絕殤關心的話語,以及他寵溺的眼神。

已經摘下面具的雲絕殤,絕美的臉上滿是笑意,微挑的唇角掀起迷人的弧度,潔白且修長的手指微微撐著頭,一手拿著白玉色的茶杯,寵溺的看著雪蘿玥。 看著雲絕殤如此邪魅的一幕,雪蘿玥的心臟忍不住加速起來。

微微撇過頭,「回來了」說著裝作很自然的走到雲絕殤的面前坐下。

「嗯」迷人的聲線輕輕的哼出聲音,刺激著雪蘿玥的耳膜。

「明天我要跟師傅學習煉製陣符了,可能沒有太多時間陪你」雪蘿玥說著話的時候是低著頭的。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說,換做以前,她想做什麼,不會告訴其他人的。

雲絕殤坐直身子,勾起唇角,「好,你有這個天賦,多學點,對你有好處」,而且,他發現雪蘿玥開始在乎他了,心裡很滿足。

「那當然」雪蘿玥微微一笑,滿眼自信,既然老頭收她為徒,說明她是有這方面的天賦的。

而且,陣法方面她略懂那麼一點點。

雲絕殤忽然將手搭在雪蘿玥的手上,一把拉住她。

雪蘿玥一個旋轉就落入了雲絕殤的懷抱,小臉一紅,雪蘿玥開始掙扎,「放開我!」。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