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看到他這個模樣,讓我都快忘記這個傢伙本來的面目了!」慕容天華看著看著上方的身影。

「慕容天王,你是說?!」

「那就是江氏家族首領的真面目,其實本來江氏家族本身是不存在的,今天他這樣做,也就是說再也沒有隱瞞下去的必要了!」葉軒也走了過來,「你們睜大眼睛看清楚吧!眼前的這個人,不,他應該可以稱之為神了!逆天之神.凌霄!」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自以為是的神靈自比於天,自許於地,難道我和他們是同樣的嗎?葉軒!」和老持沉重的語氣不同,凌霄的語氣充滿著輕狂和威壓之感。

「當然不敢,那不知我該如何稱呼您?凌霄大人!」葉軒單膝跪地,回答得不卑不亢。

「我?只不過是一個自取滅亡的存在而已!」凌霄仰天大笑,「逆天之舉!自取滅亡!天吶,就讓我看看你如何阻我的逆天之道吧?!哈哈哈!」

狂傲的笑聲,震懾雲霄,空中頓時狂雷大作,怒風呼嘯,宇宙之中,強者同受感應!

星際第一危險地帶「宇宙之巔」!」變態般的笑聲響徹整個宮殿,雨靈似乎很高興,「你終於顯出真身了,凌霄!我一直期待著,你會如何逆轉天道?!」

「雨靈大人,還有這種波動

宇宙最神秘的地方「迷霧峽谷」!」軒轅睜開眼。

「軒轅哥哥,怎麼了?」正在自娛自樂而且玩得很開心的月靈注意到軒轅的動作。

「哼!沒什麼!只不過一個不知死活的傢伙而已!」軒轅面對凌霄的強大波動,絲毫不以為意。

宇宙邊緣地帶「幻海之域」!」伽藍的聲音從天空中響起,自言自語,「是他嗎?沒想到他還存活在這個世界上!」

魔法聯盟總部——日不落星球『卡爾拉斯』

「這種波動,是他?!」佩斯得站了起來,思索一會,發出一聲輕笑,「原來星際政府一直以來的傳言是真的,凌霄,我期待我們再會的時刻!」

神聖星球

「什麼?這股力量?!」薇爾.蕾絲感受著驚天動地的威勢,作為鳳凰族凰后,她失態了。

「這個能量的方向,是星際政府總部『公正星球』!!」泰依爾.塔克奇爾拉辨別方位。

「這怎麼可能?星際政府應該根本沒有這種傢伙才對!」特斯格爾.卡羅也大驚失色。

「別慌!」星際老童的聲音傳來,不知不覺間讓三人的情緒穩定了下來。

「老童,這究竟是?!」泰依爾皺著眉頭問道。

「第三次星際大戰,很快就會開始了!「

精靈聖地「格林爾德」?!」正在和慕容倩、丹妮卡調笑的流影表情突然變得嚴肅。

「流影,這!好強大的力量!」丹妮卡也感覺到了。

「丹妮卡,倩兒,這裡就交給你們了,我想我要回去都市星球一趟!」流影站了起來。

「恩!我知道了,你要小心點,流影!」慕容倩關心道。

「恩,你們也是!」流影點了點頭,凌空躍起,飛向無夢設在頂端的傳送魔法陣!

薩特之塔?!」陸天羽皺著眉頭看著天空。

國民男神,殤爺正經點兒! 這種感覺可不平常啊!」伊夫特輕搖了下頭。

「是他,他在等著我們!」無夢不急反笑。

「你們應該高興,至他的出現,星際政府的全部實力就都顯現出來了!」無夢輕鬆的笑道。

「你說的他究竟是誰?這種壓迫感從雨靈和軒轅身上也同樣可以感覺到,但絕對不是他們,伽藍與世無爭更不可能,那到底是誰還能發出這種強度的波動?星際政府裡面有這種傢伙?」陸天翔直接就否定了最有可能的三神。

「他,是與我完全對立的存在!」無夢羽扇輕搖間,神情顯得有些複雜,「我奉順天之道,他卻走逆天之路,簡單的說,他就是一個天理不容的存在!所以我是這樣稱呼他的,逆天之神,凌霄!」 薩特之塔

「凌霄?!那是誰?還有這股不遜於軒轅和雨靈的波動?!」陸天羽皺著眉頭問道。

「凌霄現在就是星際政府的主宰者,而他的前身則是江天道!」無夢頓了頓,接著說道,「至於他的來歷,我可以告訴你,他不是這個時代的人!」

「恩?什麼意思?!」陸天羽疑惑更深。

「他不屬於這一萬年的時間,他是宇宙上個世紀文明的倖存者!」無夢說的話,頓時讓全場驚愕。

「什麼?!上個世紀文明?!」天雲驚呼。

「上個世紀文明,據我所知應該只有三神才了解,因為我與軒轅接觸過,所以知道,但無夢你為什麼?!」陸天翔沒有直接提出自己的想法,

「我不是說了嗎?他和我是完全對立的存在!」無夢默認了陸天翔的猜想。

「宇宙還有上個世紀的文明?這我可從來沒聽說過啊!」伊夫特仍然覺得難以置信。

「宇宙誕生何止千萬年!它誕生之初,便有了三神,所以可以說三神本身就相當於這個宇宙的歷史,而幾十億、幾百億年中誕生過多少文明,又消逝了多少文明,我不知道,三神恐怕都已經數不清了!」無夢的眼神變得有些迷離,「每個文明的交替之間都伴隨著宇宙本身的變遷,或聚或散,但結果都是完全消失,不復存在!而這次我和凌霄卻幸運的成為了跨越兩個世紀的人類!」

「那你曾經所說的天命是?!」龍浩感覺到了無夢的意思。

「面對毀滅后又重生的世界,我和凌霄的反應不一而同,只不過我選擇了順從,而凌霄則選擇了反抗!」無夢望向天際,「其實我和他都很清楚,這是宇宙運行的法則,自它誕生以來就從未改變的定律,如果強行逆反,帶來的結果也只有滅亡,其實我一開始對你們並沒有什麼信心,只是抱著一線希望淘寶網女裝天貓淘寶商城淘寶網女裝冬裝外套而已,但現在!」

「現在如何?」陸天羽接話道。

「法則的改變需要破壞再重建,如同文明的演變,所以凌霄他想要毀掉這個宇宙,再重新建立一個屬於他的法則!」無夢沒有回答陸天羽的問題。

「你所說的滅亡就是這個嗎?」龍浩總算明白了無夢的意思。

「我的天命就是阻止凌霄,而凌霄的目的就是重建史前文明,而為了重建出的文明不會再一次遭受宇宙的摧殘,凌霄想要建立一個屬於他的理想世界,而這樣做的結果,只有兩個,要麼凌霄自取滅亡,要麼就是宇宙的末路!」無夢說到這,笑了起來,「總之最後的結果終有一方要滅亡,這就是逆天之舉的代價,同時也是天道運行的軌跡!」


「天道?究竟是什麼?曾經我也聽軒轅和伽藍他們提過,而且似乎還頗為重視!」夢情顯然想起了一萬年前軒轅和伽藍的對話。

「天道,是一種潛意識的規則,他凌駕於萬物之上,你感覺不到,意識不到,它在你不知情的情況,便已引領著你的方向,宇宙運行、演變、興衰,都在他的囊括範圍之內,我們以前喜歡把它稱為命運,也有人稱為為緣分,總之是一個虛無縹緲的東西!」

「那你們是如何知道它的存在的?」陸天羽完全聽不懂無夢的意思。

「活得時間長了,你自然感覺到一些平常感覺不到的東西,而天道之中包含一切,它不是什麼特例的空間,也不是什麼人為定下的規則,甚至是當下我們之間的對話也都是它的運行過程,你無法反抗,即便你想要掙脫,但你卻沒有意識到你腦中掙脫的這個念頭也是屬於它的範圍之內,如果宇宙最終滅亡,那也是它決定的結果!」無夢沒有正面回答陸天羽的問題。

「那換句話說,如果宇宙最後歸向和平,也是它決定的結果?」陸天羽問道。

「說是決定或許有些不太恰當吧!因為它不是一個有意識的個體,反正用語言不能很好的描述它的存在,但我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它確實是萬物的主宰,真真切切存在的東西!雖然你無法感覺!」無夢沒有否決陸天羽的觀點。

「那好,我就想看看天道究竟是選擇了我?還是凌霄?」陸天羽說完這句話,看向無夢,「什麼時候啟程?我已經急不可耐了!」

極品小農民 一天後,凌霄既然已經現身,我可不能等他動作,我們要先發制人,但這次不能直接空間跳躍,必須乘坐『夢幻號』!」無夢已經有了腹案,「你們先回去準備一下吧!這次的戰鬥可不是那麼容易就會結束的!」

「恩!」眾人都點了點頭。

公正星球

凌霄立於天台之上,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報告凌霄大人,尹天異天王已在外面等候!」士兵即使是面對凌霄的背影,也仍感覺呼吸沉重。

「恩!讓他進來!」凌霄頭也不回的說道。

「是!」士兵退了出去,尹天異同時也走了進來,當他看到凌霄時,停步了。


「原來八大世家一直以來的傳言是真的,你果然另有別的身份!」尹天異看著凌霄的背影,說道。

「我沒讓你說話,尹天異!」凌霄轉過身,內斂的氣勢瞬間外放。

「恩!」尹天異臉頰上留下一滴冷汗,單膝跪地,「是!」

「對我的問題,你只需回答『是』就可以了!」凌霄再次轉過身,背對尹天異,「人造人X的數量報告上來的數目太少,三天內,我要你趕製出一個軍隊的數量!」

「這!」從尹天異的神情,顯然可以看出這幾乎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我的命令就代表結果!」凌霄眼神一變。

「額是!」尹天異低頭領令。

「很好,下去吧!」凌霄微微一擺手。

尹天異默不作聲的退了出去!

「上官夜!」應凌霄的聲音而出的灰發少年,上官家族現任首腦——上官夜!

「在,師傅!」而上官夜的回答卻令人驚愕。

「去調查星際之神一行的動向推算出他們到達的時間!」

「明白!」上官夜原地消失了。

「無夢,這次我不會再手下留情了!」 都市星球

無夢迎風而立,面容沉靜,使人無法看清他心中所想!

「出來吧!上官夜!」無夢頭也不回的說道。

灰發少年應聲而出,並沒有任何猶豫,出現之後也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裡!

「是凌霄讓你的來的吧!無論何時何地都做好充分的準備,那是他的優點,我給他三天的時間的準備,夠嗎?」

「恩!」上官夜面對無夢的回答輕輕皺了皺眉。

「怎麼了?有點驚訝?」無夢捕捉到了上官夜的反應。

「三天?也是師傅定下的期限!」無夢和凌霄的不謀而合,足以證明兩人之間互為對手的默契。

「三天足以毀滅一個世界,也足以創造一個世界!」無夢語帶深意。

「我會把這句話和之前的答覆轉告給師傅!」上官夜說完,原地消失了。

「凌霄,希望淘寶網女裝天貓淘寶商城淘寶網女裝冬裝外套這是我們最後一次對決了,一萬多年的時間,我累了!」無夢搖頭嘆氣,隨即便消失在原地。

陸天羽房間

「又要走了嗎?天羽!」霍雅不舍之情溢於言表。


「抱歉!霍雅,聽了凱賽特的故事,我不能坐視不理,我想你也一樣,對吧!」陸天羽抱住霍雅,安慰道。

「但是!」霍雅欲言又止。

「好啦,姐妹們都在看你呢!你可是大姐哦!」陸天羽調笑道。

「我不管,笑就笑吧!天羽,我真的不想再離開你了,你才回來一天啊!又要走,我捨不得,我真的捨不得!」霍雅面對陸天羽的調笑居然破天荒的撒起嬌來。

「這!」這時傳來了敲門聲。

「西爾芙,你去開個門!」陸天羽看向西爾芙。


「恩!」西爾芙點了點頭,順從的去開了門。

「雖然為了不打擾你們,才特意敲的門,不過看上似乎也沒什麼用處就是了!」無夢看見屋裡的情況,頓時明白了狀況。

妖王,乖乖來侍寢! ?」陸天羽雖然嘴上這樣說,但他還是有點慶幸無夢的到來的,畢竟在一定程度緩和了氣氛。

「看上去你們正在進行例行的分別啊?」無夢站在門口,笑道。

眾女沉默,雖然嘴上不說,但從表情還是能夠看出,她們對於無夢此時的出現顯得有些不滿!

「你們不必這樣,我會為我的突然出現找一個會令你們非常開心的理由!」無夢這話是對眾女說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