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劉雨晴幾人認真的點了點頭。

「這次回來,我會在地球留一個星期,然後我就帶你們一起走,以後也不會再回來了,你們將要處理的事情都處理一下。」宋清風看向宋子淵,「子淵,我後天去你學校給你辦休學。」這兩天正好是周末,學校都放假了,要等到星期一才能辦理休學手續。

「好的爸爸。」宋子淵高興的點了點頭。他雖然很喜歡學校,但是他更想去仙界看看傳送中的仙人,而且他也要修鍊,也要成為仙人。

「清風,我們這樣子出去會把別人嚇到的。」宋父指了指自己的臉。現在的他一下子年輕了二三十歲,出去絕對會嚇到村裡人。

「不用擔心,我自有辦法。」宋清風笑著拿出三張面具,分別遞給父母和妻子。子淵年紀本來就小,喝了靈泉水只是皮膚稍微白了一些,若不是仔細看也看不出什麼變化。 劉雨晴三人接過面具,打量了一下面具,看向宋清風。

「清風,你不會是讓我們戴著這個面具出去吧?」宋母一臉為難。她要戴這個面具出去,村裡人還以為她腦子有問題。

「娘,你戴上面具試試就知道了。」宋清風故作神秘的笑道。

宋母半信半疑的將面具戴在臉上,面具剛剛戴上臉,就化為了一道白光消失的無影無蹤。

再看宋母,她已經恢復到了之前的模樣。

「這也太神奇了!」宋父三人滿臉都是震驚之色。要不是親眼所見,他們真的無法相信這是真的。

宋母摸了摸自己的臉,「面具怎麼不見了?」

「這是幻化面具,戴在臉上后,可以幻化成自己想要變成的各種模樣,你們現在還沒有修真,還無法操控它。」宋清風解釋道,同時拿下了自己臉上的面具,讓眾人看到自己真實的容貌。

「我之前是怕你們會嚇到,所以也戴了幻化面具。」他現在的容貌比十年前還要年輕一些,他要是不戴面具,他們肯定都不敢認他。

眾人點了點頭,宋父和劉雨晴也分別將面具戴在了臉上。

「戴上了竟然一點戴面具的感覺都沒有,真的是太神奇了。」宋父揉了揉自己的臉,觸感竟然和沒有戴面具一模一樣。

「爸爸,你也給我一個面具吧。」宋子淵看到媽媽和爺爺奶奶都有面具,心中滿是羨慕。

宋清風伸手揉了揉宋子淵的頭髮,「爸爸有更好的東西給你。」

「什麼?」宋子淵一臉期待。

宋清風拿出一個儲物袋遞給宋子淵,「這個是儲物袋,裡面有著一間房間那麼大的空間,你可以將自己的東西都裝進裡面。」子淵現在還沒有神識,儲物戒給他他也無法打開,不過儲物袋卻不同,只要滴血契約就可以使用了。

「謝謝爸爸,這個要怎麼用?」宋子淵開心地接過儲物袋,開始研究了起來。這個儲物袋有些像是一個荷包,只有手掌般大小,它的口是封死的,他試了試也拉不開,不知道該怎麼放東西進去。

「這個要滴入一滴你的血才能用,你怕不怕痛?」宋清風寵溺的看著宋子淵,眼中滿是溫柔的笑意。

「不怕。」宋子淵搖了搖頭,同時將手指放進口中咬了一口,然後將手指上溢出的血滴在儲物袋上。

宋清風笑了笑,伸手拿起宋子淵受傷的手,拿出一隻玉瓶打開,將一滴淡綠色的液體滴在宋子淵的受傷的手指上,隨即就見到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很快那個傷口就消失不見了。

「不見了。」宋子淵收回自己的手,仔細的打量著自己的手指,發現上面別說傷口,就是一絲痕迹都找不到了。

劉雨晴三人回過神,笑著搖了搖頭。今天帶給他們的震撼實在太多了,所以現在他們也漸漸的有些習慣了。

「清風,你能不能讓人起死回生?」宋父問道。西遊記的太上老君有起死回生的仙丹,現在清風也是仙人,不知道他會不會有。

「可以。」宋清風點頭。他是五級仙丹大師,起死回生丹藥他早就可以煉製了。 聽到宋清風的話,宋父滿是激動,「我還以為都是電視劇里胡說的呢,原來真的有起死回生的仙丹啊,清風,你身上有起死回生的丹藥嗎?給我看看。」他伸出手,滿臉期待的等著宋清風拿出丹藥。

宋清風笑著搖了搖頭,拿出一瓶丹藥遞給宋父,「這裡裝的是九轉還魂丹,有著起死回生的功效。」

宋父高興的接過玉牌打開,一股葯香隨之撲鼻而來,「好香啊!聞著就有種神清氣爽的感覺。」

看了丹藥許久,宋父將玉瓶蓋上,小心翼翼的遞迴到宋清風的手中,「快收好。」這麼珍貴的葯,他能看到就已經很滿足了。

宋清風笑著接過玉瓶,意念一動將它收回了儲物戒中。這丹藥在父親看來很珍貴,但是在他看來卻只是如雞肋一般。飛升成仙后,生命已經永恆,如果在戰鬥中死去,仙人只要神魂不滅就可以想辦法復活,如果神魂被滅了,九轉還魂丹對仙人來說也根本沒有一點作用。

他之所以沒有將丹藥送給父親,是擔心父親太善良,會起惻隱之心,將丹藥送給將死之人。等到了仙界后,他自然會給他們每人一個儲物戒,到時他也會將一些對他們有用的丹藥裝進儲物戒中。

「爸爸,這個儲物袋要怎麼用?」宋子淵問道。他已經研究了半天,還是研究不出要怎麼使用。

宋清風拿出一塊靈石放進宋子淵的手中,「你看著這塊靈石,然後腦中想著把它裝進儲物袋,它就會自動進入儲物袋了,要拿出來也是一樣,只要想著將它拿出來就可以了,明白了嗎?」

「嗯。」宋子淵點了點頭,看向手中的靈石,然後按照父親所教的辦法去做,果然靈石瞬間就消失了。然後他就感覺到自己的儲物袋中多了一塊靈石。

「爸爸,這個太厲害了。」宋子淵又將靈石拿了出來,反覆的試了好幾遍。

「我們出去吧,外面有人敲門。」感覺到自己的陣法被人觸動,宋清風戴上面具看向家人。他布置的只是一般的低級陣法,並不會主動攻擊,所以就算被人觸動也不會發生什麼事。

「好。」劉雨晴幾人點了點頭。

宋清風意念一動,眾人已經出了造化珠,再次出現在了堂屋中。

「要不是親身經歷,我真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宋母看著周圍,笑著搖了搖頭。真想不到兒子離開了十年,竟然擁有了這麼大的本事。

「嗯。」宋父笑著點了點頭。

聽到外面又響起了敲門聲,「我去開門。」宋清風抬手揮去陣法,走上前打開了門。

只見門外站著很多人,老老少少,男男女女都有,宋清風看了眾人一眼,已經認出了他們是誰,「大伯!二伯!四叔!五叔!大伯母!四嬸!五嬸!」雖然歲月在他們臉上留下了痕迹,但是他們的五官還是沒有太大的變化。

「聽說你回來了,就過來看看。」為首的宋玉東說道。他是宋父的大哥,在宋家有著絕對的發言權。清風失蹤的這些年,三弟一家有什麼困難他都會幫忙。

「進來坐吧。」宋清風向著一旁讓開了一步,讓眾人進屋。 眾人走進屋,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宋玉東看向宋清風,「清風,這些年你都到哪裡去了?把我們大家都急壞了,還以為你真的出事了呢。」

「讓大家擔心了。」宋清風歉意的對著眾人笑了笑,將自己早已準備好的說辭說了出來,「我被山洪沖走後,就在一個島上養傷,那個島交通不方便,通訊也十分落後,我也沒辦法通知大家。」

「那你以後有什麼打算?」二伯宋玉興問道。

「正康,你廠里不是正好招人嗎?要不你給清風安排一下。」四叔看向自己的女婿說道。在宋家,他的女兒是嫁的最好的,女婿不僅家裡是開工廠的,而且對女兒和他們老倆口都很好。

楊正康點了點頭,看向宋清風,「清風哥,我廠里是專門做機床的,你要進廠得先培訓一下,你看你什麼時候有空去看看。」他聽妻子說過宋清風的事,所以對宋清風很佩服,不是每個人都有他那麼偉大的。

「我們果園也缺人,清風哥要是有意,也可以去我們果園,你以前是老師,在果園可以記記賬什麼的。」五叔的兒子也笑著說道。

看到大家都很關心自己,宋清風心裡感覺暖暖的,「謝謝大家的好意,只是我過兩天就要帶著爹娘他們離開了。」

「離開?你們要去哪裡?」宋玉東驚訝看著宋清風。

「這才剛剛回來,怎麼就又要離開了?」四叔不明白的看著宋清風。

宋清風無奈的笑了笑,在心裡嘆了一口氣,「我打算帶我爹娘他們,去我現在所住的那個島生活。」

「那你以後還回來嗎?我們要怎麼聯繫你?」宋玉興問道。

宋清風搖了搖頭,「應該不會回來了。」他看向一旁的宋父宋母,「爹!娘!這幾天你們和大伯他們商量一下,把房子什麼的處理一下,還有這些錢大家也分了吧。」他伸手從口袋裡拿出十萬放到桌上。他身上還有一萬多塊,也夠用了。而且他馬上就要離開了,離開地球那些錢和廢紙也沒有什麼區別。

宋父和宋母點了點頭。他們以後跟著兒子去仙界,也不可能再回來了,家裡的這些弟兄姐妹平時對他們都很照顧,將房產留給他們,他們也高興。

「這可不行,你們出去也要花錢,我們怎麼能拿你們的錢呢。」宋玉東第一個就不同意。

宋玉興贊同的點了點頭,「房子我們分了可以,到時我們各家出一份錢,錢你們帶著,外面的消費可不比家裡,用錢的地方多著呢。」

宋清風心中有些感動,看向宋玉東和宋玉興,一臉認真的說道:「大伯,二伯,我們去的地方用不了這錢,不是跟你們客氣,你們就收著吧。」

「什麼地方用不了這錢啊?清風,你到底要去哪裡?」宋玉東皺眉問道。就算在國外,也是可以兌換外幣的。

宋清風無奈的一笑,「我現在所住的地方是國外的一個小島,那個是一個私人島嶼,只能用島上的私有貨幣。這次我也是經過我們島主的同意,才能回來將家人接過去居住的,以後應該不會回來了。」他也不想騙他們,但是這也是無奈之舉,畢竟實話更讓人無法接受。 眾人一愣。他們還從來沒有聽說過有那樣的地方。

「那你們去了那裡不是沒有自由了嗎?」楊正康問道。一個需要島主同意才能出來的地方,肯定不會有什麼自由。

宋清風搖了搖頭,「不會,那個島很大,而且島上什麼都有,只要在島上,我們隨便去哪裡都可以。」仙界比起地球大了不止百倍,只要有實力,天南地北隨處可去。

「清風哥,那我們以後有沒有機會去那裡?」四叔的女兒宋清蘭忍不住問道。她真的很好奇清風哥他們去的那個小島是什麼樣子的。

「以後有機會再說。」宋清風虛應道。他能帶自己的家人去仙界,已經是很幸運的一件事了。

「清風,你們什麼時候走?」宋玉東問道。

「等這邊的事處理好了就走。」宋清風說道。他還要去找韓毅遠,將副宗主讓他帶給韓毅遠的的儲物戒給他,還有他也答應了要幫亦萍師姐帶一些地球上的特產回去。

宋玉東點了點頭,抬手看了一下自己的手錶,「這時間也不早了,正好大家今天都在,我們就聚聚,大家一起吃頓晚飯。」

「那我去地里摘些菜來。」

「我和正康去鎮上買些菜回來。」

「我家還有些曬的肉,我去拿來。」眾人說著,便起身走出屋子,各自忙碌去了。

房間里燈光幽暗,充滿了溫馨感,桌上的香爐中一縷輕煙裊裊,散發著沁人的幽香。

蘇瑾月靠在戰亦寒的懷裡,與他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寶寶們今晚特別興奮,已經在肚子里倒騰很久了,我估計他們等不到明天了。」

「你是說今晚就要生了?」戰亦寒坐起身,一臉緊張的看著蘇瑾月。之前瑾月說明天才是預產期,他也已經跟岳母說好了,到時讓岳母幫忙接生。

蘇瑾月苦笑一聲,「我以為是明天,可是這兩個小傢伙等不及了。」

「那我現在就發通訊給媽讓她過來一下。」戰亦寒說著,已經拿出來通訊符。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生的,只要你幫忙接著寶寶就可以了。」蘇瑾月伸手握住戰亦寒的手,對他笑了笑。她之前就決定自己生,她的寶寶不是普通的寶寶,而她也不是普通的孕婦。

「不行,生孩子可不是小事,你現在痛不痛?」戰亦寒說話間,已經輸入了一絲仙靈力到通訊符。他不僅要通知岳母他們,他還要通知父母他們,瑾月生孩子可是一件大事。

「有一點下墜的感覺,不是很痛,不過應該快了。」蘇瑾月坐起身,將頭靠在戰亦寒的肩上,「你不要緊張,我不會有事的。」

「亦寒,怎麼了?」對方傳來林素問的聲音。

「媽!瑾月要生了。」戰亦寒看著蘇瑾月的肚子,眼中滿是擔心之色。雖然瑾月一直說沒事,但是他還是很擔心,以前他聽說女人生孩子就是去鬼門關走一回,而且生孩子的痛是難以想象的,瑾月是為了他才承受那樣的痛的,他怎麼可能會不擔心,不心疼她。如果男人可以生孩子的話,他寧願由他來生。

「我馬上就來。」林素問立即應道。

切斷通訊符,林素問一邊下床,一邊對著一旁的蘇離赫道:「快點,瑾月要生了。」

蘇離赫聞言,連忙快速的從床上跳起來,拉著林素問的手就向外面跑。瑾月生孩子可是大事,可得快一些趕過去。 得到蘇瑾月要生的消息,眾人很快都趕了過來。

「二嫂,大嫂她生了嗎?」戰亦萍停下腳步,看向秦曉雲問道。她一得到消息就立即趕了過來,就怕錯過了這個重要的時刻。那可是她的小侄女和小外甥,她可不想錯過他們出生的重要時刻。之前二嫂和三嫂生寶寶的時候,她都錯過了,可是後悔了好久呢。

「還沒,不過應該快了,蘇伯母和娘已經進去了。」秦曉雲微笑道。現在她心中也充滿了期待,大哥和大嫂都那麼優秀,他們的寶寶肯定非常漂亮。

「我進去看看。」戰亦萍說著,就要向蘇瑾月所在的房間走去。

秦曉雲一把拉住戰亦萍,「你別急,還是等大嫂生了再進去吧。」她其實也很想進去看看,只是自己進去也幫不上什麼忙,亦萍連孩子都沒有生過,進去就更加幫不上什麼忙了。而且裡面人一多,仙靈氣也會受到影響。

「好吧。」戰亦萍只能無奈的點了點頭。二嫂不讓她現在進去肯定是有原因的,她還是在外面等著好了,反正等大嫂生了她就可以看到了寶寶們了。

「哇!」這時一道洪亮的嬰兒啼哭聲從裡面傳了出來。

「生了!生了!大嫂生了!」戰亦萍開心的又蹦又跳,再也等不及向著房裡衝去。

秦曉雲無奈的一笑,也抬步跟上了戰亦萍。

戰亦寒開心的看著自己手中先生的小哥哥,眼中充滿了溫柔。這是他和瑾月的第一個孩子。

小哥哥一臉委屈的看著戰亦寒,小鼻子一抽一抽的,看起來十分的可愛。爸爸可真壞,明明他不想哭,他偏偏下手那麼重,打的他的小屁股好痛。

「出來了。」林素問開心的抱起接著生下來的第二個小寶寶。

戰亦寒伸手接過小寶寶,低下頭輕輕地在小妹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臉上的笑容燦爛的猶如朝陽。

小妹妹咯咯的笑著,紅撲撲的臉就像一個蘋果,讓人有種想要咬一口的衝動。

小哥哥不滿的瞪了戰亦寒一眼。這是什麼差別待遇,為什麼他出生就得挨屁股,妹妹出生爸爸就親一口。嗚嗚嗚,他好委屈。

戰亦寒一手抱著一個寶寶,來到蘇瑾月的身旁,將兩個小寶寶放在她的身邊,看著她的目光中充滿了心疼之色,他伸手將她汗濕的頭髮撩到她的耳後,「辛苦你了。」

蘇瑾月微笑著搖了搖頭,看向身旁的兩個孩子,「他們真可愛!」

「嗯。」戰亦寒笑著點了點頭,伸手握住蘇瑾月的手慢慢的收緊。這是他和瑾月的孩子,除了瑾月外,他們是他最疼愛的寶貝。

蘇瑾月看著戰亦寒,絕美的臉上揚起一抹幸福的笑意。從今天起她的人生,真的已經圓滿了,有愛她的老公,有兩個可愛的小寶寶,還有他們的家人。

戰亦萍跑進房間,看到這一幕溫馨的畫面,放慢了腳步,輕手輕腳的來到床邊,看向床上的兩個小寶寶,「哇!他們好可愛啊!我能抱抱他們嗎?」她可以發誓這是她見過的最可愛,最漂亮的寶寶了,雖然她也沒有見過幾個寶寶,但是她真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漂亮可愛的寶寶。 蘇瑾月微笑著點了下頭,「當然可以。」

「來,姑姑抱。」戰亦萍開心的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抱起小哥哥,「他是大寶還是二寶?他長得好像大哥。」雖然小寶寶才剛剛出生,但是五官卻和戰亦寒一般無二,甚至比戰亦寒還要更精緻一些,可以想象,以後的他絕對會成為仙界女仙們心中愛慕的美男子。

隨後跟上來的秦曉雲也伸手抱起了小妹妹,「她真漂亮!好像大嫂,大哥,你以後可有的操心了。」

戰亦寒揚唇淺笑。以後哪個臭小子想要追求他的女兒,那得先過了他這一關,不然想都別想。

王美珍笑著走到戰亦萍和秦曉雲身旁,看著她們懷中的兩個寶寶,「小哥哥是大寶,小妹妹是二寶。」他們真是越看越可愛,讓她恨不得抱著他們不放。這可是她盼了很久的孫子孫女。

「我們能進來嗎?」外面傳來白麗娜的聲音。

「進來吧。」林素問開口道。

接著就聽見一陣腳步聲,白麗娜,瞿櫻璃和秦悠悠走了進來。

三人來到抱著寶寶的戰亦萍和秦曉雲身旁,看向她們懷中的兩個寶寶,雙眼立即一亮。

「好可愛啊!讓我抱一下。」白麗娜笑著伸出手。看到小寶寶,她也想起了自己孩子剛剛出生的時候,也和這兩個寶寶一樣可愛無比,讓她突然有種還想再生一個的衝動。

戰亦萍依依不捨的將懷中的小哥哥遞給白麗娜。

白麗娜笑著接過,看著小哥哥可愛的模樣,忍不住低下頭在小哥哥的臉上親了一下,「這是小哥哥吧,跟寒哥長得真像。」

小哥哥被白麗娜親了一下,咯咯的笑了起來。

「你們快看,他笑了。」白麗娜看到小哥哥燦爛的笑臉,開心的對著眾人說道。

「小妹妹也笑了,她笑起來更可愛了!」秦悠悠開心地看著懷中的小妹妹。她真的有種想要將小妹妹抱回去的衝動。

戰亦寒和蘇瑾月相視一笑,眼中充滿了幸福和甜蜜。從今天起,他們將正式成為爸爸媽媽,有了兩個孩子,他們的生命將更加圓滿。

「大哥,大嫂,你有沒有想過要給兩個寶寶取什麼名字?」戰亦萍看向戰亦寒和蘇瑾月。

蘇瑾月點了點頭,「小哥哥叫戰雲景,小妹妹叫戰雲顏。」

「好聽!」戰亦萍贊道。她之前還以為兩個寶寶都沒有取名字,她還準備了一大堆的名字。不過既然大哥大嫂已經想好了兩個寶寶的名字,她也只能作罷。

「那兩個寶寶現在也是修士嗎?」戰亦萍看了一眼白麗娜手中的小哥哥,她看不出小哥哥的修為,但是她知道小哥哥肯定不可能是普通人。

「他們現在的修為都是散仙後期。」戰亦寒點頭道。兩個寶寶的修為的提升速度,比他和瑾月預期的還要快。他們開始以為他們生的時候最多是散仙中期,沒想到他們在生之前又提升了一個等級。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