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我親愛的女兒,咱們家爸爸的地位你應該懂。」

易小芊:……

最後易陽還是去送了兒子,這也成了易大千的噩夢。

「兒子,看帝都大學,頂級學府,你可要好好努力啊。」

「知道了爸,咱們進去吧,我看到物理系了。」

兩個人走到物理系,馬上就有幾位學生站起來迎接。

「同學你好,你是物理系新生嗎?」

易大千看著這位小姐姐直接和老爸進行了對話,一時間大腦發暈。

「那個,我才是學生。」

聽到易大千的話,小姐姐不好意思的笑了,臉都紅了。

「不好意思同學,你哥哥上大幾了,也是咱們學校的嗎?」

易大千:……

易陽嘴角一直上揚,不管男女,聽到別人說自己年輕,都是很開心的事情。

「同學,我是他爸爸,這是我親生兒子,我快五十了,你應該叫我叔叔。」

這下這位女同學也暈了,她想到很多可能,甚至腦補了自己和白馬王子的相遇,突然樣子變成了大叔,太難接受了。

「叔……叔叔您好,實在不好意思叔叔,我現在給您兒子辦理手續。」

辦完了東西,分好了宿舍,拿好了物品,易陽一直憋著笑,帶著鬱悶的易大千去宿舍,到了宿舍,發現裡面好多人,都是學生親友。

「您好,是317宿舍吧?」

易陽禮貌的敲門問了一下。

「是,哥們你也住這個宿舍,我是這個上鋪的,王陽明,東省來的。」

易大千又方了,他不知道自己在爸爸跟前是不是會隱身,大家都忽視了他。

「陽明,幫同學拿東西。」

「來給我吧。」

王陽明把東西接過去了,易陽把易大千推了出來。

「我也是送學生的,這位才是你的同學,大千,你同學看起來很不錯,好好相處啊。」

「不好意思啊,易大千你好,你睡哪個,現在宿舍就咱們兩個,今年規矩,先來先選,往年都是固定的。」

易大千選擇了靠窗上鋪,然後王陽明幫助他鋪床,易陽看著,就沒在伸手。

「孩子,坐下,你這當哥哥的也不容易,大學畢業了嗎?」

問話的是王陽明的父親,他的父母都來了,送兒子上帝都大學,多榮耀的事情。

「咳咳,那個,請問您貴庚了?」

易陽不知道該怎麼稱呼,貿然稱呼老哥什麼的也不太好,所以只能尷尬的提了個問題。

「我爸四十五了,身體可好了。」

王陽明替爸爸回答了。

「那個,其實我是易大千的父親,我今年四十八了。」

此話一出,室內安靜了,一分鐘后。

「那個,那您保養的可真好,這,這也太不像了。」

隨後兩個舍友也到了,好像商量好了一樣,都是今天來報道,不過這次易大千直接主動介紹。

「這是我爸,今年四十八了,就是長得年輕。」

雖然大家都不敢相信,最後還是接受了,幾位媽媽還一直問易陽用的什麼的化妝品,保養的這麼好。

從此之後,易大千再也沒讓爸爸去過學校,他實在不想每次陌生人面前都要做一次解釋,有一個不老的爸爸有時候也挺苦惱…… 大半個小時后,林楠趕到門店內,見到了吳俊凱,先前電話的事情吳俊凱已然告訴林楠,這件事看起來越發不簡單了,讓他也越發的擔心,報警暫時是肯定不敢了,否則對方還不知道干出什麼事情來。

「林楠,這件事怎麼辦,那些人擺明著是沖著你來的啊?」吳俊凱擔心,雖然以前不務正業,甚至瞎胡混,但這種事情他可不敢幹,而且擺明著那些人不是善類,目的性很強的。

林楠在之前電話里一聽就明白了不少,甚至心中隱約也有了目標。

在整個縣城中,他也就得罪兩個人而已,一個是夏家的那位少爺,不過以他和夏家的關係,估計他也沒有那個膽子動手,林楠的實力他也清楚,一般人根本不夠看。

另外一個,也就是那個江浩了,也就是他最有這個可能,正好還一直對陳佳影賊心不死,而今綁架陳佳影,然後指名道姓找林楠,毫無疑問,這是要報復了。

上次的事情,估計被嚇破了膽,讓他老實了一段時間,而今估計是找到了靠山了。

「沒事,我倒要看看他們要幹什麼!」林楠沉聲,眼中帶著冷意,若非擔心打草驚蛇,他此刻就想辦法找到江浩家,然後直接殺過去。

隨即,林楠撥通了那個被吳俊凱拉黑的手機號碼,對方也很快接通。

「我是林楠,讓陳佳影接電話,我要確認人無事,否則直接報警算了!」林楠毫不客氣的說道,眼下他要確認,否則真若是出事了,那林楠還等待個屁,直接殺上門算了。

而且用陳佳影,他也能威脅一下對方不要輕舉妄動。

對方顯然早就知道林楠趕到縣城,對於他打來電話並不覺得奇怪。

「放心,這小美妞還完好無損,不過晚上你若是不出現的話,那我就不客氣了,這種小清新美女,估計肯定很爽。」電話那頭的聲音傳來,帶著淫+笑,猥瑣之極。

「我要看到人,否則你們跑到天涯海角我也會把你們揪出來,要多少錢都可以,我都可以給你湊!」林楠寒聲,充滿了冷意。

掛了電話,很快對方發過來一個視頻,看不到具體地方,但卻有種陳佳影的身影,此刻正被雙手雙腳的綁在一個椅子上,渾身不能動彈,但至少渾身還算是完好無損,整個人就是看起來憔悴不少,眼淚汪汪的。

同時,視頻內還再度警告林楠,想要人,晚上見,若是報警的話,他們就直接撕票。

「林楠怎麼辦?」吳俊凱看到此刻的陳佳影顯得更使得擔心了,而且此刻但的也不僅僅是陳佳影了,也包括林楠,用腳指頭想都能明白,這群人不是要錢,而是要林楠,從一開始到現在,都沒有提到半毛錢的事情。

「沒事,你囑咐其他不要亂說,晚上都注意點安全,晚上我會把佳影救回來的。」林楠沉聲說道,無論如何小姑娘不能出事。

「可是那你的安全怎麼辦?要不咱們還是報警吧?」一聽林楠這麼說,吳俊凱更擔心林楠的安全了,若是之前吳俊凱對於林楠的死活並不怎麼在意,但眼下不同了。

這麼一段時間的接觸相處,早已明白了林楠的好,而且更是和老姐關係特殊,這若是林楠出個事,那就麻煩了。

看的出來吳俊凱的擔心,林楠微微一笑。

「你又不是沒見過我的手段,這些人想找我麻煩也沒有那麼容易,我可不是吃素的!」林楠給予吳俊凱一個放心的眼神,叮囑他不要亂說,這件事他覺得沒什麼,但傳到周穎以及家人那裡就不好了。

吳俊凱雖然擔心,但看林楠如此信誓旦旦的模樣,也只能把話都咽了回去。

從門店出來,林楠坐上車,不斷通過後視鏡打量著,看看是否有人跟隨,對方如此掌握自己的行蹤,估計會有人在店門口位置監視,不過等了半天,卻沒有任何反應,也沒有看到可疑的蹤跡。

開動車子,林楠依舊在注視著後視鏡,期待找到突破口,但還是一樣。

縣城內,陳凡也沒什麼朋友,唯有的也就是夏家了,不過這種事情他也不好找人幫忙,否則一個不慎被對方知道,陳佳影小姑娘就真的有危險了。

漫無目的的在縣城內閑逛著,此刻還不到十點鐘,距離晚上他們要求的時間還有十幾個小時,一邊開車,一邊暗自琢磨著晚上的事情。

雖然和吳俊凱說的那麼輕鬆,但林楠可不傻,對方敢如此找上門來,肯定也是早有準備,林楠不得不好好準備一番,原本林楠也考慮過找夏冰幫幫忙,哪怕是不驚動警察,請她也不錯,她的身手林楠也是見識過的,而且一個美女,估計對方也會放鬆警惕。

不過隨即就被他給放棄了,真若是出事,那就更悔不當初了,還會額外連累一個好姑娘,得不償失!

將車子停在一個偏僻的地方,林楠開始在通天店鋪內尋找著,期待能有所發現。

自從升級之後,多了不少神奇的東西,讓林楠都覺得眼花繚亂,遇到難題的時候,林楠不由自主的就想翻起來看看,或許能有著合適的東西。

就好比之前的羅源之事,便是林楠在通天店鋪內採購的一份特殊藥劑,以現在的醫學手段,甚至都無法探查到,成功的讓羅源得到應有的教訓。

哪怕是現在,雖然林楠沒有打聽過,但絕對相信他的下場,不會好,通天店鋪的信譽,林楠還是非常相信的。

趁著還有時間,林楠細細尋找著,他不怕對方派出什麼高手之類的,但卻非常擔心對方放冷箭,畢竟是血肉之軀,林楠還是很擔心的,為此要找到一個最好能庇護自己的好東西。

一直到半個小時后,林楠細細尋找,終於連上露出一絲笑意,找到了一種還算是好用的好東西。

不得不說,通天店鋪內的東西也是五法八門,種類很多,這一點讓林楠越發的滿意了,也沒有再罵它蹩腳的玩意了。

半步香,這就是林楠找到的一種好東西,和林楠聽過的迷魂香有些類似,但卻更好用,更強大! 陳佳影失蹤被綁架之事,真正知道的暫時也就林楠吳俊凱以及店裡的銷售小姑娘,其他人並不清楚,林楠交代過不能傳出去,雖然心中著急,但也沒有辦法,只能等待著晚上林楠救人。

天色黑了下來,林楠和吳俊凱待在店裡,銷售員小姑娘提前下班休息。

「晚上我和你一起,兩個人也算是有個照應,真若是你出事了,估計老姐要恨死我了,我還是和你一起的好,要死一起死算了。」吳俊凱沉聲說道,下了不小的決心,甚至連趁手的傢伙都準備好了,這架勢完全是拚命的節奏。

看到這裡,林楠忍不住輕笑而出,怎麼搞的真的跟上戰場的一樣,相比於吳俊凱的緊張,林楠倒是很放鬆,找到了應對之策后,對晚上之行毫不擔心。

「幹嘛搞的跟生離死別一樣。」林楠笑著說道,不過話鋒突然一轉,很是認真的說了一句。

「其實你這傢伙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麼混蛋,還算是有點良心,不忘周穎這麼在意你這個老弟。」

前半句還算是正常,不過這後半句吳俊凱就不怎麼樂意了。

「什麼叫沒想象中的混蛋,我吳俊凱有那麼差勁嗎?」吳俊凱不滿的說道,為自己辯解。

「以前欺負我的時候,你都忘記了,哪次不夠混蛋的,幹了不少偷雞摸狗的事情,別以為我不知道……」林楠開口,笑著道出了不少吳俊凱的糗事來,不少都是見不得光的糗事,而今被林楠提起,當即臉色就有些不自然了。

雖然算不得大奸大惡之事,但總歸面子上掛不住。

「打住,我那叫真性情,別亂說,雖然你現在是我老闆,還是我老姐男朋友,但可別忘記了,我和我老爹還沒有同意呢,想順利過關,可不那麼容易!」吳俊凱連忙叫停,和林楠論起了他和周穎的事情來。

果不其然,提到這裡,林楠無奈了,吳俊凱開始嘚瑟了,這是林楠的軟肋,他很清楚。

「雖然老爹對你態度有著一些小改變,不過想成為他女婿,就沒那麼容易了,老爹對這個要求可高了,整天說找要讓老姐找個真正的俊傑,你估計還入不了他的法眼。」

這點,也正是林楠所擔心的,這個舅舅雖然對自己改觀一些,但想要認可自己和周穎這件事難度不小,否則就好辦多了。

當然,吳俊凱這傢伙算是被搞定了,有他作為內應無疑方便的多,搞定吳培軍那位舅舅也會更簡單一些。

不知不覺中,二人在店內閑聊著,說起了林楠和吳俊凱二人雖然是表兄弟關係,但還真沒有這般靜靜的坐在一起閑聊著,以前的吳俊凱和林楠,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也混不到一起去。

以前的見面,逮住機會吳俊凱幾乎都是想教訓林楠,一點好臉色沒有。

二人聊了很多,從兩個家庭,到周穎,再到陳佳影身上,聊著聊著林楠發現了不同,吳俊凱這傢伙貌似對陳佳影有些關心的過頭了,貌似對其他銷售員好像也沒有這麼上心過,這不由讓林楠深深的多看了吳俊凱一眼。

「你怎麼樣最近,和你那小女朋友不是說要到了談婚論嫁地步了嗎?」林楠突然間開口詢問到,吳俊凱之前據說很不錯的,都要到了結婚的地步,吳培軍前幾天還在和林楠炫耀,說吳俊凱找了個不錯的媳婦,家裡在縣城還是當官的,很是不錯的樣子。

不過眼下在自己的詢問之下,吳俊凱目露一番惱怒之意,雖然沒有直接表現出來,但林楠還是能夠感覺到,而且吳俊凱順手將桌上的一罐啤酒給痛飲下去。

看到這一幕,林楠更是覺得這其中有問題了。

「怎麼了,有問題可以告訴我,現在可不是以前,不用那麼客氣了。」林楠輕聲開口,有些事情林楠相信還是能夠幫忙的。

吳俊凱喝了一罐啤酒,情緒反而更不好了,深呼一口氣之後,搖搖頭。

「算了,分手了,那樣的女人太嫌貧愛富薄情寡義了,家裡給找了個有權有錢的公子哥,就特么的見一面便和那小子好上了!」吳俊凱罵罵咧咧的說道,顯得很不忿。

如此,林楠也就明白了,這種事情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不過正如他所言的那種,嫌貧愛富,薄情寡義的女人,還不如不要,否則現在不分,以後也過不好。

「喝一個,以後肯定有更好的等你!」林楠也拿起一罐啤酒,和吳俊凱示意了一番,同時也開口說道。

吳俊凱深深的點點頭,很快身上的那種失戀的勁頭就消失了,先是露出一絲喜色,不過隨即又變得擔心起來。

「林楠,你可以一定要把佳影救回來,你自己也不能出事。」

林楠點頭,這一點毋庸置疑,不過隨口再度問了一句。

「佳影是個好姑娘,你覺得怎麼樣?」

吳俊凱估計此刻也沒想到林楠會問這句話,更沒有理解其中的意思,幾灌啤酒下肚,本身也有些暈乎感覺,情不自禁的點點頭。

「她是個好姑娘,很善良和溫柔美麗。」

說出這句話的時間,他自己可能沒有反應過來,但林楠卻能看的清楚,在他的臉上有著一絲異樣的神色,這無疑是徹底證實了林楠的猜測,還真是出乎意料,吳俊凱竟然對陳佳影有一些感情。

與此同時,就在林楠和吳俊凱二人坐在店裡等候著綁匪電話的同時,縣城外的一座別墅內,陳佳影被關在一間房間內,身上的依舊綁著繩索,臉上帶著極大的怒意,狠狠的瞪著身前之人。

「江浩,你想幹什麼,快放開我!」陳佳影怒斥,昨天下班,她突兀的被人綁走,然後就被帶到這個地方,再然後她就發現了江浩,頓時明白了這件事的始末都是江浩在搗鬼。

然而對她而言,哪怕是明知道江浩搗亂也沒用,她無力反抗,甚至若非昨天自己剛剛趕上特殊生理期,只怕江浩早就直接霸王硬上弓了,根本不會講她留到現在。

「我告訴你江浩,林大哥是不會放過你的!」 「老公,這部劇拍出來影響很大吧,很多都是真實故事改的,恐怕上頭會不同意。」

「我給國勝打電話了,他幫我問了下,說上頭覺得可以,也正好展示一下這些年的成果。」

國勝,易陽小時候救的那位,他父母已經退下來了,在家養老,他們一家子把生命都獻給軍隊了。

「那就拍吧,不過人可要好好選,不弄那個什麼偶像,沒有代入感,我看這戲老演員拍才有味道。」

易陽也是一樣的想法,他也覺得這部戲必須是老戲骨,而且國勝說了,這戲不光廣電要審核,上面的人也要看,必須通過了,才能上映,對於這點,易陽沒有異議,當然,有也沒用。

周一,易陽再一次來到公司,他這兩天看了大家給他發的東西,覺得公司的人其實不是沒辦法,可能是老人氣氛帶的不太好,都覺得有易陽就不用自己操心,年輕人有想法也不敢提,就造成了惡性循環。

就拿一個叫古廣的提議來說,他建議重新做選秀的節目,他認為只要有新想法,已經沒落的選秀還是可以重新被接受的,可惜,沒有人重視這個意見。

「你們自己看看吧,公司員工這麼多建議,我不知道你們各個部門是怎麼做的,為什麼不去考慮建議的可行性,我現在也不想追究什麼,所有人工資降一個等級,留用現職位,如果還不能及時做出改變,不好意思,那隻能是讓更有能力的人上來,我說的是在座所有人,都一樣,包括我,誰能帶公司走的更好,我的位置都可以給他,對於這個安排你們有問題嗎?」

易陽的態度都擺在那兒了,誰會有問題,一個個都表態絕對做出改變,易陽也就放下了這個話題。

「第二件事情,這是我們馬上要拍攝的劇,大家要做好準備,我親自出演,導演部的老部長林冰也會回來,我們今年年前要把這部戲拍攝完畢,大家先看一下這部戲的內容吧。」

所有人拿到文件后就開始看電視不看不知道,一看還真是嚇一跳,所有人都沒想到,老闆剛回來竟然就拍攝這麼勁爆的題材,要知道,這種題材頂多是找一些不疼不癢的寫一下,寫這麼詳細的真沒有,最主要的是裡面的故事他們在現實中聽到過。

「老闆,這題材,不會有問題吧,尺度是不是太大了?」

這問題也是大家想問的。

「我拿出來自然是有把握的,各部門現在要做的就是配合,抓緊讓人員到位,有問題嗎?」

「沒有。」

「散會。」

易陽來去匆匆,員工只看見各位公司高層出來后表情都很興奮,看來是有好消息,只不過又不能去問,一個個只能等著通知。

「易世界反腐大劇人民的名義正式立項。」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