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獸軒第一醫獸師嗎?水平也不過如此。」白宇浩暗笑搖頭道。

「賈師傅,怎麼樣?」一旁的吳總管看了正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的黑須男,低聲問道。

「奇怪,這天威虎並沒有生病的跡象,也沒有受到任何外傷,或是內傷,看起來並沒有並沒有什麼問題,可為什麼會這樣?」賈賀轉頭看了黑須男一眼,便往一側走了進來。

吳總管立刻會意地也跟了過去。

「賈師傅,這隻御靈獸是不是被動了手腳。」吳總管很有經驗的低聲道,因為這種事情,奇獸軒也是時常碰到,專門有些傢伙會先到奇獸軒買一隻御靈獸,然後,又在御靈獸身上動些手腳,然後,就以奇獸軒賣了病獸給他們為借口,進行敲詐勒索。所以,他一聽賈賀說這隻天威虎幼獸兵沒有什麼沒問題,就明白估計這黑鬍子動了什麼手腳,介以來詐騙奇獸軒的高額賠償。

不過,以蕭家的醫獸實力,還沒有讓哪個傢伙得逞過的,就算這些傢伙的手段再高明,也會被識破,不如,奇獸軒也不會打成假一賠十的名號。

「這隻御靈獸也許是被下了什麼毒,不過,如果下了毒的話,馬上就能試的出來。」賈賀猜測道。

「那趕快試吧,如果是騙子的話,絕不能輕饒了。」吳總管恨恨的說道。

賈賀點了點頭,隨後,便命人取來了專門用於試毒的工具。

這奇獸軒早就形成了一套專門用來檢驗御靈獸是否被下毒的方法,所以,也有專門的工具。這最通常給御靈獸所下的毒都是慢性的,不致命的毒,可以讓御靈獸生病,出現各種癥狀,卻檢查不出原因。但通常,這種慢性毒是最容易試出來的,因為一般的毒都會融於血液之中,尤其是慢性度,在血液的沉積最明顯,所以,只要用銀針見血便可試出。

只見賈賀開始用不同長短粗細的銀針,輪流插入那隻天威虎幼獸的身體之中,檢查天威虎幼獸的血液,但都拔出后,卻發現那些銀針上所沾的血都十分乾淨,顯示不出沒有任何的毒性。

這黑須男見賈賀用銀針試不出毒來,便得意的笑了笑。

「莫非是用了熏香?」賈賀嘀咕了一句,這第二種常用的手段,就是利用熏香,但熏香雖然本身沒毒,長時間吸取之後,也會對御靈獸的身體造成影響,短時間內,讓御靈獸出現類似生病的狀態。

所以,賈賀便馬上就點了一種專門用於解熏香的凝清草,放在天威虎幼獸面前,但過了一會之後,卻還是沒有任何效果。

隨後,賈賀又試了幾種方法,但天威虎幼獸卻絲毫不見好轉,看起來並不像是中了毒。

「這種情況我還是第一次遇到……」賈賀對吳總管搖了搖頭,顯然是束手無策了。

其他三位醫獸師也紛紛點頭。

「不知道是我太厲害,還是他們太笨了,這麼簡單的原因竟然沒看出來。不過,這傢伙還真是聰明,用的方法雖然簡單,但是,卻能讓這些所謂的醫獸師各個束手無策。」白宇浩見狀,也搖了搖頭的心裡暗道,儘管,他很想救那個天威虎幼獸一命,可是,他又不想暴露自己。

「你們別在拖延時間了,本大爺可沒時間跟你們磨蹭……」這時,黑鬍子似乎早就算好了時間,立刻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看起來很生氣的樣子。

「這位大爺,你再稍等一會。」吳總管急忙安撫道。

「等什麼等,你們奇獸軒分明就是賣了一隻病獸給我,卻還裝作很無辜的樣子,當大爺我是好欺負的嗎?算了,本大爺今天心情好,也不會你們賠一萬兩,只要賠五千兩就行了。」黑須男五指一伸道。

「可是這個大爺,這隻御靈獸賣給你的時候,你也檢查過的,如果是病獸的話,你應該也看得出來,也不可能要的。」吳總管解釋道。

「誰知道是不是你們奇獸軒動了什麼手腳?」黑須男立刻賊喊做賊起來。

「你……」吳總管雖然已經確定這黑須男分明就是來欺詐的,但卻拿不出證據,一時間臉色也是青了起來。

!! 「如果你們奇獸軒不賠的話,你們不仁,我也不義,我現在就出去給你們奇獸軒宣傳一下你們所賣的御靈獸……」黑須男叫著,馬上就朝那隻已經快死的天威虎幼獸走去,威脅道。

「要是大少爺在就好了。」這時,吳總管不由看了賈賀一眼,這賠是肯定不能賠了,可是,卻又不知道這黑須男是動了什麼手腳。而他口中的大少爺,就是蕭榮的義子蕭秦宇,因為蕭秦宇幾天前和蕭榮去了木神國國都還沒有回來,不如,這黑須男肯定也不會在這裡囂張了。

「那二小姐呢?」賈賀立刻說道。

「二小姐和三小姐一大早就出門了,也還沒回來……」吳總管頭疼道。

「你們磨磨唧唧的好了沒有?到底賠不賠?不賠的話,我就不客氣了。」黑須男又叫囂起來,凶神惡煞的,一副準備拆店的架勢。

「賠什麼賠?敢來我們奇獸軒敲詐,你的膽子也太大了!」就在此時,一道嚴厲的嬌音響起。

吳總管和賈師傅轉頭一看,立刻就像是遇到了救星一般,叫道:「二小姐……」

此刻,也在房間內的白宇浩尋聲看去,就見一道柔媚動人的嬌影走了進來,映入眼帘,舉止優雅,落落大方,輕盈漫步,猶如大家閨秀一般,長得也是閉月羞花,眉如柳,眸如星,小巧瑤鼻,櫻桃小嘴,典型的古代美女,而且,也有一身地斗七級的御靈者實力。

雖說這女子不如慕乙女、龍雪妍那般絕色,但絕對一城之花級別的美女,相當的有女人味,唯一不足的地方,可能就是有點平。

而就在這美女身旁,還跟著另一道風格迥異的嬌影,正是收留他的三小姐,蕭嬌兒。

「看來她應該就是二小姐蕭媚了,這兩姐妹也算是千嬌百媚,各有風韻了。但同為姐妹,為什麼一個發育的那麼好,一個就差強人意了呢?」白宇浩嘴角一勾,有些好奇的疑問道。

而蕭家兩姐妹一出現,那黑須男馬上就目露淫光地打量起兩姐妹起來。

「這位應該就是蕭家的二小姐吧,長得還真是漂亮,勾得本大爺魂都快沒了……」黑須男一臉笑盯著蕭媚,接著,看起來很無辜的說道:「二小姐說我敲詐奇獸軒可有證據,可不要無賴好人啊!」

「你用的那點雕蟲小技,瞞得住別人,可瞞不了我。」蕭媚說著,立刻走到了那隻天威虎幼獸旁。


黑須男見蕭媚如此信心十足,似乎也有些心虛地瞥了蕭媚幾眼。


「二小姐,剛才我已經檢查過了,可是並沒有發現什麼內傷和外傷以及中毒的癥狀……」賈賀拱手道。

「那一定是被以恰到的手法挫傷了這隻御靈獸的筋脈,以他地斗級的實力,並不難做到,但只要恢復這隻御靈獸的筋脈就行了。」蕭媚轉眸瞪了那黑須男一眼,篤定道,只見她馬上玉手一翻,就見玉掌放出一陣朦朧的光芒,開始在天威虎身上捏起來。

這時,天威虎的情況似乎有些好起來,呼吸似乎也比剛才順暢了一點,有所恢復。

這蕭媚施展的就是蕭家祖傳的醫獸術,名為聖療回命手,利用靈力來對御靈獸的身體和筋脈進行刺激,從而進行治療,特別對於筋脈受傷的御靈獸十分有效。

「還是二小姐厲害。」吳總管見狀,馬上瞪向黑須男,一臉你要倒霉的樣子。

「她想害死這隻御靈獸嗎?」但此刻,白宇浩卻目光冷凝了一下。

片刻之後,天威虎的情況才剛好轉,但突然就渾身抽搐了起來。

蕭媚見狀,神色登時一驚,而黑須男馬上露出了一陣陰笑。

「這是怎麼回事?」蕭媚十分不解道,按理說,她判斷應該並沒有沒錯,可是,這天威虎幼獸現在的反應卻在意料之外。

「蕭小姐,現在你沒話講了吧?這隻御靈獸應該本來就有很嚴重的病,你們堂堂奇獸軒居然以次充好,我真是太失望了。不過,我是個實在人,如果蕭小姐懂得做人的話,這件事我一定會好好保密的!」黑須男野心畢露的搓了搓手道。

「二小姐?」吳總管馬上看向蕭媚。推薦緋雨作品《陰陽同修》最好看的一本書!

蕭媚也是怒眼一瞪,但見天威虎確實不見好轉,而且情況變得十分嚴重,如果,黑須男真要鬧起來的話,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明顯是他們奇獸軒站不住腳。

「吳總管,拿一萬兩賠給他。」蕭媚考慮了一下,便道。這一萬兩事小,但奇獸軒的名聲是大。

「可是,二小姐,他根本就是……」吳總管心有不甘。

「去吧。」蕭媚沒有多少什麼,便示意道。

就在此時,蕭嬌兒只覺得身旁突然竄出一個人影,轉頭一看,見居然是白宇浩,似乎有些意外,但就在此時,白宇浩突然就對蕭嬌兒附耳說了幾句。

「啊?」蕭嬌兒聽得不由一愣,轉頭看了白宇浩一眼。

「如果你想救那隻可憐的御靈獸的話,那就照我說的做。」白宇浩低聲說道。

「哦。」蕭嬌兒雖然覺得奇怪,但一聽能救那隻天威虎幼獸的命,便上前說道:「吳總管,你去弄些巴豆,一碗水,還有一根桶來,我有辦法治好這隻可憐的小傢伙。」

吳總管一聽,登時莫名其妙的看著蕭嬌兒。

「妹妹,你有辦法治好這隻御靈獸?」蕭媚也不由看向蕭嬌兒,神色驚異,因為她知道蕭嬌兒根本就不會什麼醫獸術。

吳總管也是十分詫異。

「二姐,讓我試試嘛!」蕭嬌兒用懇求的眼神看著蕭媚。

「好吧。」蕭媚猶豫了一下,便點點頭,反正也是死馬當活馬醫了。

隨後,吳總管便派人取來一些巴豆,一碗水和一個木桶。

拿到巴豆后,蕭嬌兒立刻用小手一捏,那些巴豆瞬間被靈力捏碎成粉,之後,便將她就把巴豆粉泡在了一碗水裡,然後,給天威虎幼獸灌了下去。

緊接著,蕭嬌兒就將天威虎幼獸抱起,拎在了桶的上空。

片刻之後,只見那天威虎幼獸立刻面露痛苦之色,就像是便秘一般,過了一會,天威虎幼獸突然就排泄起來,但排出的竟然不是糞便,而是一些紅色的晶體,這些紅色晶體被排出后,原來奄奄一息的天威虎幼獸,馬上就恢復生龍活虎的過來。

黑須男見狀,登時臉色驚變,面如死灰。

!! 而在場眾人,也是一臉詫異無比,沒想到連蕭媚在內的幾個醫獸師都看不出來的伎倆,竟然被根本不會醫獸術的蕭嬌兒給揭穿了。

「這不是噬靈晶嗎?沒想到這隻御靈獸竟是被餵了噬靈晶,使得御靈獸的靈力被吸收了,使得身體逐漸衰竭,難怪我剛才用聖療回命手的時候,這御靈獸的情況反而變得更糟糕……」蕭媚仔細看了紅色晶體一眼,馬上恍然大悟道。她所說的噬靈晶是一種可以吸收靈力的礦晶,不過,這噬靈晶是盛產在一些特定的區域,這荒城一帶只有一個地方才有,但那個地方十分危險,所以,一般人是弄不到噬靈晶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蕭媚也忽略了這種可能,被矇混了過去。如果她再仔細一點的話,也並不是不能發現。

那黑須男見勢不妙,立刻撒腿就準備閃人,只可惜,他再快也不讓蕭媚的出手快,直接一條紅綢從蕭媚手中飛射而出,直接將黑須男手腳纏住,那黑須男立刻猶如木頭般,倒在了地上,彈動不得。

很快的,黑須男就被三個大漢抬著出去了。

「妹妹,你是怎麼知道這隻御靈獸被塞了噬靈晶的?」隨後,蕭媚便對蕭嬌兒追問道,這嬌容也滿是奇怪之色。

而包括賈賀在內的幾位醫獸師,也將目光聚集在蕭嬌兒的身上。

「其實,是有人告訴我的,沒想到他還真說中了。」蕭嬌兒解釋道。

「誰?」蕭媚一愣,剛才這房間里,除了黑胡男外,應該就他們幾人才對,連個外人都沒有,會是誰告訴蕭嬌兒的,很顯然,她從一開始就沒注意到一直待在角落的白宇浩。

「就是……」蕭嬌兒馬上指向自己剛才所站的地方,但白宇浩卻早就不見蹤影了。

蕭媚和其他人順勢看去,見根本沒有什麼人,也是一臉疑惑地看著蕭嬌兒。

「他什麼時候走的?」蕭嬌兒一臉疑惑道。


蕭媚本來還想追問到底是誰,但這時,一個下人立刻前來稟告道:「二小姐,陳爺他們回來了……」

「是嗎?」蕭媚一聽,先看了蕭嬌兒一眼,接著,便先離去了。

儘管龍玄的葬禮后,已經過了四日,但設在太始皇陵的靈堂,卻從未冷清過,本來這太始皇陵乃至聖龍國的皇族重地,沒有龍皇的批准,是不可隨意進入的。但因為葬禮之後,依舊有不少遠道而來的一些聖龍國有名的人物前來祭禮,所以,龍皇也格外開恩,讓這些人進入太始皇陵祭禮。

不過,這太始皇陵沒有冷清的真正原因,其實是因為已經在龍玄的靈堂旁,為龍玄守靈四天的慕乙女、柳雲萱等五女。

這四天來,五女幾乎不飲不食,甚至連動都沒有動過,一直保持跪坐的姿勢,雖說,五女都是很有實力的御靈者,哪怕再跪坐上十天半個月,也不是問題。但或許是因為心裡的原因,五女看上去,神情都很憔悴,尤其是柳雲萱,嬌容慘白,這五天來,不知道哭過了多少次,這眼眸已經腫得不能再腫了。

但比起柳雲萱那默默無聲的哭泣,龍雪妍可算是哭得最厲害的,每一次都哭得令人撕心裂肺,整顆心彷彿都揪起來一般。相比之下,其他三女雖然看起來好一些,但從她們的神情中,也可以看出她們內心的悲傷與沉重。

儘管四女這四天來,幾乎沒有什麼說話,但她們的一舉一動都在彼此眼中,所以,她們似乎也都感覺到,龍玄在彼此心中所佔據的位置。

當然,最意外的還是柳雲萱,其一,她之前並不知道白宇浩就是龍玄,其二,她也不知道龍玄竟然和身為巫女的龍雪妍,以及身為聖龍國三大神將之一的慕乙女,都有著令人難以猜透的關係。

而從這幾日來看,柳雲萱明顯就感覺到龍雪妍對龍玄有著相當深的情意,似乎比她還有過之而無及,而慕乙女雖然一直表現的十分平靜,但她依然能感覺到,慕乙女對龍玄有著超出一般的在乎。

「表姐,你要不要先休息一會,你的臉色很難看……」這時,四天來,也一直陪在柳雲萱身旁的馬嵐,見柳雲萱的臉色很差,不由擔心地問道。

「我沒事。」柳雲萱微微搖頭應道,不過,這話才剛說完,她突然就感到一震強烈的暈眩感傳來,之後,嬌軀就開始搖晃了起來。

「表姐?」馬嵐見狀,急忙起身扶住柳雲萱。

很快的,柳雲萱就昏倒在了馬嵐的身上。


而龍雪妍、慕乙女三女見狀,立刻露出擔憂之色,紛紛起身圍了上去。

「柳王妃可能是悲傷過度,所以,導致氣血攻心,你們趕快送她回宮城,讓御醫診治一下。」慕乙女給柳雲萱檢查了一下,立刻對姬無雙和馬嵐說道。

隨後,姬無雙和馬嵐便將柳雲萱送上備好的馬車,在禁衛軍的護送下,先回了宮城。

慕乙女目送馬車離去后,便轉眸看向了龍雪妍。

「柳王妃應該不會有事吧?」龍雪妍不由擔心的問道。

「看來龍玄的死對她來說打擊不小。」慕乙女嘆了口氣。

「她一定很愛龍玄吧。」龍雪妍眸光一黯道,看起來像是有些在意,但絕不是在吃醋,畢竟,她覺得自己連吃醋的資格都沒有。如果不是因為當年的事情,龍玄也不會被充軍到煉羅邊境,也不會最後以身殉國,這一切的錯其實都是由她引起的。

慕乙女聽著,卻有些說不出話來,因為她早已經從姬無雙那裡得知,龍玄和柳雲萱之間的父親關係,其實是假的,龍玄是為了要得到赤龍軍團的勢力,而與柳雲萱做了一個交易,如果沒有這個交易的話,龍玄或許也不會如此拚命。所以,她知道柳雲萱的心裡也一定十分自責,但也能看得出柳雲萱似乎也對龍玄動了真情。

可慕乙女知道不僅僅是柳雲萱,就連她的徒弟,似乎也沒能逃出這情字的魔咒。她還記得姬無雙帶著龍玄的死訊回到皇城,見到她的時候,整個人就一下子就軟倒在地上,痛苦無聲,她也是第一次見到姬無雙如此傷心難過,所以,她明白姬無雙對龍玄的感情,也已經超出了界線。

慕乙女輕嘆了口氣,轉身走向龍玄的靈堂,那絕色而透著悲傷的容顏,浮現一抹苦笑道:「你這傢伙連死了都讓人這麼不省心,你倒好,一個人死了,一了白了,卻讓這麼多人為了傷心難過,你簡直壞透了!」說著,一滴晶瑩的淚珠竟然也從她的臉頰下滑落,在陽光之下,閃爍透明的亮澤。

已經壓抑了幾日的悲傷,終於化為了一滴晶淚!

!! 「乙女姐姐……」剛好見到這一幕的龍雪妍也一下子愣住了,因為在她眼中無論遇到什麼困境,都堅強以對,從未掉過一點眼淚的慕乙女,竟然在這一刻,為了逝去的龍玄而落淚了,這也讓她之前對慕乙女的怨恨一掃而空。

當龍雪妍在逸神殿得知慕乙女一直隱瞞著白宇浩就是龍玄的事實后,心裡自然既傷心又生氣,畢竟,她可是把慕乙女當成親姐姐一樣,但沒想到,慕乙女竟然對她隱瞞了她最想知道的事情,而且,還讓她連龍玄的最後一面都沒有見到,所以,她也覺得有些無法原諒慕乙女。儘管事後慕乙女來找過她,也說明了她之所以不說的理由,但她還是難以接受,因為不管怎麼樣,這一切都已經晚了。

不過,就在此刻,龍雪妍還是決定原諒慕乙女,因為她發現慕乙女其實和她一樣,似乎很關心白宇浩,甚至為他落淚,這絕不是平常能夠見到的慕乙女,更不是聖龍國的堂堂大神將,同樣身為女人,而慕乙女在她心中始終就像一個親姐姐一樣,要是真讓她恨,也難以恨得起來。

不僅僅是龍雪妍,這負責守衛皇陵的不少皇族御靈者和禁衛軍也都隱約見到了這一幕,也都露出極為詫異的神情,不由面面相窺,交頭接耳起來。

很顯然,比起慕乙女親自為龍玄守靈來,這一幕顯然更加令人感到震驚,也更加令人覺得曖昧不清。


以後這事如果在宮城和皇城傳開,必然又會引起了很大的轟動。

而就在慕乙女抑制不住內心悲傷,情感四溢的時候,突然,一陣遮天蔽日,狂風大作,沙塵飛舞,只見一道散發著強大氣息的龐大獸影出現在太始皇陵的上空,緩緩從天而降。

慕乙女見到天空中的龐大獸影,立刻就覺得似曾相識,仔細一想,登時神色一震,露出幾分詫異之色,因為她已經認出了這龐大獸影是誰的御靈獸。

「保護神將和巫女大人……」這時,駐守太始皇陵的那些皇族御靈者和禁衛軍立刻警惕了起來,馬上圍到慕乙女和龍雪妍身邊。

「都退下吧,她不是你們能對付的。」但見慕乙女嬌容凝重的突然揮手示意了一下。

這些皇族御靈者和禁衛軍立刻面面相窺,但慕乙女的神情,似乎也明白來得肯定不是等閑之輩,所以,馬上就奉命又退到了兩側。

就在此時,一道妖嬈多姿的嬌影在龐大獸影降到半空后,就從天而降,輕盈落地,但這一落地,方圓十幾米內,一下子捲起一陣強烈的塵浪,強大的帝尊級氣息馬上震驚四座,令兩側的皇族御靈者和禁衛軍聞息變色。

「乙女姐姐,她是……」龍雪妍一見到嬌影所展現出來的帝尊級實力,也不由詫異幾分地看向慕乙女。

「她就是木神國的公主木綾羅,帝尊級的絕世高手,實力幾乎和我不相上下……」慕乙女眸光一凝的應道。因為和木綾羅之前曾經交過手,所以,她對木綾羅的情報也算是了如指掌。

「木綾羅?她就是害死龍玄的那個木神國公主?」龍雪妍一聽,登時面露驚怒之色,粉拳一握,作勢就要上去替龍玄報仇。

但龍雪妍還沒動,就被慕乙女給攔住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