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了。」一種不好的預感,開始從王焱的心頭升起。

就在這時,一直垂涎王焱的赤虐郡主,雙手捂面,可一雙滿目含春的雙眸,卻在指縫間一個勁的向王焱身上看去:「唔,魔焰大人,你,你真的好羞羞哦!但是人,人家,真的好喜歡,好喜歡哦……」

「嘻嘻嘻,老大就是老大,小弟甘拜下風。」人群中赤惑領主,當即滿臉猥瑣,賊兮兮的笑了出來。

王焱這一聽,當即掉下了一大顆冷汗。

原來他的衣物早在淬體之時,就被盡數焚毀。一身次神級戰甲,也在天劫之中被劈到了極限,不得不隱去,而最後一層由元素具象化而來的護身炎體,也在最後關頭被轟爆。

所以,現在的王焱確實相當雄偉。

「咳咳。」好在地獄世界民風豪放,王焱也權當入鄉隨俗,輕咳了一聲后,以元素化甲,重新為自己套了一層好似炮叔常用的威風鎧甲。

接著便硬著頭皮,好似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似得,邁步就向坑外走去。

…… ……

目睹了王焱浴火重生的雄偉出場,周圍眾人自然全都為之折服。

現場眾多圍觀者有說有笑,好不熱鬧,特別是那些妖艷無比的地獄女性,更是意醉情迷,身心都拜倒在王焱偉岸光輝的形象之下。

做為這座宮殿的主人,以及王焱的僕人,赤煉魔王見王焱走來,連忙招呼著手下上前伺候:「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去準備溫泉水為魔焰殿下沐浴更衣?」

「是,是,赤煉大人,屬下早已準備妥當。」

埃摩森連連討好,隨後又轉到王焱的面前,巴結道,「魔焰殿下這邊請,屬下已經將一切準備妥當,還特地安排了兩位上好的魔族侍女,專門伺候殿下沐浴放鬆。」

埃摩森事無巨細都安排的妥妥噹噹,眼下他也是想多盡一盡心,也好討得王焱的賞識。

結果他這安排好侍女伺候的話一出口,王焱這一邊一大群女性手下都不幹了。

她們的魔焰大人,她們還沒這福氣伺候呢,怎麼能白白便宜給別的姑娘?

「埃摩森前輩,您這就不對了,堂堂魔焰殿下,怎麼能隨便讓兩個侍女伺候?」

「就是!我們的魔焰大人天生尊貴,外面的那些鶯鶯燕燕的,能伺候的好嗎?」

一大群女性手下立即開始七嘴八舌起來,她們明白自己身份,自然不敢胡亂吵鬧,因此說起來有理有據,有板有眼。

其中一位樣貌姣好的鷹身女妖,按耐不住自己內心的羞澀與激動,主動請纓道:「唔,還,還是由奴婢去吧?奴,奴婢按摩手法可,可專業了。」

「你?呵,誰不知道你們鷹身女妖的羽毛不耐水,等你去了浴室,還不成了落湯雞?那副模樣還能見人嗎?」

「你你你,什麼意思?哼,說起來,誰不知道你們魅魔就會勾漢子,你跟在魔焰大人身邊,除了諂媚,還會什麼?」

「你……」

眼下各類女妖,誰不想得到近乎完美的男神魔焰大人的恩寵?於是一時間各路女妖,紛紛展開自己的伶牙俐齒,整個現場簡直堪比一場宮斗大劇。

直到地位更為尊貴的赤虐郡主一聲嬌喝:「都給我閉嘴。」

「你們也不想想,是誰伺候魔焰大人到今日?你們這些笨手笨腳的婢女,壞了魔焰大人的心情,你們擔待的起嗎?」

說起陪伴王焱的日子,赤虐郡主面帶驕傲,隨後嬌軀一妞,徑直湊到了王焱的身旁,「嘻嘻,伺候魔焰大人的事,當然要交給本郡主我了。」

赤虐郡主內心美滋滋,十分享受她自封的正宮地位。

一眾女奴,見到她們的頂頭上司赤虐郡主親自出馬,自然沒有意見。

俗話說肥水不流外人田,她們雖然個個羨慕,但好歹魔焰大人沒有便宜給別人,她們還是能夠接受的。

只是王焱為此一陣汗顏,心想他只不過是想洗個澡,好好放鬆一下而已,至於這麼勞師動眾嗎?

同時他也在暗忖,幸好自己沒有赤煉魔王那種大後宮,否則這一天天還不給煩死?當然這樣的話,如果傳到某些渴望大後宮,諸如赤惑等人的耳中,絕對會因此羨慕至死。

「對了!」

赤虐郡主正要與王焱離開這片廢墟,忽然腦筋一轉,想起她的兩名同伴,於是嬌滴滴的提議道,「魔焰大人,要不把莉迪亞那個女奴也帶上吧?她現在繼承了星空法神的魔法傳承,花招特別多。」

莉迪亞聽後腦袋一暈,好一番面紅耳赤,心說她繼承的是魔法傳承,什,什麼叫,花,花招特別多啊?她,她有什麼花招啊?

不等她反駁,赤虐郡主嬌眸微眯,又笑嘻嘻的提議說:「還有那個佐伊,別看她整天文文靜靜的,可實際上骨子裡別提多悶騷了,魔焰大人我悄悄告訴你……」

那一陣竊竊私語,王焱都被說的神色為之一愣:「呃,這是真的?」

裂錦 站在人群的鷹身女妖佐伊見狀,整個人頓時就懵了,俏臉一下就紅到了耳朵根。

什,什麼是真的啊?

她雖然不知道赤虐郡主說了什麼,但明顯是一些不太好的東西,而且她明明就是很文靜,哪,哪裡悶騷了?

如此窘態,又在這麼多人的目光下,莉迪亞與佐伊兩人真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無奈之下,莉迪亞與佐伊實在羞於抵抗,只好在生性豪放的赤虐郡主,與魅兒的攙扶拖拽下,猶如好姐妹一般,簇擁在王焱的身旁,一起向浴室走去。

「壞了!」

就在這驀然之間,赤煉魔王彷彿突然想到了什麼,目光隨之一緊,足下當即奮力一蹬,整個人就如同一團赤色流星,徑直衝上了天際。

王焱轉眸望去,眉頭隨之一皺。

這赤煉魔王,怎麼回事?

來不及過多思索,赤煉魔王的突然暴起,已經令現場所有人都為之一愣。

王焱也有些莫名,他下意識的向四周探查了一番,並沒有感到任何敵意與外人的出現,因此也有些不解赤煉魔王突然如此緊張,到底是為了什麼?

「魔焰殿下,您稍等。」

赤煉魔王此時火急火燎,來不及解釋,只好朝王焱看了一眼,隨後立馬招呼起一眾手下,「你們幾個,還有埃摩森,全部跟我來!」

現場魔王宮的總管埃摩森,以及七八名魔將和大量親衛軍,雖然不明白赤煉魔王的意圖,但見到赤煉魔王如此急切,心知事關重大,當下立即騰空而起,跟隨赤煉魔王向城門方向飛去。

「召集所有人馬!封鎖全城!」

半空中,赤煉魔王便威嚴下令,「所有抵抗者,妄圖出城者,殺!」

赤煉魔王威厲雄渾的聲音,好似天雷滾滾,立即在流火大城上空擴散了開來。

下方無數流火大城的居民,聞言無不心頭一振,一個個心生惶恐,瑟瑟發抖。

他們不過是普通居民,在半神魔王這種頂尖上位強者的眼中,他們就是一群脆弱的螻蟻。他們哪敢違抗魔王的意志?當下忙不迭的肅立原地,不敢動彈。

見赤煉魔王飛行過來,這些普通居民,更是急忙低頭行禮,恭恭敬敬。生怕一不小心,就惹怒了這位威勢滔天的半神魔王,為自己招來無妄之災。

…… ……

「快,動作都給本王快一點!」

赤煉魔王飛行高空,迅速下達著一道又一道命令。

如今赤煉魔王雖說已經成為了神之子魔焰的僕人,但堂堂半神魔王,威風絲毫不減,反而在依靠僕人這個身份,與神之子魔焰,以及魔神撒旦關係更近了一步之後,對整個流火大城的普通居民來說,赤煉魔王的威勢反而與日俱增,行事手段更加決絕恐怖。

另一邊,接收到命令后,流火大城內外駐守的上百萬軍隊,立即齊齊出動。

這一次由赤煉魔王親自出馬,親自召喚,大量軍隊立即湧進了城門與街道。那樣的情景與聲勢可以說相當浩大,幾乎城門附近所有市民,立即被按倒制服。整個城市的居民,也都被這種聲勢嚇的不輕,基本上統統肅立原地,老老實實的接受管制。

至於那些個別膽小,或者真有什麼別樣目的人,一旦試圖逃跑或者抵抗,立即就遭到了無情的鎮壓。

眼下在赤煉魔王近乎鐵血的管制下,魔王麾下的百萬大軍,行動雷厲風行,可以說整個流火大城,沒有一個人能夠抵抗。

其間,赤煉魔王更是親自帶著魔將,巡邏了各個城門,都尋了個遍,就連下水道的內外他們都親自考察了一番。隨後更在各個出入口,連同排水口,全部派遣了魔將帶兵嚴格把守,絕不放過任何一個人進出,就連一隻蟲子都不行。

「從即刻起,封鎖全城!直至地獄大會結束,任何人員不得進出流火大城!違令者,就地處決!」

赤煉魔王向來縱橫霸道,公布完這一道強勢命令之後,便不再理會任何居民的反應,帶人轉身就返回了魔王宮。

只留下上百萬嚴陣以待的大軍,將整個流火大城圍了個水泄不通,繼續執行他的命令,連一隻蟲子都不放過。至於其餘事項,則全部交由炎獄策士埃摩森與眾多魔將繼續去打理。

安排好這一切后,赤煉魔王自然頭也不回的走了,更不會向這些下人去解釋什麼。

醉殘年 因此流火大城的居民,私下不由得紛紛猜測,他們流火大城的魔王大人,之所以突然下達如此緊急的命令與禁嚴,八成跟剛剛晉陞的魔神之子魔焰殿下有關。

這些流火大城的居民,幾乎都對王焱崇敬有加,因此一想到事關魔焰殿下,已經接下來的地獄大會,因此對於赤煉魔王全面封鎖的命令,雖然有些無奈,但基本上也能夠接受。

而那些想離開流火大城的人,那就苦逼了,在大量魔將與軍隊的強項鎮壓下,他們就算有萬千不滿,也只能咽到肚子里去。

否則就只剩一條路可以走,那就是死。

……

一段時間后,赤煉魔王總算安排妥當,回到了魔王宮。

此時王焱已經在幾位女手下的安排下沐浴完畢,披著浴袍消遣小憩。見到赤煉魔王前來,他並沒有太多意外,大致來意他已經了解清楚了。

「剛剛事出緊急,屬下來不及稟報,還請魔焰殿下贖罪。」

赤煉魔王上前恭敬解釋,王焱點頭示意,於是赤煉魔王繼續解釋說,「殿下是魔神之子,又是這一屆地獄大會,代表我們煉獄魔族的種子選手,因此殿下剛剛晉陞半神,事關重大,萬萬馬虎不得。」

「如果走漏了消息,免不得會引來別有用心之徒,到時候殿下您的安危,恐怕將受到極大的威脅。」

赤煉魔王在王焱面前,態度低調,語氣誠懇說,「所以屬下倉促之間,只得下令封鎖全城,雖然不知道能將這個消息封鎖多久,但總歸能為我們換來一些準備的時間。」

說話間,赤煉魔王還將一塊水晶狀的物件,拿了出來,雙手遞到王焱面前,說道:「這是屬下珍藏的斂息術功法。」

「這部斂息術,傳承自當年的星空法神,效果十分出色。熟練掌握之後可以將自身能量波動降至為零,並且令自身與周圍元素形成和諧平穩的狀態,連星空法神本人都難以分辨。」

說著赤煉魔王還略顯歉意的欠了欠身,尷尬笑道,「屬下早已親測,十分有效,這麼多年來,這部功法給屬下帶來的益處,實在太多太多。」

言下之意,自然是他當年陰死星空法神,這部斂息術給他幫了大忙。而且這麼多年來,他赤煉魔王在背後陰人的卑鄙之事,早已幹了太多太多。他之所以總能成功,自然與這部功法脫不開關係。

「這件事你做的不錯,看在你為本王盡心儘力的份上,你做為本王的僕人,算是合格了。」

王焱如今成功晉陞為半神魔王,又是魔神之子,一身氣勢早已凌駕赤煉魔王之上。眼下他伸手接過了那部斂息術功法,同時給予赤煉魔王一個賞識的眼神,後者連忙感恩戴德,頻頻告謝。

如今赤煉魔王也是決心追隨王焱,抱緊這個大腿。因此凡事自然掏心掏肺,全力以赴。他心裡清楚的很,將來就是一個同舟共濟,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局面,也容不得他有什麼私心。

王焱也清楚,他現在名義上為魔神之子,接下來如果代表魔神撒旦,成為煉獄魔族的種子選手,參戰這一屆地獄大會,毫無疑問他將直面另外兩大魔神的威脅與挑戰。

地獄世界向來競爭激烈,手段毒辣狡猾,如果自己仍然與其他選手一樣,只是一位傳奇領主,恐怕除了名頭之外,也不會引起外界太大注意。

但一旦自己晉陞成半神魔王的消息走漏出去,不單單是魔神撒旦麾下的各大勢力,另外兩大魔神勢力,絕對會將他視為這一屆地獄大會,乃至將來崛起之後的最大威脅。

往往處理威脅最好的做法,就是將它掐死在萌芽中。

因此他王焱一旦因為樹大招風,成為眾矢之的,說不定會有多少勢力,會用多少狠毒手段來對付他。

加上地獄世界人口眾多,說不準哪裡就會出現一個叛徒內奸,到時候還真是防不勝防。

眼下赤煉魔王這一番行事,可以說相當果斷,也十分有效。

雖說不一定是一個長久之計,但至少在第一時間,抑制住了情報的外泄。未來再加上斂息術的輔助,多少能起到一定程度上的掩飾,如果管制順利,足夠在這段時間內,將這件事情強行壓下去。

至於斂息術,王焱以前在國非局也學習過,不過那種版本已經太低級了,但這份來自星空法神,又經赤煉魔王改良過後的功法,那就不一樣了,這可是連半神都難以察覺的高階術法,效果絕對不俗。

思想至此,王焱索性立即開始學習起這部斂息術。

如今他實力越強,反而越發感到外界的兇險。只有從現在就做起準備,因為接下來不論是地獄大會,還是尋找烏雅安歌的這個過程,想必都將變得無比兇險。

…… ……

就在王焱潛心沉澱半神境界之時。

遠在地獄世界的另一邊,墮落魔域最核心區域,黑暗聖樹之下,驚人事情同樣在發生著。

雄偉恢宏的神殿中心,神秘絕美的聖樹,正在光潔明亮的大廳中靜靜生長著。

皎潔如月光般的溫和能量,不斷從幾乎望不到頂的穹頂上方,靜謐灑下。在這片瑩瑩如月光的光芒照耀下,聖樹那彷彿由世間黑暗凝結而成的細密葉片,正在貪婪的吸收著每一分傾瀉而下的純凈能量。

此時整個大廳一片寂靜,彷彿正是因為有這顆巨大雄偉,同時又神秘絕美的聖樹存在,天地間所有聲息與光芒,統統被它給吸收了似得。

驀然間。

聖樹粗壯的枝椏下方,一顆與葉片顏色相近的果實,突然有節奏的輕微搏動了起來。

這一顆果實與眾不同,它就好似突然有了生命似得,每一次猶如心臟起搏似得跳動,就會讓它隨之壯大幾分。

同時「咕咚,咕咚」的聲響,不斷從果實內部清晰傳出。

直到好一會後,已經膨脹道數米大小的果實,好似瓜熟蒂落似得,一下脫離枝椏,掉落在地。

「砰!」

果實落地,那種「咕咚,咕咚」的聲響,開始越跳越快,越跳越急,與此同時龐大彪悍的威壓,隨之越來越濃。

「噗通!」

忽然間,這顆如心臟跳動的果實,猛然驟跳了一下,一條漆黑的裂縫,隨即從果實中間皸裂了開來。

大量暗紅色的液體,就好像粘稠的血液一般,順著裂縫淅淅瀝瀝的往外淌。液體流落地面,又會被聖樹的根系,立即吸收,沒有絲毫浪費。

就在這時,裂縫中突然伸出了兩隻粗壯尖利的大手。

這兩隻好似怪物利爪一般的粗壯大手,攀附著裂縫的邊緣,猛地一用力,徑直將這顆碩大的果實,強行撕裂了開來。

一個身軀強壯無比,長著好似羚羊頭顱的巨型怪物,赫然出現在這顆果實的中央。

「嘩啦!」

這個長著好似羊頭一般的怪物,完全探出身體后,身軀一震,背後一對寬大肉翼,立即威猛無比的展露了出來。強大的能量在它體內運轉,錚錚鐵骨般的身軀,更是透著令人心攣的力量感。

少頃,它咽了咽口水,抱起身旁碎裂的果實,張開生滿鋒利獠牙的大口,就「咔嚓,咔嚓」啃食了起來。就好似這些果實的碎片,是天底下最美味,也最滋補的東西。

就在這頭怪物吃的正歡之時,一個魔氣涌動的旋渦,在黑暗聖樹之下,緩緩在綻放。

很快一個完全由黑暗魔氣組成的墮天使虛影,便從旋渦通道中浮現了出來。

高大尊貴的墮天使虛影,緩緩漂浮在半空,十二隻威風赫赫的黑色羽翼,正在他的背後高傲揚起。

由他散布出去的恐怖威壓,好似這世間一切死亡的源頭,以至於整個神殿大廳,都因此變得一片肅穆。

沒有錯,這位擁有絕對威勢的墮天使虛影,正來自於墮落魔域中至高無上的神靈,墮落魔神薩麥爾!

「巴弗滅。」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