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弟,你……」習滿盈也無話可說,跟著習貫城離開了客廳。

剩下老三習貫忠,走到習貫華身邊,輕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四弟,大哥也是為你好,今天這件事你的確做的有點過分,大哥畢竟是習家家主,你不能總是跟他作對。」

「對,對,就你們都有本事,我什麼都不是!」習貫華一把將習貫忠搭在自己身上的手打掉,大步跨出去。

看著習貫華的身影,習貫忠嘆氣搖頭。

慕雲傾和容衍跟著雲笙,習浩羽一起上了馬車,雲笙因為對京都還是不太熟悉,所以便讓習浩羽先幫自己找下同門師兄弟住的客棧。

而城內來了修仙者,要測試仙根,並不算什麼秘密,一問就能知道,所以送雲笙過去沒有花費什麼時間。

接下來就是將慕雲傾跟容衍帶到休息的地方。

習家在京都還有一處小別院,並不大,也算是用來招待客人的,習浩羽直接將兩位送到了這裡。

慕雲傾跟容衍也沒拒絕。

反正落腳在可以也是住,在這裡也是休息,不過就是呆幾天,等著森羅大陸測試仙根結束,他們就離開。

習浩羽安排好兩人便離開了,想著先讓慕雲傾跟容衍休息,他也不便打擾,更何況,他還要進宮一次。

然而,當他乘坐馬車離開的時候,一個黑色的東西撲騰著翅膀落在了馬車頂部,單薄的身體貼在上面。 雲笙走過去,然後說道,「習叔叔,我還一直沒有來得及介紹呢,這位是伽羅大陸,蒼國的鎮南王容衍,這位是仙……」

「她是慕老將軍的孫女,慕雲傾。」容衍及時打住雲笙的話。

鎮南王,慕老將軍……

雖然是在兩個大陸上,但這兩人的威名他們可是聽過的。

那都是身份尊貴的人物。

習貫華坐在椅子上,臉色難看極了,他萬萬沒想到,這兩個被他嘲諷的人不僅身份尊貴,而且還幫了習家乃至整個森羅大陸的忙。

雖然不是修仙之人,但論身份比他尊貴,論能力也比他強。

習貫華縮著脖子,不敢開口了。

「鎮南王……」習浩羽聽后驚呼一聲,「難怪我聽到容衍這個名字的時候還覺得有點熟悉,只是當時怎麼也沒有想到會是鎮南王。」

容衍淡淡的開口,「我們跟雲笙之前在伽羅大陸相識,這次來是因為一些事情到了森羅大陸,恰好又遇見了他,便跟著他一起來看看。」

「歡迎,歡迎,」習貫城熱情的招呼著,「如果不是兩位湊巧來到森羅大陸,也不會幫了這個大忙,救下三位姑娘,既然兩位到了習府,又是雲賢侄的朋友,那晚上就在這裡住下,浩羽,你千萬要招待好兩位。」

「知道了,爹。」習浩羽說道。

這時,習貫城低喊了一聲,「貫華,你還不管來道歉。」

「我……」習貫華一張老臉掛不住。

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如何是好。

道歉?他要怎麼說?

這個時候,對方不是應該說上一步不必了嗎?他還特意等了一會兒,結果對方沒有任何反應。

安靜的似乎是就在等著他道歉呢。

「四弟。」這時,一道女聲響起,從座位上走過來一名中年女人。

女人約莫三十多歲,保養的卻特別好,一雙眼睛漆黑明亮,帶著常年練武的精明,「是你有錯在先,你應當道歉。」

「二姐。」習貫華還是不甘心。

習滿盈秀眉皺起,「我說了,是你有錯在先。」

「我……」習貫華一跺腳,「鎮南王,慕姑娘,剛才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多有得罪,還請見諒。」

慕雲傾跟容衍都沒有開口。

倒不是不給習家面子,不過剛剛習貫華那麼囂張的貶低他們,嘲諷他們,他們也不需要立刻對他的道歉給出回應。

廳內空氣安靜,院子里幾片樹葉被風吹起,又飄然落下。

一時間大家反倒是不知道要如何打破這層尷尬。

最後還是容衍開口,「既然已經道歉,那我們也不會計較,習家主,我們就不打擾了。」

「這……」習貫城不知如何是好,原本好好的事兒卻被習貫華攪合成了這個樣子。

就算對方要走,他也不能說什麼。

換做是他,被人如此侮辱,也不會留下來的。

「既然兩位要走,那習某也不強留,只是讓浩羽在京都安排個住處給兩位吧。」習貫城說道。

這次,容衍當然不會再拂了對方顏面,便應道,「好,那就有勞習家主了。」

「無礙,無礙。」習貫城終於鬆了一口氣。

他們習家雖然沒有入朝為官,但四大家族都是為朝廷效命的,即便沒有官職,在京都的地位也是不可輕易被動搖,因此,世世代代對事情秉著公正嚴謹的態度。

但家族龐大,也總是會出現些性子偏激的人。

這次幸好習貫華沒有得罪人,要不然他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畢竟有人出手相助的事情已經報到了皇上那裡。

習浩羽見氣氛緩和,上前一步走到門口,做了個請的手勢,「鎮南王,慕姑娘,你們兩位跟我來吧。」

「好。」慕雲傾應著。

「那我也先離開了,明天再來拜訪習叔叔。」雲笙見情況不對,也告辭了。

等著人都離開,習貫城的臉唰一下陰沉了下來,他轉身坐在正前方的椅子上,看著自己四弟,「這次幸好沒有惹出什麼大亂子,鎮南王跟慕姑娘大人不計小人過,要不然習家的臉都要讓你丟盡了!」

「大哥,我怎麼知道他們會是……」

不等習貫華說完,習貫城便將他的話打斷,「你不知道就是理由了?我多次跟你說過,不要隨意看輕別人,就算是個普通百姓,你也不能氣高壓人!更何況是跟著雲笙一起來的!」

習貫華不說話。

他三十多歲的人被這麼呵斥,心裡怎麼可能是滋味。

「這種事情我不希望還有下次!」說完,習貫城站起來,重重甩袖,「之前在外面也沒少給我惹事生非,你什麼時候能成器!」

「四弟,你……」習滿盈也無話可說,跟著習貫城離開了客廳。

剩下老三習貫忠,走到習貫華身邊,輕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四弟,大哥也是為你好,今天這件事你的確做的有點過分,大哥畢竟是習家家主,你不能總是跟他作對。」

「對,對,就你們都有本事,我什麼都不是!」習貫華一把將習貫忠搭在自己身上的手打掉,大步跨出去。

看著習貫華的身影,習貫忠嘆氣搖頭。

慕雲傾和容衍跟著雲笙,習浩羽一起上了馬車,雲笙因為對京都還是不太熟悉,所以便讓習浩羽先幫自己找下同門師兄弟住的客棧。

而城內來了修仙者,要測試仙根,並不算什麼秘密,一問就能知道,所以送雲笙過去沒有花費什麼時間。

接下來就是將慕雲傾跟容衍帶到休息的地方。

習家在京都還有一處小別院,並不大,也算是用來招待客人的,習浩羽直接將兩位送到了這裡。

慕雲傾跟容衍也沒拒絕。

反正落腳在可以也是住,在這裡也是休息,不過就是呆幾天,等著森羅大陸測試仙根結束,他們就離開。

習浩羽安排好兩人便離開了,想著先讓慕雲傾跟容衍休息,他也不便打擾,更何況,他還要進宮一次。

然而,當他乘坐馬車離開的時候,一個黑色的東西撲騰著翅膀落在了馬車頂部,單薄的身體貼在上面。 慕雲傾跟容衍兩人在院中待下了。

院子雖然不大,但是不管物件兒擺放還是布局都十分仔細講究。

兩人住的倒也不覺得彆扭,各自選好房間后就休息了。

接下來的幾天,雲笙忙著測試仙根的事情,習府因為習貫華那麼一鬧,也不敢來打擾他們,只讓習浩羽過來查看。

期間習浩羽進宮一次,將營救那三名女子的過程更詳細的稟報了一次,不過,他不管是對習家人還是皇上,都沒有說過女子身上的妖血蠱是被慕雲傾取出來的。

甚至他回去特地囑咐習家主,不可將兩人身份再透露出去,原本以為即便說了,對方也找不到他們兩個,現在身份突然被曝了出來,要是真的一不小心傳到作惡的人耳中,豈不是給慕雲傾和容衍招來麻煩?

這件事從慕雲傾跟容衍當時的對話來看,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

習浩羽到了別院后,進去發現慕雲傾跟容衍都不在院中,於是便輕喊了一聲,「鎮南王,慕姑娘?」

「是習公子來了。」慕雲傾從屋內出來。

容衍隨後也出來了。

習浩羽幾步走上來,說道,「測試仙根就要開始了,就在京都外不遠,估計人非常多,因為之前消息已經傳進來,森羅大陸上想要測試仙根的全都來了,兩位是要過去嗎。」

「去啊。」慕雲傾說道,「不過,習公子你沒有測試仙根嗎?」

「早年已經測試過了,可只有一階仙根,習家在森羅大陸雖然為武學世家,地位也很高,位居四大家族之首,可偏偏在修仙上沒有什麼大的作為,各大家族包括平民百姓都比習家的仙根要多要強,也就出了一個我二弟,浩辰他當時測出來了三階仙根,雖然入玄秘宗比較晚,但跟你們認識的雲笙成了同輩師兄弟,也算是運氣不錯。「

習浩羽又說。

「我當時測出來一階仙根,覺得就算去修仙也沒有什麼大作為,倒是不如留在習府,還能幫助我爹打理習府。」

「這倒也是,一階仙根去了修仙界也不過就是個普通的門派弟子,修為上也不會有什麼大的突破。」慕雲傾說道。

「所以啊,還不如留在習家呢。」習浩羽說完做了個請的姿勢,示意慕雲傾跟容衍兩人出門,「我們走吧,馬車就在外面。」

三人坐到馬車裡后,習浩羽命馬夫去往測試仙根的地方。

城外。

與伽羅大陸同樣,很多人從四面八方趕來,就是為了這難得的一次機會,一般仙門測試仙根不會這麼大張旗鼓的在整個大大陸上公布。

因為每次招收的弟子數量有限,所以基本都會選擇一些名門望族來測試,畢竟雲九州如此之大,一個地方隨便測試幾個人,就不少了。

這次,是很多人難得的機會,沒有願意放棄的。

習浩羽因為已經測試過了,所以便將馬車停在了人群外圍,雖然人很多,一層一層圍得密密麻麻,但各門派全都站在高台上,測試仙根的寶器懸於半空。

正當三人坐在馬車中看了一會兒后,從已經測試完仙根的那群人里走出來了幾個,直接就到了他們馬車前。

「這不是浩羽么,怎麼,之前測試仙根的時候,測出來個一階,不甘心嗎?所以這次又過來看看?不過,就算看了也沒用,還是沒有希望,仙根的等階又不會變。」一名男子說道。

「你們習家在京都里一直都受到皇上賞識重用,占著四大家族之首,幾次測試仙根的時候,四大家族也以你們習家為先,哼,結果也是老天有眼啊,偏偏習家就出了一個習浩辰。」另一名男子冷嘲熱諷的開口。

那真是滿眼滿臉都是對習浩羽的不滿。

「明明我們常家的修仙之人比習家要多,家族地位卻始終排在第二。」男子又說了一句。

習浩羽淡漠的看著他,並沒有被對方的話激怒,也沒有想對方那般冷嘲熱諷,他有的是大家族的風範。

這樣淡定超凡的態度明顯讓對面的幾人感到失望,也不肯罷休。

「一階仙根跟沒有一樣,習浩羽,你就是個廢物。」男子又嗆了一句。

這時,習浩羽終於開口了,「廢物不廢物,不是你們說了算的,我不能在修仙界有所作為是真,我沒有那麼好的資質的確也是真,沒什麼好爭辯的,而你們,終於有機會測試仙根,並且能夠踏入修仙界,我自然是要恭喜你們的。」

習浩羽一番話,讓面前的幾人面色漲紅。

雖然聽著是在恭喜他們,但實則是在嘲諷他們現在才有機會。

他們心裡清楚,卻無法反擊。

習浩羽掃了一眼幾人反應,唇瓣微彎,帶出一抹弧度。

「不過,既然你們問為什麼習家始終是自大家族之首,並且你們常家踏入修仙界的人比習家多,卻始終無法將習家比下去,我倒是願意回答你們這個簡單的問題。」

簡單的問題?

幾人憤怒起來,眼睛里竄著即將噴出的火焰。

習浩羽這話是什麼意思啊!?

是暗指他們愚蠢,所以連簡單的問題都想不通嗎?

太可惡了!

「習浩羽,你……」

習浩羽完全不給他們說話的機會。

「那是因為,即便你們擁有再多修仙者,壯大的是你們家族的聲望,與朝廷無關,與皇上無關,在森羅大陸,是以皇上為尊的,或許因為你們家族裡擁有修仙者,皇上會對你們刮目相看,也可以讓你們家族更加繁盛,可為皇上真正排憂解難的還是我們習家!這點皇上心裡自然清楚,同時也是為什麼常家身居第二的原因,現在你們明白了嗎?」

「修仙者再多,幫助你們的也是武力修為,並不是為朝廷效力,更何況,你們這一輩的人去修仙了,更是讓家族人數稀落,又怎麼可能超得過習家?」

幾人被習浩羽教育的顏面全無,本來是想要稀落習浩羽的,現在反倒被適得其反,不由的暴躁起來。

「習浩羽,哼,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什麼能耐!」 慕雲傾跟容衍兩人在院中待下了。

院子雖然不大,但是不管物件兒擺放還是布局都十分仔細講究。

兩人住的倒也不覺得彆扭,各自選好房間后就休息了。

接下來的幾天,雲笙忙著測試仙根的事情,習府因為習貫華那麼一鬧,也不敢來打擾他們,只讓習浩羽過來查看。

發佈回覆